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三章 时代长河

正文 第一千零三章 时代长河

    此时,虽说那创世主依然存在,但他既然已经落入了时代大旗旗面内部开辟出来的那一个玄奇宇宙之中,那自然便代表着结果已经注定,代表着他再无翻身的机会。如此情况下,罗帆自然能够完全放松下来,说出自己已经成功战胜那创世主的话语出来。

    那创世主在那一个玄奇宇宙之中,时时刻刻的承受着无穷无尽的攻击。那其中每一宇宙凝聚出来的生灵,都是丝毫不比罗帆稍弱分毫,而且随灭随生,哪怕是被打灭了再多,也能够在一瞬间完全恢复过来。如此这般,那怕是那创世主乃是大成准圣,拥有不可思议的神通,能够一个呼吸打灭千百万个那样的生灵,最终却也定然会败在那无数生灵之下的。

    罗帆在这战场世界之间盘膝坐下,他头顶那一道大道长河虚影微微一晃,渐渐模糊,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这大道长河的消失,这整个战场世界那种完全被他纳入自身掌控之中的感觉完全消失,整个战场世界似乎重新被纳入那创世主的掌控之下。

    只是,那创世主此时已经被纳入时代大旗内部的宇宙之中,哪怕这战场世界已经恢复了正常,他也无法将之掌控,他与这战场世界的联系依然是完全断绝的,根本便对他此时的状态没有一丝一毫的益处。

    而这战场世界之中充斥着的,罗帆与创世主百多年战斗之中所残留的力量在这过程之中却是依然不断的厮杀着,依然是演化出无穷军队,无穷战士在疯狂的交战着。只是,这种交战,这种演化,却是越来越弱,越来越小。

    虽依然需要颇为漫长的时光才可能会最终停止,但却必会停止,显然已是化为无源之水,无根之木。

    除了这战场世界。在这梦境世界之中那一个无比广阔的世界之中,那时时刻刻从天而降的无数流星此时更是已经停止了。

    这样的变化,对于那世界之中的众生而言,简直便是惊天之喜,让他们简直怀疑自己是不是在梦中。甚至有些阴谋论者更是怀疑是否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接下来将会有比起之前百年时间的遭遇更加惨烈的惊天变化出现——事实上,他们这样想却也不算错误。接下来整个梦境世界都要毁灭,岂不是更加惨烈的惊天变化?

    罗帆悬浮在那战场世界之中,他的头顶之上那一面时代大旗便在他的头顶之上若沉若浮。在那旗面之中,创世主的的身形清晰无比,好似正在施展着种种不可思议的神通,展露着大成准圣的无上威能。

    对于那宇宙之中的种种,罗帆并没有多管。只是任凭那宇宙自然演化,让那宇宙本身的威能去与那创世主交战——他便是加入其中,最终或许会让那战斗的持续时间减少,但不管他加不加入,最终也定然能够取得胜利,又何必多此一举?他此时又不是缺少时间……

    他此时悬浮在这里,正在做的,却是体悟自己的身心变化,体悟之前百多年时间通过与创世主进行交战所获得的收获。

    他的道行境界比起当初提升了不知多少。虽依然没有踏入超脱之境,但却却也已经可以算是超越了合道之境,他周身上下已经充斥着一股超脱之意,若是不论那锁住他道行境界的枷锁,他此时此刻的种种表现来说。已经是与超脱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可以算是伪超脱者。与真正的超脱者相比,只是少了打破那境界枷锁而已。

    “可惜。那枷锁实在是太坚固了,想要打破这枷锁。难度巨大得超乎想象。真正成就超脱者却还是遥遥无期。”罗帆叹息。

    他只是心念一动便感觉自己体内的力量浩瀚无极,几乎任何一点都能演化出完整的宇宙天地,眼前这一个战场世界,他甚至只需要耗费一些力量便能够瞬间崩灭,那眼光视角,更是比起之前强了不知多少。但这一切,却又是显得那样的虚假,好似是一种树立在沙滩上的城堡一般,只要打谁轻轻一冲,便会化为乌有。

    这种感觉,让他既感到美妙,又感到无奈。

    此时此刻,他的道行境界已经陷入了他这一生所遭遇的,可以说是最大,最坚固的一个**颈。在这个**颈之前,他以往所经历的那些个**颈,简直便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根本便完全不够看。甚至这个**颈减少千百倍都比起他以往所遭遇的那些**颈要大上无数了。

    因为这个**颈的存在,他的道行境界想要再有提升,除了将之完全打破之外,已经是完全不可能了。

    由此,可以想象,他的道行境界想要再有所进步,那应当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后了。因此,他此时所想要做的,便是开始重新体悟自身的诸多神通,诸多对敌手段,让他能够以此时同样的道行境界发挥出更强的威能,以面对接下来越来越难的挑战。

    作为一条超脱之路,越是往后,想要前进的难度显然是会越难的。

    此时此刻,他便是通过了这个梦境世界,在后面依然有着六关等待着他去挑战。若是这六关都是梦境世界的话,那么做这六个梦境的生灵,至少也将是大成准圣级别的存在,只有这样,这六个关卡才可能会对他形成足够的压力,让他能够最终获得突破,成就真正的超脱者。

    而大成准圣级别的存在,哪怕是最差的大成准圣,单纯从力量上,都是能够对罗帆形成碾压效果的存在。哪怕罗帆有着时代潮流的玄奥作为支撑,要战胜他们,也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甚至,最终能否获得成功还有很大一部分靠运气。

    在这样的情况下,接下来罗帆所要接受的挑战,一不小心便会让他死无葬身之地,亿万年的修行一朝毁。这让他怎能不谨慎,怎能不努力的运用好自己的一切奥秘,努力的完善自己的神通,努力的以同样的道行境界发挥出更强的实力?

    整个战场世界的上方由此而陷入了一片平静之中。

    时光悠悠,万年时间一眨眼便过去了。

    在这万年之间。整个战场世界已经渐渐的平静下来,而在这战场世界的上方,罗帆闭目盘膝悬浮在虚空之上,在他的头顶,一面明红大旗若沉若浮的悬浮着。

    那明红大旗的旗面之上。有着一名人影活灵活现的活动着。只是。这人影比起万年之前,却已经狼狈了不知多少倍,身躯残破不堪,周身气息忽上忽下。似是随时可能崩溃。而其脸上的神色,更是无边的烦躁,隐隐间夹杂着一种莫名的绝望。

    这一日,双眼紧闭万年之久的罗帆猛然睁开双眼。

    刹那间,两道明红光芒从他的双眼深处一闪而过。整个战场世界瞬息间便别一种明红光芒所笼罩。

    在这明红光芒之下。那战场世界底部存在着的那力量演化出来的无数军队、战士猛然一滞,接着所有的军队、战士同时崩溃,整个过程自然无比,好似这些军队、战士只不过是泥沙堆积而成的一般,崩溃的过程甚至都没有任何爆炸的冲击波出现。

    这些军队、战士崩溃化为游离能量,渐渐的弥散开来,融入虚空之间的元气之中,让之色战场世界的元气渐渐的增加。

    以这元气的增加速度来看,日后若是这个战场世界能够存活下来。定然是一个极其难得的生命宝库,能够诞生出数量极其繁多,种类极其丰富的生命,甚至可能成为一个修行的圣地。

    不过,显然的。这只是一种妄想而已。这战场世界哪怕是被罗帆的神通改变得再多,它也只是一个梦境的一部分,只要做梦之人醒了,这世界自然便会崩溃。

    罗帆的双眼微微一转。那种明红光芒瞬间消失。整个战场世界重新恢复了正常。当然,那些已经崩溃消失的军队与战士自然是不可能重新凝聚出来了。

    他心念一动。在他心神意念之中存在的一条明红长河便浮现在他的身体之外,瞬间便与那他头顶的时代大旗重合。

    接着,数千万种力量被他体内的近乎力量之源的力量演化出来,不断的冲出他的身体之外,不断的融入在他头顶之上悬浮着的那一道明红长河之中。

    同时,随着这数千万种力量融入那明红长河之中的,还有着那已经在之前立过无数次功劳,让他战胜不知多少对手的那一面时代大旗。那大旗,此时看来便好似冰雪遇到太阳一般,不断的融化,好似被那明红长河如同普通大河带走泥沙一般一点一滴的揉碎带走了。

    随着这变化,那一道明红长河变得越来越真实,那上面渐渐透出一股至高无上,无可抵御,掌控一切的气息,便好似整个天地宇宙,甚至便是大道都无法脱离其掌控,要被其凌驾于上一般。

    这种气息,在整面大旗与罗帆所发出的所有力量完全融入其中的瞬间增长到了极致。

    而那时代大旗内部的宇宙,此时似乎已经变成了那明红长河之上的一朵浪花,一粒水珠一般,那原本近乎无所不能的创世主则好似便是在那浪花之中,水珠之内挣扎求存一般。

    罗帆心念微动,这一道明红长河微微一番,其弯曲的形态微微改换,整个战场世界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刹那间,天地反复,一切这战场世界之中原来所存在的东西就在一瞬间完全混合在一处,形成了灰蒙蒙的一团,好似混沌状态一般的造物。此物形成之后,又在刹那间爆发,好似开天辟地一般,直接形成了一个无边广阔的宇宙出来。

    这一个宇宙是如此的广阔,乍一眼看上去似乎与地球宇宙没有任何区别。其中也有着无数河系,有着无数的形成,有着无数的行星,甚至隐隐间能够见到一股股生机从这一个巨大的宇宙之中诞生,壮大,衰落,消亡。

    整个宇宙,看起来是如此的真实,完全看不出之前乃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模样。

    而在这宇宙之上,罗帆与那明红长河以一种无比玄奇的方式凌驾其上。那一道长河更是通过极其不可思议的方式覆压着这个宇宙,似乎整个宇宙的一切都与这长河相对应,都被这长河完全掌控住一般。

    这一个宇宙不断的扩大,你扩大的速度,比起正常宇宙的扩大速度快了不知多少倍。

    只是几个呼吸之间。便走过了真正宇宙五十六亿年的过程。

    当几个呼吸之后。这宇宙扩大到比起最开始创造出来之时大上百倍之后,那长河又是一转,整个宇宙猛然收缩,短短的几个呼吸之间重新收缩成为原本那灰蒙蒙的一团。看似混沌状态,却又远远比不得混沌状态的奇异产物。

    之后,又是一轮开天辟地。

    全新的宇宙诞生,扩大,收缩。覆灭。

    如此这般,一次又一次的宇宙生灭循环在那长河的变化之下时刻不停的进行着,无数玄奇的宇宙因此而被罗帆不断的创造出来。

    这些宇宙绝大多数都是地球宇宙那种宇宙虚空的模样,但其中却也有着不少是天圆地方的,看起来便好似洪荒天地、天元大天地的那种模样。而且,哪怕是看起来是地球宇宙模样的宇宙,彼此之间也是有着巨大的区别的。那宇宙之中的气息都是各不相同,千奇百怪,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玄奇。

    这循环足足持续了数十亿次,待得每一个循环被压缩到了一个刹那之间之后,罗帆方才长长呼出一口气,停下了这种宇宙生灭的演化循环。

    “终于是完全的掌控住了,好在是自己的力量凝聚而成。若不然怕是要耗费千百倍的时间才可能完成。”罗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满意的笑容。

    那他头顶的明红长河微微一震,一个天圆地方的世界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个世界看起来与最开始他踏入此处的战场世界一般无二,甚至便是上面的生灵气息。也是与当时完全相同,便好似世间倒流一般。

    创造生命。对于正常的先天大罗之修来说都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了,更何况在当初刚刚成就仙道便开始造人的罗帆了,根据这个梦境世界残留的烙印将曾经存在过的生灵重新制造出来,对他来说也只是动念之间的事情而已。再加上他头顶的这一道明红长河连宇宙都能随意生灭的威能,将这无数生灵制造出来甚至都不需要浪费他一丝半毫的精力。

    那些完全失去了罗帆与创世主战斗给他们造成什么影响的生灵如何惊诧疑惑,这罗帆自然不会去管。

    他此时却是将自己的目光转向那明红长河之中的一朵浪花之上。

    那浪花之中,一个狼狈不堪的人影正在疯狂的抵挡着什么攻击一般,似乎连自身的神魂力量都已经抽取出来对敌,连生命本源都已经耗费得差不多了。

    那人,便是这个梦境世界的创世主,也是罗帆所需要战胜的大成准圣。

    此时此刻,他显然已经是近乎油尽灯枯,哪怕是罗帆不去管他,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没想到坚持了一万年还有这样的威能,此人却是比起上一个梦境世界的主人要强大许多啊。”罗帆感应那大成准圣的威能,不由得一阵感慨。

    “汝究竟是何人?!汝绝非吾之造物!”猛然间,那大成准圣大吼一声,声音之中充满了愤怒与疑惑。

    “我很敬佩你的豪气,所以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你。”罗帆叹息一声,道。

    他头顶这一道明红长河,乃是他根据自己此时获得进步之后的道行境界所体悟出来的,在这个境界上能够最完美的发挥出他从时代潮流玄奥威能的力量组合。从之前这一道长河能够将那时代大旗直接溶解化入其中便可以看出,这时代长河的威能,比起那时代大旗更加强大,而且不是一两倍那样的强大,而是千百倍的强大!

    可以说,这一道明红长河,便是一条时代长河,比起那时代大旗更进一步的接近那时代潮流。

    如此玄奇的一道时代长河,几乎是无所不能,要将罗帆的声音传给其中的创世主听,那自然是易如反掌。

    因此,他话语刚说完,那大成准圣便猛然一震,喝道:“汝到底是谁?!”

    “你知道你自己是这个世界的创世主,那你又是否知道,在创造这个世界之前,你到底是在哪里,又是什么样的存在呢?”罗帆叹道。

    那大成准圣听得罗帆之言,不由得一愣。脸上现出一种变幻不定的神色。那变幻方式,简直复杂得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显然是正在认真的思索着罗帆的问题。

    在他思索的过程之中,罗帆也十分配合的停下了那时代长河演化出来的无穷攻击,等待这大成准圣想清楚。至于他是否是故意做出思索的神色来拖延时间,让自己能够有时间恢复力量,这对罗帆来说却是一点都不重要——这时代长河比时代大旗的威能要强上千百倍,哪怕是他恢复巅峰又如何?

    过得好一会,这大成准圣方才长长叹息:“原来,这只是一场梦。”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