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后变起一

正文 第五百一十九章 劫后变起一

    炼丹材料只是刚自开始涌入丹炉之中,这整个洞穴便自然一股淡淡的丹药香味所充满,并且这丹药香味还在不断的增强,似乎要向着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跨进一般。

    由此便可知晓这炼丹炉是多么的玄妙,居然炼丹材料只是初初涌入,便能让其生出无穷变化,散逸出成品丹药方才可能出现的种种气味。

    罗帆在那地下空间获得的炼丹资源之多,甚至当初收取的时候都需要耗费数日之久。此时要将之分门别类,按照特定的比例送入那炼丹炉之中,那自然不是一件能够快速完成的事情。

    因此,却是足足耗费了一个月之久,他方才将最后一种合适他使用的炼丹材料送入这丹炉之中。而其中,便包括了他之前灭去的,那周身异香的异熊之精华。

    而那炼丹炉,虽开起来只有一丈高下,似乎显得极为狭小,但其内部自成空间,哪怕是这半个之间,罗帆灌入其中的炼丹材料已经有一座百万丈的山峰那样多,其却也没有丝毫勉强的将之完全容纳,待得所有炼丹材料涌入之后,那丹炉看起来与最开始形成之时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而当最后一种材料涌入之后,那原本充斥在整个洞穴之中的药香猛然一震,瞬间已超乎想象的速度往上攀升,隐隐间几乎是要凝成实质,化为丹河了。

    当此之时,罗帆心念一动,那丹炉之上出现了一个盖子,直接将那丹炉唯一的开口完全封住。

    随着这变化,那近乎凝成实质的异香猛地一滞,接着便渐渐消失,几个呼吸之后,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便是这丹炉的一种妙-用真正完美的炼丹炉,对于药性的封锁能力自然应当是极其强大的。这一个炼丹炉罗帆甚至借助了时代潮流的玄奥,其强大之处,可想而知对于药性的封锁能力自然是可以想象。而之前那充斥这洞穴之中的药香,事实上便是那丹药的药性的外在表现,药性被完全封锁,药香自然也便完全消失了。

    罗帆接受的丹道传承乃是从基础一直到大成准圣级别,也即是达到超脱者级别。获得这样多的丹道传承,他无论是在任何一个世界,哪怕是在上一个梦境世界之中也绝对称得上是丹道大宗师。

    以他对丹道的认知,想要借助这个战场世界之中的中无数炼丹资源创造出一种打破世界枷锁,让自身的实力能够完全找回来的丹药,那自然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此时他所炼制的,便是这样一种丹药。

    因为这种丹药实在是太过特殊,也只是在这梦境世界,甚至在这战场世界之中有用,因此他也懒得给这个丹药命名故而,这丹药却可以称之为无名丹药。

    这无名丹药的炼制方式并不复杂,只不过是将每一种材料之中罗帆所需要的药性提取出来再借助丹道原理将那无数药性凝聚成为一枚丹药而已这种方法,只要找到他需要的药性,那别说是罗帆,便是普通的,初成准圣级别的丹道之修对能够轻松炼制成功。

    但,这却并不代表着罗帆想要获得那丹药是轻松的事情。

    虽说炼制方法并不困难,但别忘了,那炼丹材料的数量之多,可是达到了一个天文数字级别,这样多的材料要将其中的某种特定药性提取出来,那哪怕是工序并不复杂,所需要耗费的时间也是绝对不短

    没看光是将这些材料送入炼丹炉之中便足足耗费了半个月之久吗?

    这洞穴原来的主人,那被罗帆随手剿灭的异熊在这个战场世界之中虽不是最强者,但却也算是独霸一方的存在。因此,他自然也掌握这一大片地盘方圆数百万里范围之内,根本没有任何生灵敢招惹他。

    因此,罗帆居住在这里,短时间内,却是不虞会有其他生灵前来打扰他。

    这一炼丹,一开始,便足足持续了三年之久。

    到了三年之后的某一日,罗帆双眼猛然睁开,眼中有着两道明红玄光一闪而过,整个洞穴随着这玄光的闪过猛然一震,似乎连时空都被这光芒所动摇一般。

    在这玄光之中,他心念微动,那在他身前存在了三年之久的丹炉便微微一震,其下方的火焰开始渐渐收敛,不一会间便完全消失。

    那丹炉也随着而渐渐的往下沉,最终稳稳的立在地面之上,周身气息完全内敛,再看不出任何一丝丝与凡俗死物有所不同之处。

    便在这时,一种强烈无匹的压迫感猛然从上方涌现,让罗帆感到一种好似生命随时可能覆灭的感觉,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危险之感,似乎在他头顶之上有着一名只需要微微动念便能够将他一手抓灭,让他魂飞魄散的无上存在正用一种恶意无比的眼光看着他一般。

    这样的感觉,让罗帆眉头一皱。微微一想,便已经知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这便是丹劫啊。”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丹劫,这是丹道之中的一种劫数,但有能够威胁到天地的丹药出世,天地便会降下劫数,要将这丹药毁去。其中,丹药对天地的威胁有多强,这劫数便会有多强。

    这种丹劫的概念,罗帆便是没有接受丹道传承之前,也是知晓的。只是,无论是他过往所知,还是接受丹道传承之后的听闻,却是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种丹劫,一般是很难很难出现的。只能算是一种传说中的事物。

    这并不是丹道不够玄奥,而是无论是罗帆所经历的世界,都太过强大,强大到根本不是任何丹药所能够威胁到它的地步。

    罗帆之间经历的那些世界是什么世界?洪荒天地、天元大天地、地球宇宙,哪怕是在这超脱之路上所经历的,也都是地球宇宙的某种投影,同样还是地球宇宙。

    这种种世界,最少都是完美天地,乃是一种比大千世界更强上不知多少的强悍天地,那天元大天地更是比完美天地更强上不知多少倍的存在。这样的存在·甚至能够在混沌状态之中永世长存,又岂是区区丹药能够破坏的?

    而其他他所待过的,什么大千世界之类的世界,那虽说能够被丹药所破坏·但它们本身却没有办法脱离所在完美天地的掌控,产不产生丹劫,决定的却还是那外面的完美天地,自然那也不可能因为这丹药的出现而产生丹劫了。

    正因以上种种原因,罗帆虽是知晓丹劫这种概念存在,但却从来不曾见过。

    而此时此刻,他所在的世界并非什么完美天地·而是在梦境世界之中。

    而这样的世界,乃是完全因为做梦的大成准圣而产生的,却并非是依附在完美天地之上,可以说是比起其他任何大千世界都要**,却是有着自生丹劫的能力。而且,因为它只不过是一个梦境世界,哪怕是创造得再宏大,哪怕是创造得比起完美天地都要强悍·其本身还是梦境世界,还是受限于大成准圣,自然有着被丹药破坏的能力。

    因此·丹劫,才可能真正出现。

    这种种念头,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一闪而过,转眼之间,罗帆便已经是想清楚了一切。眼中不由得现出一种期待之色。

    他毕竟是接受过丹道传承,虽所走的道路并不是丹道,但却也不可抑止的对丹道之中的种种奥妙-生出探究的**。这丹劫如此少见,他自然不会愿意轻易放过。

    只见得,在他上方,原本属于洞穴墙壁的位置·此时已经变成了一片虚无。在虚无之上,一团无边无际的乌云铺天盖地的陈列在上。

    那乌云之中蕴含着无穷的力量,有着声声闷响在其中不断的传递下来。隐隐间更是有着丝丝电光强烈到那厚厚的云层也无法遮掩,透射了下来。

    那强烈无匹的威胁之感,便是从那乌云之中传递下来的。

    那种生命受到威胁的感觉强烈到极点,甚至便是他从那高踞这世界中央的创世主身上·,也没有感应到这样的威胁之感,便好似那云层之中所蕴含的力量比起那创世主都要强大一般。

    微微试探一番,罗帆便感觉到那他力量所凝聚出来的明红丹炉此时已经被一种惊天的力量完全锁定住了,此时已经如同真正的实质一般,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无法将其打开,更无法绕过那力量将其中已经成型的丹药取出来。

    “果然,如同传说一般,不渡劫数,便不能真正获得这丹药。”罗帆叹息,终于抛弃了一切躲闪的念头,提起斗志,准备抵挡这恐怖的丹劫。

    渡劫,这对罗帆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他当初在洪荒天地成就仙道之时,便渡过成仙之劫。

    只是,当初那劫数却只是天地对他的考验,只要他强到达到成仙的要求,不单单不会受到伤害,还将获得巨大的好处。

    而眼前的丹劫却与他渡过的成仙之劫完全不同。这丹劫,乃是天地为了将那能够威胁到它的丹药完全抹去的劫数,是一种消灭一切威胁的手段。因此,哪怕是最弱的丹劫,都绝不是最强的仙道劫数所能够比拟的。特别是此时这天空之上那劫云所散发出来的威胁来看,罗帆所炼制的丹药,显然不可能是对天地威胁最弱的丹药,这丹劫,自然也就不可能是最弱的丹劫了。

    虽是那样强烈的生命危险,但罗帆却没有任何恐慌。

    心中斗志更是不受丝毫损害,而是以无法想象的方式往上疯狂的提升着。心念一动,他抬步轻跨,身形便直接出现在那丹炉上方,挡在那上方的劫云与丹炉之间。

    那劫数乃是针对丹药,对炼制丹药的他虽并没有完全放过,但那压迫能力,锁定能力,却是比起对丹药的压迫能力、锁定能力要弱上许多。正因如此,他才能够如此轻松的便腾挪转移。

    但,当他来到这丹炉上方之时,这丹劫却再不会与他客气。

    几乎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在他身上,让他刹那间感觉周身一重,似乎有着千百亿高山直接压在他的身上要将他的身躯直接压成肉酱,压成齑粉一般。

    面对如此恐怖的压迫,罗帆也忍不住周身一沉,整个人直接便坐在炼丹炉上面了。

    好在这炼丹炉玄妙-异常,虽是遭受了三年灼烧,却也没有任何温度残留,依然如同最开始凝聚成功一般温度,不然便要让他享受被烙烤的滋味了。

    “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丹劫。”罗帆依然没有任何恐慌,只是如此想着。

    想着,他体内的力量微微一动一股明红光芒从他体内放射出来,直接将他的周身染成明红。

    在这明红之中,他的身体周围隐隐出现了无数巨大无匹,将他周身牢牢裹住,但上面却出现了无数细密裂缝的枷锁。

    在这变化之间,罗帆周身便是一轻,那种原来加载在他身上的恐怖压迫猛地一轻,完全被隔绝出去再无法对他造成丝毫影响。

    那些被明红光芒照出来的枷锁,非是其他,正是那世界枷锁。便如同在一片黑暗之中若有灯光照射,便能将黑暗中的事物显露出来一般,这明红光芒,却也能够将那隐于无形之间的世界枷锁照出。

    至于那丹劫产生的压迫,那更不用多说。这世界枷锁甚至能完全锁定罗帆合道圆满的浩瀚力量、神魂、感知、意志、身躯强度等等等等,如何不能承受这丹劫所产生的些微压迫?

    那上方的乌云在此时终于酝酿了足够的力量,猛然一震,一个闪电凝成的巨大人形被那乌云直接劈出,手持鼓槌,向着罗帆直扑而来。

    在其经过的虚空时空都似乎粉碎了。他好似并没有穿过任何空间,也没有经过任何时间,刚刚被劈出,便直接出现在罗帆的头顶,那如同一座小山一般的鼓槌已经近乎接触到罗帆的头颅了。

    这人影百丈高下,面目模糊周身华丽至极的铠甲。这铠甲本质蓝汪汪的,上面却缠绕着无色透明的火焰。显然是雷火凝聚而成。

    在这人影周围,无数奇异的光影在疯狂的闪耀。这些光影之中,似有无数人正在朝拜,正在祈祷,正在诅咒。周围那原本只有数万丈方圆的洞穴更是好似被扩大了不知多少万倍一般,乍一眼看过去居然是无边无际,看不到尽头。

    显然,是这人影的强大已经达到了一个界限,便是其存在之处,时空都会自然拓展扩大,这比起用自身力量来崩灭空间在境界上已经高了不知多少了。

    面对着这样恐怖的攻击,罗帆面上却只是现出微微的笑容,也不动手,周身明红光芒微微一转,那原本在他身体周围紧紧缠绕着他的,那已经有着无数细密裂缝的世界枷锁微微一转,便已经出现在他的头顶,直接挡在那巨大鼓槌的前方。

    那巨大鼓槌上面所带的力量之强,甚至足以瞬息毁灭一个大千世界,但在轰到那枷锁的瞬间,却完全没有任何声响传出,便好似轰到了棉花上一般,所有的力量瞬间被吸走,那鼓槌更是由极动,转为极静,便好似天生便生在那枷锁上面一般,根本无法对罗帆造成一丝一毫的影响。

    而那枷锁,在承受了这鼓槌足以忽灭一个大千世界的轰击之后,却是连半分变化也没有。

    那上面的裂缝甚至都没有增加一丝半毫,便好似那鼓槌的轰击只是情人轻柔的抚弄一般。

    “果然如此,这世界枷锁和丹劫的力量根本不可能相互伤害。”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世界枷锁那是这梦境世界为了限制他的力量、神魂等等威能而出现的。而这丹劫,也是这梦境世界为了剿灭威胁到它自身的丹药而形成的。这两者同出一源,自然是不可能相互伤害的。

    当然,正常来说,这世界枷锁乃是隐于无形,而这丹劫的攻击乃是以有形形式存在,两者几乎可以说是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却是不可能相互接触的。也即是说,正常来说,这丹劫,无论怎样铺天盖地的轰向罗帆,都不可能影响到世界枷锁,也不可能被世界枷锁所影响,那世界枷锁只会如同不存在一般,任凭丹劫对罗帆进行攻击。

    但,在罗帆的手段之下,此时出现的可不是什么正常情况。

    那世界枷锁既然被时代潮流的奥妙-照射出来,那自然便已经从无形化为有形,从原本与丹劫的攻击处于两个完全不同的时空变成了两者同处一处。那种彼此不相互接触的特性,自然便完全消失,所留下的,便只剩下不能相互伤害的特性了。

    在这特性之下,能够通过种种玄妙-手段牵引这世界枷锁来守护自身的罗帆,便相当于身处不败之地,这丹劫便是再强,对他来说,要渡过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