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绝对压制

正文 第九百八十七章 绝对压制

    符咒王乃是那创造梦境世界的大成准圣的化身,在时代大旗内部的三年之间,他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真正的记忆开始不断的恢复,以一种让罗帆都为之震惊的速度成长着,不多久便已经超越了符咒之修的局限,神通威能变得越来越强,最终比起原来的时候强大千百倍之多。

    但,无论他多么强大,当他被收入那时代大旗的时候,便已经注定了他的结局。哪怕是他再强,最终所不同的,也就只不过是他所能支持的时间有所不同而已。

    最终结果,符咒王在那时代大气之中支持的时间,却只是三年而已。

    通过三年时间无时无刻的有无数实力相当于合道圆满的强大生灵对他进行攻击,符咒王终于还是完全失败了。若非他所在的位置乃是他的梦境,当他被磨灭到剩下一丝丝本质的时候,他便会清醒过来,破灭梦境,回归现实,说不定他连命都会丢在那时代大旗之中了。

    当天地毁灭之后,罗帆所在的区域,已经变成了一片虚无的虚空,便与当初他经过九千九百九十一关之后所在的位置一般无二。

    长长呼出一口气,罗帆却是微微苦笑。

    “果然,超脱之境想要突破,那难度,却是比起之前的一切突破都要巨大。这一个梦境世界,居然只不过是获得了一个小境界的突破而已,真实可惜。”他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样一个念头。

    不过,他也知晓,这是必然的。

    而且,他甚至能够猜到,接下来那些关卡之中,他所能获得的进步将会近乎停滞下来,甚至可能连一个小境界都不可能突破。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若是每一个关卡他都能够获得突破,那剩下的那七个关卡,他岂不是要获得七个小境界的突破。直接成就道尊小成?那这一条道路岂不是变成了道尊之路,虽说他很是期望,但便是做梦,也该知晓这是近乎不可能的。

    道尊可不是轻松便能够成就的,便是那隐藏在这一条道路背后的大能乃是无上圣人。也不太可能在短短的几个关卡之间便将一名生灵推进到道尊之境。若是能够如此。又何必设置之前那九千多个关卡?

    既然猜到这些,他便明白了接下来他所要做的,便是尽量的在接下来七个关卡之间,悟透超脱秘密。从而获得成就超脱者,走完这一条超脱之路。当然,若是有可能的话,在超脱之境上走得更远,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心中念头闪过之间。一种激昂的音乐从不知来源之处产生,直接灌入他的双耳之中。

    接着,他眼前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但却自然无比,让他感觉不出有任何人为痕迹,感觉不出有任何突兀之处的变化。

    一个无比广阔的世界在他的面前生成了。

    这个世界天圆地方,无边无际,天空一片血红,大地一片苍茫。一股股铁血的气息充斥天地之间,让罗帆也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流转似乎加快了许多,隐隐间有着一种无形的战意凭空而生。

    “此乃第九千九百九十三关,为大成准圣梦境,通关方法。找到梦境主人,战胜他。”与此同时,这样一个声音,在罗帆的耳边回响。

    “果然。还是大成准圣的梦境。”罗帆眉头轻皱,却是感到有些头痛了。

    他头痛的自然不是这个梦境世界乃是大成准圣的梦境。而是因为这梦境世界的模样实在是让他感到有些棘手。

    光是他此时感应到的,这梦境世界的规则法则,这梦境世界之中充斥的种种气息,他便知晓那大成准圣乃是一种战斗意志极其强大之辈,这种战斗意志,强大到甚至便是做梦,所梦到的也是这样一个巨大无匹的战场。

    而这样的大成准圣,便是最难对付的一种大成准圣。他想要战胜这样的一名大成准圣,那难度比起之前战胜那符咒王那难度至少要强上数百倍以上。

    这样的认识,必须战胜那大成准圣方才能够通过这关卡的罗帆不得不感到头痛。

    便在整个世界完全构筑成功,那一种激昂的音乐声也随着渐渐隐没,相当于罗帆完全进入了这梦境世界的瞬间,一种至高无上的奇异存在猛然在他的身上起作用。

    这种存在,超越规则、法则的层次,甚至超越了大道,直接达到了这一个梦境世界构筑的基本支柱这一个层次。这样基本的存在的作用,但只罗帆未曾超脱,便绝对无法免疫,定要受其作用。根本便无法如同对待规则、法则一般,使用自身的神通来免除其影响。

    在这种至高无上的存在作用之下,罗帆猛然感觉自己的身躯,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意志,自己的神魂,自己的一切,都在以无法想象的速度衰减。

    这种衰减速度,快速得如同之前那整个世界在构筑一般,让他根本无法生出任何突兀之感,甚至都没有办法生出任何抵挡的心思,那衰减便已经结束了。

    最终的变化结束之后,罗帆的一切都衰减到了原来的不知多少亿分之一,此时此刻的他,只是相当于一名比起普通凡人强上数十倍的存在而已。这样的存在,甚至任何成就仙道的生灵只要随手一碾,便能碾碎无数个。

    这种失去力量的感觉,让罗帆瞬间心神变得烦躁起来。

    不过,他虽说失去了无数力量,但道心修持毕竟还是存在着的,这种对于普通修士来说足以让其变得疯狂,最终歇斯底里自灭的烦躁,却只是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持续了一瞬间,便已经被他完全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便在这时,一声轻喝在他耳边响起。

    他一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他的周围出现了无数生灵。这些生灵高矮不同,有男有女,甚至有些是长得千奇百怪,甚至连人形都不是。

    但,他们每一个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是一个层次的。也即是,完全是与罗帆此时拥有的力量是同一个层次的。

    瞬间,罗帆生出了莫名的明悟:“这个世界,或许个人身躯的极限,便是这样一个层次吧。”

    那轻喝声虽是不大。但却让在场不知多少亿万生灵都一同听到这声音。没有任何一丝影响,甚至也找不出这轻喝声的来源之处。

    这样的变化,让在场原本正在做出彼此交谈议论的无数生灵尽皆静了下来。

    随着这变化,一把浑厚洪亮的声音响起。同样是不知来源,直接灌入诸人的耳中:“这一次的血战即将开始,本次血战的规则与以往一般无二,每一亿人会分配一个战场,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在百年血战之中活下来。最终,每一个战场,只能活下十个人。努力的成为最后十人之一吧。百年之后,希望我能够再看到你们!”

    说话间,一股无法形容的力量直接扫过这不知多少生灵。

    在那力量扫过之处,那些生灵尽皆消失。显然是已经被各自传送到什么战场之中去了。

    罗帆所在的位置距离那力量扫过的位置相当的远,却有着时间看出许多东西。

    在那力量扫过之际,他发现那些生灵根本没有任何害怕之感,甚至对于那一亿人只能活下十个没有任何排斥。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甚至是期待万分了。

    罗帆虽说身躯、神魂、力量、意志等等都已经被削弱了不知多少亿倍,变成了比起常人强大数十倍而已,但他毕竟本身乃是合道圆满的强大存在,眼光见识都绝不是普通生灵所能比拟。稍稍看上一番,便知晓这力量乃是一种传送力量,更是隐隐间感应到这些力量是将生灵传递到哪里。

    便在他获得这种种信息之时,这力量直接扫过了他的身躯。刹那间,虚空变幻。当一切变化稳定下来,他发现自己已经独自一人来到了一片荒野之中。周围一片寂静,根本没有任何人影,只有许多奇异的花草树木存在着。

    “看来,这战场相当的大啊。”罗帆如此想着,找了一棵大树,跳了上去,直接盘坐在一片茂密的枝叶遮掩之中。

    “居然多了一些信息,看来是那力量之前灌进来的了。”微微一寻找,他便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找到了一些新的信息。

    这些信息,并非他自己诞生,自己思索出来的,而是不知什么时候凭空出现的。而显然,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只有刚刚扫过他的身躯,将他从那不知何处传送到这一处巨大的战场之中的那一股力量。

    这些信息并没有什么太过玄妙之处,只是讲述了许多这一场战斗的规则,最终所能获得的好处而已。

    如同之前那奇异声音所说的,这一场战斗将会持续百年时间,发生在一亿人之间。最终结果,定然是要到只剩下十人。若是提前战至最后十人,那哪怕是不足百年时光,这战斗也将结束,幸存者将脱离战场。而若是百年之后依然剩下不止十人,那最后将随机抹去其中多余的人,让幸存的人数达到十人。

    而如此残酷的战斗之所以会存在,而且受到无数人的欢迎,那原因便是,生存下来的生灵,将有机会突破极限,获得长生不死的生命,拥有追求更高层次力量的资格。

    “原来如此,怪不得了。”当明白这战斗最终获得的好处之后,罗帆不由得恍然大悟。

    只要是生灵,哪怕是这梦境之中的生灵,追求生命,都是一种无法磨灭的本能。为了长生不死的生命,便是这战斗再残酷万倍,也将会有无穷生灵趋之若鹜。更何况,胜利者还能够获得更高层次的力量,突破原本限制住他们突破的实力,那自然是对诸多生灵更有吸引力了。

    “这个梦境世界乃是战斗为主的世界,那大成准圣要么便是已经站在巅峰,要么便是同样加入这战斗之中,成为一名进步速度极快的生灵。如此看来,只要我一直胜利下去,无论他是哪种情况,最终都定然是能够遇见他的。”罗帆心中念头一转,闪过如此念头。

    却是瞬息间,便已经决定了接下来的行止。

    决定做法之后,他开始将之抛在一边。细细的感应自己的身躯,感应自己的力量。

    虽是一切都被限制到了原来的不知多少亿分之一,但罗帆的基础毕竟存在,却不可能真的如同普通生灵那般无作为。

    在他的感应之中,他发现自己的一切都完全没有任何被压制的痕迹。便好似他天生的便是如此弱小。便好似他从来没有修行到更高的境界,拥有更强的力量一般。

    这种感觉,让他不由得眼前一亮。

    这自然不是他是受虐狂,而是发现了这种压制所包含的玄妙超乎他的想象。若是他能够弄清楚这种压制,说不定将体悟到许多以往所未曾体悟到的玄妙。

    当然,若是他能够超越这种压制,说不定体悟超脱之境的玄妙,突破合道圆满的限制。成就超脱之境,也是有可能的。

    有着这样的玄妙,由不得他不感到眼前一亮了——这几乎便是将超脱的途径送到他的面前啊,哪怕是这途径荆棘遍布,但也比没有途径要强上无数倍了。

    以他自身的感应将自己的身躯扫过了不知多少万次之后,罗帆最终还是未能感应到任何异常,别说感觉到那种压制的玄妙了,甚至若不是他意志坚定,都要怀疑自己根本没有受到压制。之前那无数年自己强大的感觉都只是一种错觉而已了。

    “最终还是得靠你。”罗帆叹息一声,一点淡淡的明红染过他的心神意念。

    因为他的力量被完全压制,那时代大旗因为是力量组合,却也同时被压制,根本便无法成行。更别谈什么显露威能了。正因如此,罗帆却无法如同之前对付那符咒王一般,直接将时代大旗施展出来,而只能调出自己对时代潮流玄奥的体悟。以最原始的方式来运用这种玄奥了。

    在这明红光芒遍布罗帆心神意念的瞬间,一种莫名的压抑。出现在罗帆的心中。

    这种压抑,来自周身上下,来至他的神魂,来至他的意志,来至他的一切,甚至来至外界的整个天地,整个时空。

    这种压抑的感觉,让人心情烦躁,让人几乎无法忍受。

    但,感应到这压抑的罗帆却并没有任何烦躁之感,反而是松了口气,脸上现出了莫名的喜悦。

    因为,他知道,这种压抑的感觉,便代表着这整个梦境世界对他的压制。感到这种压抑,便代表着,那种无比玄妙的压制对他再非无迹可寻,代表着他有着机会突破这种压制,从而从中悟得一些他所需要的,对他至关重要的玄妙出来。

    如此情况,由不得他不感到喜悦了。

    借助这种被沾染成为明红的心神意念细细感应,他隐隐间感觉到在另一个玄妙的时空之中存在着的,属于他的浩瀚力量,浩瀚意志,浩瀚的神魂。但,也仅仅只是感应而已,当他想要调动这些力量的时候,他便发现那种无法形容的压抑直接将他阻断,让他根本无法成功。

    “果然如此。”感应到这变化,罗帆却并不感到惊讶。

    那整个梦境世界对他的压制力度之强,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又岂是那样轻松便能够让他成功突破的。能够感应到属于自己的那种种存在的位置,这已经算是意外之得了,哪里还能够奢望成功的调动它们?

    放弃继续调动自己的那些力量之后,罗帆开始细细感应自己的身躯。

    一种淡淡的明红,渐渐的遍布他的周身上下,将他染成一个明红的人影。

    这种明红的光芒极淡极淡,便是目力再强之人,一不小心都会将这样的明红忽略。而罗帆此时所在的位置优势在一棵大树上方,周围有着密集无比的枝叶遮挡,因此他虽是周身明红,但却依然藏得紧密无比,不会因为这样而让他人轻松发现。

    这明红光芒乃是时代潮流的玄奥,威能无比惊人,在其浸染之中,罗帆隐隐间感觉到一把巨大的枷锁加载在他的周身上下。这种枷锁本身已经是强韧无匹,让人一看便生出一种无法破除的感觉了。但更让罗帆感到棘手的,却是这枷锁本身更是与整个梦境世界相合,隐隐间,他甚至能够在这枷锁之上感应到这梦境世界的种种气息,自身此时所拥有的力量微微一冲那枷锁,那种反弹的力量甚至让他感觉自己似乎在承受整个世界的碾压。好在他对力量的控制出神入化,及时将这力量散去,否则他就此身死自然是不可能,但必然是要受到极其严重的伤势。

    显然,想要用暴力破开这枷锁,除非他能够同时破灭这整个梦境世界。

    “看来,使用暴力是不行的,必须使用更加巧妙的方法来突破这枷锁。”罗帆暗自想着。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