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玄异之法

正文 第九百九十三章 玄异之法

    那人冷漠刚硬的面容微微一滞,眼中现出惊讶之色。

    罗帆哪里管他惊讶不惊讶,心念一动,抬手一抓,一面大旗虚影便出现在他的手中,直接向着那人猛压下去。

    这大旗,正是罗帆将自身的大旗法门修行到某个接线之后,重新借助自身的力量将时代潮流的玄奥凝聚出来的产物。当然,罗帆此时虽说已经是将自身的力量召回到了超越普通人百万倍的境地,但相对于能够真正将那数量惊人的力量凝聚出来形成那力量组合来说,却还是差了太远太远了。

    因此,这大旗此时虽是凝聚出来,但却显得十分的残破,十分的虚幻。所能发挥出来饿威力,却也只是正常的千万分之一都不到。

    不过,虽是只能发挥这样小的威能,但应付此时的战斗,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之前在上一个血战战场之中,罗帆悟得《时空遁》这样一部法门之时,因为这法门的思路绝妙,故而将之融入自己的大旗法门之中。此时这召唤出来的明红大旗自然便包含了那《时空遁》的种种玄妙。

    轰出之际,好似完全不需经过任何时间,不需穿过任何空间一般,直接便已经与那人的头颅接触在一处。

    那人只感觉一阵剧痛,甚至连惨叫声都不能发出,整个人便直接化为齑粉,直接变成虚无了。

    便在那人消失的瞬间,一种无法形容的联系从那人身上直接连上罗帆的心神。瞬间,一种对这整个战场的一切都完全掌控的感觉笼罩住他。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熟悉,让罗帆瞬间便明白,这乃是自己已经成为了这一个血战战场新的掌控者的表现。

    当此之时,原本已经放松的枷锁更松了一筹。

    微微感应一番,罗帆便知晓,自己此时应当是能够将自己的力量再召回此时的百倍以上。之色相比于之前刚自完成第五轮血战之时只是数十倍的情况,却是强了数倍。本来,挑战掌控者不应当会有这样大的好处的。正常来说,若是普通生灵。哪怕是挑战掌控者成功,自身增长的潜力也不会有所变化,完成血战之后潜力增加多少,便是多少。

    但罗帆却是与他人不同。罗帆对于这梦境世界的限制有着超卓的认知,在成为这战场的掌控者之后,因为对这战场的绝对掌控,自然而然的便能够借助这战场的力量来冲击那限制他的枷锁,这自然是能够让他所受的限制更加放松,从而让他能够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抬头望过去。他的双眼直接穿过这一处战场,看到了战场之外的种种玄妙。

    这战场虽有着一百个战场世界在支撑着。但在这战场上方,却也支撑着一个比这战场巨大了数十倍的巨大战场,或者说巨大世界。与其他一百个与这世界一般规模的世界一起。

    “接下来,也就只是顺势而行罢了,却是再无任何的阻碍。”罗帆微微一笑,心中充满了信心,目光已经是锁定了那六层之上的那个巨大的,比着这世界大了不知多少万倍的世界,虽无法看透那世界。但隐隐间却已经感应到了那世界之中存在着的一种无比强大的,与这整个梦境世界融合为一的气息盘踞在那里。

    心念微动,他体内的力量开始运转,力量、神魂、感知、意志、身躯种种尽是在这样的过程之中不断的增强着。

    有着这个战场世界来支持,罗帆的修行速度比起平常来自然要强大上不知多少倍。

    却是在短短的三年之间,便已经完成了这整个修行的过程,成功的将自身的种种增长到他所能增长的极限。

    算起来。却是达到了普通人的亿倍之多。而这样的强度,却已经是勉强算是踏入了太乙纯阳级数。再加上他能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出超越千万倍的威能,他此时的神通威能,却已经是能够勉强的与一般的入灭者相媲美了。

    若是以这样的实力都不能完成接下来的血战。那罗帆干脆便自杀算了,再生存在世间也只是浪费元气而已。

    虽是过去了三年之久,但这广场却一直都是一片空旷。显然是没有任何人随在他的身后完成这第五轮血战。也不知是那巨大的广场之中的人数还没有达到开启第五轮血战的条件,还是已经达到了要求,也开启了第五轮血战,但他们却还没有达到血战结束的要求。

    罗帆微微一笑,心念微动,直接便放弃了这掌控者的身份。

    随着他将这身份放弃,一股奇异的力量作用在他的身上,他的身形直接便往上晋升,直接脱离了这一处战场世界,通过某种极其玄妙的渠道,踏入了往上一层的战场世界之中。

    至于这一处战场世界没有了掌控者会如何,到底谁会成为掌控者,挑战又将如何发生。这一切的一切,却都已经完全不被他放在心上了。

    所在之处,依然是一片广场。只是,这一次的广场之中却是一片空旷,根本没有半个人影存在。

    这一处广场大小与上一个战场世界相差不多,也是那般大小,但上面透出来的气息却愈发的巍峨壮阔,愈发的浩瀚无极,让人心神更生震荡。

    “咦,居然这样快便完成了前面五轮血战,你很不简单啊。”便在这时,在罗帆面前的虚空微微扭曲,一个人影渐渐在他面前勾勒出来。这是一名青年,十分英俊的青年,他此时神色十分的惊讶,好似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罗帆一看这人,便知晓他乃是这一处血战战场的掌控者。其神通威能,比起他此时却只是强了数倍。但却还是相当与太乙纯阳级数。

    罗帆微微一笑,他自然知晓这掌控者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显然是以为内自己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在那掌控者想来,这时应当是第五轮都没有完全开始的时候,可便是这样的时刻,居然便有人能够闯过第五轮来到这第三层血战战场,这是一件如何不可思议的事情,可想而知,由不得他不生出好奇,不想要亲眼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模样。是否有什么三头六臂。

    他此时便是想要快速的闯关,用最快的速度走到第六层,走到这世界的创世主,也即是那创造这梦境世界的大成准圣所在之处,看看那能够做出这样一个宏大梦境的大成准圣到底是什么模样,有着什么样的神通。因此,他自然是不会有什么心思在这里停留,与这掌控者纠缠的。

    因此,他也不多说废话。只是道了声抱歉,将手一扬。一面明红大旗便出现在他的身前,往下猛然一扑,同样是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与那掌控着的头颅接触在一处。同样是毫无任何停顿的,便将那人化为齑粉,让其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便在他完成将掌控者覆灭的目标之时,一种奇异的联系作用在他的身上,让他瞬息间便感觉自己对整个战场世界有了绝对的掌控。那锁住他身躯。让他的力量无法回到身体,让他的神魂,他的感知,他的意志,他的身躯都变得无比孱弱的枷锁,瞬间便再度放松了一圈。

    一种无比美妙的轻松感觉再度用来。

    这一次,却是近两百倍的提升可能。却是这越是强大的战场世界,其威能便越强,掌控这样的世界之后,他所能够借助的威能便越强。一般人在完成这一个世界的所有血战之后,最多只能获得数十倍的提升,而他因为这有着这战场世界的帮助,却能够将这提升倍数增长到近两百倍之多。

    这样的提升倍数,却已经是勉强足够他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恢复到先天大罗了。

    之前他自身修行之时,每一点道行境界的提升都是数百倍数千倍甚至数万倍的提升,若是按照正常的修行来说,他想要从太乙纯阳级数提升到先天大罗,那至少也要提升数万倍,数十万倍,甚至数百万倍才能够做到。此时只是提升两百倍便能踏入那先天大罗这个境界,看起来乃是矛盾,是一种荒谬的猜测。但事实上,这种情况却是再正常不过了。

    世间有着无数种修行法门。

    这些修行法门有强有弱,有精妙,有粗陋,其中,有些法门在每一个境界都积聚无穷无尽的力量,直接将每一个境界都夯实到一个无法再夯实的境地,方才很是不情愿的突破这个境界,成就下一个境界。

    同样的,也有一些法门是完全相反,使用一切手段缩短每一个境界的跨度,不管力量,不管其他一切,只要有一丝丝的机会,便努力的完成突破,努力的跨入下一个境界。

    罗帆原本正常的修行法门,便是以上所说的第一种,是尽一切可能夯实每一个境界,在每一个境界积聚一切力量的法门。这样的修行法门修成之后,基础无比的稳固,神通也无比的广大,每一点进步都能带来实力无比巨大的提升。如此修行下去,虽修行速度缓慢,但却一步一个脚印,走得稳固无比,真正成就至高境界的可能性比起一般法门要多上不知多少倍。

    事实上,这天地间真正走到准圣级别以上的存在,修行的法门一般都是这一类法门。只不过是程度上有所不同而已。

    而此时罗帆所修行的,时代大旗之法,便是以上所说的第二种法门。这种法门,借助了时代潮流的玄奥,能够尽一切可能的缩短每一个境界的跨度,减少突破每一个境界的要求,从而让罗帆这种,一两百倍的提升便能够跨越了一个巨大的,太乙纯阳级数的巨大跨度,成就先天大罗。

    这样的法门若是用来正常修行,那自然是一路坎坷,虽说无数倍缩短了突破境界需要的力量,但不单单修行之后的威能比第一种法门要弱小无数倍,便是对于境界体悟的要求却因此而增加了更多的倍数。除非是真正拥有惊世天赋的绝世天才。方才敢以这样的法门作为根本法门,凭之横渡道途坎坷。

    若是正常修行来说,罗帆自然不可能选择这样的法门来修行。

    但,此时却并非正常修行,而是在这梦境世界之中,将自身的力量不断的从那世界枷锁的锁定之中不断召回自己的力量。

    如此一来,那修行这种法门所产生的,突破境界的**颈对其来说自然是完全不存在的。而那修行之后神通威能比起第一种法门要弱小无数倍这样的弱点,对于罗帆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毕竟,他所能恢复的力量乃是固定的倍数。而以同样的力量,自然是道行境界更高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更强,修行这样的法门虽比起修行第一种法门在同一个境界要弱小上无数倍,但同样的力量,却能够比第一种法门能够发挥出来的威能要强大无数倍的……以这梦境世界的情况来看,罗帆选择这样的法门,却是理所当然的。

    这种种情况,几乎已经是修行常识,罗帆自然不需要多想便能知晓。

    当下。直接便在这广场之中盘膝坐下,开始运转功法。不断的增加自己的实力。他的力量,身躯,神魂,心神意念、感知、一切的一切,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增强着。

    恍惚之间,又是三年过去。

    他终于耗费了同样的时间,将自身所能找回的力量完全找回,同时,他的道行境界也直接恢复了先天大罗之境。虽实力上比起他在先天大罗之修的时候要弱小不知多少倍,但毕竟是先天大罗,此时此刻,他便是不借助那大旗法门的特殊能力,也已是勉强能够称得上是无所不能了(需要有所准备的无所不能,即是,任何事情他都能够做到。除了让自己成圣这类的荒谬事情外,但耗费的时间却可能是极长——比如耗费几百亿年才能够做到某件事……)。

    重新成就大罗之后,罗帆感觉轻松了一些,眼中所见的世界也清晰了许多。但却依然感受到那世界枷锁无比稳固的存在形式,感受着自己被封锁着的,那浩瀚无尽的力量、神魂、身躯威能……

    三年时间,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出现在这广场之上,显然,血战第五轮依然是如火如荼的战斗着,依然没有任何一个能够跨入这第六轮血战之处。

    从这战场世界金字塔的第二层开始,每一层的战场世界虽说都比下面一层要大上数十倍,但每一层战场世界事实上都只能支持一轮血战而已。却是与最底层能够支持四轮血战完全不同。

    因此,哪怕是罗帆不挑战这掌控者,事实上他也只需要完成一轮血战之后,便能够突破这血战世界,踏入更上一层的血战世界了。更何况是此时,他已经是完成了挑战血战世界掌控者的宏伟目标。

    他也懒得等待他人,心念一动,直接便放弃了这血战战场掌控者的身份。一股玄妙波动扫过,他的身形便消失在这血战战场,通过某个玄妙的渠道向着下一处血战战场而去,转眼间便落入了往上一层的,由下一层一百个血战世界支撑,比这支撑的血战世界要大上数十倍的世界之中。

    当然,原来按个失去了掌控者的世界如何,他也是不管的。

    与之前相似的,当他来到这一处血战世界之时,这个世界的掌控者同样为他的速度惊讶,同样也是出现在他的面前。

    只是,因为几次增长幅度的增幅,此时的罗帆哪怕是刚刚踏入这一个世界,依然没有享受完成这个战场成功之后的潜力加成之时,却也已经有了能够碾压这掌控者的力量了。他自然是毫不客气,轻松的便将那掌控者灭去。

    而灭去他之后,因为这个世界比起上一个世界更加强大,他却是获得了比上次更大的枷锁放松,让他能够取回他体内此时拥有的,三百倍的力量、神魂等等种种他原本应该拥有的一切。

    耗费了三年时间,他同样是借助了战场世界的强大威能,完成了召回自身力量的过程,恢复了刚踏入这一个世界之时三百倍的力量。同样的,也借助大旗法门的神妙威能,将他的道行境界突破先天大罗,勉强踏入了入灭之境,也即是相当于初成准圣的级别。

    之后,放弃掌控者的身份,他踏入了第五层战场世界。

    以他相当于入灭之境的道行,这第五层战场世界的掌控者只是一感应到他的存在便周身颤抖,根本不敢出现在他的面前,更不敢有任何好奇之念。但,这却也只是给他带来一点麻烦而已,他心念微动,耗费了数日之间便找到了那掌控者的存在,轻松的将其抹杀,获得了枷锁的再一步放松。

    而这一步放松,让他有了召回刚踏入这世界之时五百倍的力量等其他种种。而这,让他在三年之后,将道行境界勉强推进到了悟虚之境,也即是相当于小成准圣的级别。

    至此,最后一个世界,那大成准圣所在的世界,已经就在眼前,等待他抬步而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