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余波灭世

正文 第一千零一章 余波灭世

    那大成准圣的神通威能极其惊人,每一招每一式皆有覆灭空,崩塌宇宙的威能,那他手心之前所出现的,那一个圆盘虚影不断的闪耀着,那圆盘发出的光束更是时刻的变幻着种种玄奇的姿态与特性,让罗帆无论是施展出何等精妙-的武学,都无法将之压下,无法通过这光束的阻隔,攻击在他的身上。

    而他的光束,却恰恰相反,反而是时时刻刻的寻找着种种几乎不可能的机会,不断的向着罗帆攻击而来。幸好罗帆的武学造诣极其高深,方才能够在那严密无比的攻势之间,借助自身的身法变化,没有真正让那光束攻击在他的身上,从而保持身心的完整,没有收到什么样的伤势。

    创世主也不施展其他手段,只是凭借自己无数次战斗所积累下的精妙-战法来与罗帆交战,在虚空之间,身形腾挪转移,手中的圆盘虚影不断的伸展收缩,那上面的种种玄奇繁复的符文以精微之极的方式游转不休。

    而整个梦境世界,更是在这过程之间,好似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不断的抽取其精华一般,时不时的一阵收缩,若是其乃是生灵,那便如同十分痛苦一般。

    创世主此时的神色十分的喜悦,眼中的光芒灼热无比,似乎整个身心都投入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畅快境界之中。

    与他不同,罗帆此时却是眉头深锁。

    他的一举一动无不契合精微的武学奥秘奥,每一次攻击都带起了足以破碎时空的威能,将他的武学造诣发挥到了极限,但不管怎样努力,却都无法战胜这创世主,这让他怎能轻松得起来——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时这创世主的表情,很显然正是在享受当中一看便知道他并没有完全发挥自身的实力。

    他们两人在虚空之上如此战斗,那战斗的余波不单单波及了这整个战场世界,甚至波及了战场世界之外的,那世界金字塔之上的那不知多少亿个世界让那些世界同时出现眼前这战场世界之中出现的那种种现象,同样是剧烈震荡,同样是有着无数奇异的陨石从天而降。只不过这些陨石的大小不如这个战场世界之中的而已。

    在这变化之间,那些战场世界之中正在参加血战的诸多生灵尽是惊骇欲绝,各自面面相觑,各自皆是惊疑不定,猜疑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是否是世界末日之类的情况。

    这样的过程,一持续便是一年时间。

    罗帆的武学造诣之高深,足以让他接连不断的施展各种毫不重复的精妙武学千百年之久,而那创世主所掌握的战法,也同样能够让他毫不重复的使用各种战法来战斗。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两人交战一年时间,也不算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经过这一年的交战,罗帆与那创世主两人的神色都比当初有了不少的改变。

    那创世主此时地早已是完全忽略了一切眼神之中蕴含的斗志之强烈,甚至让哪怕再懦弱之人看到之后,都会生出无穷战意的。

    而罗帆此时更是完全将除了战斗之外的一切抛在脑后,那什么战不过眼前之人会怎样,那什么这样搞不定对手该使用什么方法来战胜对手,这一切的一切,都早已是在不知什么时候完全消失了。此时此刻,他的全部身心,都投注在自己所施展的那无数武学之间,他的眼中,更只有无穷的斗志,只有漫天的战意。他的身形此时几乎已经完全与那时代大旗融合为一那旗杆施展开来,荡出一片旗杆的海洋,铺天盖地的,几乎将整个天空完全遮掩住了。

    而那时代大旗的旗面,在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完全的萎缩虽是缠绕着无数世界锁链,无法动弹,但却已经缩小得近乎没有,好似那旗杆的附加,是旗杆所周围的一点残影一般,却是他在这一年之间,感觉到那旗面根本无法发挥作用,故而完全收缩其力量,将几乎所有力量都转移到那旗杆之上,大大的增强旗杆的威能,减少那旗面拓展给他带来的力量拖累。

    而那创世主只所以依然将世界锁链缠绕在那旗面之上,显然是并不放心,或者说并不相信罗帆会完全放弃对那旗面的警惕,不认为自己将世界锁链脱离那旗面之后罗帆依然不会动用那旗面他的担忧却是正确的,若是没有了这世界锁链的锁定,罗帆早已是将那旗面荡开一道长河,直接将那创世主摄入旗面内部的宇宙之中了。那样一来,哪怕他乃是这梦境世界的创世主,却也只能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凭罗帆施展手段,哪怕是能够拖上很长时间,最终也定然会被罗帆所打败的。

    此时的罗帆,心神意念晋入了一种无思无想的状态之中,身体自然生出自己的战斗意志,自然的将他周身的一切力量整合起来,发挥出远远超越他平常状态的实力,让他身上的超脱之意不知不觉间越来越往上提升。

    罗帆本身的道行境界乃是合道圆满,而那创世主,哪怕是不借助这梦境世界的力量,其本身的道行境界也是达到了准圣大成之境,也即是相当于超脱之境的境界。这样的境界,比起罗帆虽只是强了那么一个小境界而已,但那小境界却是突破大境界的一个小境界,他们彼此之间的差距,几乎是以万倍计算的。

    而这样的实力差距,此时两者却是战得如此不相上下,虽是罗帆稍稍处于下风,但却比他们彼此之间的实力对比来说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正是罗帆施展的时代大旗之中蕴含了时代潮流的一丝丝玄奥。这一丝丝的玄奥,让罗帆所能发挥出来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本身拥有的力量,从而化不可能为可能,让他拥有了能够与一般大成准圣相持的实力。

    这样的战斗,可以说乃是高于罗帆此时一个境界的战斗。

    乃是超脱之境的战斗。这样的战斗对他来说,好处自然是无比巨大,这战斗越是持续下去,便越是让他清晰的感悟那超脱之境所蕴含的超脱秘密让他越来越理解超脱之境的真相,让他越来越接近超脱之境。

    此时他的这种无思无想的状态,正是他用自己的身体,用自己的本能却直观感悟那超脱之境秘密的状态。

    这种状态持续与他平常的状态相比效率高了百倍以上。也即是说,若是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之中,他只需要耗费正常百分之一的时间,便能够完成踏入超脱之境的过程。

    那创世主也不知道有没有感觉到罗帆的变化,他此时却是丝毫没有改变自己手段的意思,依然是无比享受的施展着战法与罗帆相持,与罗帆交换招式不断的压迫着罗帆,不断的逼迫他施展更强,更精妙-的手段。

    要知道,他可是大成准圣,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更是无上创世主,这样的存在,哪怕是被罗帆的时代大旗将其与梦境世界的联系尽可能的隔断,也不可能紧紧拥有这样的手段而已。之所以此时只是施展这样的手段当然是故意的。

    或许,他是单纯的享受战斗的乐趣,有或许他对罗帆的实力提升乃是乐见其成,想要尽可能的提升罗帆的实力,让罗帆能够尽可能的给他造成威胁,让他尽可能的给他带来激烈的战斗。

    不管是何等原因,对罗帆来说都不重要。

    此时对罗帆更重要的便是,不断的体悟那超脱之境的奥妙-,不断的体悟那其中的真正原理,尽可能的让自身的道行境界获得提升,最终获得突破。

    这一年之间,整个战场世界早已是变成了一片废墟。

    几乎每一寸土地每一寸海洋之中都被那奇异的陨石给充满了。那整个战场之中,更是只剩下极为少数的一些生命,他们,都是运气极其逆天,而且本身又是极其强大的生命。

    也是当初将期待的眼神投往罗帆与创世主战斗场所的强者。

    只是,此时此刻这些生灵投往罗帆与创世主所在之处的视线,却再非当初那种期待与忐忑,而是仇恨与恐惧。

    仇恨自然不必多说,他们在这战场世界生存了不知多少年时间,自然而然的拥有着无数的亲朋好友,而他们的亲朋好友更是统统的死在这一年的战斗余波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那战斗哪里可能还会期待,自然是有着仇恨了。

    而恐惧,那更不用多说。

    那余波直接将整个世界近乎变成一片废墟,而且还是发生在无穷高远的天空之上的一场战斗,这样的战斗,他们若是再近一点点,说不定早已是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哪里可能不恐惧?

    这一处战场世界是如此模样,在世界金字塔之下的,那前面八轮的战场世界之中的情况却也好不了多少。

    虽说,那些世界之中落下的明红与灰蒙蒙的陨石都比起这个战场世界的要小上许多,但那数量,却是多了不知多少倍。经历了这一年的战斗,在那无穷无尽的陨石之中,那不知多少亿战场世界之中的无穷生灵,早已是完全覆灭。

    甚至,有着一大半的世界因为这战斗的余波直接被那无数运使轰爆,整个战场世界消失在这金字塔之中。

    而这些世界的消失,便造成了这金字塔的结构变得不再完整,不在稳固,整个金字塔由此而变得摇摇欲坠,似乎随时可能崩溃,随时可能毁灭一般。

    这世界金字塔,只不过是这整个梦境世界的一小部分而已,而且还是极小极小的一小部分。在这世界金字塔之外,在另一处无法用言语所在的虚空之间,还有着另一个世界,一个无比广阔,天圆地方,有着无穷生灵的世界。

    这个世界之广阔,甚至比起那世界金字塔之上的无数世界加起来还要广大上数万倍之多。这样的世界,在罗帆与那创世主的战斗之中,也是受到了巨大的损伤。只不过,这样的世界毕竟是距离他们两人战斗之处极其遥远,而且这世界也实在是太过广阔了。因此,所受到的损伤却比起那世界金字塔之上的世界要小上无数倍。

    却也只是时时刻刻的有着流星雨从天而降,不时的有着某州某地被陨石砸中,造成了多少损失,而又有某人运气多好从那陨石之中获得了什么样的宝贝,从而一飞冲冲天之类的传言出现。

    这无数陨石,相比之下反而是对他们利大于弊,让这个原本被限制得死死的哪怕是再努力,资质再高,也只能修成比普通人强大数十倍的众生不断的从那陨石之中获得超越极限的机缘,从而获得远超普通人数十倍的实力。

    之所以如此,原因也很简单。

    这些陨石,事实上并不是真正的陨石,而是罗帆与那创世主的力量所化之物而无论是创世主还是罗帆,尽皆是超越了这个梦境世界限制的存在。也即是说,这个梦境世界的规则、法则根本便无法限制他们的力量,限制他们的神通。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的力量之中,自然也便包含了这样的特性。

    而他们的力量所化的陨石并非完全一样,而是各不相同,虽绝大多数乃是单纯的陨石而已但其中却也有着许多陨石因为蕴含了一丝罗帆的武学奥秘,或是那创世主的战法奥秘,从而自然演化出种种奇异的物事这些奇异物事千奇百怪,但只要有生灵能够取得,便能够凭之突破一些梦境世界的限制,从而让自身的实力获得梦境世界所不允许的提升,超越自身原来的极限,将力量提升到远超普通人数十倍的境界。

    至于到底是能将力量提升到哪个层次,便要看他们获得的物事到底是什么,蕴含的武学奥秘或者战法奥秘到底是有多少了。有些运气好的,获得的物事蕴含的奥秘超乎想象的多,甚至能够将道行境界提升到普通人的万倍以上。

    这已经是闯过两三轮血战之后才能获得的实力了······

    正因这样的情况这些在这广阔世界之中生存着的生灵见识不足,不知道这陨石出现的根本原因到底是什么,反而是对这样的变化欢迎异常,甚至恨不得天空之上落下的陨石增加无数倍,甚至将整个世界都埋起来。

    这种对战场世界之中的生灵乃是厄运,但对于这广阔世界之中的生灵乃是幸运的时光如此这般悠悠过去不知不觉间,已是百年之后。

    这百年之间,罗帆与那创世主的战斗一直持续着,他们的战斗余波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反而是愈发的强烈。

    那世界金字塔经过这百年的肆虐,早已是完全崩溃。

    整个世界金字塔之中的所有世界,除了那最大的,处于塔尖的那个战场世界因为被罗帆的时代大旗笼罩住而得以保留下来之外,其他所有的世界都已经完全毁灭。

    整个世界金字塔已经只剩下一个孤零零的世界存在于那无垠虚无之间,世界金字塔名存实亡,早已不复存在。

    甚至,便是那仅存的战场世界,虽被罗帆的时代大旗掌控而得以保存,但却也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整个世界完全变成一片死寂,其中原本依然生存着的少数强者早已是完全消失,整个世界再无任何生灵存在。

    这个世界,因为陨石堆积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不知不觉间生出了莫名的变化。那些堆积的陨石因为彼此的冲击,却是重新化为星星点点的力量,在这世界之中依然不断的激斗着,甚至演化出千军万马,在这世界来回奔走,激荡交战,用另一种方式延伸了罗帆与那创世主之间的战斗,整个世界因为如此,虽是失去了一切生灵,却似乎依然热闹,好似并不曾失去生机一般。

    这样的变化,着实玄妙-异常,在虚空往下望过去,只见整个世界被一种奇异的云雾遮掩住,在那云雾之中,有着灰蒙蒙与明红的大军在舍生忘死的厮杀着,无数激斗的声音冲天而起,隐隐间硝烟滚滚,自然散出一种残酷铁血的气息。

    这世界金字塔发生如此剧变,那世界金字塔之外的那个更广阔的世界所发生的变化却也不小。

    此时此刻,整个世界早已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那世界之中的整体修行水平大幅度的提升,此时此刻,整个世界的平均强者,至少都是普通人的百倍以上。而最强者,更是达到了普通人的百万倍之多。却已是比起当初强了不知多少。

    这样的提升,显然是因为这百年之间从天而降的那奇异流星的数量已经增加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从而让那从陨石之中获得的奇异物事变得泛滥起来。

    但,哪怕因为这陨石而使整个世界的修行水平提升了这样多,但这世界的生灵却再没有任何一个感谢这些陨石,没有任何一个期待这些陨石变得更多!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