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选择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选择

    罗帆听得丹参这样一说,便已经大概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由得一阵苦笑。

    这时,丹参的话语确认了他的猜测:“时空门的修行之道乃是时空之道,他们一门的修士,都有着改变时空的能力。那一名修士,便是使用自己改变时空的能力,开辟出一个时光流速是现实数百万倍的时空出来,这三百年时光,对于我们来说只是三百年,对他来说却是数亿年之多,这时间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果然如此。”罗帆一听,叹息一声,“数亿年时光对于一名天赋卓绝的符咒修士而言,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提升到中成准圣巅峰却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说清楚这些之后,罗帆问道:“那师兄方才所说的,当初那异常情况发生之时整个星球的生灵都失神,这样的事情便有了解释,又是为何?”

    “数亿年从一名普通符咒修士修行至中成准圣巅峰,这种速度虽说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但从自古以来的无穷传说当中,发生过的次数甚至一只手都数的过来,那符咒修士所修行的符咒修行法门虽说颇为精妙,但毕竟只是中成准圣整理出来的,那精妙程度上却还是比不上真正自古流传下来的那种种绝妙修行法门的,那符咒修士凭借这样的修行法门成就中成准圣巅峰,这不管怎样说那修士天赋卓绝,都是有些勉强的。我之前所疑惑的,便是这一点。”丹参笑道。

    罗帆听得如此。点了点头,知晓这丹参所说的虽不是绝对,但却也没有多少虚假成分,按照常理来说,正该是如此。

    丹参见得罗帆点头,笑着继续说下去:“但,若是当初那异常情况发生的时候你们整个星球的生灵都随着失神,那便说明,当初的异常情况并不只是局限于虚空,局限于无生命的物质当中。而是连同你们星球之上的所有生灵都包括在其中。而这虚空的改变,乃是从规则、法则上产生的,根本性质的改变。这般一来,这星球之上的生灵在变化之后,自然便与这规则、法则的融合度有着剧烈的提升。这种提升,让你们在这星球之中修行的速度会大大的加快,在加上这符咒修行法门又是这星球所产生的,哪怕是这星球的规则法则改变之后,在诸多修行法门当中。也应当是最适合这一颗星球的,如此种种条件结合在一处。数亿年成就中成准圣巅峰这样的事实,方才并不显得理所当然,再无任何勉强之处。”

    听着丹参的长篇大论,罗帆脸上现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心中却是一阵苦笑。

    这丹参的分析看起来是颇有道理,但因为他自身的认识局限,却是完全走错了方向。

    在丹参看来,或者说,在这梦境世界之中的所有强者看来。这一处恒星系的变化,只不过是规则法则发生了某种难以形容的变化而已,总体上看来依然是与这梦境世界的其他地方没有本质区别的。

    但在罗帆看来,这变化却哪里是这样。

    这变化,分明便是这一处恒星系因为他当初悟得时代大旗的力量组合之时,气息自然而然的扩散出去,将这一处恒星系的投影成分驱除了许多。将这恒星系的真实增加了许多。从而让这一个恒星系变得比起这整个梦境世界的其他任何地方,任何星系,任何时空都更加的真实。

    而这种真实,不单单作用于这一个恒星系之中的物质、生灵。还作用在这恒星系之中的修行法门之上。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共同作用,使得这星球的生灵修行这恒星系之中的修行法门,在这恒星系之中修行的速度远远比其他生灵,或者在其他地方修行同样的修行法门快速若干倍。因此,方才造成了此时此刻这样奇异的景象,只是短短的数亿年时间而已,这个原本最强者只不过是初成准圣的星球之中,便诞生了这样一名中成准圣巅峰的存在。

    甚至,此时此刻,那中成准圣巅峰的存在似乎还没有达到其修行的极限,依然是在以一种极为玄妙的方式不断的进步着,虽距离真正突破中成准圣巅峰依然十分遥远,依然有着无数阻碍,但似乎隐然间能够看到他日后必将成就大成准圣的趋势了。

    不过,这些罗帆对于那中成准圣出现原因的猜测,显然不可能直接对丹参讲出来。因此,罗帆却也只能如此表示自己已经相信了丹参的解释了。

    丹参见得罗帆恍然大悟的模样,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道:“既然师弟你已经明白了,那便该知晓我为何要师弟你离开了这星球了吧。你还是先回丹道门去吧。”

    罗帆自然明白了丹参的意思。

    在丹参看来,自己乃是这星球土生土长的符咒修士,虽说此时已经加入了丹道门,但这星球毕竟是他的家乡,那强大的中成准圣级别的符咒修士,更是他的同类。以此时的情况看来,那中成准圣与他们这些外来者的冲突必将越来越剧烈,那足以覆灭整颗星球的战争随时可能爆发出来。

    到得那时,不单单以罗帆的能力将会十分的危险,极有可能被战斗的余波一个波及便身死道消,魂飞魄散。更重要的是,到得那时,罗帆的立场便将十分为难。或者说,让丹参十分为难。

    若是罗帆毫不顾忌这星球乃是他的家园这一个事实,毫不在意的加入丹道门这一边,与那中成准圣级别的符咒之修战斗,阻止那符咒修士一方驱除侵略者,恢复星球原貌。那便要让丹参怀疑他的品格,怀疑自己之前是否看错了罗帆了——虽说丹道门的宗旨是传播丹道,不管传承者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格。有着什么样的小心思,有着什么样的卑鄙目的,但,贯彻这宗旨的毕竟是有着自我意识,有着自我思想的生灵,不是什么机械。因此,真正一心一意,品格高尚的传承者自然会更受丹道门青睐,更受丹道门重视,更能得到丹道门的优待。以之前罗帆所受到的待遇来看。显然不可能是一名别有用心,甚至对丹道门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目的的修士所拥有的。这其中,显然是丹参在其中起着很大的作用,需要丹参对罗帆颇为信任,才可能出现的。

    这样一来,若是罗帆如此狠辣无情,如此翻脸不认人,那丹参自然会觉得自己看错人了。

    除此之外,若是罗帆没有达到那样狠辣无情。翻脸不认人,而是陷入两难之中。不知该怎样选择,痛苦的犹豫该加入那一方,那自然是他自己痛苦,丹参也跟着难受了。

    再来,若是罗帆十分念旧情,直接翻脸不认丹道门,加入那符咒修士一方来帮助那符咒修士驱除他们这些侵略者,这虽代表了丹参没有看错人,但却也表明他们将面对自己培养出来的敌人……

    以上三种情况。无论哪一种,都不是丹参所愿意面对的。

    因此,最好的选择,自然便只有一种了,让丹参离开这星球,让他直接回到那丹道门之中,免去了选择的问题。

    离开这星球。显然不是罗帆所愿意的。

    这星球之中有着八百多个势力,其中或者不是代表着八百多种修行之道,但所包含的修行之道却绝不会少的。

    他此时已经获得了丹道门的传承,近乎完全了解了丹道的玄妙。去到丹道门之中,虽丹道修行的环境是有了,但见识这梦境世界其他修行法门的机会,反倒是远远比不得眼前这一颗星球。这对于一心要见识这梦境世界的诸多法门,从而吸收其中所蕴含的超脱奥妙,最终让自己的道行境界获得进步的罗帆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选择。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听得丹参之言后,沉默了好一会,叹息道:“我虽一心求道,但这星球毕竟是我的母星,我的家园,若是原来完全没有机会,我自然不会因为这样的情感而自己寻死。但此时已经有了成功的机会,我却无法做到视而不见,让其他人抛头颅洒热血,自己却去做缩头乌龟。所以,抱歉了师兄,我还是决定留下来,帮助我们星球将你们驱除出去。”

    丹参听得罗帆之言,脸色一沉。

    罗帆的选择虽表明他没有看错他,但却也让他感到极为郁闷,心中似是顶着一股闷气,让他差点窒息而亡。

    “多谢师兄这数百年来的帮助,若是师兄不满我的选择,可将我强行禁锢封印,甚至打杀。若是师兄体谅,我日后便已然是丹道门的弟子,只要生存在这世界,便绝不会改变。”罗帆也不看丹参如何,继续说道。

    他话语之中也打着埋伏,只说自己在这世界之中便永远是丹道门的弟子。却并不说自己永远是丹道门的弟子。这样的不同表述在丹参听来自然是没有任何区别,不会觉得罗帆打了什么埋伏。但事实上两者却是完全不同的,这世界乃是梦境世界,必然是有着崩溃消失的一刻,他也必然会离开这梦境世界,若是说永远是丹道门的弟子,那岂不是离开了这世界也要承认是丹道门的弟子?岂不是永远都无法脱离丹道门的束缚?而在这世界上便是丹道门的弟子,那情况便不同了。这样一来,他一离开这梦境世界,便自然不再受限于丹道门,甚至连名号上的受限,也不受半分。至于在这梦境世界之中,那便是当亿万年的丹道门弟子,对他来说却也不算什么,他自然不会在意了。

    丹参听得罗帆的话语,脸上神色一僵,接着神色变幻不定。

    过得好一会,他方才叹息一声,道:“算了,你走吧。希望日后我们不要在战场上相见,若是日后相见,我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客气了。”

    罗帆早已知晓丹参是什么性格,对于丹参的做法也早有猜测,听得丹参这样一说。也不感到惊讶,直接躬身表示了一番谢意,便转身化为一道金色丹光,直接冲出了这城主府,向着那中成准圣巅峰级别的符咒修士所控制的区域飚射而去了。

    便在他离开城主府数百里之外,一把声音忽然钻入他的耳中:“师弟,你日后若是与外来修士战斗,最好先施展丹道门传承的战斗神通。保重。”

    罗帆一听,金色丹光微微一震,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这声音。自然只可能是丹参的声音。

    而丹参说的,他自然是完全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丹参看来,以罗帆所表现出来的,那刚刚迈入准圣境界的道行境界对于这异常席卷整颗星球的激烈战斗来说,根本便可以称得上是不入流。几乎任何一个势力,任何一名外来者,都足以将他轻松的抹杀。若是在战斗的时候,对方没有留守,那几乎可以说最多一个照面。他便会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但。若是他最开始便施展出丹道门的战斗神通,那么那些外来者定然会知晓他乃是丹道门的弟子,从而会给丹道门面子,不对他下杀手,从而保住他的性命。

    在最后离开之前发出这样的提醒,足以看出丹参心中对于罗帆的关心。面对这样的关心,哪怕罗帆完全不需要他的建议,也不能不领情。

    因此,罗帆将这样的一句话语传递回去:“多谢师兄提醒。保重。”

    说着。毫不迟疑的加快速度,向着那中成准圣级别巅峰的符咒修士所掌握的区域继续快速无比的飚射而去。

    这一颗星球虽说巨大无匹,但毕竟只是一颗星球而已。相对于他表现出来的速度而言,却也算不得什么。只是数个呼吸之间,他便已经跨越了大半个星球,来到了那符咒修士掌握的区域之中。

    进入这区域,他也并不直接前往那符咒修士所在与那符咒修士见面。

    而是将身一落。化出原来的身形降落在那地面上,使用自己的双脚前往那符咒修士所在之处。

    那符咒修士的道行境界此时与罗帆相当,但神通手段却是远不及罗帆。若是罗帆愿意,自然能够轻松的战胜他。便是要隐瞒自己的真正实力,伪装自己修行什么特定的法门,都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此时丹参正在后面看着他,除非他愿意翻脸不认,不再顾及丹参,否则便只能按照自己表现出来的实力层次,寻找让那符咒修士承认的办法,再前去见那符咒修士——若不然,他大大咧咧的直接前往,那符咒修士直接相信他,将他当成同伴的可能性孔近乎百分之零。

    降落身形之后,罗帆施展一些符咒法门,几个转换之间,身形已经再不透出一丝一毫的丹道气息,而是重新转化为他最开始见到丹参之时所展现出来的那种符咒气息。

    将气息转换之后,他开始随意的在这一处符咒修士控制的区域行走起来。

    这符咒修士所掌握的区域与当初没有任何外来者前来之前颇为相似,只是修行气氛比起当初强上十倍而已。

    走在这区域,罗帆甚至有种时光倒流了的感觉。

    之前他用感知寻找那符咒修士之时,关注的只不过是强者的气息,是那符咒修士的气息,却并没有太过注意其他。此时真正踏入这一处区域,他方才真正直观的感受到这三百年之间符咒文明的变化。

    他虽并不确定那符咒修士控制这样一片区域具体有着多少时光了,但按照眼前这一处区域的情况来看,没有百年,至少也有数十年之久了。因为,就他所见来看,所有的符咒修士都再看不出任何被其他修行文明统治过的痕迹。甚至便是那诸多修士所修行的符咒法门,都是经过改良,经过整理之后的,能够培养出中成准圣巅峰级别存在的符咒修行法门,而再非当初流行了不知多少万年之久的,原来的符咒修行法门。

    这样的流传度,这样的精神面貌,这样的自我认知,没有数十年之久,显然是不太可能形成的。

    罗帆一边走着,那超乎想象的玄妙感知扩散开去,以超越这星球之上任何生灵,任何修士感应能力的隐晦方式搜刮着此时此刻这星球上面的一切信息。

    他的搜集重点,便是符咒修行法门。相比于其他修行法门,这符咒修行法门乃是这星球土生土长的,也是最适合这星球变化之后状态的修行法门。

    这种经过重新整理之后的修行法门,结合这星球的种种变化,却能够让罗帆获得更多的领悟,自然是他搜集的重点了。

    这搜集的过程对于罗帆并没有多少难度。重新整理之后的符咒修行法门既然流传甚广,那自然便代表着这修行法门的保密程度并不高,想要搜集,他甚至不需要探查他人的记忆,只需要寻找一些存在的典籍,便能够轻松的获得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