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章 战

正文 第一千章 战

    面对着这样恐怖的创世主,罗帆脸上脸上神色凝然,也不再多说什么,心念一动,那比起他在这世界所施展过的任何一面时代大旗都要真实的时代大旗直接出现在他的头顶。刹那间,明红的光芒闪耀而出,直接让整个战场世界都笼罩在这明红之间。

    这,赫然是已经绝对完整,甚至又有了一些玄妙-突破,比起他过往所施展出来的时代大旗都要强大的一面大旗。

    这一面大旗,此时甚至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件强大无匹的法宝,直接将他的实力推过极限,让他能够发挥出一般来说只有大成准圣级别的存在方才能够发挥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底气,他方才敢在此时来到这创世主面前,方才敢在此时来对这创世主发起挑战。

    这,也是他在上一个梦境世界战胜符咒王所使用的根本方法。

    那创世主见得罗帆如此,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也不阻止他的施为,只是看着罗帆,等待着他的动作。

    整个战场世界笼罩在那明红之间,隐隐间似乎发生了某种极其微妙-的变化。整个世界好似在这一瞬间与外界的梦境世界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的模糊了一般。隐隐间,那世界之间的诸多强者尽皆感到自己的实力似乎又有了再进一步的可能性,好似被这明红光芒笼罩,他们的潜力被再进一步的增强了一般。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却是这明红光芒乃是加载了时代潮流奥妙-,自然而然的有着改变这世界规则、法则的威能,若是在之前,罗帆的实力只是勉强的凭借时代大旗法门踏入合道之境的时候,这样的威能只能发挥出一点,甚至都无法打破那加载在他自己身上的世界枷锁,但在此时此刻,他的道行境界已经完全恢复了合道圆满,甚至隐隐悟得一些超脱的秘密,这种威能自然是能够完全发挥出来,产生了比他还未曾找回一切实力之前完全不同的效果从而让这整个战场世界的规则、法则随着改变,从另一个角度使得加载在一切生灵身上的那些枷锁更加放松了。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那诸多生灵有大半完全将罗帆与创世主即将出现的战斗抛在脑后,直接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开始闭关修行。显然是将修行,将力量当成是完全压下其他任何一切的存在,哪怕是罗帆与创世主的战斗在他们看来也远比不得他们自己实力的一丝丝进展。

    当然,这样的存在毕竟只是将近一半而已剩下的一半却是更加在意罗帆与那创世主之间即将爆发的战斗,完全不将自己似乎可以再度增长的实力放在心中。

    这些,显然是较为理智,知晓罗帆乃是他们获得自由的最大希望,虽不说将所有希望寄托在罗帆身上,但却也对其更有信心,认为自己增长一些修为对于情况没有任何改变,但罗帆的作为却可能让自己的处境发生逆转。

    一时间注视着罗帆与创世主的视线便少了一半之多。

    罗帆此时全部心神都灌注在前方的创世主身上,对于这战场世界之中住多生灵的改变完全不在意。

    那明红光芒蕴含着时代潮流的一丝奥妙。在这光芒的改变之下,整个战场世界所发生的变化却是让那创世主与这梦境世界之间的联系减弱了不知多少倍。

    虽说,他依然是创世主,依然是在这梦境世界之间有着无穷的特殊权限,但却再无法如同之前那般,无所不能,无所不知,而是只相当于一名比较强大的,对规则、法则,对大道有着更深入体悟的大成准圣而已。

    这样一来,他虽然依然比起一般的大成准圣要强大许多对罗帆来说却已经再非之前那般无可抵御,甚至让他生出自己绝对无法战胜他的心念。

    面对着这样的创世主,罗帆自然不会有丝毫客气。

    他抬手一指,那时代大旗微微一震,旗面化为一道长河,猛然一冲在虚空之间蜿蜒流转,瞬间便绕着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撞向那创世

    创世主乃是大成准圣,哪怕因为时代大旗的施为而被大概切断了大部分他与梦境世界的联系,他依然是大成准圣,其强大之处,根本不必形容。

    这样一道明红长河对于其他生灵来说乃是无法抵御的存在,但对于他来说,那也只是一些麻烦而已。只见得,这创世主抬手一指,虚空之间便有无数锁链凭空而生,以超乎想象的,几乎是超越一切时间的速度瞬间裹住了那时代大旗的旗面,让那一道好似长河一般的旗面直接被无数锁链锁住,所有的旗面直接便被固定在虚空之间,那旗面的尾部虽已经是距离那是创世主只有数尺,但却无论怎样都无法再进一步,更无法如同之前对付上一个梦境世界的大成准圣一般,将他纳入时代大旗内部开辟的宇宙之中。

    这些锁链,每一道都如同亘古生成,并将达到世界毁灭,宇宙尽头永不磨灭,永不损毁的一般。它们更是好似与整个世界完全融合在一处,有一种要将之破灭,便需要直接将整个梦境世界完全毁灭的韵味从中散逸出来。

    这样的锁链,与之前死死锁住罗帆力量的那世界枷锁是何等的相似,显然,正是这创世主借助那世界枷锁所创造出来的玄妙-手段。

    面对着这样的枷锁,罗帆眉头一皱,但却并没有任何气馁烦躁之色。这样的手段虽是强大,但却没有强大到让他绝望,他虽没有完全猜到这样的手段,但却有预料自己这一招是绝不可能将那创世主完全搞定的。

    因此,此时信念一动,那时代大旗的旗杆微微一震,迅速的延长,转眼间便变成一根擎天巨柱,直接向着那创世主猛轰下去。

    这时代大旗有两部分,一部分便是旗面,一部分便是旗杆。

    自从其被创造出来之后,罗帆所施展的都是这时代大旗的旗面·对于这旗杆却从来不曾动过。但那却并不代表这时代大旗便只有旗面有着种种玄妙-威能,而只不过是一直以来,光是施展这旗面已经是足够他面对种种挑战了,因此却是不需要他施展旗杆来进行攻击。

    这旗杆虽是变得无比的巨大·那旗面也被那无数奇异的世界锁链锁住,但当其向着那创世主轰下去的过程之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别扭产生,显得无比的自然,自然包含着一股玄之又玄的韵味,让人生出一种这旗杆便要这样轰下去方才是正常的使用方法一般。

    这旗杆的威能极其恐怖,甚至比起罗帆之前所遭遇的那丹劫的攻击都要恐怖。但·这样恐怖的轰击,却没有对时间,对空间造成任何影响。

    便好似那只是普普通通的一轰,只是普普通通的旗杆轻飘飘的轰向某人一般。

    那创世主念头一动,又有无数锁链凭空生成,密密麻麻的缠绕在那旗杆之上,想要将这旗杆如同那旗面一般直接锁住。

    但便在这时,罗帆脸上却是现出淡淡的笑容·旗杆只是一震,那无数直接将那旗面完全固定在虚空之间,无法动弹一丝半毫的世界锁链便好似是沙子堆积而成的一般·直接被崩得粉碎,所有的锁链瞬间化为烟雾,渗入空间之间,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而便在这些锁链崩溃的瞬间,整个梦境世界的各处都产生了微微的震荡,一种沉闷的破碎声响回荡在这梦境世界之间的每一名生灵耳旁。

    罗帆在那旗面被那世界锁链锁定之后依然敢使用这样的手段来轰击创世主,显然便是有着绝对的把握这旗杆能够不被这世界锁链锁住。

    时代大旗,乃是罗帆将他从时代潮流之中所悟得的丝丝玄奥当成核心,凝聚不知多少万种力量组合而成的一种力量组合,或者说是一种神通。这种神通·能够将时代潮流的那一丝玄奥的威能发挥到极限。

    而时代潮流,乃是一种能够改变整个地球宇宙,让整个宇宙每五十六亿年便要发生一次翻天覆地的改换的一种无上存在。这样的存在,能够改变时间,改变空间,改变规则·改变法则,改变大道,甚至便是圣人,都无法抵挡其威能,只能避让其锋,使用种种手段进行躲避。

    这样恐怖的存在,虽只是一丝丝的玄奥,但将之发挥到极限之后,却也拥有这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那旗面之中,蕴含着一个无比完整,无比玄奇的宇宙,能够将罗帆所经历过的一切时代投影之中的一切生灵加强的模拟出来,从而将一切生灵覆灭。

    而这旗杆,没有其他一切繁多的功效,它便只有一种功效。那便是将其破灭能力发挥到极限。

    时代潮流,要让宇宙轮回,自然便需要在每个时代的最后爆发近乎灭世之威,如此才能够在毁灭之间创造新生,开辟全新的时代出来。如此一来,其自然必须蕴含无穷的破灭之能。将这样的破灭之能,哪怕只是一丝发挥到极限,其威能之强,自然是可想而知。

    将这世界锁链破灭,也只是等闲而已。

    可以说,这旗杆所蕴含的威能,便是那燕倾城所理解的时代潮流,也即是她眼中所谓的劫灭之力。

    面对着这样直接将世界锁链崩灭的旗杆,创世主眉头一凝,身体一晃,抬手虚空画了一个圈,一个好似三个同心圆组成的圆盘透明虚影出现在他的手心之前。这个圆盘虚影足有一丈直径,上面有着无数玄奇繁复的图案,甚至有着种种奥妙-无穷的奇异符文在其中游转不定,熠熠生辉。

    这圆盘并非固定不变,出现之后开始微微的伸缩,便好似在呼吸,又好似心脏跳动一般,充满了无形的活力。

    这圆盘虚影出现之后,整个梦境世界微微一震,似乎微微暗淡了一丝。

    接着,圆盘最里面的那个小圆猛然亮起,一道光束从中直喷而出,直接轰向罗帆轰向他而来的那旗杆。道光束灰蒙蒙的,其中似乎包罗万有,又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一般隐隐透出一股混混沌沌的韵味,便好似之前丹劫最后演化出来的混沌虚空一般。

    在这光束前进道路之上的时空在这光束之下,好似冰雪遇到太阳一般·直接融化,甚至蒸发消失,让这一道光束好似穿越时空一般,刚自出现·便已经与那旗杆撞在一处,似是没有经过任何过程一般。

    咔轰一声轻响。

    那旗杆微微一顿,那原本足以抹灭一切的一轰直接从极动转为极静,便好似直接固定在虚空之间一般,再无法前进一丝半毫。而那圆盘虚影所轰出的光束,同样是定在虚空之间,便好似真正的石屋一般·无法再前进一分,也没有就此散去。

    在那两者接触的位置,无数奇异的光点四处飞散。

    这些光点有些是灰黻蒙的,有些却是明红的。显然正是那旗杆与那光束的一部分,却因为两者的撞击直接脱离两者,四处飞溅而出。

    这些光点脱离那两者之时细小无比,如同粉末一般,但越是离他们两人所在之处·便变得越是巨大。

    最后,居然一个个变成了一颗颗好似百丈直径的,不规则的陨石·或是明红,或是灰蒙蒙的,直接从那虚空之上往下降落,穿过一层层的时空,速度越来越快,声势越来越惊人的往那战场世界直落下去。

    过得几个呼吸,这些百丈直径的陨石直接撞在战场世界的地面上,近乎覆盖了大半个战场世界,发出了轰隆隆的冲天巨响,让整个战场世界产生了剧烈的震荡·让无数这战场世界之中的生灵因为这样的撞击,这样的震荡而身死。

    当然,这些身死的生灵却绝大多数都是这个世界原生的土著异兽生灵。

    通过一轮轮血战来到这战场世界的那些强者除非太过倒霉,却是极少在这样的撞击之中失去生命的。毕竟,他们与那些异兽相比有着更强的智慧。这样的智慧,让他们足以在撞击产生的瞬间做出种种反应·最终躲开正面的撞击,逃出自己的性命。

    当这样的变化出现,哪怕是对于罗帆再有期待的强者,也尽是面色大变,却是恨不得罗帆马上认输才好。

    刚自交手便产生了这样恐怖的余波攻击,让整个世界产生这样的动荡,若是再继续下去,整个世界岂非要在他们的战斗当中毁灭?以他们自己的实力,可是没有办法在世界毁灭之后还活下来的。

    之前他们对罗帆有着期待,罗帆没有在意,此时更加不会在意了。

    他心念一动,那旗杆微微一转,在虚空之中一颤,却是划过一道蕴含了至高武学奥妙-的弧线,脱离了那光束的阻挡,在虚空之间微微颤动之间,继续向着那创世主轰过去。

    方才虽是被那光束挡住,但这旗杆毕竟没有被破灭,而那便代表着,这旗杆的威能,足以威胁到那创世主,如此一来,战斗经验无比丰富的罗帆怎会不抓住这样的机会,自然是继续借助这旗杆来攻击那创世主了。

    那创世主的战斗**如此强烈,哪怕是做梦也要做一个有无数战斗的梦境,战斗经验自然也是极度丰富的存在。罗帆这样的手段,他自然也有着应对方法,抬手一转,那圆盘虚影发出的光束便是微微一转,同样是在虚空之间划出一道玄之又玄的弧线,直接拦在那旗杆之前,要与旗杆继续相撞,要继续拦住那旗杆。

    罗帆自然不愿,旗杆再转,与那光束缠在一处,隔着虚空,便开始了无数玄妙-至极的招式交换。时代大旗的旗杆在虚空之间将罗帆所掌握的无穷武学奥妙-施展得淋漓尽致,那旗杆如同长棍一般,划过一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晃出一大片棍影罩向创世主。而创世主施展出来的那光束也丝毫不落下风,那光束在虚空之间不断转动,如同一道长鞭一般,将他自己守得密不透风,任凭那旗杆施展何等玄奇的招式,都无法突破其阻拦,无法跨入创世主身体周围一丈范围之内。

    罗帆施展的乃是至高的武学奥妙-,而那创世主所施展的虽并非武学,但却同样是他在无数战斗之间所总结出来的无上战法,其精妙-之处却也不下于武学之玄奥,两者这一番交战,当真可以称得上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直接杀得整个战场世界震荡不休,那溅出的无数光点密密麻麻的落下,尽是化为或大或小的陨石,轰入战场世界的地面之中,让整个战场世界如同末日一般。

    在这样的战斗余波之间,这战场世界之中的强者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注意上方罗帆与创世主的战斗,个个都是心生惶然,不断的躲避着那天空之上落下的无穷陨石,只担心什么时候一个躲闪不及,便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