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一章 怀疑与决定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一章 怀疑与决定

    这符咒修行系统之中,修士成就准圣之境,便开始凝聚祭坛出来。其中,初成准圣的修士所凝聚出来的祭坛只有一层,而其大小,哪怕是刚刚成就,底边也必然有着九丈边长,而在最顶部的平台也定然有一丈边长。

    在这之后,随着修士道行境界的进步,这祭坛便会随着增大。随着变得凝实。

    最终,待得这平台增大到底边为八十一丈,而顶部为九丈边长,也即是能够再拜访下一个底部边长九丈,而顶部边长为一丈的祭坛之时,便能够开始构筑第二层祭坛,从而让自身的道行境界随着突破准圣初成之境,成就准圣小成。

    在这之后,同样是继续修行壮大这两层祭坛,待得最底层的底边达到七百二十九丈,最底层的平台边长达到八十一丈,第二层平台的边长达到九丈,能够再放下一个同样比例的祭坛之时,便可以开始构筑第三层祭坛,从而让修士的道行境界突破准圣小成之境,成就准圣中成。

    之后每一次的修行都是如此,当达到中成准圣巅峰之时,那最底部的边长变成六千五百六十一丈,第二层底边变成七百二十九丈,第三层底边变成八十一丈,最上层的平台边长变成九丈之时,方才能够开始构筑第四层祭坛,从而让修士能够凭之突破中成准圣巅峰,成就大成准圣。

    四层祭坛,是大成准圣,五层祭坛,是巅峰准圣,但想要成圣,那要求却绝不只是六层祭坛而已,而是需要足足九层祭坛方才有这样的可能。

    此时此刻,在这一片祭坛群中央存在着的那一座祭坛,便是三层祭坛,而且是已经达到了巅峰,可以构筑第四层祭坛的三层祭坛。

    这显然便代表着那祭坛的主人中成准圣巅峰的道行。

    按照这祭坛的大小来看。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需要将祭坛增大七百二十九倍方才能够准备提升。

    以此类推,此时罗帆表现出来的实力,比起那中成准圣巅峰的存在,至少弱了三亿八千多万倍之多。这样的差距之大。可想而知是多么的恐怖。

    而这样强大的存在此时亲身前来与罗帆相见,而不是召唤他前去,这说是礼贤下士,都已经算是委屈他了。也怪不得这在场的诸多符咒修士对于那符咒王如此的信服了。

    “你,是罗帆道友吧。道友之威名,我早在还未入道之前便已经听过无数次了,今次能与道友相见,却是让人欣喜。”那符咒王乃是一名青年的模样。看起来大概二十来岁,面貌虽不算平常普通,但也称不上帅,只能勉强算得上是顺眼而已。

    不过,他周身上下弥漫着的强大气息,却是让人心神震撼,一看到他便感觉似乎正在看着一名顶天立地的巨人一般,不敢对其有丝毫轻忽。

    罗帆此时表现出来的实力只是初成准圣的境界,自然不能按照他本来拥有的实力来面对这符咒王了。

    因此。他只能十分迎上前去,对那符咒王行了一礼,道:“不敢当符咒王阁下赞誉,阁下整理符咒修行之法,对整个符咒文明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我能有今日的成就,还多得阁下的大度,若有点滴能助得阁下,阁下但请吩咐下来便是。”

    “不敢不敢。那符咒修行之法却并非我整理,乃是那些外来侵略者所整理而成。这一点我却不敢居功,道友也不必往我脸上贴金。如今我等符咒文明风雨飘摇,虽光复了一点空间,但却依然危险之极,随时可能完全覆灭,当此之时,我等正该同心合力,方能守护得一点文明火种,只要道友愿意助我,日后子孙后代,定不会忘记道友今日之功德。”符咒王大喜道。

    罗帆一听,自然是说上几句定然同心协力,戮力同心之类的话语。

    符咒王说完种种之后,便抬手拿出一团好似石块一般的奇异物体。

    这物体显得无比怪异,看起来好似石块,但却完全是由无尽量的符咒构筑而成,整个石块看起来真实不虚,毫无任何虚幻透明之处,但却完全便是能量组成。

    “因为符咒修行之法至关重要,因此这百多年间我们所公布出去的法门只包含了修至准圣之境的法门,更高的法门却不好随意公开。道友虽天纵奇才,但想来该是没有获得更高的符咒修行之法,这样却对道友实力的提升有碍。此处乃是小成准圣与中成准圣级别的修行之法,这便交给道友,还望道友细细修行,提升实力,好对文明光复其更大的作用。”符咒王将这石块递给罗帆,口中说道。

    罗帆自然是道了一声谢,接过了那完全由无数符咒组成的石块。

    见得罗帆接过那石块之后,符咒王向罗帆告辞离去,瞬息间便回归了其祭坛之上。

    祭坛,乃是准圣级别的符咒修士最重要的一部分,它能提供修士无上的守护,也能让修士的修行更加的快速,自然不会有多少符咒修士愿意长久的离开祭坛了。

    罗帆握着这石块,看着那符咒王离去的身影,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此人,怎的有着一种与这梦境世界产生共鸣的气息?”这样一个念头,徘徊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一时间惊疑不定,不知这符咒王是否是有着什么特殊之处。

    能够与梦境世界产生共鸣的修士,要么便是天赋异禀,天生便有着这种特殊的能力。要么,便是另一个可能,一个更加重要,更让罗帆在意的可能,那便是,这梦境世界的主角,也即是,做这场梦境的大成准圣!

    到底是那种可能,罗帆虽更倾向于第一种可能,但却也不能肯定第二种可能性并不存在。

    哪怕是,这符咒修士只不过是最近三百年之间才成长起来的,甚至其成长起来的根本原因还是罗帆的出现——也即是说,若是没有罗帆的出现,便几乎不可能会出现这样一名符咒修士。这样一来,这符咒修士是这梦境世界主人的可能性自然是不大的,毕竟,不可能是那梦境世界的主人早就预料到罗帆会出现。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意外,从而化身为这符咒修士……

    但,这乃是梦境世界,这其中,哪怕是再荒谬。再不可思议的的事情。都不是完全不可能发生的。便是那大成准圣真的便是这符咒修士,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稍稍一想,罗帆忽然间将这符咒修士便是那大成准圣的可能性往上提升了一筹。

    原因无他,这符咒修士的遭遇。实在是太像一个主角了。

    一个普通修士,在整个世界陷入覆灭的厄运之时,因为某种奇遇,忽然间拥有了足以扭转命运的实力,带领着世界抗击侵略者。更取得了相当可观的成就,这样的遭遇,难道不是一般传说当中的主角的经历吗?

    若是那大成准圣有着主角情怀,化身成为这一名符咒修士,似乎也是理所当然的。

    “到底是还是不是呢?如果是的话,这一关想要通过似乎变得很简单了……”罗帆眼中的疑惑之色更加浓郁,站在那里静静的一动不动起来。

    “罗帆道友,你是否有什么疑难想不通,若是不介意的话。我或许可以给你一些答案。”便在这时,那不远处祭坛之上的天湖开口说道。

    在之前罗帆与那符咒王见面交谈之时,这天湖便好似没有看到一般,没有上来打招呼,也没有插口说什么。想来是那符咒王早在之前便有了安排。或是不愿他们上前打扰他与新来者的交谈,又或者是不愿他们为了迎接他的到来而浪费修行时间。

    罗帆听得天湖之言,从那种犹疑之中回转过来,望向天湖微微一笑。道:“哦,我只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修行之法来得如此快速而已。”

    “哈哈哈。果然,道友果然是在疑惑这个。我当初第一次来到此处也是有着相同的疑惑呢。”天湖一听罗帆之言,哈哈一笑。

    便在这时,附近另一名修士也是哈哈一笑,插口进来,道:“果然,我就说任何人来到这里都会有着相同的疑惑的。”

    罗帆望过去,只见一名鹤发童颜的老者在不远处的祭坛之上哈哈笑着。这老者的祭坛比起罗帆凝聚而成的祭坛要大上一些,但也大不了多少。

    这老者见得罗帆望过来,向他行了一礼,道:“我叫菓易,见过罗帆道友。”

    罗帆自然是回了一礼,道:“听两位道友所言,原来每一位前来的道友,符咒王阁下都会直接将更上一层的修行法门直接传授?”

    “正是如此。符咒王阁下的宽宏气度,着实让人心服啊。”那天湖叹息一声,眼中现出敬佩之色,道。

    罗帆一听,面上也现出叹服之色,但心中对于那符咒王便是那大成准圣的怀疑却增加了许多。这符咒王的做法,与那丹道门却是如此的相似,根本便是代表了那大成准圣对于修行法门的态度。

    “不过还得看看这传承的符咒修行之法是否完全,若是完全的话,那可能性便会提升到四五成了,若是有所保留,那可能性便会降低到一两成。”罗帆暗自想着,和天湖和那菓易打了声招呼,只称自己心痒难耐,想要尽快的看看那更高一层的修行法门到底是什么模样,故而不愿再浪费时间交谈。

    那天湖与菓易听得罗帆之言,自然是十分理解,连连称是自己的不是,目送罗帆回到那祭坛之上。

    这祭坛虽是无遮无掩,但那也只是平常的模样而已,整个祭坛几乎都是能够被修士完全控制,在那祭坛之上不单单能够出现遮掩的防御光罩,防御阵势,甚至还能够在哪里开辟时空,形成一处真正的洞府。

    因此,平常的话,却也没有多少人盘坐在那祭坛之上如同雕塑一般。只有在特殊的时刻,比如此时新的道友到来,他们方才会现身出来,以示欢迎。

    此时现身祭坛之上的符咒修士并不只是天湖与菓易两人,其他几乎所有的符咒修士都已经现身出来,他们原本打算各自来与罗帆认识一番,却没想到罗帆如此着急,只是与天湖和菓易说上几句话之后,便急急忙忙的回到祭坛之上,却是明白罗帆此时没有什么心思与他们交流。因此却只能将认识之事放在日后,各自从新隐没身形,或是将祭坛上方用种种奇异的光影或是阵法遮掩住,或是重新进入了祭坛之上开辟出来的洞府、时空之中。

    罗帆这样匆忙,甚至连与他人认识的时光都不愿留出。这老实说是有些失礼的。但。这些符咒修士都是过来人,知晓在获得更高一层的修行法门之时会是何等的急迫,因此却也都是十分理解,并没有因此而对罗帆产生什么恶感。甚至有些还因为罗帆的一心求道而生出莫名的好感。

    这一个祭坛虽是罗帆随意凝聚出来的,但是用的法门却是真正的符咒修行之法,因此却也拥有一切祭坛所拥有的威能。

    他落到祭坛之上,心念微动,这祭坛上方便自然开辟出一个数万丈方圆的虚空出来。将他一吞便吞入其中。

    这一个虚空之中充斥着无数的基础符咒,能够轻松的被转化为种种更加繁复,更加玄妙的符咒出来被修士所吸收,或者降入下方的祭坛之中,加强壮大这祭坛。

    这样的虚空,并非罗帆故意构筑而成,而是这祭坛本身所设定的一个虚空模板,与丹道门的修行静室却是相差不多。事实上,在祭坛上方开辟时空。并不只有这样的模样,还有着其他千百种,什么享乐的虚空,什么生活的虚空,什么海滨别墅之类的。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踏入这虚空之后,罗帆直接取出那一块石块,抬手一指。那石块轰然破碎,一股符咒河流从那破碎的石块之中直冲而出。向着罗帆猛撞过来。

    罗帆随手一引,这符咒河流便疯狂的灌入他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开始源源不断的接受符咒修行系统的奥妙。

    越是接受这些奥妙,罗帆面上的神色便越是凝重。

    最终,待得那石块破碎产生的符咒终于完全消失,也即是数个时辰之后,罗帆终于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看来,有五成把握他便是那大成准圣了。”这样的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那符咒石块之中所包含的符咒修行奥妙虽比起丹道门的丹道传承要少上无数倍,但却极其完善,极其完整,将一切小成准圣、中成准圣级别的符咒修行法门都包含在其中。甚至便是对那符咒王所修行的法门,其中有着什么弱点,有着什么优势,都描述得清清楚楚。

    甚至,罗帆将这些秘密与自己所推演出来的符咒修行法门进行对比,都感觉两者之间各有春秋,他所推演出来的法门甚至都不占多少优势。

    若是这样的情况那符咒王还有所藏私,那他更要怀疑这符咒王就是那大成准圣了——若非他自身,他怎么可能将符咒修行法门创造得这样完整?甚至超过罗帆自身所能推演的极限?

    心神意念之间念头闪烁,罗帆的脸上渐渐的现出了莫名的神色。

    “是继续调查,还是马上便动手呢?”他的心中开始犹豫起来。

    五成可能是那大成准圣,这已经是一个绝对称不上小的几率了。这样的几率,若是冒险之辈,显然已经足够其将身家性命都压上去了。

    “若是他便是那大成准圣,此时动手自然是一劳永逸。但若是他不是,动手的结果便会让我陷入一个极其恶劣的情势当中。极有可能让那些前来调查的修士知晓我便是他们想要找的人,从而让整个梦境世界的所有强大势力都结合起来对付我。”罗帆并不是倾心冒险之辈,自然是要考虑清楚优劣得失。

    细细思考着,最终,罗帆还是放不下马上便解决这一个梦境关卡的诱惑,做出了马上动手的决定。

    不过,他的动手,却并非直接便上前去与那符咒王生死相搏,而是打算用另一种方法,先试探一番这符咒王是否真的是那大成准圣,再通过试探结果来决定是否要动手将之灭去。

    这样的话,若是符咒王不是那大成准圣,他还有着一些挽回的机会,能够勉强将事情圆过来,不会一发不可收拾。

    心中有了决定,罗帆便开始进行种种准备。他心念微微一动,他刚刚凝聚成功没多久的祭坛轰然一震,接着无数符咒开始在其表面疯狂的闪烁,无穷无尽的元气从虚空之中不断的被他吸纳,冲入那祭坛之中。一道巨大的元气龙卷以他的祭坛为中心冲天而起,让这一片祭坛群之中的诸多符咒之修各自震惊莫名,将自己的目光直接投往罗帆所在的这个祭坛。

    其中,自然便包括了那符咒王。甚至,所有人当中,也是那符咒王最为关切。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