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 要,还是不要,这是一个问题

正文 第一千零七章 要,还是不要,这是一个问题

    “原来如此,看来,我们遁甲宗,却是有希望争夺进入圣域的名额了,只要我们当中再有一人能够成就准圣中成之境巅峰。”那最开始向罗帆动手的女子双眼一亮,如此说着。

    “没错!正是如此,我们现在继续闭关,下一次圣域名额争夺战只在万年之后,二师弟,三师妹,你们两人争取在这万年之间突破**颈,我们获得进入圣域名额资格的希望便会增加许多。”那大师兄微微笑着,道。

    他的眼中,充满着一种莫名的憧憬,那是对所谓圣域的憧憬,对他们以往不敢想象,但却从不知多少年以前便已经有着许多期待的位置的憧憬。

    便在遁甲宗最强那九人在商量着自己这半个多月的变化之时,在这星球某处禁地之中的罗帆,却已经是将从那九人身上所取得的无数记忆解析出来,已是对这整个梦境世界有了极其深入的了解,知晓了这梦境世界无数的秘闻。

    “原来,在这世界之上,还有着一个所谓的圣域存在,看来,那大成准圣却是极有可能便在那圣域之中。我却需要想想办法进入那圣域之中看一看了。”解析完那诸多记忆,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一个念头。

    这半个月之间,他通过对那遁甲宗九大强者的记忆进行解析,却是知晓了这个梦境世界的许多隐秘,知道这个世界有广大无边的宇宙,其中有着无穷生灵,有着无数修行宗门,修行门派,但在这之上,却存在着一个凌驾于整个宇宙上方的,让整个宇宙之中所有宗门憧憬着,时刻想要跨入其中的空间,圣域。

    相传,圣域之中的修行环境比起这宇宙要好上亿万倍。其中甚至有着圣人每天为其中的修士讲道传法,任何修行资源都随手可得,任何修行**颈都被削弱了无数倍,甚至可以说只要肯修行,成圣做祖。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

    这种种传说。有着许多一听便是荒谬之极的,但无数年来一直如此传说,哪怕是再理智的修士,也不可能完全不信。顶多也只是存疑,心中对于前往那圣域也是极其期待的。

    而想要踏入圣域,并不是任何生灵都是可以,甚至也不是任何修士都有资格。踏入圣域的资格,其实是以宗门作为单位派发的。其中每十万年,便有一千个进入圣域的名额存在。也即是说,每十万年,便可以有一千个门派进入圣域之中。

    整个宇宙有着门派数以千万计算,要从这样多的门派之中选出一千门派出来,那说是万里挑一都是太过小看了。遁甲宗原来在整个宇宙之中的排名虽进入前一万名,但却是十分靠后的名次,想要进入那一千个名额之中,那那却是完全不可能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遁甲宗原来却是十分的知足,虽是每个人都憧憬着进入那圣域之中,但却都没有真的将这个作为奋斗目标,没有真的打算去参加那资格争夺战。

    而这次,也正是因为罗帆的顺手而为给那遁甲宗最强的九人一个意外的机会。让他们居然重得赤子之心,几乎每个人都有了再度进步,突破**颈的机会,但有几个能成功。遁甲宗的排名便能够大幅度的提升,虽不一定能够获得进入圣域的资格。但却已是有了许多希望能够成功了。

    正因如此,他们方才会生出那样的野望出来。

    “举办这争夺战的宗门,是元始门,他们所处的位置似乎极其神秘,不到时间根本不会出现,这争夺战的举行地点,也是每次不同,没有定点,想要跨入圣域,除非完全看透这梦境世界的秘密,否则却只能依靠这梦境世界的规矩,借助某个宗门进入其中。”罗帆如此思索着。

    他的双眼之中闪耀着看透一切的光芒,深入的观察这梦境世界,寻找隐藏在这梦境世界深处的秘密,努力的搜寻着那圣域的痕迹,想要找到圣域的真正所在,以便直接跨入其中。

    那圣域乃是凌驾于这宇宙之上的空间,自然是整体的凌驾其上,并不会说局限于这宇宙的某个地点。也即是说,若是找到进入圣域的门户,却是从宇宙之中的任何地点,任何位置,都能够进入那圣域之中。而若是找不到门户,找不到进入的方法,便是寻遍宇宙,找遍天一切时空,怕都是无法进入其中的。

    正是因为没有位置的局限,故而罗帆此时方才不需要离开这星球,不需要去上一次那圣域门户出现的位置去寻找圣域的存在,而是直接便在这里借助自身的能力来寻找那圣域的存在。

    罗帆此时的道行境界已经达到了合道之境的至高层次,甚至周身气息已经满蕴超脱之意,神通威能之广大,距离真正的超脱者也只是差了那么一小步而已。他直接将目力发挥到极限,所能看到的东西,比起正常情况多了不知多少倍。

    刹那间,整个梦境世界的时空在他的眼中不断的分解,不断的变幻,其中所隐藏的种种秘密,种种玄妙,在他的眼前不断的展现出来,这让他对于这梦境世界时空的了解变得越来越深入。再结合从遁甲宗那九大强者记忆之中所获得的种种信息,他却是对于这梦境世界的秘密有了越来越对的体悟。

    这种种体悟,让他感觉自身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所能发挥的神通威能变得越来越强。

    不过,虽是有着种种收获,但他真正想要寻找的,真正想要获得的收获,却是完全没有,那圣域,在他的眼中依然是一团迷雾,他哪怕是寻遍时空,照遍这梦境世界虚空之间所隐藏的一切规则、法则,都无法找到哪怕一丝丝有关圣域的痕迹,便好似那圣域是完全不存在的,只不过是以讹传讹的谣传一般。

    当然,若只是如此,以罗帆的自信,便会将那圣域的传说真的当成是谣传而不会放在心上,但,在他的感觉之中,隐隐间却发现。在这梦境世界的虚空深处,隐藏在不知多少层时空之中的,还有着更深,更隐晦,也更玄妙的某种存在。

    那种存在是如此的隐晦。如此的深沉。在罗帆的直觉之中,其中似乎有着足以将他如同蝼蚁一般抹灭的威能,让他根本不敢将之忽略。

    “居然是如此……看来,还得和遁甲宗继续打交道啊。”罗帆细细感应了半天。长长的叹了口气,如此想着。

    既然找不到进入圣域的门户,但却隐隐间直觉的感应到那圣域的存在,罗帆自然没有办法找出什么捷径来进入圣域之中。而没有捷径,自然便只能顺从这梦境世界的规矩。通过正常的渠道,正常的途径进入其中了。

    而正常的途径,便是加入某个门派,继而在争夺战之中获得一千个名额之一。而显然的,对罗帆来说,加入哪个门派对他都是没有任何区别的。无论是最强还是最弱的门派,他都有着绝对的把握能够带领其获得那一千个名额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无所谓哪个门派了——而显然的,他此时便身处遁甲宗之中。加入其他门派哪有比加入遁甲宗更方便?

    心中有了决定,罗帆心念一动,整个星球的一切便已经被他纳入自身的心神意念之间。这半个多月来遁甲宗之中的一切变化,对他来说已经是再无任何秘密。

    “居然是如此,这却是意外之得。”当明白这遁甲宗半个多月的变化之后。他瞬间便发现了那九名强者这半个多月的变化,不由得惊讶起来。

    遁甲宗那九名强者身上所发生的变化事实上并不复杂,若是罗帆想要了解,甚至都不需要多思考。只要稍稍动念便能够在事前将前应后果猜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甚至是那当事人在事后的了解还要清楚。还要明白。但,他却不是闲到蛋疼的无聊人士,他自己的事情都干不完了,哪里还有什么时间、精力去考虑这些无聊的事情?因此,那九大强者失去记忆之后的变化,却是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让他此时发现之后,只感大开眼界。

    “这样更好,让我省了不少事情。”如此向着,他站起身来,抬步一跨,瞬间挪移虚空,身形转眼间已经出现在他之前出现过的那乾天殿之中了。

    此时此刻,那九人已经是回到了他们原来闭关修行的位置开始重新修行了,这大殿之中乃是一片空旷,根本没有任何人影存在。

    不过,那九人虽是失去了记忆,但道行境界却没有受到丝毫影响,感知能力之强,更不会比当初稍差分毫,甚至相反,因为意外而来的赤子之心,他们的感知反而变得更加敏锐了。罗帆来到这乾天殿之中根本没有丝毫隐晦气息的做法,他们自然是在罗帆来到这大殿之中的瞬间便发现了他的存在。

    虚空晃动之间,他们几人几乎同时出现在罗帆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似乎是他们的仇人,又似乎是他们恩人的存在,他们几人此时面上神色却尽是十分复杂,根本难以确定该用什么方式来面对罗帆——当然,其中起作用最大的,还是因为罗帆的实力,若是罗帆十分弱小,他们那里可能会为此头痛,自然是随意而为,想要怎样就怎样,心情不爽就给他好看,心情好就感谢一下他,如此而已。

    “不知道友此来所为何事?”那大师兄终是领头者,不得不出头,上前一步对罗帆道。

    “无他,只是想要与贵宗一同进入圣域罢了。不知贵宗意下如何?”罗帆微微一笑,也不虚言假话,直接便说道。

    他的话语一说完,在场诸人尽是面色微变,双眼各是大亮。他们每个人对罗帆的感觉虽都是复杂无比,不知该怎样对他才算是恰当,但之前那一番交涉,却已经让他们尽皆知晓罗帆到底是多么的强大。若是有他加入遁甲宗,为遁甲宗跨入圣域而努力,那对遁甲宗来说当真可以说是惊天之喜,跨入圣域几乎便是板上钉钉,再无任何不确定的可能了。

    “好!从今日起,道友便是我遁甲宗客卿大长老,可享受与我等等同的待遇,更不需承担任何责任,也不需付出什么,只需在万年之后的圣域资格争夺战之中帮助本宗获得资格便可。”那大师兄当机立断。直接道。

    罗帆微微一笑,点点头,道:“既然如此,罗帆从此便是遁甲宗的门人了。既然已是自己人,这些记忆。今日便还给宗主与各位长老吧。”

    说着。他右手一滩,一个晶莹剔透的圆球便瞬间出现在他的手心之上。接着,这个圆球一分为九,直接化为九颗圆球。向着那九名遁甲宗的强者飞去,直接悬停在这九人的面前。

    那九人一看,起先眼现惊喜之色。待得那九颗晶莹剔透的圆球出现在他们的身前之时,他们反而各自陷入了迟疑之中,双眼之中满是挣扎之色。似乎想要将这些记忆重新收回,但却又有许多顾忌,而不敢直接动手一般。

    罗帆看着他们,微微一愣,接着便恍然大悟,知晓他们到底是顾忌什么了。不过,虽是知晓,但他却不打算管他们,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在不断的挣扎着。

    过得良久。那大师兄长长叹了口气,抬手一拍在他身前的那一颗圆球,刹那间,强悍无匹的力量直接裹住这一颗圆球,猛然一震。那圆球便直接崩溃,化为无数游离的信息化入虚空之间,完全消失无踪。

    显然,却是已经打定了主意。不要这些记忆了。

    随着他的动作,其他几人也陆续下定了决心。有着几个将这些记忆球用同样的手段毁灭,有着几个却是舍不得,将这些记忆球收起。但,哪怕是将这些记忆球收起来的强者,却也没有将这些记忆重新融入身体的想法,只是将它当成是收藏或者当成是一件宝贝进行收藏而已。

    “若是融入这些记忆,我便将不再是我,要来又有何用?”那大师兄叹息一声,似乎在说服自己,又似乎在解释给其他人听一般说着。

    而这,显然便是他们此时此刻真实的想法。

    这些记忆,虽是他们过去不知多少亿年所经历的无数记忆,乃是他们的一部分,此时罗帆重新还给他们便好似是物归原主,他们将之融入完全不会有任何其他异常能够无比完美的融合一般。但,事情显然不会这样完美。

    别忘了,他们此时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九张白纸了,他们此时已经是通过身躯、力量、道行、境界这种种种种周身内外的一切获得了无穷尽的记忆了。而且,这些获得的记忆,看似与他们原来的记忆相同,但因为所处角度的不同,却是与他们原来的记忆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种本质的区别,便让他们几人形成了全新的人格,全新的性格,甚至可以说是全新的自我。

    在如此情况下,他们九人,经过那一场记忆取出的变化,便相当于经历了一次转世。那半个月之前的自己,便相当于他们的前世一般。

    如此一来,很显然的,他们这九人,此时已经是与过去那九个人在事实上成为了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了。

    这样的情况下,罗帆交给他们的,半个月之前从他们身上取出来的记忆,便相当于将他们前世的记忆交还给他们。他们若是将这些记忆重新融入体内,重新化入自己的记忆之中,自然便相当于将前世的记忆覆盖在自己今生的记忆之上。那简直便是将此时的自己完全杀死来形成前世的自己,几乎便是舍己为人,除非对今生实在是失望痛恨到极点,对前世又是怀念到极致的生灵之外,谁会愿意这样做?!谁又敢这样做?!

    如此一来,很显然的,他们几人会有着这样的做法,便是理所当然了。

    这一点,显然也是这种做法的最大弊端所在。

    将记忆取出来让自身的身体、力量、道行、境界等等将他们的记忆信息传递来补充这些缺失,最终确实是能够获得赤子之心,能够用全新的,最本源的角度来看待过望的种种做法,种种选择,种种体悟,种种修行,能够有极大的可能获得新的感悟,最终突破原来的**颈。

    这看起来确实是一种极其精妙,极其强大的修行法门。

    但,这样的做法,最终却是舍己为人,虽是获得了赤子之心,获得了突破**颈的机会,但却是以杀死自己为代价,最终接收一切成果,接收一切收获的,虽依然是自己,但却是完全不同的,相当于转世之后的自己。

    这种弊端,这种缺点,让这一个看似简单而效果极度惊人的方法变成了鸡肋,除非真的是愿意为了求道而放弃自我,放弃生命的存在,否则根本不会有修士选择这样的方法来突破**颈。

    “好,果然明智,看来万年之后的争夺战,却不必完全靠我了。”罗帆看着他们几人的选择,笑着赞叹起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