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出现

正文 第九百八十四章 出现

    “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他!”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所凝聚出来的,带着明红的斧头没有丝毫停止的姿态向着符咒王的身躯直劈而去,那声势当真便如同开天辟地一般,让人生出一种无法抵御的奇异感觉。

    符咒王此时哪里还有多余的精力来点评,赞叹,此时此刻,他只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危险将他笼罩,似乎自己的身躯,自己的魂灵,自己的一切,都会在下一瞬间,下一个刹那便完全崩溃消亡,化为齑粉了一般。

    “怎么可能?!这符咒凝聚的斧头其构造只是普通小成准圣的级别,根本没有多少奇妙之处,为何会有这样大的威能?居然将我的一切抵挡都直接劈开,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样一个无法形容的疑问在疯狂的回荡着。

    在感觉到那种无法形容的危险之时,他哪里还敢使用自己的符咒法身来试探这斧头的威能,心念微动之间,他头顶的祭坛猛然一震,猛然化为一道玄光,一转,便与他的身躯融合在一处,让他的身躯好似直接化为一道玄光一般。

    不过,这也已经是他所能反应过来的最后一个动作了。

    罗帆斧头下劈的速度之快,几如开天辟地一般,怎会有太多反应的机会留给他?他能够有着这样一个防御动作,已经算是反应速度快速得超越极限了。

    在他与那玄光合一,自身也化为玄光之时,罗帆符咒凝聚而成的,带着淡淡明红光芒的斧头直接便劈中了他,直接从头到脚,将他均匀的分开两边。

    周围的那诸多符咒之修齐声发出声声惊呼。那惊呼声之中有着不可思议,有着无法置信,显然,所有人都在为此时所发生的事情而感到震惊,感到不敢相信。

    “好强!”被劈开两边的符咒王艰难的吐出这样一句话语。那被分开两边的玄光在这过程之中重新凝合为一股。显然,在与那玄光融合之后,他也具有了那玄光的虚幻性质,却是能够随意的分合,哪怕是被劈开两边。居然也对其生命没有什么影响。

    只是。重新合在一处的两边身躯正中,却依然残留着一道淡淡的明红光线,好似是之前的伤痕一般,让人一看便知道之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再来!”还没等罗帆说什么。这符咒王便大喝一声。说话间,他抬手在自己头顶开始,往脚下抹去。随着他的手掌抹过,那一道明红的光线完全隐没,好似被完全消除了一般。这样的情况。看得周围那诸多符咒之修大为赞叹,终于完全放下心来。以为他已是轻松无比的将之前所受的伤势完全恢复过来了。

    但,只有罗帆才知晓,此时此刻这符咒王根本便没有将那伤势恢复过来。那斧头带着的那一丝丝时代潮流的玄奥,依然是在不断的破坏着他的伤口,不断的阻止那伤口真正痊愈,凝合。

    之所以此时看起来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过来,只不过是符咒王将伤势压下,用绝对的力量将那伤口给掩盖起来而已。

    不过。这也是他凭借自身超强的道行境界方才能够感应得到,若是他只是小成准圣,却是根本不可能感应到这些的。

    “没想到阁下如此高明,这点劫灭之力乃是我在顿悟之中所得,其威能我只是接触一点。便心神凝滞,难以自主,若是承受其攻击,定然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没有丝毫其他可能。本想这样的力量定能让阁下受到一些伤害,却不想居然毫无作用。实在是让人感佩。”虽说知晓这符咒王只是将伤势掩盖,但罗帆显然还是需要说上一些场面话的,因此便开口说道。

    “原来是顿悟所得,怪不得了。”其他诸多符咒修士不由得如此想着,之前对罗帆产生的怒气也完全消退了。

    他们设身处地的想象,若是自己顿悟得一些自己也感到害怕的力量,定然是会在与符咒王切磋战斗的时候将其最强威能施展出来,以期望获得符咒王的指点,让自己能够更好的掌控这种力量的。

    如此一想,自然是对罗帆的做法再无任何芥蒂了。

    符咒王此时自然不可能说什么自己所受的伤害比起罗帆想象当中还要严重了,只能摇摇头,道:“确实是伤到我了,道友并没有想错。”

    这样的表态,并没有什么谎话,但却让所有听到这话语之人,都觉得他只是在安慰罗帆,以免罗帆失去对这力量的信心……

    罗帆暗笑,但却不会与他客气。

    心念微动,他周身窍穴喷涌出无数的明红符咒,不断的灌入之前已经变得残破的斧头,不一会便让那斧头重新变得完整,而且更显得比起之间更加坚硬,更加凝实,同时也更加的锐利,那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更是更加的强悍。

    这斧头成型之后,他双手抱住这斧头,双眼之中透出无穷的战意,大喝一声,身躯一震,在虚空之中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带着那斧头晃出一片虚影,直接笼罩住符咒王的周身上下。

    符咒王此时也已是与祭坛融合在一处,却是能够没有任何障碍阻隔的运用那祭坛的一切威能,便如同运用自身的身体一般。

    面对着这一片斧头的明红光影,他眼中现出无比凝重,无比严肃的神光,身躯晃动,刹那间也晃出一大片光影出来,在那斧头的间隙之中不断的穿梭,努力躲闪那斧头轰击的过程之中,不断的试图反击罗帆。

    罗帆凝聚出来斧头所使用的符咒乃是局限于小成准圣级别,并没有完全发挥出他本身的道行境界,而他运使斧头的方法,也局限于小成准圣级别,并没有太过超出之处。因此,在符咒王看来,这斧头也只是那其中带着的劫灭之力较为强大,想要躲闪,根本便不是什么问题。

    当然,也是由于那劫灭之力的存在。让他的一切符咒凝聚的武器、法宝都无法产生应有的抵挡作用,若是与这斧头接触,怕都会在第一时间便被那斧头剿灭。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不敢凝聚武器、法宝来与罗帆战斗,而是将自己的身躯当成武器来进行战斗——他的身躯虽说不一定比那武器、法宝更加坚硬。更加强大。但却比武器法宝更加的灵活,而且有着更多的变化。

    符咒王之所以忍着伤痛继续战斗,自然不是为了面子,而是他对那所谓的劫灭之力感兴趣。希望能够悟透那劫灭之力的玄妙,哪怕是不能掌控,也定要了解其究竟,知晓该怎样抵挡。

    因为这样的原因,他一边在躲闪反击的过程之中。更多的都是针对那斧头,不断的以自己的身躯去试探那斧头的威能,试探其中蕴含的特殊玄妙。

    那斧头虽是蕴含了时代潮流的一些玄奥,但毕竟罗帆使用的只不过是小成准圣级别的力量境界,故而,虽在与符咒王的手有所接触之时都会让符咒王受到一些伤害,牵制他许多的力量,但却也无法真正的通过这接触来真正击败符咒王。

    这样的战斗,显得极为好看。

    两人都几乎将自己的战斗意识发挥到了极限。一切武学、战法都是信手拈来,如同展示一般,将这一处虚空化为武学、战法的制高殿堂,为那诸多符咒之修展示着什么是准圣级别的攻防。

    虽说,这些攻防之中所蕴含的。真正独属符咒修士的战斗方式相当的少,但却也足以让那诸多符咒之修感到眼界大开,觉得对战斗的真意又有了全新的体悟,感到自己日后面对同级对手将会有着更多的胜率。

    这战斗的过程一个持续。便是三日三夜之久。

    三日三夜时间,对于准圣级别的战斗来说。既可以说是长久,又可以说是十分短暂的。若是战斗的双方乃是道行相同,神通相差不多的,那双方战斗起来,动辄比那要百年、千年、万年之久。三日三夜相对其来说,自然便是短暂了。而若是战斗双方有着道行境界的差距,不用多,只要一个小境界,那正常来说,胜负便会发生在数个呼吸之间。三日三夜相对其来说,自然便是极其漫长了。

    而此时此刻,这战斗乃是发生在表现出小成准圣级别实力的罗帆与那中成准圣巅峰的符咒王之间。对这种表现出来的实力差距来说,这三日三夜时间的战斗,自然是相当的漫长了。

    这样漫长的战斗,对于周围那些符咒之修而言,自然是相当的惊喜,让他们感到每时每刻都似是有了收获。

    而对于交战的双方来说,却便是相当的痛苦了。

    罗帆的痛苦,便是要压抑自己在战斗之中不施展出超越小成准圣级别的实力。而符咒王痛苦的,便是虽是过去了三日三夜,但他依然对那所谓的劫灭之力没有丝毫的理解。他每次接触那斧头,都依然会如同开始那般受到一些伤害。而他自己对于那力量如何伤害自己却完全摸不着头脑。似乎那劫灭之力直接将彼此接触当成因,将他接触之处受到伤害当成果,再直接由因转果,完全忽略了任何中间过程一般。

    罗帆并没有打算一直痛苦下去。他之所以压抑了三日三夜,便是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一个能够让符咒王陷入必死之境的机会。

    眼见符咒王越来越烦躁,出招之间甚至有着一些散乱的迹象,他心念一动,知晓自己所等的机会已经到来。

    轻喝一声,手中的斧头好似绣花针一般灵巧的划过一道无比玄妙的轨迹,直接如同挪移虚空一般,在符咒王还未曾反应过来之前,便切入了符咒王的胸口。

    这斧头便如同车轮一般大小,其锐利之处甚至足以切开虚空,这一切入符咒王的胸口,若是正常来说,定然是好似将他拦胸切开两半,但此时此刻,符咒王的身躯却好似另一个空间一般,那车轮一般的斧头切入其中,根本没有任何从另一面透出,不论没入多少,都完全消失,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符咒王脸上在这变化之下,猛然现出惊愕之极的神色。显然是没有料到罗帆忽然间将斧头运使得这样出神入化。躲开了他的一切防御,直接切入他的身体之中。

    罗帆等了三个日夜方才等到这一个机会,自然不会停下来与他叙话,控制着那斧头直接斩入了符咒王已经融入自身身躯内部的祭坛之中。

    那符咒王的三层祭坛虽是化为玄光与他的身躯融合,并让他的身躯也带上了玄光的特性。但其本身毕竟是祭坛。只要抓住了其变化规律,自然能够能够接触到那祭坛的本体了。

    而以罗帆的道行境界,在获得了符咒修行之法的传承之后,哪里可能不知道这玄光的变化规律?想要斩击这祭坛的本体。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当这斧头接触到那祭坛本体的瞬间,那既然剧烈震荡,猛然间有着一股无比强大的气息从那祭坛爆发出来,无尽量的符咒护卫盾牌猛然顶向那斧头。这盾牌坚韧到极点。其力量也强大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这样一顶,若是在外界,这一颗符咒文明的修士怕是会瞬间便被化为齑粉四处崩散了。

    但,这样一顶顶在那斧头之上,却好似豆腐一般,直接便被这斧头切开,那斧头继续好不停留的斩入那祭坛的本体之中。

    “住手!”当此之时,那符咒王忍不住发出了这样一声大吼。

    显然是终于反应过来,想要用话语阻止罗帆继续斩击。

    只是。罗帆哪里可能会就此放弃?他只是脸上现出惊慌之色,但手上的斧头却没有丝毫停留。看起来便好似是因为去势已尽,以他的能力已经再不可能来将这斩击完全停下来一般。

    那斧头毫不停留的切入了那祭坛之中,直接来到那祭坛的核心之处,直接将那核心轰碎。

    任何存在。都是有着只要破坏便会让整个存在破坏的点存在的,哪怕是宇宙,时代,都是如此。更何况是一个符咒修士凝聚而成的祭坛了。这样的核心,自然也是存在的。眼前罗帆斩入的那一处位置。正是这祭坛的核心所在。

    一处怕是连符咒王自己也没有真正重视的核心所在。

    这一处核心与这祭坛的其他位置防御相差不多,顶多便是强上一筹而已,面对着那带着一丝丝时代玄奥的斧头来说,自然是没有任何防御能力的。

    因此,在那斧头轰入的瞬间,这核心便轰然破碎。

    而随着核心破碎的,便是这祭坛,以及与这祭坛完全融合在一处的,符咒王那强大无匹的魂灵。

    本来,想要破坏祭坛,便需要毁灭修士的魂灵,而想要毁灭修士的魂灵,又需要先毁灭祭坛,这种似乎矛盾的死循环造成了符咒修士那极难被灭的特性。因此,这祭坛便是破灭了,也很快的便能恢复过来,不会真正的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

    但,很显然的,罗帆所找到的,这祭坛的核心,便是完全能够造成这祭坛毁灭的关键点。

    却并不只是造成浙祭坛崩溃或者其他外在被破坏的点。

    这样的关键点被破坏,那么,不管想要毁灭这祭坛需要多少条件,多少因素,这祭坛都必然会毁灭。

    如此一来,那结果便很明显了。这祭坛要毁灭,便需要毁灭符咒王的魂灵。而这核心被破灭便会直接造成祭坛的毁灭,那显然便是这核心被毁灭所造成的后果,并不只是祭坛被破灭,连同符咒王的魂灵,也跟着被破灭!

    因此,才会有着此时这样的情况出现。

    便在这一瞬间,符咒王周身气息一散,眼神之中的生命光芒瞬间消退,在场诸多符咒之修更是在一瞬间便感应到一种至关重要的东西离他们远去,再一看那战圈之中的情况,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各自是惊呼怒吼,甚至有着几名符咒之修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与仇恨,直接催动祭坛,凝聚各种符咒器物向着罗帆直轰而来。

    罗帆此时却完全不管他们如何。而是皱起眉头,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符咒王。

    此时此刻,表面看来这符咒王已经身死,似乎表明他之前的猜测是错误的,这符咒王根本不是那大成准圣。

    但事实上,他却几乎已经完全确定了眼前这人便是那大成准圣。

    因为,他死得实在是太干脆了!干脆得让人感觉并不真实。作为一名中成准圣巅峰的存在,哪怕是罗帆所运使的时代潮流的玄奥是他所不能理解的,他也定然是有着一些保命的法门存在,绝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的便被他一招搞定的。

    此时这样的情况,显然便是要有着某种惊天的变化出现。

    便在他如此想的时候,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从符咒王的体内散逸而出。

    接着,这一股气息以山崩海啸一般的姿态疯狂暴涨,转眼间便超越了符咒王原本所拥有的气息强度,轰然破入一个罗帆此时依然不能理解的高度。

    “果然如此!”罗帆大喝一声,再不掩饰自身的实力,周身气息暴涨,那合道圆满的气息冲天而起,瞬间笼罩住这整个虚空。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