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圆满、明悟

正文 第九百七十六章 圆满、明悟

    在这整个过程之中,罗帆完全没有将自己的注意力从那些丹道奥妙的信息当中分出一丝半毫,而是如同什么变化都不曾出现一般,继续的体悟着那些奥妙之中所蕴含的,超脱之境的秘密之中。逼n惑

    那传承丹发生如此变化,其原因显然并不复杂,正是这三年时间,那小成准圣级别的传承丹内部所蕴含的丹道奥妙,已是全部涌入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完全被他所吸收了。

    不如此,根本不可能出现此时这样的变化。

    而吸收了那其中所蕴含的无穷丹道奥妙之后,罗帆的收获却也是相当的惊人。那桎梏着他,让他不能成就合道圆满的**颈,因为这收获,早已是松动到了极致,每时每刻他都有一种下一瞬间,自己便能够打破这**颈,完全成就合道圆满的感觉。

    但,也只是感觉而已。

    那**颈虽看似已经无比的松动,甚至让他感觉好似完全不存在了一般。但毕竟还是**颈,三年时间他不断的将获得的丹道传承与自己所推演出来的丹道奥妙进行对比,从而让自身的心神意念完全投注在那种超脱之境的秘密当中,这对他虽是有着惊人的好处,但那其中所蕴含的超脱秘密,毕竟只是一小部分而已,与真正的超脱秘密相比,还是差了不知多少,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所遭遇的**颈却不可能被那样轻松的打破——他依然只是在不断的积蓄着力量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在这传承丹替换的时刻依然不曾脱离那种状态。而是任凭那传承丹自动的叫唤。

    若是正常来说,他对于这传承丹颇感兴趣,定会在这传承丹交替的时刻清醒过来,亲眼看看这中成准圣级别的传承丹到底是什么模样,又可能会有什么样的特殊表现的。

    在罗帆继续的积聚突破**颈的力量之时,时光继续快速的流逝着。

    这中成准圣级别的丹道传承,深邃奥妙到无法想象的境地。但,却依然没有超出罗帆当初十年时间自己推演重组的范畴。也即是说,这些丹道奥妙,依然是不超出罗帆已经组合而成的。有着一定完整度的那一棵丹道之树。

    如此一来,他自然依然能够如同之前那般,继续的将全部心神灌注于那丹道传承之中所蕴含的,超脱之境的秘密当中。

    一年……两年……三年……四年……

    恍惚之间,已经是六年时间过去了。

    这一ri,罗帆所在的那一间修行静室猛然一震,一股强大无匹的气息猛然从罗帆身体之中直冲而出,瞬间弥散开来,充斥着整间修行静室。

    这修行静室原本乃是一道丹药长河从不知何处流向不知何处。之后因为那传承丹的玄妙改动,故而变成了一片漆黑。一片虚无。此时此刻,罗帆的气息毫无掩饰的弥散开来,瞬间激荡这整间修行静室的一切。

    刹那间,那一片虚无的漆黑被完全打破。

    一道丹药长河瞬间显现出来,从不知何处的流向不知何处的终点。

    这一道丹药长河,乃是这修行静室的存在基础,若是没有了这丹药长河,这修行静室也就只是一间普通的房间而已,与这城主府之中的其他诸多丹室房间根本没有任何不同。因此。当初那四颗传承丹对于这修行静室的改动,却只是一种遮掩,看起来虽是整个改变,但事实上却只是表象而已,它的本质,却依然如同当初一般无二,依然是那修行静室。

    正是因为如此。在罗帆此时的气息冲击之下,那传承丹的改动不得稳定,终于是一阵波荡之间,让那改动之后的表象再无法保持。从而显现出了这修行静室的真正想象出来。所以才有着此时这样的情况出现。

    这丹药长河在罗帆的强大气息出现之后,猛然一震,好似被急剧压缩一般,开始急速缩小。

    转眼间,便缩小成为了原来的十分之一,而且波光粼粼,其中所存在着的丹药便好似已经化为了液体,并列铺陈在这丹药长河之中一般。却是形成了一道铺陈于虚空之间的真正河流。

    罗帆身形一展,从盘膝而坐变为虚空站立,直接便站在这河面之上,那河面产生了微微的涟漪,开始从他所站立之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开去。

    而在他周围的那些黑sè烟雾,也在此时脱离了他的身躯,在他面前凝聚成一名老者。这老者看起来与之前与他交谈的老者样貌极其类似,但气质却也不相同。没有最开始那一名初成准圣级别的传承丹那样冷漠,但也没有小成准圣传承丹那样热情。只是淡淡的看着罗帆,神sè冷静从容,眼中那智慧深邃的光芒却是依然如故。

    此时此刻,罗帆心神意念之间所充斥着的,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欣喜。

    他周身的力量更是圆融无碍,在他的身躯内外虚空游转不休,绕出一道道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轨迹,彰显着无数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大道至理,宇宙奥妙。

    在他的头顶,一道模模糊糊,似乎有着无穷广大,又似乎无比狭小的奇异长河凭空显现,那长河的广大之处,似乎没有外界,所能想象到的一切宇宙天地都被包含在其中,而其狭小之处,又好似没有内部,似乎任何哪怕能够想象到的最细微的微粒都不能容纳一般。

    这一道长河,玄之又玄,蜿蜒扭转,其所形成的形象繁复到极点,也玄妙到极点。任何人看着这道长河,都会发现他无法发现这一道长河的,更无法发现这一道长河的终点,这一道长河变这么无比突兀的出现,横亘在他的头顶之上。任何人都知晓那是一道长河,但当想要寻找其、终点的时候,便会发现无论怎样寻找,都根本无法找到。

    甚至,无论谁,都无法将这一道长河的具体形状记忆起来。那长河的每一点扭转,每一点拐动,每一点形态的改变,乍一看上去是如此的平常,似乎与普通的河流一般无二。但当你真正想要记住它的走势,想要记住它的具体形状之时,便会发现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做到。不管你记住多少,再看上一眼,都会发现自己所记住的东西有着无数的错误,与真实存在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需要经过从根本上的改变方才可能正确。而一旦你再对照着真正的模样进行改动之后,再一看,又会发现这种改动依然是错误的。依然需要更加巨大的改动才能够与之相同……如此这般,无穷无尽。永不可能达到真正的相同。

    站在两道长河之间,罗帆脸上渐渐的现出了大彻大悟的笑容。

    在他头顶的那一道长河虚影,自然并非是真正的长河,那事实上,乃是大道的显化,是他将自身所体悟的大道玄妙完全组合在一处之后所具现化出来的,大道的形象。

    看似长河,实为大道。

    而他之所以能够在此时此刻将这大道具现化出来,原因很简单。却是他此时此刻已经是突破了合道大成与合道圆满之间的**颈,真真正正的成就了合道圆满的无上境界。

    合道圆满,看似是一个境界,似乎与之前的小成、大成一般无二,但事实上,这圆满却是与它们并不相同。合道圆满,认真来说。却只是一个状态,一个处于圆满,处于巅峰,将合道之境这个境界完全掌握的一个状态。

    而达到了这个状态。对罗帆而言,合道之境的修行,便已经达到了进无可进的巅峰了。

    正是因为达到了这样的巅峰,这样的圆满,故而他才能够将自身所悟得的大道玄奥以一个完整圆满的形象显现出来,由此才有着眼前这一道虚幻的大道长河出现在他的头顶。

    之所以这一道长河是如此的虚幻,好似随时随刻的都可能消失无踪,原因也很简单,因为他此时依然还是合道之境而已。

    他的道行境界,依然局限于合道者的层次。而这一层次,乃是与道相合,却并非自创大道,能够显现出这样虚幻的模样已经是相当的难得了,如何还能够做到将之真正的化为实体出来?

    当此之时,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猛然出现一种明悟。

    这种明悟,直接掀开了在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的那重重迷雾,让他忽然间了明白了自己之后的修行目标,知晓了自己在突破合道之境之后的超脱之境该是如何修行,甚至隐隐间知晓了在之后的道尊之境又该是怎样一种模样。

    这样的明悟,简直便是惊天动地,直接便让罗帆所站的层次提高了不知多少倍。

    合道,便是与道相合,合道之境最终修行的成就,便是能够将自身所悟的大道玄奥最终凝聚出这样一道大道长河的虚影出来。

    由此推算,超脱之境,便是超脱道的限制。其修行的最终成就,怕便是能够直接将这一道大道长河真正的具现出来,化为真正的实体大道长河,再不复眼前这样的虚幻脆弱模样。

    若是这样的推算不错,再之后的道尊之境,便是直接将自身所凝聚具现化出来的大道长河直接凌驾于真正天地的大道之上,直接成为大道至尊,从而无限接近圣境,拥有无限接近圣人的神通威能。

    甚至,再狂想一番,罗帆甚至能够感觉到,道尊之境要获得突破,要成就圣境,让自身化为真正的圣人,那便是要直接让自身所凝聚具现化出来的大道长河直接突破天地的限制,直接降临混沌状态之中,从而让修行者拥有在混沌状态ziyou往来,不受混沌状态侵蚀、桎梏,获得永恒不灭的生命,万劫不磨的神通。

    当然,这些推算之中,对超脱之境的推算,罗帆有着不小的自信,觉得其中正确的可能xing相当的大。在之后的道尊之境,那种自信便要小上许多,再之后的圣境。那种自信更是小到了近乎自卑的程度了……

    虽是如此,但在这明悟之后,相比于之前对超脱之境,对道尊之境,对圣境毫无所知,根本无法理解的情况,此时此刻他有着这些推算,已经是一种本质的提升,是一种翻天覆地的改变,代表着他所站立的高度。已经达到了一个之前所无法想象的层次了。

    站在那丹药长河河面之上,罗帆的眼中显现出一种似乎看透一切的光芒。

    他心中的欣喜渐渐的消退,所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充实,一种看到了前进道路,看到了光明前途那种无法形容的充实。

    站在这里,他抬手轻轻虚空一捏,刹那间整道丹药长河便好似被一只无法形容其大小的巨手捏住一般,在他前方数十丈之外开始向上凸起。

    整道长河由此而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变形,但在罗帆脚下站立的位置。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颤动,便好似被一种无法想象的重物镇压住一般。

    前方的凸起越来越强。最终直接被罗帆拉近到自己的面前,压缩成为绳子大小,被他轻轻的捏在手中。

    这一道丹药长河不知何处而来,又不知流向何处。被罗帆如此拉出一段化为绳子,对整道长河来说也没有多少影响,依然是奔流不休,不知何来,不知何往。

    一手握着这丹药长河所化的绳索,罗帆刹那间便感应到了这丹药长河的脉动。隐隐间更是感觉到其中所包含的,无穷无尽的丹道奥妙,其中不单单包含着罗帆已经获得的,那中成准圣级别的丹道奥妙,更是包含着大成准圣、巅峰准圣级别以上的丹道奥妙。

    只是,其中大成准圣、巅峰准圣级别的丹道奥妙却是一种比一种稀少,那大成准圣级别的丹道奥妙还偶尔可见。那巅峰准圣级别以上的便是亿万颗丹药不见一颗——丹药长河之中尽皆是丹药的气息,那丹道奥妙自然便是包含在那一颗颗丹药的气息之中了。

    便在这时,虚空微微震荡,有着三颗漆黑的丹药凭空出现在罗帆面前。震荡伸缩,如同心跳一般跳动,接着轰然崩解,化为烟雾,再凝聚成为三名老者,与之前一直是在罗帆面前的那名老者并排而立,各自用一种莫名的眼神看着罗帆。

    “你这人,很奇怪。”便在这时,那最为深邃的丹药所化的老者开口说道。

    这老者,在四颗黑sè传承丹所化的老者当中看起来最为苍老,但其严重的智慧光芒也最为深邃。

    他一开口,便自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出现,让罗帆感觉自身忍不住的听从这话语,听从他所说的一切。当然,这也只是一种感觉而已,却不可能真的让罗帆如此不顾一切的听从的。但如此却已经可以看出这老者是如何玄奇了。

    罗帆微微一笑,道:“何出此言?”

    “你原来修行的法门比起丹道还要精妙万倍,却委屈自己加入丹道门来求取丹道传承,难道这还不够奇怪吗?”那老者从容无比的道。他的声音无比的淡然,但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犹疑,便好似他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代表着真理,只可能正确,不可能有丝毫错误一般。

    听得这老者之言,罗帆只是一笑,道:“你过谦了,丹道传承奥妙无双,我所修行的法门纵是比丹道强,却也强得有限。”

    “将自身所悟的道理凝聚成这样的大道长河,这可是丹道传承之中所不可能有的。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修行法门,说是比丹道强上万倍都只是低估了。”那老者依然从容的说着。

    罗帆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那虚幻的长河,眼中现出一种莫名的满足神sè。

    过得良久,叹息一声,道:“这法门虽是精妙无双,但却不适合我。真正适合我的法门,我现在都还不曾创出来啊。”

    “你所说的,我无法理解。不过,无所谓,我们传承丹的存在意义,便是将丹道传承传递下去。你既然被门中长老承认,那不管你是什么人,不管你有什么目的,什么想法,我们都会将丹道奥妙传承给你。按照你的能力来说,我们现在也不需要再一个一个的交替传承了,现在,继续接受传承吧。”那老者神sè依然没有多少变化,眼中那深邃的智慧光芒更显耀眼。

    说话间,其他几名老者对视一眼,那最开始出现的老者重新化为丹药隐没于虚空之间,其他三名老者各自化为烟雾,向前扑来,直接便裹住了罗帆。

    隐入虚空的那颗传承丹乃是小成准圣级别的传承丹,其中所蕴含的丹道奥妙都早已传承给了罗帆,自然再不需它来掺上一脚了。

    而其他三颗传承丹之中,除了中成准圣级别的方法传承丹已经将丹道奥妙传承了大半给罗帆之外,其他两颗都是罗帆所没有接触过的,自然是都要对罗帆进行传承了。

    便在这烟雾包裹住罗帆的时候,罗帆感觉有着无数信息疯狂的涌入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心念微动,他手中所握着的,丹药长河所化的绳索便重新弹回原处,重新化为丹药长河。而他头顶出现的,那大道长河的虚影,更是渐渐隐没,最终消失于无形之间。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