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八章 打破枷锁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八章 打破枷锁

    这一颗丹药只有拇指大小,那黑黝黝的模样,如同普通的一般,根本看不出任何一丝丝丹药的痕迹,更无法想象之前那些年有着那样恐怖的劫数因为这丹药而出现。

    丹药入手,感觉却是轻若无物,便好似其完全没有任何重量一般。

    这,也是这丹药唯一的,显得与一般物事不同之处。

    而之所以这丹药好似没有任何重量一般,其中的原因也并不复杂,却是这丹药完全隔绝了这战场世界的一切规则影响,同样的,也便隔绝了这战场对其的一切作用力,如此一来,自然是好似完全没有任何重量一般。

    至于为何这丹药显得如此平常,好似泥丸一般,其中原因也并不玄奇,不过是神物自晦罢了。

    托着这一颗丹药,罗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这丹药乃是他将那数量近乎无穷的炼丹材料之中,能够打破世界枷锁,让他完全超脱世界枷锁限制,完全找回自己所有力量的药性凝聚而成,只要服下它,便有着很大的机会能够将那世界枷锁完全打碎,节省他数百万年以上的时光,这对于他来说,着实是重要无比,因此哪怕是他,也忍不住心神有些震荡。

    便在这时,罗帆眉头一挑,抬头向着上方望去。

    在他的头顶之上,虽是有着厚厚的山壁挡住了上方的一切,但他的双眼却直接穿过了重重阻隔,直接看到了在这正上方天空之上的一切景象。

    只见得,此时有着数十道人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从四面八方向着此处聚集而来,不一会间便已经在天空之上重新化出各自的身形。却是数十名强大无比的强者,这其中,每一名强者都比起之前罗帆连同整个城池抹去的那一名强者要强大数倍以上。

    他们数十人聚集在天空之上,虽没有肆意散发气息,但周身的气息还是隐隐影响着周围的虚空,让方圆数千里范围的虚空好似大海之上的一片扁舟一般似乎随时可能舟毁人亡一般。

    这些人影彼此对视一样,似乎隐隐间交流着什么,便将各自的目光在这一片区域四处扫荡,显然是要寻找着什么。

    罗帆一看他们的模样便猜出了他们为何而来,定然便是因为自己之前炼制这一颗丹药虽引起的剧变激起他们的兴趣,故而让他们从这战场世界的各个位置向着此处赶来,最终不约而同的共同聚集在这里的天空之上。

    只是,之前的丹劫虽说恐怖得几乎可以毁灭千百个大千世界,但却是自辟虚空来进行,那波动绝大部分都是被压制在这洞穴之中。只有极少极少的一部分传递开去,被外界生灵所感知到。

    因此,他们虽凭借自身的强大感知到此处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出现,但却根本无法确定根本位置所在,只能确定一个大概范围而已。由此才有着此时这样的情况出现。

    罗帆便是没有通过这十年修行也有着绝对的实力能够躲开他们的感知了,更何况此时他已经完全将那世界枷锁因为放松和出现裂缝所能找回的一切完全找了回来。对于这些强者而言,更强了不知多少。他心念微微一动之间,这一个洞穴在他们的感知当中便如同完全不存在一般他们甚至根本无法发现这个洞穴的存在,更别说在洞穴之中的罗帆了。

    如此一来,他们各自虽都是一方强者但聚在一处不管如何努力的查找探寻,却都无法找到任何异常的痕迹。

    他们在这战场世界之中至少都生存了数百万年之久,耐心自然是不缺的。再说难得彼此聚在一处,所以虽没有找到任何异常的痕迹,但却也没有马上散去,而是各自结伴在这一片区域一边交流,一边继续探寻起来。

    当然,对他们来说,探寻异常却已经是次要的了,更加重要的反而是与那些不约而同聚集在此处的强者进行交流。

    罗帆眼见他们如此不由得一笑,也不再管他们。

    心念一动,张嘴便将手中仿佛泥丸一般的丹药吞入腹中。

    却是连找其他安静的地方来服食丹药都不愿意,直接便在这一处有着数十名强者窥视的位置将丹服下了。这样的手段,实在是干脆得无法想象。

    丹药一入腹中,便猛然一震直接化为虚无,好似瞬间便完全消失一般。

    而随着其化为虚无,在罗帆眼中,那原本紧紧锁住他的身躯,虽被他借助某些手段利用来渡劫的世界枷锁之上,却猛然多了一块拳头大小的,漆黑如墨的黑雾。这一块黑雾出现之后,便如同流质一般,开始顺着这世界枷锁的表面流转起来,并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渗入那世界枷锁之上的那无数裂缝之中。

    那世界枷锁之上的裂缝细细密密,无穷无尽,相比之下那流质一般的黑雾反而是显得数量极少,似乎连万分之一都无法完全浸染。

    但,那黑雾却是玄妙-异常,好似永不损耗一般,虽是不断的流出流质一般的黑雾侵染那世界枷锁。但无论流出多少数量的黑雾,哪怕是看起来已经比起那原来的黑雾要多上千百万倍了,但那黑雾却依然没有任何损失,依然是不增不减,看起来与最开始一般无二的模样。

    在如此情况下,那世界枷锁哪怕是再大,哪怕是再多,却也在几个人呼吸之后,便已经完全被黑雾所包裹,整个世界枷锁看起来便好似漆黑如墨的物质所铸造的一般。

    罗帆看着这种种变化,脸上渐渐的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果然有效,不枉我耗费了这样多的精力炼制这丹药。”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不过,这丹药的药性,也只是到此为止了。虽是将整个世界枷锁给完全浸染成漆黑的颜色,但却并没有直接让这世界枷锁完全崩碎,并没有完全打破这世界枷锁。

    对此,罗帆却并没有任何意外。世界枷锁毕竟是世界枷锁,丹药便是再强,在没有外力配合的情况下·却是不太可能直接将世界枷锁完全崩碎打破的。

    对于这一点,罗帆却是早有准备,他心念微动,在他身体之中·耀眼无比的明红光芒直冲而起,化为一道光束,直直撞向那已经凝成漆黑颜色的世界枷锁。

    这明红光芒比起罗帆以往所施展的一切明红光芒都要明亮,都要耀眼,但这却并不代表着这其中所蕴含的时代潮流的玄奥比起罗帆以往所施展的一切明红光芒要多。这只不过是一种运用手段而已,其中所蕴含的时代潮流之玄奥却与当初一般无二,依然是不足整个时代潮流的亿万分之一·依然是那样的微不足道。

    这明红光芒若是在平常撞向那世界枷锁,哪怕是那已经有着无数裂缝,看起来随时可能破碎的世界枷锁,那结果定然是世界枷锁的反击直接通过这光芒作用在罗帆的身上,让罗帆承受整个梦境世界的碾压,哪怕不会让他身死道消,也定然让他受上万千年无法恢复的伤势。

    但此时此刻,这明红光芒撞上那世界枷锁的瞬间·那世界枷锁却是一阵剧烈的震荡,虽没有马上破碎,但却也没有狂暴的力量反击回来·没有对罗帆造成任何一丝丝的影响。

    显然,因为流质一般的黑雾包裹,这世界枷锁与梦境世界的联系,已经是被完全截断了。此时此刻,这世界枷锁,只不过是一种比较坚韧的枷锁而已,虽是依然难破,但比之前的破除难度却已经是减弱了不知多少亿万倍了。

    这样的枷锁,对于罗帆来说,已经再不是什么难题。

    他鼓起自身的力量·将那明红光芒一转,将周身力量疯狂的发出体外,与那明红光芒交织在一处,瞬间形成了一面巨大的旗帜。

    这大旗出现之后,整个洞穴之中的空间染上了一层明红色泽。便好似整个已经被这大旗所掌控,已经变成了一片明红的空间一般。甚至·有着一种完全**的韵味从这一个洞穴之中散发而出,让任何人感应到这变化都会知晓,这洞穴与外界的联系已经是被完全的截断。此时这洞穴之中的虚空便是完整的,不受外界影响,而完全处于这大旗掌控之下的空间、甚至是时空。

    当这变化出现之后,罗帆并没有丝毫迟疑,这大旗一展,旗面无限延伸,刹那间如同一道长河一般,瞬间将那枷锁裹上了不知多少万层,将那枷锁完全裹在那一片明红的旗面之中,让那枷锁在外界看来已是完全消失无踪。

    便在这一瞬间,这整个洞穴之内的时空急剧的压缩。

    在这压缩之间,那大旗之上的明红光芒反而是愈发的明亮。看起来,便好似这整片空间被这大旗渐渐的吸收了一般。

    到了数十个呼吸之后,这整个洞穴原本颇为巨大的空间已经被压缩成为方圆数丈,紧紧能容得下罗帆以及那大旗的存在了。

    便在这时,一声霹雳巨响响起,整个战场世界在这巨响出现之际,天空之上有着密密麻麻的,蜘蛛网一般的裂缝出现。这些裂缝,便好似整个天空在下一个瞬间便要完全破碎了一般。

    看起来是如此的险恶,如此的危险,让这战场世界的一切生灵都不由得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恐惧这天空的破碎,恐惧这世界的毁灭,恐惧他们接下来的命运。

    便在这时,一只擎天巨手凭空显露在天空之上,对着那无数蜘蛛网一般的,密密麻麻,细细密密的裂缝轻轻一抹。那无数裂缝,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完全消失了。而那大手,在这之后,也如同其出现之时一般,没有任何人知道其方式的消失于无形之间。

    所有生灵望着天空,只感到如在梦中,若非周围许多同伴一同作证,说不定都要怀疑自己是否是出现幻觉了。

    之前出现在天空之上的那意志擎天巨手巨大无比,摊开来似乎能够遮掩住天空,但却又是轻灵到极致,灵动到极致,在天空之上抹过的动作,便好似普通人在摊开的纸张上抹过一般。显得那样的自然,那样的轻松,那样的写意

    而便在那巨手出现之时这战场世界之中的诸多强者,尽是感应到一股浩瀚的意志一闪而过,在这意志之下,他们以往自以为强大的意志都如同纸糊的一般,那种自身无比渺小的感觉简直深入骨髓,让他们甚至生出一种要对着那意志顶礼膜拜的心思。

    “这是,创世主!”在罗帆所在的这一片山脉,那数十名强者之中有一个惊骇的大呼出声。

    “绝对是创世主,只有创世主才有这样的手段,才有这样的意志。”另一名强者叹息一声眼中满是绝望之色。

    他们这些强者尽是闯过了一轮又一轮的血战方才到达此处的,他们虽说在这战场世界之中生存了不知几百万,几千万年,看起来已经活了极其久远的时日,但他们事实上却还都是处于血战之中,他们都是参加第九轮血战的战士。而这最后一轮血战的目标,便是要战胜创世主,不战胜创世主他们便永生永世不能离开这个战场。

    这一个战场世界虽是广阔无边,其中的修行资源又是丰富到极致,他们这些强者在这里更是能够获得在其他世界所无法获得的恐怖提升。

    但战场便是战场,哪怕是再大,哪怕是条件再好,也无法改变这只不过是一个战场的事实。在这里生存虽好,却远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这如何是这些强者所能够忍受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这些强者修行的动力,便是要不断提升自我的实力,最终战胜创世主,完成这第九轮血战获得真正的自由,获得真正的逍遥。

    正是因为他们几乎所有人的目标都是这一点,此时此刻见得那创世主的神通,感受到那创世主的意志,他们方才会生出如此绝望之色。

    创世主此时所施展的神通,表现出来的意志之强已经让他们有一种自己哪怕是耗费无穷岁月,哪怕是到天荒地老,世界末日都无法达到那个境界的感觉。这对于以战胜创世主为修行目标,甚至生存目标的他们来说,如何不是一种绝望?

    产生绝望的,显然不只是在这一片山脉之中的那些强者而已。整个战场世界的诸多强者,几乎所有将情况想得分明的强者俱是生出绝望之意。

    而其中,更是有不少强者承受不住这样的绝望打击,直接自我了断,不愿继续为了那无法达成的目标再继续奋斗下去了。这却不是他们的意志不够坚定,而是他们太过高傲,高傲到认为在这样永无止境的战场之中生活下去乃是一种比死还要痛苦的折磨,故而才做出如此选择——能够闯过前面八轮血战,更能够在这个战场世界生存下来的强者又怎会是意志不够坚定之辈?

    那外面发生何种不可思议的变化,罗帆此时却是完全不在意的。

    其实,他心中却是完全清楚,自己此时此刻的所有行动,怕是都被那创世主看在眼中——创世主毕竟是创造这整个梦境世界的存在,整个世界都是他所创造的,他自然是对这整个梦境世界有着绝对的掌控。罗帆之前搞出那样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不引起他的注意?但,他却完全没有将那创世主可能的威胁,或者说可能的阻止行动放在心中。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根据这梦境世界的情况来看,那创世主根本便是一名战斗狂人,他一生所求的便是要有人能够与他进行酣畅淋漓的战斗。而且,从他此时所在的位置上看,他更是拥有冲天的豪气,将自己直接摆放在所有人只要强大到某个层次都能够看到的位置上。

    以他如此这般的性格,他只会担心对手不够强大,罗帆这样增长实力的动作对他来说正是求之不得的,他不给他创造一切有利条件已经是顾及公平因素了,哪里还可能阻止他?

    此时罗帆却是没有注意之前外界所发生的那些剧变,若是注意到了,便会知晓自己的猜测完全没有错误,那创世主果然是乐见其成——若不然,又怎会只是将那天空之上的无数裂缝完全抹去,而完全不去管造成这些裂缝的根源?

    此时的罗帆,周身上下感到无法形容的舒适。

    那自从踏入这个梦境世界便加载在他身上的那种压抑之感已经完全消失,无穷无尽的力量、神魂、意志、感知等等等等,他原本所拥有的一切都疯狂的从一个玄之又玄的所在疯狂的灌入他的身躯之内。

    他的道行境界,他的力量,他的神魂,他的意志,他的感知等等等等,都开始以大跃进的方式往上提升着,几乎每一个呼吸,便是一倍的提升。

    如此变化,很显然的,那世界枷锁,已经是被他使用时代大旗给完全打碎,这整个梦境世界对他实力的限制,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