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九十五章 资源

正文 第九百九十五章 资源

    这在眼前这建筑之中的强者相比于之前罗帆所遭遇到的那个强了何止数千倍,比起罗帆来,更是强了万倍以上。

    这种力量,可以看出这最后一个血战战场之中的诸多强者强弱差距到底是有多么巨大了。要知道,眼前这人绝不可能便是这个战场世界最为强大的存在,顶多也只能算是中层而已,便已经是有着比起罗帆之前所见到的那人强上数千倍的力量,那最强者到底是多么强大,便可以想象出来了。

    罗帆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到来,便在他来到这建筑之外的瞬间,那在建筑中的那一股气息冲天而起,直接以狂猛至极的方式向着他猛压过来,直接便将他整个裹在中央,牢牢的锁住他的四面八方。

    “作为一个新人,你的胆子实在是太肥了。”这样的一声轻喝传入罗帆的耳中。

    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罗帆身前数丈之外。

    这是一名青年,其面貌英俊潇洒,其身材修长健美,看起来极有魅力。此人此时凭空悬浮在半空中,体内力量波动之间,整个城池都似乎与他融为一体,整个城池的力量似乎随时能够凝聚在他的身上一般。

    此人的此时的神色便好似是遭遇到了什么可笑之极的事情一般,有些失笑,有些不屑。

    他悬浮在那里,看向罗帆的眼神,与之前罗帆遭遇到的那人看他的眼神几乎是一般无二,只是少了一些贪婪而已。

    “你既然送上门来,那便正好,省了我许多麻烦。将你的记忆完全投映到这记忆石之中吧。”那人随手一扔,便有着一块拳头大小,晶莹剔透,好似水晶一般,但却散发出一股不可磨灭韵味的奇异石块向着罗帆飚射而来,刹那间便出现在他的身前·稳稳的停住。

    便是这小小的动作,便能够看出此人对于力量的掌控是如何的出神入化了。

    罗帆见此,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没想到也是这样,原本还打算用委婉一点的手段,现在看来是没有必要了。”

    说话间,他身体一挣,那锁定住他的强大气息轰然爆开,直接便被他挣脱了。

    那城池之主面现惊色,此时锁定罗帆的事实上并不只是他身上的气息·还有着这整个城池的气息,若是正常来说,以罗帆这样的力量,便是将周身引爆,怕也是无法动摇这气息的锁定的,这也是他此时出现在罗帆面前的底气。但,此时此刻,只见得眼前这弱小的蝼蚁微微一挣·他的气息居然便已经完全失去了着力点,直接便崩散开来,别说再无法锁定这人·便是感应这人都难以做到。便好似此人在刹那间便消失在这一片时空一般。

    这种远远超过其所拥有实力的奇异威能,怎能让此人不感到震惊?

    罗帆没有丝毫停留,抬手一拍,一面大旗便超越时空一般,直接出现在这人的头顶,与其头颅接触在一起。

    刹那间,强烈无比的震荡产生了。

    这种震荡并不是从眼前这人身上传递出来,而是从整个城池传递而出。在这震荡之中,无论是这人的身躯,还是这整个城池·甚至便是这城池之中的所有生灵,都开始产生快速至极的崩灭。

    瞬息间,整个城池便被夷为平地,那之前用不屑的眼光看着罗帆的强者,也完全消失无踪,直接被那大旗轰成齑粉·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便在这时,那一块记忆石却依然悬浮在罗帆的身前,与之前一般,等待着罗帆接收。

    罗帆自然不会客气,抬手一抓,这记忆石便落入他的手中。心念微微一动,他便知晓了这记忆石的一切奥妙-,更明白了它的一切原理。原来却只是一种承载了这世界一部分奇异规则的器物,因有着这战场世界的加持,却能够形成许多妙-不可言的功用,其中承载记忆这种功用却别发挥到极限,能够承载的记忆量巨大无匹。

    这样的记忆石,对他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用处,他也懒得将之用来浪费自己的存储空间,随手一拍,记忆石便轰然爆开,直接化为无数石粉,四处飞散,空气一个波荡之间,便散于无形了。

    此时这个城池已经化为废墟,其中的一切防御对罗帆来说自然是完全不起作用了。

    他念头微微一转,便已经是找到了那强者存放资源的地方。

    心念一动,抬步一跨,便已经消失在原地。再度出现之时,已经是在地底数千里之下,所在的位置并非其他,正是在他之前所站立的,原来城池的正中之处。

    当下到地底,只见得一个巨大的门户陈列在前。在这门户旁边有着十几具凶恶无比的雕塑树立着。

    这些雕塑每一种都是这战场世界之中极为凶恶的生灵。每一种若是真正活物的话,都能够与这城池的主人斗个有来有往,虽最后定然会失败,但这样十几个加在一起,却也足以形成绝对的碾压了。

    便在罗帆踏入这一处位置的时候,这些雕塑微微一震,身的气息疯狂暴涨,居然刹那间便从原本的雕塑模样化为真正妁活物。

    显然,这些雕塑,只不过是一种掩饰或者是一种封印而已,眼前这些活物的模样,方才是它们的真面目。对此,罗帆却没有感到一丝一毫的意外。他虽不知道那人会使用何种方法守护这一个门户,但显然,不管怎样,这个门户都不可能直接便摆在面前而不加以任何守护的。眼前这样雕塑化为活物,那却也只是一种比较有趣的守护之法罢了。

    面对着十几头每一头都能够让那人受到威胁的强大异兽,罗帆却只是微微一笑。

    他的力量甚至比不得那人万分之一都能够轻松无比的一下将之搞定,此时这些异兽明显比那人弱小,对他来说更是毫无威胁。

    他只是微微抬手一拍,甚至都不需要凝聚出那大旗虚影出来。只是有着一道明红光芒闪过,这十几头异兽便直接崩散,完全化为齑粉,消失无踪了。甚至便是他们消失之后,他们的吼声依然在这地下空间回荡着。

    将这十几具异兽灭去之后眼前这门户在罗帆眼中已是如同小羊羔一般,再无任何抵挡反抗的能力了。他也不迟疑,抬手轻轻往前一推,一股巨大的力量便作用在眼前这巨大的门户之上刹那间,咔嚓咔嚓的断裂声响起。

    这门户之后不知有着什么东西被硬生生的推断,整个门户直接洞开,显现出一个巨大无比的地下空间出来。

    这一个地下空间十分广阔,十分的巨大。整个空间似乎有数万里方圆,那高度更是有数里之多。

    整个空间之中密密麻麻的都是架子,箱子甚至还有着许多在空间之中肆意穿梭的种种宝光,一股浓郁无比的药气、清香疯狂的灌入罗帆的鼻孔之中,让他甚至感到那锁定他的枷锁上面的裂缝变得更加的细密了。

    “居然有这样多的宝贝,看来这一次是来对了。”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脸上神色变得颇为喜悦。

    这些出现在锁定他的枷锁之上的裂缝乃是因为他踏入这一处战场世界而产生的。那便表明,这个战场世界对于解开枷锁有着无尽的好处。而光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便已经是有着这样多的好处了,那么吸收这个世界的种种天材地宝,借助这世界的种种奇妙-资源自然便应当能够做得更好,将这枷锁打碎,也应当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整个空间之中尽是宝贵的修行资源其中不单单有着种种炼制兵器法宝的材料,更有着更多的,能够对那些强者的修行有着诸多好处的种种奇花异草,种种奇妙-果实,甚至还有着许多经历了炼制的,类似丹药之类的成品。

    对于那些炼制兵器法宝的材料,罗帆自然是没有太过在意的。

    对他来说,他身上的力量便是最强的兵器法宝,任何法宝,只要他知晓构造不需要任何材料,他自然便能够凝聚出将那种构造发挥出最强功能的力量组合出来,哪里还需要什么兵器,什么法宝?

    他所在意的,却是这地下空间之中充斥着的,那无数对修行有着诸多好处的奇花异草与种种奇妙-果实种种丹药成品。

    这空间如此的巨大,其中包含的资源量之多,可想而知。那些对修行有用的种种奇花异草,奇妙-果实甚至都是以多少吨多少吨来计算的。罗帆念头扫过这整个空间,刹那间便已经完全掌握了这空间之中的一

    哪怕是他,在知晓这空间之内的具体情况之后,也忍不住感到震惊:“这样多的资源,至少要搜集几千万年吧,只是居然如此堆积在这里,当真是浪费啊。”

    叹息着,罗帆毫不客气的抬手一招,无数的奇花异草,奇妙-果实,种种类似丹药之类的成品便直接从这空间的各处悬浮而起,汇聚成一道河流,疯狂的涌入他的袖中。他的袖口之内,早已被他使用袖里乾坤的基本原理借助他此时的力量性质开辟出一个存储空间,这也即是一个大旗法门版本的袖里乾坤。

    这空间之中所包含的,罗帆感兴趣的资源数量极其惊人,但对于他的袖里乾坤来说,那却完全不在话下。哪怕是这数量再增加百倍,它也能轻松的将之容纳。

    这资源汇聚的过程足足持续了数日之久方才停了下来。当此之时,这整个地下空间已经是空了一半。

    而罗帆的袖里乾坤之中,也积聚了相当巨量的种种资源出来了。

    将这些资源收走之后,罗帆没有丝毫留恋的,抬步轻跨,虚空扭曲之间,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这一片地下空间之中。却是对于这地下空间之中存在着的,那诸多炼制兵器法宝的资源完全不屑一顾,甚至连浪费一点自己的袖里乾坤空间来存储都不愿意。

    事实上,那些资源之中却也有着许多是能够被罗帆所利用的,能够大大加强他战斗力的资源,若是罗帆有心的话,将之利用起来炼制一件超越大圆满级数的法宝,还是没问题的。甚至若是他再耗费一些心思,便是炼制出一件与合相当的法宝,也不在话下。

    但罗帆对此却完全没有任何兴趣。

    这里毕竟是只是一个梦境世界,虽说是介于投影与真实之间,并非完全的虚幻,但这其中的种种材料炼制成的法宝便是再强,离开这梦境世界之后,哪怕是存在,其威能也会大大的减弱。

    正常来说,哪怕是与合道者同一级别的法宝,离开这梦境世界之后,能够保持大圆满级数这已经算是极端难得的了。

    而显然的,大圆满级数的法宝炼制难度与合道者统一级别的法宝炼制难度根本便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正常来说,数十万年便能炼制出一件大圆满级数的法宝。但想要炼制合道者同一级别的法宝,那便需要不知几千亿年才能做到了。浪费几千亿年的时间与无穷精力,最终收获却只是一件大圆满级数的法宝,罗帆自然不会做这样的蠢事。

    至于这一件法宝炼制成功之后会不会对他挑战那大成准圣有所帮助,那更不用说。

    作为大成准圣,除非本身实力足够否则数量再多,也只是送菜。与合道者同一级别的法宝虽说威能无穷,但对于大成准圣来说那也只是一巴掌的事情,罗帆又怎么可能将之当成依凭?

    正因这种种原因,罗帆方才对这无尽量的炼器资源毫不在意。

    而那些对修为有所帮助的种种奇花异草之类的炼丹资源便完全不同了。此时此刻,限制罗帆实力的乃是这个梦境世界的枷锁,只要他能够挣脱枷锁,自然便鱼跃龙门,从此海阔天空,而不用管这些炼成的成品能否在离开这梦境世界之后起作用。如此一来,这些资源对他来说,自然是多多益善任何一点他都不会将之放弃。

    离开这地下空间之后,罗帆所出现的位置依然是原来那城池的废墟所在。

    虽是已经过去了数日之久,但这废墟依然是数日之前,罗帆离开之时的模样,别说有什么人来这里等待他准备报仇,便是任何生灵的感知气息都没有扫过此处。

    这个战场世界毕竟是巨大无匹,虽说有着无数生灵存在,但因为世界广阔,彼此之间相距的距离却皆是十分遥远。在这样的情况下,别说只是数日,便是数年,数十年,都不一定有强者能够发现这城池已经被抹去。

    而且,便是有人发现了此处已经被抹去,也不一定愿意为那人出头来对付能够将这城池抹去的存在。

    如此一来,有着此时这样的情况,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罗帆心念微动,便想清楚了一切,微微笑着摇摇头,抬步一跨,身形便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却是直接借助自己的特殊能力,直接挪移虚空,来到了距离此处颇为遥远的,身处一处蛮荒之地的一个洞穴之中。

    这个洞穴原本乃是一头周身异香的异熊的巢穴,十分的宽阔,平整,气味也十分宜人,没有一般兽类巢穴的种种臭味——这一点也是罗帆选择此处的最重要原因所在。

    至于那原本居住在此处的异熊,自然不用多说,直接便成为了罗帆需要的一种炼丹材料了。这异熊虽说比起他之前在那地下空间门户之前遭遇的那些异兽要强大数十倍,乃是方圆数十万里范围的霸主,但相对于罗帆来说,却也只是蝼蚁而已,随手可灭。

    随手清扫一下这空间之后,罗帆借助自身的力量在身前凝聚出一个巨大的明红丹炉出来。

    这一个丹炉使用的力量乃是罗帆模拟出来的,他在上一个梦境世界之中所悟得的丹道的力量,其战斗威能并不强,但却极度适合炼丹。

    这一个丹炉成型之后,整个洞穴的空间好似被其所挤压滑向四周,好似这丹炉之内的空间自成一体,完全与外界分隔开来,又或者说是完全是自己开辟出来的一般。

    这一个梦境世界与上一个梦境世界完全不同,甚至便是其根本的规则、法则都有着天壤之别。但,这毕竟是一个相当完善的,能够自圆其说的世界。既然是这样的世界,一些最基本的原则,便定然是彼此通用的。

    因此,罗帆在上一个梦境世界之中所体悟出来的,能够在外界使用的丹道奥妙-,自然也有一些能够在这个梦境世界之中使用——当然,也只是炼制丹药之类的丹道奥妙青k够使用而已,这个世界对力量的限制如此的严格,想要凭借这丹道的奥妙-修行自身,提升自身的力量那自然是想都别想。

    感应这丹炉的效果比起自己想象当中的还要好,罗帆不由得一笑,抬手一指,无穷无尽的,他之前在那地下空间所获得的资源便疯狂的涌入那丹炉之中。

    而那丹炉底部,也凭空冒出了明红的火焰,不断的灼烧着那丹炉。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