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劫后变起三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 劫后变起三

    而此时此刻,那洞穴之中原本极为巨大大空间,已经是缩小到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紧紧是能够容纳罗帆的程度。

    这种空间的缩小,并非是四面八方向着他所在的位置挤压的那种方式,而是整个空间完完全全的缩小。在他身体周围,几乎微微一转身,便可能触碰到原本身处颇远之处的洞穴墙壁。但,那看起来却并不是那洞穴墙壁距离他的距离近了,反而更像是他整个人扩大了不知多少倍一般,直到这洞穴内部的空间都几乎无法容纳的地步。

    这点,从周围那洞壁之上的种种等比例缩小的特征便能看出来。

    空间的缩小之玄妙-,由此可想而知。

    罗帆盘膝而坐,双眼似开似阖,整个身心的状态都在不断的向着一个不可想象的高峰攀登着。

    他身上的气息随着而不断的增长,从原本只是勉强踏入合道之境的状态,向着近乎突破合道之境的状态快速的跨进着。

    这样的过程虽是顺利无比,但他所需要增长的种种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哪怕是如此的顺利,哪怕是没有丝毫阻碍,他也足足是耗费了一百二十多年时光,方才结束了这整个玄妙-的过程。

    当一百二十多年过后,罗帆从那身心无限增长的奇异境界之中回转过来之时,一种难以想象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整个梦境世界在他的眼中几乎刹那间便没有了任何秘密,一眼看过去,这战场世界,这整个梦境世界,那无穷尽的万物生灵,甚至在这血战战场金字塔之外的,那更大的世界都毫无保留的印入他的眼帘之中。

    抬头往上方望去,他的双眼直接穿过了一切有形无形物质的阻隔,看到了高悬虚空之上·处于整个梦境世界正中央的那一座巍峨宫殿。

    这宫殿之中一片空旷,一股无法强大的气息充斥在这宫殿之中,演化出千百万生灵在其中干着种种平常事情,或是打扫宫殿·或是相互交战,甚至彼此勾心斗角的互相暗算着,千奇百怪,几乎将一切众生的万事万象都表现了出来。

    罗帆的视线直接穿过了这宫殿的阻隔,看到了在那宫殿的正门大殿的宝座之上,一名中年大汉如同龙盘虎踞一般高踞宝座之上,他的模样看起来极其古朴·虽是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却自然生出一股千军万马正枕戈待发的韵味。

    这人,正是那创世主。那之前只是一手轻轻一抹,便将那可能造成整个战场世界完全崩灭的无数裂缝完全抹平的无上存在。

    此人在罗帆的视线到达之前正闭着双眼,不知是神游天地,还是正在闭目休憩。但当罗帆的视线穿过无数阻隔到达他身上的瞬间,此人周身一震,那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

    刹那间·好似两个辽阔的宇宙直接印入罗帆的眼帘之中。

    这男子的双眼之中,黝黑深邃到极限,无限广阔的虚空·无穷数量的星云,无尽复杂的时空结构,一切的一切,便好似两个真正的宇宙扑面而来一般。让罗帆都不由得生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感应。感觉自己的一切都被对方所看透一般。

    “终于完成了吗……”创世主张口淡淡的说道。

    他的声音极其细微,哪怕是身在他的周围数尺之外,怕都无法挺清楚他在说什么。但,这声音却又是玄奇无比的穿过一切阻隔,直接涌入罗帆的双耳之中,让罗帆感觉他便在自己的耳边轻语一般。

    此等玄妙-之处,实在是言语所不能描述的。

    “果然·创世主便是创世主,无论我如何隐蔽,都无法逃过你的感知。”罗帆叹道。

    他在看清这创世主模样,感应清楚这创世主气息的瞬间,便已经是明白眼前这创世主到底是何等存在,这创世主的实力又是去到了何等境

    事实上·眼前这创世主,只不过是大成准圣而已。

    而且,还并不是境界多高的大成准圣,只是初初踏入准圣大成之境的大成准圣而已。当然,他此时所显现出来的这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却并非是来自这大成准圣的道行,而是来自他是这个梦境世界的创世主,来自这个梦境世界是他所创造的这个根本原因。

    也即是说,他之所以在此时显得这样高深莫测,事实上并非是他本身的能力,而是他与这梦境世界结合在一处所形成的效果。

    “汝现在的实力虽已经达到了世界之巅,但比吾来说却还是有所不如,汝真的决定现在就对吾发起挑战吗?”那创世主并没有回答罗帆的话语,而是直接说道。

    “呵呵,我现在已经达到了巅峰,若是没有特殊的体悟,便是再的修行亿万年时间,也不会有多少进步。只是浪费时间罢了,倒不如拼上一拼,说不定能够有所领悟也说不定。”罗帆淡淡的一笑,身躯缓缓站起。

    随着他身躯的站起,他身上的气息开始肆无忌惮的逸散而出。

    这一处原本紧紧能够容纳他躯盘膝而坐的空间,在他身上气息暴涨的过程之间,开始缓缓的扩大起来,那在他周围的洞穴墙壁更是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后退,让他周围的空间变得越来越大。

    这模样,赫然是这空间根本无法承受他气息的暴涨,直接在他气息的增长之间,被这气息压迫着,不由自主的扩大,不断的增长。

    罗帆的气息增长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已经超越了他之前的极限,直接将这洞穴内部的空间压迫得退到了原来的大小,让这洞穴好似完全恢复了原来的模样那般。

    在这之后,这气息依然是在疯狂的增长着,但却并没有继续压迫这空间,没有让这空间继续增大,而是顺着这洞穴的入口喷涌而出,直接向着这个战场世界辐射开去。

    而且,因为少去了空间拓展的反震,这气息覆盖范围的增长速度比起之前快了何止万倍。转眼间,便已经笼罩住这整片山脉·又一转眼,便已经笼罩住这梦境世界的万分之一的区域,再一转眼,便已是千分之一······

    只是短短的数十个呼吸之间·整个广阔无比的战场世界,便完全被罗帆的气息给笼罩在内,整个战场世界之中的一切生灵,哪怕是感知能力再差的生灵,都在这一瞬间明白,一名比他们强大无数倍的,几乎可以与创世主媲美的无上存在·降临这一方世界了。

    罗帆所在的这一片山脉在当初有着数十名强者在这里寻找着当初造成异常的到底是什么,但现在距离那时毕竟已经是一百二十多年了。那些强者虽说耐心十足,却也没有一个愿意在这里漫无目的的找上一百多年,却是在数十年前便已经统统离开了此处。

    因此,此时此刻,这一片山脉之中,却是没有任何强者存在,只有一些与当初那异熊相差不多的异兽将这里当成是战场在各处厮杀着·打算决出这一片山脉的最强者。

    在罗帆气息爆涌的瞬间,它们首当其冲,自然是直接被压得昏迷。

    到了将气息笼罩住整个战场世界·罗帆的气息已经达到了合道圆满的巅峰,隐隐间更有着一丝丝超脱之意蕴含在那气息之中。很显然的,因为这梦境世界之间的一场劫数之后,罗帆虽不曾完全悟透超脱之境的秘密成就超脱者,却也是大有所悟,隐隐间已经摸到了超脱的途径——这才有了这一丝丝的超脱之意蕴含在他的气息之中。

    有了这样的一种全新的感悟,此时的罗帆比起踏入这梦境世界之前又是强大了十数倍之多,虽不能说绝对碾压之前的他,却已经是有着绝大的优势,若是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进行战斗·失败的可能性已经是很小很小了。

    那创世主高踞这梦境世界的中心,整个梦境世界的一切发展都被他看在眼中。发现罗帆的气息达到这样的程度,双眼之中猛然闪过两道炙热的光芒。

    甚至便是他的呼吸,都隐隐间加快了许多,周身散发出来的那些气息猛然带上了一丝铁血之意,那气息演化出来的千万生灵·更是在这一瞬间双眼通红,心中充满无穷斗志,各自呐喊一声,将整个原本还算清静的宫殿直接变成一片喧嚣,轰隆隆的战斗余波从各处暴起。若非这宫殿乃是创世主所建造而成,坚固之处达到了这梦境世界的极限,说不定这样一番变化便已经足以将这宫殿直接崩碎了。

    “好!没想到强到这个地步!”他轻喝一声,身躯缓缓的站了起来,抬步轻跨之间,身形如同行云流水一般,瞬息便跨越了不知多少里地,直接出现在这宫殿之外,悬浮在至高虚空之上,低头用自己的双眼直接俯瞰战场世界之中的某处山脉,俯瞰在那山脉之中,被厚厚的山体阻挡的罗帆。

    便在他做完这些,那一片区域轰然一震,整片山脉好似粉末堆积而成的一般,瞬间便化为一片齑粉,被那一股惊天的气息裹挟着,刹那间席卷了整个战场世界,扫遍了这战场世界,让这战场世界刹那间笼罩在薄薄的烟雾之间,好一会方才消失。

    而在那一处山脉之间,罗帆的身形直接显现在那废墟之间。

    他深吸一口气,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抬头看着那天空之上,相隔了不知多远距离的那创世主。

    “来吧。”那创世主双眼之中充满了战意,口中轻轻说道。

    这话语与之前那些话语一般,同样是近距离无法听闻,但却直接穿过无穷遥远的距离直接涌入罗帆的耳中,让罗帆感觉其便好似在与自己耳语一般。

    罗帆早已是做好了一切准备,此时自然是毫不客气。

    心念一动,时代大旗出现在他的头顶,直接一震,时空粉碎。他与创世主之间那不知多少层时空刹那间完全消失。

    甚至都不需要他任何动作,他的身形便已经出现在那创世主面前,与他相距甚至不足一丈。他身上的气息,更是在刹那间完全内敛,直接收拢在他的身躯之内,让他好似一个普通人一般。

    而那整个战场世界之中的无穷生灵此时更是好似将压在身上的一座亿万丈高峰放下来一般,整个人直接变得轻松无比,几乎绝大多数都在猛喘大气,如同劫后余生。

    但也只是绝大多数而已。

    那些足够强大的强者,却是直接将自己的双眼转上天空,转向那看起来没有任何异样,但隐隐间却有着一股毁天灭地的气氛传递下来的天空。

    那创世主的宫殿高悬世界的中央在这战场世界之中看来,便是在无穷高远,相距不知多少时空的天空之上,在这宫殿周围,没有任何一丝半毫的阻隔,让任何生灵,只要足够强大便能够通过自己的双眼直接看到那天空之上存在着的那宏伟宫殿。

    因此,自然的,只足够强大的生灵,自然便能够同样看到此时此刻,在那宫殿之外所出现的,那两个人影。当然,越是强大的生灵,看得便越是清楚越是弱小的生灵,看到的便越是模糊。

    他们之所以如此在意,显然是尽皆想到了他们踏入这战场世界的最终目标想起了挑战创世主便是自己生存的最终目的,因此在此时却是都想到了,方才所发生的种种异常,正是那将气息弥散到整个梦境世界的至高强者居然直接对那创世主发起挑战—而这一点,关系到他们所有人的命运,关系到他们能否获得真正的自由,却是由不得他们不在意。

    挑战者发起挑战,有着两种可能。一种是失败,一种是成功。而若是挑战者失败了,那自然是不用多说他们该怎样还怎样,只是相当于看了一场大戏,与之前什么变化都没有。而若是那挑战者成功了,那他,那挑战者,便将成为新的创世主他便成为自己等人之上的绝对掌控者,自己等人的命运,便将要置于其一念之间。那新创世主若是愿意,甚至可能是直接将他们所有生灵都解放出来,便是那新创世主有着雄心壮志,有着别的想法,也有着极大可能是让他们不用再呆在这战场之中,等待着遥遥无期的超脱。

    认识到这一点,这些强者怎么可能不在意那创世主的战斗?又怎能不在那上面附加上自己的期待?

    罗帆与创世主自然都不会理会下方那无数生灵的想法。

    对于创世主来说,那些生灵都只是他的造物,或者说是他的玩物而已,他们的想法如何可能让他在意?

    而对罗帆来说,这些强者更只是一些幻影而已,只是那大成准圣的一念之间所生成的,类似于念头的存在而已。若是没有办法达成最终战胜大成准圣目标,他自然会有耐心与他们交流,互动,但此时那大成准圣已经作为创世主之身在自己面前了,他又怎么可能在意他们的想法?

    因此,无论是罗帆还是那大成准圣,都对那无数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与期待毫不在意,他们的眼中,都只有彼此的存在。

    “其实,我是很佩服你的。”罗帆看着这创世主,叹道。

    “汝现在,已经有资格在吾面前说这样的话了。”那创世主淡淡的道。

    罗帆此时表现出来的实力,意志,已经让创世主无法将他与其他自己的造物混同看待,而是将他放在一个勉强与自己等同的地位上来对待了。

    “将自身的存在完全置于众生眼前,高踞至高之位,期待众生挑战,这样的豪气,我便是想来,也只感到震撼,若是我来,定然无法做到这一点。”罗帆笑着道。

    创世主面上神色没有因为罗帆的佩服赞赏而有任何变化,依然是平静之中夹杂着浓郁的战意斗志,那双眼睛依然是仅仅的盯着罗帆,好似时时刻刻的在衡量着罗帆的实力,等待着罗帆的攻击。

    他便是没有创世主的身份加持,也是一名强大的大成准圣,心志之坚定,自然是可想而知,又怎会因为对手的几句赞誉而心绪变幻?

    “你是吾创造这个世界之后所出现的第一名挑战者,是你,让吾坚信了我的种种计划是可行的,所以,吾将会永远的记住你。”待得罗帆说完之后,创世主淡淡一笑,道。

    “我可不认为我会输。我能够修成如今的实力,最重要的原因便是我有着绝对的自信。哪怕你是这世界的创世主,对我来说也只是一个必须战胜的对手而已。”罗帆淡淡一笑道。

    “汝虽是吾之造物,但,汝有资格获得吾之敬佩。以蝼蚁之身直到站在吾之面前,汝之奋斗历程,无处不体现至强至坚之意志,这点,却是吾所创造不出来的。不过,也只是佩服罢了,想要胜过吾,汝还太嫩了。”创世主望着罗帆,周身气息隐隐,整个梦境世界都随着而微微的波动震荡,让罗帆自然生出一种自己在被整个世界注视的感觉。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