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三章 战斗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三章 战斗

    踏入那门户之中,眼中所见到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那诸多符咒修士此时已是重新将各自的祭坛召出,各自分立虚空之间。

    这一片虚空无上无下,无左无右,更没有什么天空陆地之分,这对于罗帆来说乃是无比熟悉的,但对于这些一辈子没出过多少次这星球的那些付符咒修士来说,却是极不习惯的所在。

    在如此情况下,在有着祭坛能够充当落脚点的选择之下,他们自然不会强自忍耐了。

    在罗帆之后,那符咒王也跟着踏入了这门户之中。

    见得诸多符咒修士召出祭坛重新踏在祭坛之上,好似依然在那星球之上一般,符咒王微微一笑,道:“此事既然是罗帆道友提起,便由我与罗帆道友先切磋一番,向大家展示准圣级别的战斗该是怎样的吧。”

    “幸苦了。”其他诸多符咒之修却只能如此说着。

    罗帆微微一笑,点点头,心念一动,他的祭坛便重新显现出来。

    只是,这一次显现出来的却并非之前显现出来的那种巨大形态,而是被压缩了不知多少倍,化为不足一尺高的模样,悬浮在他的头顶之上。

    上面有着无数符咒化为丝带从种垂下,环绕着他的周身上下。

    符咒王见此,抬手往后一拂,他身后的那一个门户,便微微一晃,接着便消失于无形之间,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在之后,他头顶也出现了一个压缩了不知多少倍的祭坛,若沉若浮,好似被什么无比稳固的东西托住一般。

    只是,也仅仅是如此而已。那三层祭坛上面却没有任何符咒出现,只有一股淡淡的气息弥散开来,让任何人都忍不住将注意力投注在那祭坛之上而已。

    “你先来吧。”符咒王悬浮在那里,淡淡的道。

    此时此刻,那其他诸多符咒之修所在的位置却是围成了一个圈。环绕在他们两人周围,也即是环绕在那之前存在着的门户周围。在虚空之中让开了一个方圆数千里范围的虚空出来。

    方圆数千里,这对于任何准圣级别的战斗来说,都算不得什么,但用来切磋。却已经足够双方将实力施展出来了。

    符咒王的道行境界乃是中成准圣巅峰。而罗帆表现出来的实力却只是刚刚成就小成准圣。光从表现出来的实力上看,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不知有多少万倍以上。在这样的实力对比之下,符咒王显然不可能先动手攻击罗帆——若是那样的话。岂不是罗帆一招都发不出,直接便被秒杀了?

    因此,先出手的,只能是罗帆。罗帆自然早就料到这一点,听得符咒王之言。也不客气,心念微动,那祭坛之中垂下的符咒便猛然一凝,在虚空之中凝成了无数锐利的利刃,刹那间跨越虚空,直接铺天盖地的刺向符咒王。

    这些利刃,每一道都是极其锐利,极其坚韧,那速度。更是快速得超乎想象。甚至让虚空都无法承受,在其冲击之下产生了一波又一波的空间涟漪,从那利刃所过之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而出,让周围那些符咒修士都感到一阵心寒。

    刹那间,那些祭坛各自后退。让出了更大的虚空来给罗帆与符咒王两人腾挪战斗。

    符咒王面对着这样的利刃攻击,双眼微微一亮,道了声好,头顶的既然一个波荡。一阵无形的波动从那祭坛之上扩散出去,刹那间便席卷了罗帆祭坛放出的那无数利刃。直接将那无数利刃绞散成为根本的符咒。

    罗帆早已料到此处,心念微动,那些符咒一震,化为力量往回一扑,并在这过程之中渐渐的亮起光芒,重新凝成了符咒。

    “太过小气了。重新掌控这些符咒,还不如重新凝聚符咒来攻击。”符咒王摇了摇头,也不动手,但却开口说道。

    方才,罗帆凝聚而成的那些利刃再被符咒王祭坛产生的波动绞散之后,其中所蕴含的,罗帆的烙印已经是近乎完全崩溃消失,只剩下一丁点残留,让他能够勉强的控制这些符咒而已。

    而他之后的做法,正是将这些符咒重新召回,重新赋予它们他自身的烙印,让这些符咒重新拥有战斗的能力。之所以要往回退上一些空间,正是因为往回退能够让他感到更加轻松的将那些烙印打进其中而已。

    不过,正如符咒王所说,这样的做法固然是省了凝聚这些符咒的力量,但却是浪费时间。虽相比于重新凝聚符咒攻过来所浪费的时间并没有多多少,甚至瞬息刹那都算是高估,但在真正准圣级别的战斗之中,这样的一丁点时间差距,便已经是足够对最后的胜负造成根本的影响了——这也是符咒王的意思。

    罗帆心中暗笑。面上却是现出恍然之色。这样的破绽,自然是他故意露出来的。若是他直接将一切破绽弥补,将自身的战斗能力表现得完美无瑕,那岂不是增添他人怀疑的几率?

    恍然之后,罗帆心念微动,那些符咒便自然在虚空之间凝聚,化为一条九爪神龙。

    这神龙刚自成型之时,只不过是短短的数丈长短而已。但罗帆在其成型之后,直接控制自己头顶的祭坛喷涌出无数的符咒灌入那九爪神龙之中,让那九爪神龙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涨大,转眼间便化为万丈长短,悬浮在虚空之中,张牙舞爪,发出声声震天动地的龙吟之声。

    这九爪神龙完全成型的过程之中,那符咒王没有丝毫动作,只是在一旁看着。

    口中也并没有说什么。

    显然,却是想要看看罗帆能够施展出什么样的招式出来,至于没有点评,显然是想要完全感受那招式的威能之后再来进行。

    当这九爪神龙化为万丈长短,变得凝实万分,好似真正的血肉生灵之时,罗帆轻喝一声,抬手一指,这九爪神龙便发出声声长吟,直接扑向符咒王。这一扑。极尽武道之玄妙,包含了无数战斗妙理,在虚空之间晃出了无数的虚影,产生了不知多少亿万种变化,几乎锁定了符咒王一切躲闪的方位。

    符咒王见此。双眼更亮:“此人虽准圣级别的战斗经验近乎为零。但想象力却是相当的惊人,符咒凝兽几乎只要拥有祭坛的符咒修士便能做到,但凝聚得这样真实,这样强大。这样灵动,却是几乎无人能够做到。便是我,也是相当勉强。”

    如此想着,他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头顶的祭坛又是一震。这次却并不只是波动了,而是有着两只符咒组成的巨大手掌直冲而起,虚空一伸,一抓,便直接抓住了那符咒神龙的头尾,猛然往两边一拉,那神龙便直接被拉直,让罗帆完全失去了对他的控制。

    “这样的手段,却是华而不实。对于准圣级别的修士来说,并没有多少威胁。”符咒王微微笑着道。

    显然是自认为大局已定,开始对这一招进行点评了。

    罗帆见此,却是一笑。之前他已经露出过破绽了,此时自然再不需故意透出破绽出来——若是尽是破绽。那就是有些过而不及,显得虚假,更会让人怀疑了。

    他心念一动,只见得那被两只大手一头一尾拉住的九爪神龙微微一震。张嘴一吐,便有着一道匹练从其口中直冲而出。化为一片光幕,罩向符咒王。

    这一道匹练凝实坚韧,锐利至极,虚空在这匹练之下片片崩塌,点点粉碎,最终完全化为虚无,只剩下黑乎乎的一片虚无在那虚空之中。

    面对着这匹练,符咒王终于面色微变。那两只符咒巨手一松,一转,放开了那神龙,直接抓住了那匹练。

    这匹练虽是虚幻的光芒而已,但毕竟是符咒组成,那巨手虽是凝实无比,看起来好似真实的血肉一般,但毕竟也是符咒组成。两者之间并没有本质的差别,因此这如同真实血肉的巨手却是能将那好似虚幻光芒的抓住。

    那匹练的威能极其惊人,那巨手虽是由更强的符咒以更精妙的方式组合而成,但在在匹练的冲击之下,这两只巨手却是开始崩塌,溶解。看上去便好似那两只巨手的血肉在一层层的剥落一般。

    “好!”符咒王见此,不怒反喜,大叫一声。

    他头顶的祭坛之中又有无数符咒直冲而起,凝成了一把巨大的长刀,从上往下猛然一落,刹那间划过那匹练。

    这长刀看似普通,划过虚空也没有产生任何异状。

    但当其划过那匹练之后,那匹练却好似被划破的气球一般,忽然间瘪了,渐渐缩小,最终直接崩溃消散。

    随着那匹练的消散,那一条九爪神龙虚空一转,猛然一个巨大的拳头,直接向着符咒王直轰而来。

    此时此刻,那两只符咒大手正是残破不堪,显然难以完美控制,而那长刀又是刚刚破灭那匹练,一时间也无法收回,正是没有任何一个能够阻挡那拳头的时刻。

    这拳头并不算大,顶多也只是与符咒王的整个身体要大上一圈而已。这样的大小,比起千百丈直径自然是声势小了不知多少。但却是比起那样凝聚了无数倍,若是能够击中的话,威力更要大上无数倍。

    那拳头的速度快速得超乎想象,直接便轰到了符咒王的身上。

    符咒王双眼微微呆滞,似乎无法反应过来一般,任凭那拳头轰在身上。

    只是,结果对罗帆来说是早有所料,但对于其他符咒修士而言,却是大吃一惊,感到难以置信。

    因为,对撞的结果却完全与他们想象的不同,并非符咒王受伤,而是那拳头好似豆腐撞上了石块一般,直接崩溃破灭,甚至连符咒都无法回归,直接便化为散逸的能量四处飞散,形成了一阵狂风。

    而符咒王悬浮在那里,脸上神色镇定从容,拍拍身体,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出现一般。

    “道友的战斗天赋果然惊人,看来只要修行一段时间便能完美的适应准圣级别的战斗了。”符咒王笑着道。

    “可惜,还是没有能够让阁下显露真正的神通。”罗帆叹息道。

    “道友何必妄自菲薄?我现在显露的,不就是真正的神通了?”说着,他身上光芒闪耀,无数符咒组成的人形虚影从他身上产生,并开始不断的扩大。最终扩大到十丈高下,方才停了下来。

    “这是符咒法身,乃是将无数符咒按照身躯结构进行重新构筑而成。有着相当惊人的防御力。乃是准圣级别的战斗所必定需要实战的神通。”符咒王笑道。

    “原来这符咒法身是用在这里啊……”这时,周围那些符咒修士各自赞叹起来。

    符咒法身这种神通,在符咒王传承给他们的修行法门之中已经有所描述。他们也都知晓该如何构筑。但一直以来他们却只是将之当成是身外化身,当成是分身而已,却并没有想过将之与身躯进行融合,让身躯的防御力能够大大的加强。

    至于为何这时准圣级别的战斗所必备的神通。原因更加简单。准圣级别的存在,任何攻击都是足以毁天灭地,若是没有超强的防御力,一不小心便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自然是需要这符咒法身来进行防御了。

    对于这一点,罗帆事实上也是知晓的。

    正因如此,他在之前方才没有惊呼什么原来可以这样用的话语出来——虽说他硬要说也可以,但实在是太过有违他的意志了,他自然不愿多说出来。

    “再来吧。”符咒王解释了一下之后,微微一笑,那符咒法身重新缩小,依然是与他的身躯融合在一处,完全隐没于无形之间。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只是,此时此刻,在场诸多符咒修士却再没有任何一个敢将其当成不存在了,各个都无比认真的观察着符咒王,想要看看他身上是否还有着什么他特殊之处。等会又是否会有什么让人惊叹的神通展现出来。

    罗帆自然不会客气。经过了之前几次契合他表现出来道行境界级别的攻击之后,他明白自己已经再不需继续压抑忍耐,可以发挥更强的实力,开始试探眼前这符咒王是否是那大成准圣了。

    试探的原理并不复杂。若是眼前这符咒王便是那大成准圣。那么显然的,越战越强。越战越勇,将种种倒霉的遭遇扭转为幸运,化祸为福,却是他最基本难道特质。也即是说,若是眼前这符咒王是那大成准圣,那么他就是这整个梦境世界的主角,只要罗帆的攻击没有绝对压倒性的优势,便只可能给他带来好处,而不可能让他受到伤害。

    而若是不是,那自然便不会有着这样的特质了。

    心念转动之间,罗帆头顶的祭坛猛然往下一沉,一吞,便将他吞入那祭坛之中。接着那祭坛上闪烁着淡淡的明红光芒,一闪之间,已经来到了符咒王身前,一转,有着无数带上了明红的符咒直接喷涌而出,在那祭坛之下凝成一把巨大的斧头,直接轰向符咒王。

    符咒王面色微微一凝,抬手一指,那两只巨手握住他后来凝聚出来的长刀,往上一撩,直接撩向那带着淡淡明红的斧头。

    那斧头巨大无比,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息,好似足以将整个宇宙,整个天地都完全毁灭一般。

    而符咒王的长刀却是极其平淡,看起来便如同普通凡铁铸造而成,完全看不出任何一丝丝的特异之处。

    这两者之间表象的区别,在场任何生灵都能够清楚的看出,那长刀的玄妙比起那斧头要多上不知多少倍,只有如此,方才可能将其一切气息完全内敛,显得如此的普通。

    但,这两种原本差距极其巨大的武器相撞在一处,结果却与诸人的想象完全不同。

    刹那间,那长刀直接被那斧头劈碎,那斧头虽随着长刀的崩溃而有无数符咒被冲击得四处乱射,但却依然带着无可抵御的气势扑向符咒王,直接斩在那两只巨大的手臂之上,将那手臂斩开,同时自身依然有着符咒继续飞射出来,显然受损愈发的严重。

    哪怕是那斧头已经收到了如此严重的损伤,甚至已经模模糊糊,那表面上的光芒微微晃动着,似乎有着不稳的迹象了,它却依然一往无前的斩向符咒王。

    这样斧头如此强大的威能,其根本原因,显然便是它上面此时增添了的那一抹明红光芒了。

    这明红,非是其他,正是罗帆所悟得的,那时代潮流的一丝丝玄奥。

    这一丝丝的玄奥相对于时代潮流所蕴含的所有玄奥来说乃是微不足道,甚至是可以忽略的,但威能却是惊天动地。若是眼前这符咒王如同燕倾城一般悟得了一些似是而非的时代潮流玄奥还能够勉强与之相持,不会有太过悬殊的差距。

    但显然,此时此刻的这符咒王,对时代潮流完全没有任何概念,更不知道五十六亿年便有着一个时代的宇宙轮回,哪里可能对时代潮流的玄奥有一丝半毫的体悟?故而,在那斧头加载了一丝丝时代潮流的玄奥之后,他以远超罗帆不知多少万倍的符咒修为,居然完全无法抵挡那斧头的斩击,所有防御都如同纸糊的一般,被直接斩开,眼看着便要被那斧头从头到尾的斩开两半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