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 挑战

正文 第九百九十章 挑战

    “这一次血战第一轮已经借宿,接下来,将开始本次血战的二轮,规则与以往一般无二,每一万人会分配一个战场,你们所要做的,就是在接下来的十年血战之中活下来。最终,每一个战场,只能活下唯一一个。努力的活到最后吧。百年之后,希望我能够再看到你们!”便在这广场之中被人影充满之时,这样一把声音直接灌入所有人的耳中。

    这声音,听得所有人都面色微变。

    其中,早早出现在这广场之上的,已经将自身被加强的潜力激发出来的生灵满脸的兴奋,而那些刚刚出现的,可能是刚刚感觉到自身潜力被加强之人却是满脸的绝望。

    这样的结果,显然,对于那些早脱离战场的人是一种极大的优势,对于那些最后期限方才出现在这广场之上的人来说,却是一种恶劣无比的形势。

    不过,这却正是这一场血战的规则所在。越早完成血战的生灵,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便能够获得越多的优势。若是越慢完成血战的,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自然便陷入越大的劣势。并非什么不公平,而是最大的公平。

    那话语自然不会管这些蝼蚁如何,在话语刚说完之时,便有一股奇异的时空力量扫过广场,整个广场一千万人在这力量过后逐渐消失。

    最终,整个广场为之一空,好似从来没有任何生灵出现过一般。

    便在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这广场的高空之上。

    这人影虽只是常人高下,但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充斥天地,让整个广场都似乎无法承受,在这气息之下微微震荡着,好似随时可能崩塌粉碎一般。

    这人出现在半空之中,低头俯瞰着下方的广场,眼中闪过淡淡的感慨。似乎正在怀念,又似乎在痛恨。

    “虽是过去了百万年·但这血战还是和过去没有任何区别啊。不知道这一次有多少人能有资格来挑战我呢。”这人在高空之上喃喃自语。

    这人身上的气息充斥天地,那体内所蕴含的力量,比起正常人强了何止数十万倍,早已是成就仙道的境界·之前在这广场之中的一千万人,除了罗帆之外,所有人加起来甚至都不够他一只手指碾压的。

    便在这时,这人双眉一挑:“怎么这样快?”

    心念微动,身形已经隐没于无形,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便在他隐没身形的瞬间,一个人影·从无到有,由虚化实的出现在这广场的正中央。这人神色淡定,身材平常,周身上下气息隐隐,既没有完全收敛隐没,也没有特意催动弥散,只是很是平常的散逸出来。

    此人,赫然便是罗帆。

    能够重新出现在这广场之上·很显然,他是只是这短短的一小会之间,便已经将与他一同踏入战场之中的·原本给他十年时间来解决的一万名强者完全解决了。这速度之快,以他自身的实力来说,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但对于那之前出现在这广场之上的人来说,却是快速得超乎想象了。

    “嗯?”罗帆出现在这广场之上,眉头一皱,抬起头望向虚空的某处位置。

    却是他在这瞬间,抓住了那人存在的一丝丝痕迹,找到了那人隐没的位置。

    那人与这广场,或者说与这血战的关系十分的奇妙-·似乎能够操纵借助这整个场地的规则法则,能够借助这里拥有的力量,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若是他要隐没于无形,原本该是不可能被任何势力不如他的生灵,甚至是实力与他相当的生灵所察觉的。

    但·罗帆是何等样的存在?又怎会与一般生灵相同?

    在出现在这里的瞬间,他便感应到了那虚空之间存在的痕迹,发现了那存在于虚空之上的,那生灵晃了一瞬间所留下的痕迹,更是顺着这痕迹抓住了那人影的所在。

    “比起普通人强了近百万倍,比起我此时拥有的力量也要强上数千倍,看来这人即便不是幕后的黑手,也定然不是普通的参战者。”罗帆刹那间便衡量出此人的实力,不由得暗自想着。

    他来到这梦境世界可是为了找到创造这梦境世界的大成准圣,却并不是为了来参加这什么血战的。若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也只能顺着这血战的规则,一步一步的往下走下去,最终走到尽头,走到能够看到那大成准圣的地步。

    但,此时此刻明显有着另一个选择摆在他的面前,他又怎会甘

    心念一动,抬步轻跨,身形刹那间便已经跨上虚空,直接便来到了那虚空之上的,那他所感应到的,那生灵隐没的那一处位置。

    在那生灵无比惊讶的眼神当中,他双手抓住那一片虚空,猛然往两边一撕,虚空瞬间崩裂开来,显露出隐藏在这虚空背后的一切,也即是,那生灵。

    原本,想要撕裂这一处战场的虚空,没有超越普通生灵数千万倍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除非如同这生灵一般,拥有一部分控制这战场的权限。

    但,罗帆本身虽只是拥有正常人数百倍的力量,但他那超乎想象的高深境界,那修行大旗法门所改变的力量特性却能够让他发挥出这数千万倍普通人力量的威能,自然是能够轻松的将这虚空撕开了。

    他站在这里,脸上神色颇为淡然,对着那出现之人道:“我想要挑战你,你可敢接受?”

    那人原本正惊讶万分,听得罗帆这话,双眼之中闪过两道寒光,周身气势暴涨十倍,一种浓郁的煞气与铁血气息从其身上狂涌而出,一种叫做斗志的存在,让罗帆感到心神都受到微微的震荡。

    “原本你应该走过四轮血战才有机会对我提出挑战的,不过,既然你现在就来到我的面前,那么,我就成全你!作为一名战士,可是绝不会拒绝任何挑战的啊!”那人哈哈一笑,道。

    那人所在的位置,也是一处广场。

    不过·这一处广场却比起之前罗帆所呆着的广场要小上不知多少倍,看起来也只不过是方圆百丈范围而已,却更像是一个练武场。

    罗帆撕开虚空之后,抬步一跨·便已经站立在这广场之上,与那人相聚数丈而立。听得这人答应,他也不会客气,抬脚一踏,整个广场便微微一震。

    那人面上现出惊色,背后一耸,一个巨大的·身穿全身凯的人影从他的背后直冲而起,直接耸立在他的是身后,用一种冷漠无情的眼神俯瞰着罗帆。

    这人影身上并没有任何气息,但其一出现,却便在不断排斥着周围的虚空,让周围的虚空似乎因为其出现而产生了微微的涟漪,好似一块石块落入平静的水面一般。由此便可看出这人影是多么的强大了。

    这人影双手握着一把巨大的长剑,那长剑极为巨大·看起来便好似一座高山一般。

    在出现之后,这人影将手中的长剑微微一颤,产生一道尖锐的剑啸·接着猛然向着罗帆直轰而来,直接轰向罗帆的头颅,那产生的波动,甚至还没有接触罗帆,便让他感觉到自身脚下所站立的广场正在不断的崩溃,甚至便是他周围的虚空也在随着发生无法形容的扭曲,似是虽是可能崩溃成为无数碎片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长剑,罗帆刹那间看透了其中蕴含的数万种变化,知晓无论自己躲往哪个方向都不可能完全将之躲开,心中也就放下了躲避的想法·连撒很难过现出淡淡的笑意,抬手一引,那长剑便轰然崩溃。

    其中蕴含的力量,气势,并没有随着长剑的崩溃而消失,但却完全失去了凝聚度·那长剑的虚影猛然放大了数百倍,虽是直接轰中罗帆,但却只是在他的脚下形成了一道巨大的沟壑而已,却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损伤。

    那人本身拥有的力量乃是普通人的数十万倍,在凝聚出这人影之后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更是比起他原来的力量要强大十倍以上。而罗帆本身的力量只不过是正常人的数百倍,但他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却至少是普通人的数千万倍之多。

    两者之间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眼前这人,罗帆自然是能够轻松无比的瓦解其一切攻击,念头微微动弹之间,便将他加载在那长剑之上的意志完全抹去。而那长剑本身便是力量凝聚而成,若是没有他的意志在其中,那也只不过是力量而已,根本无法凝聚,哪里可能会有什么太大威能?故而,才有着此时这样的情况出现。

    那人此时面上终于现出惊骇之色,那在他背后的人影往下一沉,疯狂压缩,最终在他身体表面压缩成为一具全身铠甲,让他身上的气息随着而获得极大的增强。

    接着,他身形一晃,好似不需要任何时间间隔一般,便出现在罗帆头顶,双手高举如握水**一般,向着罗帆直轰而下。

    罗帆对这一切了解得尽是清清楚楚,在这双手轰下的瞬间,身形一颤,已经直接破除这双手的锁定,抬步轻跨之间,便来到了这人的身后,抬手戳指向他的脑后直戳而去。

    虽只是手指一戳,但那人原本能够抵挡一切攻击的铠甲,却好似纸糊的一般,轻飘飘的便被这一戳给戳破了,甚至让他的手指瞬间接触到了他的头骨,眼看着便要戳进去了,那人终于反应过来,借助自身对这广场的控制权限,身形刹那间消失在原地。

    罗帆眉头一皱,看着手上那正不断滴落的鲜血,却是感到有些可惜。

    就差一点点,他便能够将这人直接轰灭了。

    但,就是差了这一点点,却让这人不知道跑到何处去了。想要再找出他来,那却是比现在要麻烦很多了。

    当然,也只是麻烦而已,想要找出他来,却并不是不可能的。

    心中一动,罗帆已经抓住了那人残留的气息,双手一撕,便撕开了前方的虚空,直冲了进去,来到了另一个他颇为熟悉的地方·一个巨大无匹的广场。当踏入这广场,迎面而来的,便是一个闪耀着金光的拳头这个正式那人被铠甲包裹住的拳头。这个拳头的速度、力量都极为惊人,其中更有着无数玄妙-的变化更有着惊人的锁定能力,被这拳头迎面而来,便是罗帆也不由得在一瞬间生出一种无处可躲,无法抵挡的感觉。

    不过,这显然只可能是一瞬间。罗帆的境界是如何高深,便是将武学修行得近乎自成道路的武皇也无法使用自身的武学来完全压制他,更何况是眼前这梦境世界之中的一名小小生灵了他心神一震,直接便将这种感觉完全压下。

    右手抬起,好似穿越时空一般直接出现在这拳头之前,猛然一握,便握住了这拳头。

    他的这一握的威能之强,惊天动地,在他握过的虚空直接崩溃成为空间粉末,如同烟尘一般四处散逸而出。

    那人这一招乃是经过了无数准备方才发出的虽然不可能预料到所有情况,但却也不可能只是这样粗暴简单的一拳轰出便不管不顾,你死我亡。因此在罗帆的右手即将握住他的拳头的瞬间,他猛然屈膝向着罗帆的胸腹之处直轰而至。

    他的膝盖之上,光芒闪耀,似乎凝聚了天地宇宙之中的一切光芒,一切力量一般,那虚空已经再非扭曲,而是直接粉碎,直接产生了空间烟雾,形成一串小小的黑洞,围绕着他的膝盖随着他的膝盖一同撞向罗帆的胸腹之处。

    哪怕是罗帆能够发挥出超于正常生灵数千万倍的实力,但他的身躯毕竟也只是超越正常生灵数百倍而已,这样一撞若是毫无保留的作用在他的身上,那等待他的,便将是这一具身躯完全崩溃,甚至可能便是他的神魂也要受到极大的损伤甚至可能直接崩散消亡。

    面对这一切,罗帆脸上却只是一笑。

    那握向拳头的右手改握为压,对着那拳头猛地压下,让那拳头直接如同穿越时空一般猛然往下轰去,直接与那正撞向罗帆胸腹之间的膝盖轰到一处,爆发出惊天的震荡,更让那人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嚎出来。

    那人的膝盖所带的力量比起他的拳头要强上一些,两者毫无保留的撞在一处,胜利的,显然便是那膝盖。

    而失败者的结局,便很明显了。以那膝盖能够将空间轰出一连窜小小黑洞的威势,那人的拳头又怎么可能保存下来?直接在那轰击当中,便化为齑粉,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当然,那膝盖承受了拳头的轰击,那反震的力量对它来说也绝对不小,虽没有让其粉碎,但却也并不是丝毫无损,那膝盖骨直接便被轰碎了,完全失去了准度,直接从罗帆的身侧轰过去,带着他的身躯划过罗帆,向着罗帆背后直冲而出。

    此时此刻,罗帆方才撕开的那空间裂缝依然没有消失,他这样一冲,直接便冲回了之前其所在的广场,直接撞在广场之上,发出了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广场再度发生了一阵震荡,无数碎石暴起四溅。

    罗帆微微一笑,重新跨入那空间裂缝之中,来到那广场之上,直接便站在那人的身边。

    低头看着那人,道:“你输了。”

    那人此时神色冷然,抽着冷气,躺在那里,身上微微颤抖着,道:“是吗,我可不觉得。”

    说着,他不知做了什么,整个广场猛然一番。

    头顶变成脚下,脚下变成头顶,那广场直接便出现在罗帆的头顶,并在刹那间轰然爆碎,再猛然一凝,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球,直接将罗帆包裹在其中。

    而那人,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不知到了何处了。

    接着,这四面八方将罗帆紧紧包裹住的那个圆球极速凝缩,那其中剩余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小,那种强大的压迫力,甚至直接作用在那虚空之上,让那虚空不断的崩溃,不断的粉碎,更让罗帆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压迫力似乎在不断的碾压着他,要将他完全碾成齑粉一般。

    这个圆球乃是这广场转化而成,其巨大自然是可想而知。

    在此时更是被加载了一种似乎是不可毁灭的特性,让他根本无法将其破灭,眼看着他似乎只能就这般等死,等待着圆球将这中央的空间凝缩为无,将他直接化为齑粉了。

    但,罗帆却叹息一声,道了一句:“本来想给留你一命的,你为何要逼我?”

    说着,他身上明红光芒一闪,已经直接排开了一切外界加载的影响,身形跨出,好似周围的圆球完全不存在一般,直接跨出了数千丈之外,直接来到了这半径有数千丈的圆球之外,在这圆球表面之上,看到了身躯残破,少了一只手,一个膝盖完全粉碎的那生灵。

    此时此刻,那生灵正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罗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