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运气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运气

    read_content_up;那宗门之中也有着大成准圣存在,其中的门人弟子最差的比遁甲宗要强大。。第一,他们综合起来组成阵势的威能之强,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正常来说,单独一名大成准圣级别的存在,是根本不可能与这样的阵势相比的。也即是说,正常来说,罗帆的傀儡哪怕已经是大成准圣级别,在对方宗门组成的阵势之前,也定然是会被轻松碾压成为齑粉,最终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

    但,很显然的,罗帆并不是正常的大成准圣。

    他的傀儡,也并不是正常的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他的傀儡,在炼制的时候,被他加入了他所悟得的时代潮流的玄奥在其中。

    时代潮流的玄奥,那乃是罗帆在合道之境尽头的境界战胜大成准圣的依凭所在,其威能如何可想而知。

    在其被加载在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之上,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自然比起罗帆自身在合道之境尽头的境界所能发挥出来的威能要强大无数倍了。

    这虽然不可能让他战胜超越大成准圣级别的存在,但在大成准圣这一境界,至少也得相当于超脱小成或者超脱大成的存在才能够与其相

    而显然的,对方的宗门虽拥有大成准圣,但却也只是一般的大成准圣而已,连小成都没有,便是将整个宗门数千弟子的力量威能结合在一处,其威能顶多也只是提高一个级别,达到大成准圣的小成之境罢了。

    而且,因为乃是阵势凝聚而成的,这样的力量比起真正的大成准圣小成却还有着许多区别,有着许多不应当存在的破绽存在着。

    这样一来,对于罗帆的傀儡而言,自然便根本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

    正是因为如此,才有着此时这等情况出现,罗帆的傀儡随手一抓·居然便已经将对方宗门的整个阵势压缩凝聚成为一小团,成为砧板上的鱼肉,任凭他予取予夺。

    罗帆的傀儡握着那小圆球,身形一晃·已经重新回到罗帆的身边,将那小球递给了罗帆。

    罗帆接过傀儡递过来的小圆球,脸上显出淡淡的笑容。这小圆球内部并非实心,而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玄光。在那玄光之中,数千名至少也是准圣初成境界的生灵在疯狂的凝聚自身的力量要打破那圆球的桎梏,却无论怎样都无法让那圆球有任何的震荡,便好似根本没有任何力量一般。

    罗帆叹息一声·随手一捏。那圆球便瞬间压缩,在那圆球内部的那数千名生灵刹那间受到无法形容的力量压迫,最终哪怕是那大成准圣,也直接爆开,化为齑粉,与其门人弟子所化的齑粉混合在一处,将那圆球内部的空间涂得均匀无比。

    随着这变化,那圆球也随着崩塌消亡·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便在这时,对方宗门的那个平台微微一晃,化为玄光向着遁甲宗的平台直冲而来·最终完全融入那平台之中,让遁甲宗的平台大小不变,但整个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比起之前要稳固一倍以上,而且整个更是散发出华丽的光芒,让那平台远远看过去便已经与之前有了本质提高了。

    方才那玄光出现,罗帆忽然跨上前去,然后傀儡出现,将那玄光压缩成为圆球,圆球交回罗帆手中,再被压缩成为虚无。这整个过程都被遁甲宗的诸人看在眼中·一时间所有人尽皆震撼无比。

    那一个原本已经布置好的阵势更是在一瞬间呆滞,接着那巨大的金甲神人微微一晃,崩散成为一千多道遁光,被那下方的平台一个牵引,统统都落入下方的平台之中。

    接着,罗帆也受到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牵引·他知晓这牵引到底是何存在,因此却是没有反抗,任凭那牵引将他拉到那平台之上,落到遁甲宗的诸人面前。

    那遁甲宗的诸人此时看向罗帆的眼光已是裸的敬畏了。罗帆的强大,在之前他们还没有直观的感觉,但此时此刻,在罗帆顺手将方才足以将他们团灭的力量轻松碾压之后,他们对于罗帆的实力已是再无任何疑惑,心中原本存在的丝丝怀疑,自然便完全消失,所剩下的,当然便只有敬佩与畏惧了。

    甚至,在那宗主大师兄的心中,罗帆那让遁甲宗成为此次争夺战第十一名的狂言似乎也不再单纯是狂言,而是似乎有着那么几分实现的可能啊。

    “总共是一万零三十八个宗门,一轮淘汰之后就只剩下五千零一十九个宗门,两轮之后,就只剩下两千五百一十个宗门,三轮之后,就只剩下一千二百五十五个宗门,四轮过后,就只剩下六百二十八个宗门。也即是,只要经过四轮,胜利四场,就必定踏入前一千,拥有获得进入圣域的资格。剩下那些三百多个宗门,那显然要从败者挑选,所以便是胜利三场,也并不是没有机会获得资格。”这宗主大师兄的怎么说也是中成准圣巅峰的存在,思维能力绝不是普通修士所能比拟,刹那间便将这整个淘战的过程想得清清楚楚。

    “如此一来,五轮战斗之后还可以继续的,就之剩下三百一十四个宗门,六轮,就是一百五十七个宗门,六轮,七十九个宗门,七轮,四十,八轮,二十,九轮,就是前十了。也就是说,我们遁甲宗若是要成为第十一名,那只需要胜利八次,就能够完成目标,若是要进入前十,更只是需要九次就能够做到。以罗长老的神通,这样看来似乎并不是很难啊······”这宗主大师兄心中如此想着,眼神之中不知不觉带上了一种憧憬,一种莫名的激荡。

    罗帆的眼神惊人无比,若是要观察,定然能哦故看出他的想法,只是他却是没有什么心思去关注他的想法,他此时正在感应周围的变化。

    在所有遁甲宗的门人落入这平台之上后,这平台产生了莫名的变化,有着莫名的天光裹住整个平台,周围的时空改换,转眼间已是脱离了那个世界·出现在之前他们呆了数个月的那一片虚无当中。

    在这虚无之中,已经是有着数百个平台存在了。

    显然,虽说罗帆的速度已经相当惊人,但在他之前却还有着数百个宗门比他更快结束了战斗·淘汰了自己的对手宗门。至于那被淘汰的宗门到底是如同罗帆这般将之完全抹杀了,还是只是将之打败而已,这便是罗帆所看不出来的了。

    那遁甲宗出现的变化,自然激起了那些宗门的注意,一时间不断有着感知从各处蔓延而来,扫过遁甲宗所在的平台。

    这也是正理,能够这样快战胜对手的宗门·必定是极其强大的宗门。而在这种随机分配对手的战斗之中,任何一个宗门都可能成为自己的对手。因此,这些自认为自身极为强大的宗门,自然是需要注意那些可能对自己造成威胁的宗门了。

    而遁甲宗,显然便是符合他们对有威胁对手的定义,自然那会让他们抓紧时间来观察遁甲宗的情况了。

    遁甲宗此时的情况颇为特殊,整体实力并不十分强大,别说与此时这数百个宗门相比·便是与他们之前的对手相比都差了不止一筹,若是这样的情况被他们所发现,定然会对遁甲宗提高警惕·让他们对罗帆提高警惕的,这样对战斗虽没有决定性,但却定然会产生许多麻烦,因此,在这瞬间,罗帆心念一动,一片宝光将整个平台遮掩住,完全将那一切探测的感知隔绝出去,让遁甲宗的一切在其他宗门眼中变成了一片迷茫,再无法察觉遁甲宗的一切情况。

    对于这样的变化·那些感知也只是稍稍遗憾而已,也并没有感到什么惊讶。他们以己度人,自身能够如此快速的战胜对手乃是以绝对的实力碾压,这新出现的宗门能够比他们慢上些许便战胜对手,显然实力也不会太弱,能够有这样的手段阻挡他们的探查·这哪里有什么可惊讶的?

    那遁甲宗的宗主大师兄感应到这变化,方才松了口气。虽说在这虚空之中无法相互攻击,若是遭遇到战斗又定然是不死不休,但若是让对手提前知道自己宗门的情况,说不定他们便会提前制定好相应的针对性手段来针对他们宗门,他哪怕是对罗帆的实力有着无比的信心,却也不认为罗帆是永远不败的,若是被一整个宗门针对,他可不信罗帆能够继续胜利。此时罗帆将宝光遮掩住一切探查,却是让他这种担忧完全消失,他自然是松了口气了。

    罗帆不管其他,仔细观察着其他宗门。

    绝大多数的宗门如同他一般,将自己宗门所在的平台遮掩住,让罗帆无法发现那宗门的里面到底是什么一个模样。

    但其中,却也有着几个宗门大大咧咧的将自己宗门的实力毫无顾忌的展示出来。一股股强大的气息冲天而起,激荡着整片虚空,压迫着这虚空之中存在着的那数百个平台。

    原因无他,他们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自信,自信自己便是被其他人任何探查,都能够轻松的战胜一切对手。那种肆无忌惮的展示自身实力的行为,透出的霸气,也让每一个宗门都不敢轻忽对待。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的霸气,让那诸多宗门不敢肆无忌惮的探查那几个宗门,而是小心的,借助一些极为隐晦的方法来获得那些宗门的信息。

    毕竟,他们可不愿意直接激起如此霸气的宗门的愤怒,让那宗门在遭遇他们之时毫不留情——淘汰战虽是随机挑选对手,但谁知道什么时候会遭遇到这些宗门?而用感知直接探查,那不管怎样看都是一种并不礼貌的行为,若是肆无忌惮的使用,那是必然会激起不满的。

    淘汰战,虽是必然分出胜负。

    但却也没有说一定要将对手完全碾压,完全破灭才能够获得胜利。只要对手认输,却也能够分出胜负的,强大的对手有没有手下留情,肯不肯接受你的投降,那对于自认实力不足的宗门来说,可就是生死之间的差别了。

    罗帆虽没有这样的顾忌,但也没有肆无忌惮的用自己的感知去探查那几个宗门。

    并不是惧怕,只是不愿意节外生枝,在战斗之前便招引太多仇恨罢了。

    接下来三年时间·这虚空之中的平台越来越多。最终,在三年之后,伍仟零一十九个平台终于全部出现在这虚空之中。

    而罗帆的感知虽是敏锐无双,但那些宗门显然都是十分的谨慎·一出现在这虚空之中,便使用宝光将自身宗门所在的平台掩盖起来,让罗帆轻易难以看清那些宗门的损失,只能凭借那些宗门宝光的强弱变化微微猜测一番而已。

    当所有胜利的宗门完全出现之后,第二轮淘汰战开始了。

    因为宗门数量是伍仟零一十九个,因此却是有着一个宗门轮空,直接通过这第二轮。原罗帆并没有对这轮空的名额有所期待·但最终结果却是让他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天光笼罩住所有的宗门,但却单单便是漏过了遁甲宗这个平台。

    最终,待得天光消退,整个虚空之间,居然便只剩下遁甲宗这个平台存在,其他平台,其他宗门,都完全消失无踪。结果很显然′正是遁甲宗获得了伍仟零一十九分之一的轮空几率,不必战斗,直接便通过了第二轮·成为了参加第三轮淘汰战的两千五百一十个宗门之一。

    而当所有除了遁甲宗的宗门消失之后,遁甲宗所在的平台忽然发生奇异的变化,一种更加华丽的光芒从这平台之上散发而出,整个平台变得更加的稳固,上面的元气也变得更加的浓郁。

    这,正是又一次战胜对手方才会出现的变化,已是让所有人都再无疑问,知晓遁甲宗真的轮空,不用战斗便获得了胜利。

    当发现这个事实的时候,遁甲宗的诸人不由得呆滞了好一会方才发出一声欢呼·各自是谢天谢地,感谢命运这样眷顾他们。

    罗帆对此虽是无所谓,但却也是在脸上显现出笑意,虽进入战斗他也有着绝对的把握能够战胜对手,但能免除战斗,那自然是一件相当不错的好事。

    便在遁甲宗诸人的欢呼还没有散去之时·这一片虚空又是有着天光出现,接着一个更加华丽的平台凭空涌现出来,出现在这虚空之中。这个平台之上没有任何宝光遮掩,正是之前那几个没有人也掩饰的宗门

    这样的事实,很显然,只是方才那么一小会,这个强大的宗门居然便已经战胜了对手,获得了第二轮淘汰战的优胜!

    “这怎么可能这样快?!”遁甲宗之中一名小成准圣不由得惊呼出声。

    “没什么不可能的,这淘汰战并不是生死之战,只要他们将自身绝对的实力展示出来,对手自认为实力不足,自然便会认输放弃。”那宗主大师兄考虑得更加周到,叹息一声,解释道。

    “一个有着九名大成准圣,三千弟子在预选及第一轮淘汰之后没有任何损失,最差的弟子都是初成准圣,更绝大多数参与弟子都是小成准圣的宗门,有资格让其他宗门认输弃权。”罗帆淡淡一笑,难得的插口解释道。

    听得罗帆说起那宗门的实力,遁甲宗诸多门人尽是抽了一口冷气。

    显然是在为那宗门的实力而感到震撼。

    那宗门在之前三年之间没有任何掩饰自身宗门的实力,任凭其他宗门探查,但能够探查,敢于探查的,也只不过是各个宗门的最强者,像遁甲宗的诸人,便是那宗主大师兄也不敢随意探查,更何况是其他门人弟子了。因此,哪怕已经与他们同处于一个空间三年之久,遁甲宗的诸人也根本没有对那宗门的实力有直观的认识。此时听得罗帆这样说,方才发现那宗门的实力居然是强大到这个地步,哪里可能不震撼?

    那新出现的宗门对于遁甲宗比他们快速颇为惊讶,但也只是惊讶而已,很快的便明白了为何这个宗门居然会比他们快出现在这虚空之中。一种不屑之意从那宗门所在的平台之上透露出来。但也只是一闪而过,显然在那宗门心中,遁甲宗这样的宗门不足以让他们投以太多的注意。

    接下来数日之间,一个又一个的宗门战胜了对手,出现在这虚空之间。

    最先出现的,自然是那几个没有丝毫掩饰自身实力的宗门了。

    但,也有着数个使用宝光掩饰自身宗门实力的宗门以不比他们慢上多少的速度完成第二轮淘汰战,出现在这虚空之中。

    很显然,并非其他宗门使用宝光阻挡一切探查的宗门,便是实力远比不得那几个不屑使用宝光遮挡平台的宗门,他们之所以使用宝光遮挡平台,并非不自信,只是作风与前面那些宗门并不相同罢了。

    这样的认识,让遁甲宗的诸人更是心头暗紧。

    read_link_up;

    ♂♂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