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二章 主从之势

正文 第一千零二章 主从之势

    那整个世界的生灵之所以不在期待,不再感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这百年来从天而降的陨石,给他们带来的危害,已经强大到了足以让哪怕是再丧心病狂的生灵都感到震惊,感到无法承受的地步了。

    百年时间,这一个梦境世界之中最为广阔,其中生灵最多的世界虽没有因为那战斗的余波而毁灭,但却有着大半变成了废墟。整个世界之中因此而死的生灵,足足超过了三成之多。这样的成数,放在这样一个巨大的世界之中,那便代表着不知多少亿兆的生灵啊,这足以让任何丧心病狂之人担心整个世界会否会最终被毁灭,担心他们获得无穷力量也最终会因为这样的厄运而身死道消。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那里还会感谢这些陨石给他们带来的那改变,那里还可能会期待这些陨石更多的落下?

    这样的变化,若是创世主稍稍有着半分在意,定然是有着无数手段来阻止,让情况不会发展到这样严重的地步。但很显然的,那创世主此时虽还有余力,能够轻松的做到注意这一切,但他却是完全没有在意这些,完全不管自己与罗帆的战斗会对这整个梦境世界带来何等惊人的伤害,不管多少个世界因为他们的战斗而覆灭消亡。

    他的眼中,他的心中所存在的,便唯有眼前的罗帆,唯有这一场他自从创造出这个梦境世界之后所能享受到的最为酣畅淋漓的战斗。

    虽说阻止世界毁灭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甚至对他的战斗没有一丝半毫的影响,但他却只是因为这样一份出心思便会对他享受战斗的乐趣有一丝丝的影响而不愿为之。

    便好似,对他来说,这整个世界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及不上他心灵的一丝丝满足的感觉一般。

    连创世主这样一个创造了这整个梦境世界的存在都是丝毫不管这万物众生了,何况是此时完全无法分出一丝半毫心灵,更与这梦境世界之中的一切生灵没有任何关系的罗帆了。别说他没有发现战斗的余波会有这样的影响,便是发现了,也只当不觉。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的任何动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帆身上的气息之中所蕴含的超脱之意越来越多,越来越明显。

    最终已经是几乎凝成实质,化为真正的超脱。

    但,也只是几乎而已。当这超脱几乎完全成型。完全成为超脱者的气息那一瞬间。好似有着一道堤坝瞬间拦在他的面前一般,让原本时时刻刻增长着的气息猛然一滞,好似撞上了一面无法动摇的堤坝一般完全停了下来,一种后继无力的感觉散逸而出。让任何人一感觉到这气息,便会发现这气息虽是强大,但想要再进一步却已经是不可能了。

    这样的变化,自然而然的将罗帆从那种无思无想的状态之中惊醒过来。

    从那状态惊醒过来之后,他便发现。自己的心灵深处,隐隐间看到一道枷锁,一道比起他踏入这梦境世界之后所承受的枷锁更大上无数倍,坚硬上无数倍的枷锁。

    这一道枷锁,紧紧的锁住他,让他无法踏入一个全新的,完全不同的境界之中。

    “这,便是超脱之境所需要的超脱的存在吗……”刹那间,这样一个念头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这一道枷锁如此的厚重。如此的稳固,如此的坚硬,如此的巨大,让他一看便生出一种自己永不能将之破除的感觉。而在这枷锁之后,却是无边的自由与逍遥。

    哪怕是他从来不曾看过这样的枷锁。却也是明白,这枷锁便是阻挡他真正成就超脱之境的桎梏,是他不得超脱的真正原因所在。也即是说,只要他打破了这枷锁。便能获得无边的自由与逍遥而成就真正的超脱者。

    只是,这枷锁之坚固。比起那世界枷锁还要强上不知多少倍,哪怕是他此时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在这加锁面前却也是那样的渺小,那样的无力,根本难以将这枷锁破除而成就超脱者。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需要设下好这样多的关卡来让我突破这一个**颈。”罗帆叹息一声,心念回归身躯,缓缓的睁开双眼。

    此时此刻,他虽无法破除那枷锁,无法真正踏入超脱之境,但他却已经是将合道之境走到了尽头,合道之境的一切,对他来说已经都没有了任何秘密。而且,他身上的超脱之意,更是已经浓郁到了极点,显然已是勉强摸到了超脱之境的门槛,说是半步超脱还有些夸张,但却可以说再非合道者了。

    这样的变化,使得他此时的实力,比起百年之前,何止强了百倍?

    他身形悬浮在虚空之上,心念微动之间,一道不知来处,更不知去处的长河在他的头顶凭空显现。

    这一道长河虽是横亘在他的头顶之上,看起来似乎无比清晰,让人能够看清任何一道线条,但仔细一观察,便会发现自己之前所以为的模样有着天大的谬误,再将自己的印象修改之后再一观察,又会发现修改之后有着几乎同样多的谬误,如此这般,无限循环。

    这,便是大道长河的虚影!

    此时此刻,则会一道大道长河的虚影看起来已经是无比的完整,无比的圆满,似乎已经能够完全取代冥冥中的大道一般,拥有无穷不可思议的威能,蕴含着无限的神威。

    这一道长河悬浮在那里,微微一震之间,整个世界金字塔唯一幸存的战场世界便剧烈的一震。原本罗帆借助那时代大旗都无法完全切断的,那创世主与这梦境世界的一切联系瞬间便被完全切断了。

    甚至,那创世主更是生出一种自己已经变成了蝼蚁,踏入了其他创世主的世界之中的感觉。而其他的创世主,便是眼前这一名自己所创造的,在之前还只是以为有些能力,不足以对自己造成威胁的战士。

    这样的发现,让这创世主面上神色大变。

    心中缠绕着的念头尽是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这种模样的念头。

    作为创世主,他开辟了这样一个广阔无边的世界,虽说他不知晓这样的世界乃是他的梦境,但这个世界是属于他的。他在这个世界之中是无所不能的,至高无上的,能够将一切视为蝼蚁的,这个事实却是毫无疑问的。

    在之前那无数年之中,他哪怕是再期待有着其他人能能够战胜自己。期待其他人能够成为新的创世主。他心中也依然有着无穷的傲气,有着绝对的自信。那傲气与自信,让他认为哪怕是有生灵能够战胜自己,那也必须是他将创世主的地位交给他。他方才能够成为新的创世主。

    这种心态,便如同世俗帝国的帝皇的心态一般:“我给你的,才是你的。我没有给你,你不能伸手拿。”正是在这种心态之下,那些世俗帝国的皇室之中。父杀子,子弑父,兄杀弟,弟灭兄,母杀子,子弑母等等人伦惨剧屡见不鲜,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

    此时此刻的创世主,便是这样的心态。

    他心中充满的,乃是无穷的愤怒。眼中那昂然的斗志,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却是无边的杀意。

    “汝竟敢如此,看来是留汝不得。”创世主轻喝一声。

    他这样的杀意,若是在之前。却是能够让天地反复,让这整个梦境世界瞬间鬼哭神嚎,让世界之上的所有生灵都感到无边的恐惧。但在此时,在此刻。因为罗帆已经取代他成为这个战场世界的掌控者,他这样的杀意。却只是让整个世界变得微微有些压抑而已,种种异象根本没有产生一丝半毫。

    那创世主感觉到这变化,心中杀意更甚。

    他心念一动,手中的那圆盘虚影一转,便消失无踪。接着,他右手张开,向着罗帆猛罩下来。

    刹那间,整个战场世界都好似被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锁住一般,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规则、法则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在这过程之中咔咔作响,似乎随时可能因为这样一股恐怖的力量而轰然崩溃,直接化为虚无一般。

    在这样的情况下,便是罗帆,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分毫,便是自己体内的力量,自己的神魂,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感知,自己的心神意念等等等等,所有属于他的一切,都好似被凝滞住了一般,便是要动上一动,都是近乎不可能的。

    若是原来,他还处于之前那种状态,只是凭借那时代大旗来增加自己在这战场世界的权限,那此时这样的变化已经足以让他变成砧板上的鱼肉,任凭对方肆意而为了。但此时此刻,他通过将大道长河的虚影凝聚出来,直接通过这大道长河虚影的威能掌控住这整个战场世界,成为这战场世界权限上的创造者,与之前的情况已是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主从之势早已逆转,眼前这样的变化对他来说,却只是动念的事情而已。

    于是,他的心念动了。

    刹那间,他头顶那道长河微微一震,整个战场世界也随着而微微一震。这一震,便让创世主抬手一罩所产生的那种种异状刹那间完全消失。罗帆瞬间感到一阵轻松,周身一切尽是圆融无碍,运转速度更是达到巅峰状态。

    之前那种种异状,只不过是那创世主抬手一罩的特殊效果而已,却并不是这抬手一罩的全部威能。

    因此,虽是这样的变化被瓦解,但那创世主却只是眉头一皱,却没有停下动作,依然是抬手向着罗帆罩下来。

    在这过程之中,一只大手的虚影凭空显现,直接将罗帆罩住,向着罗帆直握过来,这一握,遍及无数时空,封锁住罗帆所能躲闪的一切方位,一切可能,让罗帆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去抵挡。

    这,显然方才是大成准圣真正的神通,却不是之前那百年时间纠缠着罗帆的那些精妙战法所能比拟的。

    罗帆抬手一指,他施展了百多年时间的时代大旗一震,那加载在时代大旗之上的那些世界锁链,便瞬间被崩碎,那时代大旗的旗面瞬间一转,化为一道长河。向着上方无限延伸而去,刹那间便撞在那大手虚影之上。

    那大手虚影的威能极其恐怖,虽没有碎裂时空这样的表现,但那却是因为威能强大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从而让这时空甚至来不及碎裂便被超越的缘故。这样的大手虚影与那时代大旗的旗面撞在一处。却是让那时代大旗的旗面一滞。便是那组成这旗面的力量也微微一散,似乎马上便要崩散消失了一般。

    而那大手虚影,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震荡,便是连下压的速度。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依然是以无可抵御的姿态向着罗帆猛压下来,要将他完全消灭。

    罗帆眉头一皱,对这大手的威能而感到震惊。

    不过,他却没有绝望。这创世主无法改变自己借助大道长河虚影掌控这一个战场世界的事实,便决定了他哪怕是施展再强的手段也将大打折扣的事实。

    罗帆心念微动,整个战场世界的力量便瞬间凝聚起来,在这时代大旗的旗面长河之前凝成一片虚影,刹那间让那旗面长河稳定下来,从而抵挡住了那大手,让那大手虽是不断压迫,却依然无法轰破这长河,无法让这长河散去。

    而这样一来。那大手自然而然的便被那长河给抵住,虽是依然不断的下压,依然是产生无数咔咔的声响,但却再无法再进一步。

    创世主眉头跳动,面上愤怒之色更重。

    此时此刻。因为整个战场世界的力量都被罗帆转移到来守护那旗面长河了,因此在这创世主的大手一压之下,整个战场世界都咔咔作响,每一寸虚空都时不时的闪过一道裂缝。便好似整个世界都在因为这一压而摇摇欲坠,随时可能崩溃粉碎一般。

    以这个战场世界的表现来看。若是在这样持续下去,没有多久,整个世界便会完全崩溃,破灭。

    那创世主毕竟是大成准圣,一个相当于超脱者的存在。他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世界所能够抵挡得了的?此时能够稍稍凝滞他一丝半毫,这已经是极其难得了,又哪里可能长久的支持住?

    不过,罗帆所需要的,也就只是这样一个停顿而已了。

    那旗面长河用来直接攻击虽有着无穷威能,但,它本身最强的威能却并不是直接攻击,它的真正威能,是那其中蕴含的一个玄妙宇宙!

    那旗面借助这战场世界的力量抵住那大手的瞬间,微微一缩,再一转,已是绕过那大手,刹那间好似不需要经过任何时间与空间一般,直接出现在那创世主的身上,裹住了那创世主。

    这创世主的神通威能高深莫测,原本这样旗面长河这样的一转,哪怕是已经超越时间与空间,却也是不可能将他裹住的。

    但奈何这个世界已经被罗帆具现化出来的大道长河所掌控,他在这过程之中稍稍改变这时世界的规则,便已经是让创世主还来不及反应便已经是将他裹在其中。

    那创世主心头一震,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便发现无可抵御的时空转换,他已经出现在了另一个奇异的宇宙虚空之间,他与他所创造的世界之间的所有联系,哪怕是之前那一个掌控者已经转移给对手的那个战场世界的联系已经完全消失,便好似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接着,虚空闪耀,一个又一个的人影出现在他的周围。

    这些人影千奇百怪,每一个都有着他之前战斗了百多年之久的那名挑战者的实力,他们密密麻麻的悬浮在四面八方,那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交织在一处,形成一股凝滞天地的压力,让这创世主也感到大受影响。

    在那战场世界之中,那时代大旗的旗面长河已经重新缩回,变成了一面普通的旗帜,在那旗面之中,那创世主的身形悬浮在那中央,脸上神色烦躁而愤怒,眼中尽是无边的杀意。

    而那创世主之前所发出的那一只巨手虚影此时更是崩溃成为无数的力量,向着整个战场世界散逸开去——与那创世主失去了联系,这力量自然是失去了掌控的烙印,成为单纯的力量凝聚体,这样的凝聚体因为乃是大成准圣的力量,若是没有任何外力影响,甚至能够生出灵智,成为力量生灵,但此时可是整个世界的力量在轰击着它,哪里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当然是被直接冲得粉碎,化为无数的力量粉末了……而这样的变化,因为其中包含的力量太多,却是让这整个战场世界的元气都似乎随着而增加了数分。

    “终于成功了。”罗帆望着那旗面上的创世主,长长的舒出一口气。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