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大旗之威

正文 第九百八十六章 大旗之威

    心念微动之间,那一道明红长河微微一震,这整个虚空随着这一震,忽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刹那间,天地反复,整个虚空之中的规则法则尽皆完全改变,变成了一种符咒王从来不曾想象过的,更是与这梦境世界完全不同的规则。

    在这变化之间,一种无法形容的虚弱之感在符咒王心中生出。

    这种虚弱之感并非他真的受到什么损伤的那种虚弱,而是一种力不从心的,好似自己本身拥有着无穷力量,但却根本无法使用,无法将之应用出来一分半毫的那种虚弱。

    这种虚弱感一出现,符咒王便感觉自己的祭坛忽然间失去了功用。那祭坛与光罩形成的绝对防御,更是在一瞬间便完全失去了一切防御能力,在那明红长河之下,轰然破碎,化为无数的碎片粉末,如同云雾一般四处散逸而出。

    而那明红长河在这一瞬间毫无保留的贯入原本被光罩以及那祭坛守护着的符咒王体内,直接轰入他的魂灵之中,将他的生命本源完全纳入那明红长河之内。

    这明红长河,乃是一种力量组合,一种能够将时代潮流的玄奥威能完全发挥出来的力量组合,其威能强大那是当然的,而更重要的是,他拥有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用,种种原本只有时代潮流方才拥有的那种种妙用。

    改变这虚空的规则法则,正是其中的一种妙用。

    时代潮流,乃是让整个地球宇宙每五十六亿年转换一个时代的源头,而每一个时代的改换,代表着的都是规则、法则的完全改变,代表着天地意志的生灭,甚至代表着大道的改换。

    虽说,罗帆所悟得的时代潮流玄奥只是真正时代潮流的不知多少亿万分之一而已,不可能真的将整个地球宇宙的规则、法则进行完全的改换。但,这一个虚空经过他之前的种种作为之后。早已是变得与他自己所开辟出来的没有任何区别。在这样的虚空之中完全改变规则法则,这对他自己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是对这时代大旗而言了。

    当然,虽说他自己也能改换这虚空的规则法则,但与时代大旗的改变相比。他的改变却是有迹可循的。那样的改变便是再大,对于符咒王的影响也绝不会太多。而这时代大旗对规则法则的改变便完全不同了。

    这时代大旗的改变乃是总整体上进行的改变,并非单独改变具体的规则,具体的法则。这时代大旗虽说最终结果也是造成规则法则的变化。但那却是因为一个时代大旗所需要的结果而自然形成的改变。

    便像此时这个虚空一般,时代大旗所改变的,只是符咒之修在这个虚空无法发挥任何威能这样一个结果而已,其他规则法则的改变,都是因为这个结果的存在而自然出现的改变。甚至便是其中具体什么规则改变了多少。是如何进行改变的,罗帆都无法清楚的知晓。

    也正是因为这种直接决定结果的改变,方才使得符咒王根本反应不过来,直接便让这虚空的规则法则在他身上起了作用,从而让他大成准圣级别的道行境界根本无法发挥一丝半毫,直接便被那明红长河给吞没了。

    那明红长河出冲入符咒王的体内之后,再从他的背后直冲而出。

    那符咒王的身躯随着那长河的穿过,身躯之中的气息完全消失,其中的一切生命力。一切生机好似在刹那间完全消失无踪了一般,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那明红长河给带走了。

    最终,在那明红长河的冲刷震荡之下,渐渐的崩散。化为无数的齑粉碎末,四下散逸,渐渐的消失无踪。

    那明红长河在虚空之间蜿蜒流转,最终形成了一个无比玄妙。无比繁复的奇异图案之后,猛然一缩。便重新化为一面明红大旗,高高悬浮在罗帆的头顶之上,虽是无风,也是自然的飘荡着。

    而恢复之后的明红大旗却再非之前那般,在那旗面之上却是多了一个人影,一个四层祭坛。

    这个人影与祭坛,赫然便是那符咒王以及其祭坛的模样。

    此时此刻,这人影与那祭坛并非死物一般在那时代大旗的旗面之中,而是好似在另一个世界之中战斗一般,不断的挣扎,不断的挥发无穷尽的符咒,形成各种各样的奇异物事,似乎正在抵挡什么攻击,又似乎正在攻击着什么一般。

    那人影,非是其他,正是那符咒王的魂灵。那祭坛,也正是符咒王的祭坛。

    看着这时代大旗,罗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上神色变得轻松了起来。

    “大局已定。现在便看他能够坚持多久了。”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符咒王的魂灵此时所在之处乃是一个虚幻的世界。这个虚幻的世界之中有着无穷无尽的强大生命。这些强大生命并非凭空演化,而是罗帆在闯荡这超脱之路九千多个关卡的过程当中所遭遇的种种强大生命的模样,当然,他们并不只是局限于当初罗帆所遭遇到之时的那种实力,而是尽皆被罗帆提升到了与他自身的道行境界等同的实力。

    与他自身的道行境界等同,这是他所能提升的极限。这时代大旗有着无穷妙用,但毕竟罗帆体悟的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一丝丝而已,根本不可能与真正的时代潮流相媲美,将生命制造出来之后却不可能赋予其超越自身的实力。

    不过,哪怕只是与罗帆的道行境界等同,但此时被纳入那时代大旗之中的符咒王毕竟只是魂灵而已,那祭坛也因为失去了实体而威能大减,虽说比他还是强上一些,但却再无压倒性的优势。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穷无尽的,道行境界与罗帆相当的生灵对他进行攻击,虽必然是有着无法想象的损失,但结果却定然能够让罗帆满意。正因如此,罗帆此时方才敢冒出大局已定的念头出来。

    在这一刻,符咒王的心中充满了无穷的愤怒。

    他眼中所见的是世界,是一个无边无际的宇宙。一颗颗星辰点缀在无边的漆黑之中,若隐若现,若有若无,散发出各种各样的光芒。周围的元气颇为浓郁,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修行圣地。但。这些元气之中却有着某种坚韧得难以形容的烙印。这种奇异的烙印让这些元气好似活物一般。完全排斥他的存在,别说被他所吸收,甚至他接触到这些元气都要受到极强的冲撞,似乎这些元气也在不断的攻击着他一般。

    若只是如此。他还可以支撑,那些烙印虽是坚韧无匹,但以他大成准圣的道行境界,想要击碎将之炼化却也只是有些麻烦而已。

    让他感到无法支撑的却是,他此时此刻只不过是以魂灵的形态存在着。便是他的祭坛。也只是剩下虚影而已,虽依然能够发挥出不小的威能,但比起其本来拥有的威能来说,却是那样的弱小,让他烦躁不堪之极。

    “又来?!”符咒王怒喝一声。那祭坛之中喷涌出无数符咒,在虚空之中形成一个巨大的拳头,轰然向着虚空的某处轰出去。

    便在他符咒组成的拳头轰出的瞬间,一个巨大的,好似有着数万里直径的拳头破空而来。直接好似超越时间一般,轰然出现在那一处虚空,向着他直轰而来。

    这一个拳头金光灿灿,散发出无穷的神力,一出现。便有着无穷威严与神圣充斥宇宙虚空。

    两个拳头接触在一处,整个宇宙都似乎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剧烈的震荡,隐隐间似乎有着许多代表星辰的光点熄灭了。

    一声惨叫从不知多远的远方传出,接着那破空而来的。有着数万里直径的拳头轰然崩散,化为无尽量的神力向四面八方冲击而去。

    那巨大的拳头破碎了。那符咒王的符咒组成的拳头却也没有好过,组成这拳头的符咒向着四面八方喷涌而出,虽没有直接让那拳头崩散消失,但却使得那拳头变成了透明的虚影,虽勉强保持着拳头的模样,但谁看了都知道其受到了多大的损伤。

    符咒王眉头深深的皱起,抬手召回拳头,旋转着,疯狂的吸收着周围散逸出去的符咒。

    在这元气深深排斥他的宇宙之中,他的任何力量都是宝贵的。

    便在这时,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黑漆漆的物体破空而来,那速度之快,在他刚刚感应到其存在的瞬间,便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

    吃了一惊的符咒王将那符咒组成的拳头一展,化为一只大手罩住他自身。

    那些漆黑的,每一个都有一人大小的,不知多少万个的奇异物体直接便撞在那符咒大手之上。

    轰隆隆的巨响充斥虚空,这响声之强烈,甚至让符咒王都有种失聪耳鸣的感觉。

    当然,此时此刻,他根本便没有任何注意这种失聪耳鸣症状的心思,因为随着这巨响的,还有着无比强大的冲击力。这些冲击力作用在那符咒大手之上,直接便让那符咒大手崩溃,再裹挟着那崩溃的符咒,从四面八方轰向符咒王的身躯。

    符咒王一咬牙,身体一震,那祭坛虚影直接便与他的身躯融合在一处,他的身上瞬间演化出一副能够将他周身上下完全包裹起来的铠甲。

    那裹挟着破碎符咒的冲击波作用在那铠甲之上,让那铠甲周围的虚空直接崩溃粉碎,化为烟雾再被裹挟着冲向那铠甲,但那铠甲却依然没有丝毫动摇,甚至渐渐散发出淡淡的玄光出来,让符咒王整个人看起来好似太古神灵一般。

    符咒王感觉到什么,抬起头来看向某一处虚空。

    只见得密密麻麻的巨大人形器物出现在那虚空之中。这些人形器物,便好似机械人一般,看起来各不相同,身上的部件便像是一个个精细的机械零件,整个组合起来便如同一大片机器的海洋一般。

    “硅基生命!咦,我怎么知道这是硅基生命?”符咒王见得这些人形器物,心神意念之间忽然有着某种熟悉的感觉泛出,瞬间吐出硅基生命这四个字。接着,他又很快的感到惊异,不知自己为何会知晓这乃是硅基生命。

    罗帆在那时代大旗之外将这其中的一切都看在眼中,此时听得符咒王口中所吐出来的话语,更是确信此人正是那大成准圣。

    若非是如此,这符咒王单纯一个在普通修行星球之中诞生、成长的符咒修士。怎么可能知道其他时代方才拥有的硅基生命?

    那些硅基生命每一个都有着相当于合道圆满的实力,更是配合无比的默契,出现之后,各自使用自身特殊的攻击,结合着。发挥出远超他们原本实力的威能。直接轰向符咒王而来。

    这样的攻击,让符咒王根本来不及思索为何自己会本能的知晓眼前这生命到底是何物,疯狂的一个跳跃,直接跨越了数光年的虚空。直接来到了另一片星空之间。

    这一个宇宙乃是那时代大旗之中的虚幻宇宙,但其中却也有着具体的规则法则,而既然有着规则法则,那自然便不是不可体悟的,符咒王怎么说也是大成准圣。便是因为罗帆的种种手段被削弱了不知多少倍,但想要解析这样一个宇宙的规则法则,从而获得挪移虚空之能,却也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符咒王战斗经验极其丰富,虽是挪移虚空,眼前变得一片空旷,但他却完全没有放下警惕,抬手一招。无数符咒在他身前凝聚成一面镜子。

    这一面镜子只有三丈直径,出现之后,浮现在他的头顶之上,放出一道光华,一伸一缩的。似乎正在蓄势准备一般。

    便在这时,虚空破碎,那硅基生命发出的无数攻击直接穿越虚空继续向着符咒王直扑而来,刹那间便已经来到了符咒王的身前。眼看着便要撞上符咒王的身上了。

    在这一刹那,符咒王头顶的镜子放出的光华一转。如同网兜一般,直接便将那无数攻击网入其中,再一吞一缩,那无数攻击便已经消失无踪,便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只是,做完这一切,符咒王的脸色却也微微一白,显然,这样看起来轻松愉快的吞吸动作,对于这符咒王而言,却也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却不是没有任何代价的。

    便在这时,虚空不断破碎,那无数的硅基生命破空而至,围成了一个球形,密密麻麻的将符咒王围在正中。

    符咒王脸上神色愈发的凝重,那头顶的镜子一颤,无数的攻击从那镜子之中发出,化为球形向着周围的所有硅基生命直轰而出。

    这些攻击,赫然便是那无数硅基生命之前轰出的那些攻击。

    那些硅基生命本身拥有着与罗帆相同的,合道圆满的实力,虽比不得那符咒王,但却也是相当的强大的,无数攻击发出,直接将那镜子反射出来的攻击轰灭了大半——显然,依然有着一小半没有被轰灭,落入了硅基生命群之中,刹那间便让那硅基生命损失了一小半,让这原本圆满完整的球形包围圈现出了一片一片的空隙。

    符咒王做完这些,脸上神色变得愈发的苍白了。

    便在他刚想要挪移虚空离开之时,忽然间一种无法形容的锁定力量作用在他身上。

    那些他之前轰开的空隙之处虚空一阵扭曲,不知多少奇异的生命出现在那里,这些生命出现之后,微微扭曲,微微变幻,刹那间便化为不知多少个符咒王。每一个都是面上现出冷笑,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神色看着他。

    “这是六绝魔族……”刹那间,一种无法形容的熟悉感涌上符咒王的心神意念之间,他忍不住开口道出了这样一句话。

    对此,他此时却已经没有了探究的心思,只感到一阵绝望。

    “让我看看你能够支持多久吧。”时代大旗外的罗帆悬浮在虚空之间,脸上神色淡然,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不过,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呢?就算是真实的大成准圣,知道硅基生命还算正常,知道六绝魔族,这可就有些不可思议了……”接着,这样一个疑问又出现在他的心中。

    不过,这个疑问,并不能让他改变自己的决定,更不会因为这个疑问而将符咒王放出,而是将时代大旗的威能催发得更强,让围攻符咒王的各种生命出现得越多。

    硅基生命、六绝魔族、圣者、巨神、信仰神灵、岩石生命、金性生灵……等等等等,几乎罗帆所遭遇的一切生命,都被他增强到所能增强的极限之后,陆续的投入对符咒王的攻击当中。

    符咒王便是没有任何损伤,在这无穷无尽的,永不断绝的攻击之下,也难以不受损伤,更何况此时只剩下魂灵了。他虽是见招拆招,不断的覆灭围攻他的各种生命,但身上的所受的伤势却在不断的加剧着。

    最终,在三年之后。

    一声凄厉的怒吼从那时代大气之中传出,整个虚空,整个梦境世界,瞬间震荡,接着无远弗近的崩塌,粉碎,完全化为虚无了。

    “终于过了,这第九千九百九十二关。”三年间一直悬空盘坐在那时代大旗之下的罗帆长长的呼出一口,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