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 借修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章 借修

    在罗帆的感觉之中,那桎梏着自己的,原本好似永不可破一般的境界枷锁似乎变小了许多,那一股永不可破的韵味似乎小了许多。

    这种表现,代表着他突破合道之境,成就超脱者的难度,比起之前已经减少了不知多少。这些,很显然便是他在那大成准圣级别傀儡炼制成功之后所获得的直接好处。

    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换作罗帆的修行体系来衡量,那便是超脱者级别的傀儡。哪怕只是傀儡,并非真正的生灵,并非真正的修士,却也蕴含着许多超脱之境的奥妙,罗帆将之炼制成功,自然便能够看透许多超脱之境的奥妙,从而让自身与超脱之境的距离更近一步。

    过得良久,罗帆长长的舒出一口气,双眼之中的神光重新凝聚。

    而那一具在他面前的傀儡也在这时完全收敛了其身上的气息,整个看起来便好似一个普通的,身穿铠甲的壮汉一般,根本让任何人都想不到之前那恐怖至极的,让整个星球几乎所有生灵同时顶礼膜拜的气息乃是发自它的身上。

    刷刷刷的声响在这时忽然响起。

    有九道人影以超乎想象的速度破空而来,直接出现在罗帆的面前。正是那遁甲宗的九名最强者。

    “果然是罗长老,没想到罗长老在傀儡一道上的造诣居然是如此惊人,只是区区九千年而已,居然便炼制出这样强大的傀儡,实在让人钦佩。”那宗主大师兄面上震撼的神色明显无比。苦笑着说道。

    其他几人也是面上现出震惊莫名的神色,看着罗帆的眼神更是又敬又惧。难以用简洁的语言形容出来。他们乃是遁甲宗的长老,一生修行不知多少亿年都是修行这傀儡之道,因此,没有人比起他们更加清楚傀儡之道是如何博大精深,想要炼制出这种准圣级别的傀儡又是多么的困难。

    别说九千多年时间,便是九千多万年时间,想要炼制出勉强达到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都只是一种妄想,更别说所耗费的材料之多。将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足以将原本富有无比的遁甲宗给完全掏空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对罗帆在这样短的时间里面便将这样一具恐怖的傀儡给制造出来感到如此的震撼,感到如此的不可思议,甚至觉得自己这不知多少亿年的修行是否是活到了狗身上了。

    罗帆听得那宗主大师兄之言,微微一笑,道:“只是一些小收获罢了。最重要的还是本宗的传承精奥无双,若非有这基础,我却是无论如何不可能炼制出这样等级的傀儡的。”

    虽说最开始与这遁甲宗乃是敌对状态,但那却只是小冲突而已,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人既然如此恭谨。他自然不好再冷面以对了。

    那几名长老见得罗帆的模样,皆是松了口气,脸上的神色也渐渐恢复原本的从容,显然感觉到了罗帆并不太过排斥他们的态度了,那宗主大师兄道:“此处却还有一事需要烦劳罗长老。不知罗长老是否在意?”

    罗帆心念一动,发现了这一颗星球此时的模样。大概猜到了对方要说什么,只是一笑,也没有截断他的话语,道:“但说无妨。”

    那宗主大师兄道:“本宗的星球此时脱离了轨道,对我等虽说并无多少影响,但却会让这星球渐渐变得死寂,失去修行的环境,对本宗怕是会有些影响,不知罗长老可否施展神通,将星球挪移回原来的轨道?”

    听得宗主大师兄之言,其他几名长老很是知机的向着罗帆躬身行礼,恳求的模样表现得淋漓尽致。

    罗帆看他们的表现,果然正如自己所料,要自己做的果然便是将这星球挪移回去,这对于之前的他而言或许还需要耗费良多,而且需要浪费许多的时间,但对于此时已经拥有大成准圣级别傀儡的他而言,那却只是一动念的事情,甚至所需耗费的时间都只是一瞬而已,这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举手之劳了。

    因此,只是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道了声:“本就是我所搞出来的事情,自然需要将之恢复过来。”

    这一个星球此时已经完全脱离了它原来所在的恒星系,在无垠的梦中世界虚空之间自由的漂流着。这样的变化,使得这星球完全失去了太阳的照射,上面虽有着浓郁无比的元气,但因为失去了太阳,其中的植物却也失去了生命源泉,最终定然会完全消失,让这星球从此变得死寂。

    如此一来,这星球自然便相当于被废去,对遁甲宗的影响之大,可想而知。

    若是情况没有改变,这遁甲宗也只能寻找另一颗生命星球,将整个宗门搬走,那样对遁甲宗自然是损失极大,正因如此,这宗主大师兄方才敢硬着头皮跟罗帆开口,要罗帆动手将星球挪移回原来的位置。

    罗帆正是明白这星球位置的变化对遁甲宗会产生多大的影响,因此才在之前便猜出对方要提的是什么请求。

    既然已经答应了对方,罗帆也便不再迟疑,心念切入自己刚刚炼制出来的那傀儡体内,刹那间,他好似换了一具身躯,一种无比强大,无比奥妙的感觉涌上心头,整个宇宙,整个天地,乃至那冥冥中的大道,在他的眼中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隐隐间,他感觉自己此时此刻甚至能够轻松碾压之前一瞬间之前的自己千百个之多。

    而在这种状态之中,之前他的本体需要耗费无数精力,耗费漫长时间方才可能做到的事情,此时简直如同反掌一般简单。

    心念微微一动,便有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包裹住整个星球。

    随着这一股力量的包裹。整个星球原本正在发生的种种异变瞬间平息下来,甚至更好似时光倒流一般。那开裂的大地重新合上,那涌出星球表面的岩浆、煞气、地火之类的地下物事重新回到地下,那因为震动而改变的地形重新挪回原来的位置,便是那无数的奇花异草,也同样在这过程之中重新恢复生命,变得郁郁葱葱,好似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一般。那遁甲宗宗门的诸多建筑,更是在一瞬间重新恢复过来。

    甚至。便是那原本在这星球表面存活着的诸多异兽生灵,也重新被赋予的生命,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继续在这星球表面浑浑噩噩的生存着。

    以上这种种不可思议的变化自然不可能超出那九名遁甲宗长老宗主的感知,感应着这变化,他们对于那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又羡又佩,只恨不得这傀儡是他们自己的。

    罗帆没有管他们如何。心念又是一动,那包裹住整个星球的玄奇力量随着一阵奇异的波动。

    在这波动之中,整个星球瞬间消失在无边的虚空之间。整个虚空之中的空间产生了一阵好似潮汐一般的波动,甚至便是时间都因为这样的变化而产生了微妙的震荡。

    几乎在同时,在这星球原本所在的恒星系之中,在那星球原本所在的轨道之上。甚至在那星球原本应当运转到的位置之处,一颗巨大无匹的星球凭空出现。

    这一处位置的空间与时间与消失之处一般,同样是生出了莫名的变化,过得好一会方才平息下来。

    一颗如此巨大的行星凭空出现,瞬间激起了这也恒星系其他星球的许多变化。甚至让这恒星系的中央恒星都因此而有着某种变化,那恒星之上的种种火焰与热量随着发生了位移。让那恒星表现出来的模样也有了一些微妙的变形。

    当然,也只是极其微妙的一点变形而已,而且持续的时间也并不长,几分钟之后便已经恢复了过来。

    待得一切变化平息下来,这恒星系,这行星,都好似没有发生过任何变化一般,那之前这颗行星离开这恒星系在外界宇宙虚空转了一圈便好似是一场幻觉一般,让那遁甲宗的诸多门人暗自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幻境攻击,有些原本聚在一处的弟子对视一眼,只感到一种荒谬之意涌现出来。

    罗帆做完这一切,脸上只是一笑,心念从那傀儡之中脱离出来。瞬间,力量急缩水,眼中的世界被蒙上了浓郁的迷雾的感觉,让他不由自主的生出一种失落之感,甚至有着永远将自己的心念放在那傀儡之上的强烈**涌现出来。

    不过,他毕竟道心坚韧,心念一震,便将这失落感,这**完全压下,心神重新变得清澈透亮,心绪也重新变得平静无波。

    这傀儡再强,也只是外物,只是工具。用来对敌,借之来体悟玄妙,那自然是可以,但真的对其产生依赖,那便是自寻死路,自断前途了。他能够修行到现在这般的程度,哪里可能会如此不智?

    “好了,现在一切恢复正常,还有数百年便是圣域资格争夺战之时,宗主与诸位长老还是好好准备一番去吧。”罗帆毕竟不是真的遁甲宗的成员,自然不可能对这遁甲宗的高层多么的尊敬,在做完需要做的事情之后,便直接开口说出了这一段正常客卿长老不可能与宗门高层说的话语。

    那几名遁甲宗的高层听得罗帆之言,神色一肃,知晓罗帆此时没有什么心思与他们废话,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表达了一些对罗帆的感激之后,便小心的退去,离开了此处。

    罗帆看着他们离开,心念一动,那傀儡便抬手一招,虚空之中力量凝聚,直接形成了一个小世界出来。

    那小世界的门户,便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也不耽搁,直接便跨入那小世界之中。只见得这小世界之中有着一块不大不小的陆地,陆地之上郁郁葱葱,满是各种奇花异草,整个小世界弥漫着一股浓郁无比的生机,那先天元气的浓郁程度比起外界还要浓郁上数万倍之多。

    在这小世界上方,一个数丈方圆的浮空平台悬浮在虚空之上。罗帆跨入这小世界,便出现在这浮空平台之上。

    在罗帆出现之后。那傀儡也出现在此处,与罗帆相对而坐。

    心念微微一动,罗帆闭上双眼,心念重新切入前方那傀儡体内,刹那间,那种美妙无比的感觉重新涌上他的心头,让他生出一种迷醉之意。

    罗帆无比清楚这种迷醉之意并不是一种有用的感觉,心念微动。便将这种迷醉之意打散,以一种无比清醒透彻的心绪感受着此时从傀儡身上所传来的那种种感觉。

    以清醒透彻的心绪感受傀儡传来的感觉,罗帆便好似自己已经提升到了超脱之境,以超脱者的感觉来感应一切。

    对于周围的感应,这些他之前已经做过一次了,他此时便是再做一次,也没有多大的意义。而且这里乃是梦境世界。而且还是他自己开辟出来的小世界,这其中的种种与真正的宇宙,真正的世界还是有着许多区别的。故而,相比之下,借助这样的感应来感应自己的身躯反而是更加有用。

    在这傀儡所带来的感应之中,罗帆身体内部的一切前所未有细致的展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原本已经完美无瑕。强大无匹的身躯、力量、神魂、感知、心神意念等等在此时看来却是出现了许多细小的瑕疵,隐隐间更能够看到其中有着许多可以加强提升之处。

    但感应到这种种瑕疵与可加强之处,罗帆不由得欣喜不已。

    感觉到瑕疵与可加强之处,这并不代表着他的身躯等等一切变得差了,而是代表着。他找到了下一步的修行方向,代表着的感知变得更加的敏锐了!这怎能让他不感到欣喜?

    “可惜。傀儡毕竟只是傀儡,虽是超脱者级别的傀儡,但比起我真正成就超脱者来说,还是远远不如。便是将感知到的瑕疵与可加强之处补全,比起真正的超脱者来说也定然还有着巨大的差距。”欣喜过后,他又是一阵不满足,微微叹息着。

    不过,叹息归叹息,该怎样做才好,这点罗帆却是绝没有任何迟疑的。

    他缓缓闭上双眼,借助傀儡的感知,不断的调整着自己的力量,让自身力量之中的瑕疵不断的被弥补,让那力量变得越来越纯粹,越来越坚韧,同时也越来越接近力量之源。

    这一过程,一持续便是数十年之久。

    本来,若是他已经成就超脱者的话,要弥补力量的瑕疵,那就只是动念间便能够完成的工作。根本连一个呼吸都不到,更别说数十年了。但,他此时只是合道者,虽说已经走到了合道之境的尽头,但毕竟还是合道者,能够凭借超强的感知发现、弥补那瑕疵已经是极其难得了,自然不可能如同真正的超脱者那样方便快捷的完成弥补过程,只能硬生生的凭借时间去堆,从而弥补那力量之上的那诸多瑕疵。

    当最后一点力量的瑕疵被完全弥补的瞬间,罗帆猛然感到身心一畅,那桎梏他的道行境界不得突破的枷锁,好似又脆弱了几分,那上面所透出的永不可破的韵味似乎更减少了许多。

    很显然,因为力量的瑕疵被弥补,他此时所遭遇的突破**颈,再度减弱了一些。

    感应到此处,罗帆大喜。这样的收获,却是一种意外之得,乃是他之前所没有预料到的。不过,很快的他便已经明白了其中的原理。他所修行的法门乃是大力道尊的传承法门,其精妙之处,甚至能够让修士在成就道尊之后继续修行下去,自然是一种足够精妙的法门。这样的精妙法门,显然,也有着以力证道的效果——也即是,以凭借远超本身境界所需要的力量强行突破桎梏自己境界提升的**颈,从而使得自己的道行境界获得突破的一种修行方法。

    此时他力量上的瑕疵被弥补,自然便让他的力量层次更靠近超脱之境的力量,自然便能够发挥出以力证道这种修行方法的一些威能,虽因为力量没有完全达到以力证道的要求,无法完全打破这**颈,但却也已经足以对那**颈产生削弱作用,让他能够感应到自己的进步了。

    感觉到这样的进步,罗帆哪里还忍得住。更是凭借傀儡的感知抓紧时间弥补自身其他方面的瑕疵,让自己的其他方面因素所能感觉到的,可以提升之处进行提升。

    将力量进行提升,花了罗帆又是数十年时间。

    接着便是感知、神魂、肉身、心神意念、意志……等等等等诸多方面。

    待得一切完成,时间,已经是过去了数百年之久。

    算起来,他踏入这梦境世界,已经是将近万年时间。却已经差不多到了那圣域资格争夺战开启的时刻了。

    而这数百年来借助傀儡的感知进行修行,对罗帆的好处之大,却也是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