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一步天堂一步地狱

    罗帆脸上神色淡淡的,那气息收回之后,并没有任何安抚众人的表示,便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站在那里。

    因为有着罗帆放出的宝光遮掩,遁甲宗所在的这一处平台之上所发生的一切,对于其他宗门而言,根本便是不存在的。若是他们知晓的话,或许会对遁甲宗更加不屑一顾也说不定。

    便在罗帆将遁甲宗之中的一切不同意见压服之后,天光从天而降,直接笼罩住在这虚空之中更显华丽的一百六十三个平台笼罩。

    接着,除了一个平台很是幸运的轮空之外,其他一百六十二个平台瞬间消失在这一片虚空之间,再度出现之时,已是分散到八十一个世界两两相对了。

    这一次,遁甲宗,或者说是罗帆的运气相当的不错,他的对手却是一个拥有三名大成准圣的宗门。这宗门经历了前面几轮争夺战之后能够有着信心继续战斗,显然是对于自己的实力是有着相当的自信的。

    而能够有着这种自信的宗门,显然不可能在前面几轮争夺战损失太多。

    因此,此时此刻,罗帆所面对的那宗门总共有着门人两千三百多人,算起来从预选到如今,却只是损失了六百多名门人而已,别说比起遁甲宗来了,便是比起那几个不屑于将自己宗门的实力掩盖起来的宗门来说,也只是差了一筹而已。

    他们两个宗门所出现的世界是一个海洋的世界。整个世界的下方,便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除此之外根本没有任何其他存在,什么陆地。什么岛屿,尽皆没有。整个世界甚至看不到一片泥土。

    甚至,罗帆的双眼视力穿透海洋,看向那海底,便会发现那海底之中存在的并不是一般海洋之中的淤泥,而是被压缩凝聚成为固态的,不同于冰块的海水。这种固态,其密度比起冰块这一类海水固体要大上不知多少倍。也不知有多厚,铺陈在海底,扮演着整个世界的下层。

    在这天地之间,充斥的元气,更并非正常的元气,而是偏向水性,好似只是气态的水一般的奇异元气。

    在这样的元气之中。任何与水性有关的神通威能都能大大的增强,而任何与水性不合的神通其威能都将受到极大的限制。甚至,在这单纯的神通性质限制的表层之下,更有着更加深层的限制。这种限制,让在这世界之中施展神通的方式必须有所改变方才能够成功激发其威能。

    罗帆心念微微一动,刹那间便将这世界的一切变化完全纳入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

    他此时已经是合道之境的尽头。接下来便是超脱,世界的改变对他的影响却是相当的小,心念电转之间,这世界规则法则的改变,他便了然于心。该如何施展神通能够发挥神通原来的威能,该如何才能利用这世界本身的特色。将神通的威能大幅度增强,这些对他来说都已经再无任何疑惑。

    若是罗帆称为超脱者,他此时这等动念的过程甚至能够完全省去。无论出现在任何世界,都能够肆意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能够将自身所施展的神通的威能推进到极限。也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超脱。

    不同于罗帆,这个梦境世界的大成准圣虽在层次上来说已经是超脱之境,但毕竟并非超脱之境。这个境界的神通威能极其强大,拥有毁天灭地,创造万物的威能,甚至一动念之间,便能够让合道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却依然受到世界的限制。

    在之前几轮争夺战的世界战场,因为级数不够,虽对大成准圣级别的存在有所限制,但那限制便如同这世界对于罗帆的限制一般,只要一动念便能将看透那限制,从而将自身的全部实力发挥出来。

    但在这一轮,因为世界已经加强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甚至便是完美天地都似乎无法与之相比一般。这样的世界,其对于大成准圣的限制,已经增强到了一个难以形容的境地,让那些大成准圣需要耗费一段时间方才能够悟透,从而将自身的全部实力发挥出来。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感觉,因此,那一个宗门在出现在这整个海洋的世界之后,却是没有马上便发动攻击,而只是布下防御阵势,打算先悟透这世界的规则、法则方才进行攻击。

    很显然的,在战斗之中,罗帆从来是不懂得谦让的。他也没有这个梦境世界之中修士之间手下留情这样的概念。

    眼见对方宗门居然在拥有三名大成准圣的情况激发防御,想要进行防守。他哪里还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呵呵一笑之间,心念一动,他的身形已经刹那间跨越了几乎整个海洋,直接从遁甲宗的平台之上消失,出现在那宗门的平台之外。

    那宗门之中的大成准圣虽是在一心体悟这世界的玄妙,但毕竟乃是大成准圣,并没有因此而完全失去对外界的感知。罗帆如此毫无顾忌的跨空出现在此处,他们哪里会无法察觉?顾不得自己依然无法完全发挥自身神通的威能,轻吼一声,三道水性神通直接从他们所在之处爆出。

    一片巨大的水性雷云,一条狂猛的水龙,无数细细密密的冰刃,刹那间将罗帆所在之处淹没。

    罗帆面上笑容隐隐,一道明红长河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这明红长河奥妙非常,在虚空之间好似无比的稳固,又好似时时刻刻的变幻不知多少亿万次,其中的每一点变幻,每一个流转,都似乎包含着某种天地宇宙之间至高至深的奥妙与道理一般。

    那上面的明红,是如此的明亮。让任何看到这长河的生灵,在一刹那间都只会注意到那明红。无论那长河到底是多么的玄妙,多么的不可思议,都无法将他们的注意力拉过去一丝半毫。

    在这明红之间,任何人都能够感受到一种无法形容的掌控之意,便好似被这明红笼罩,百年已经纳入了这散发这明红光芒之物的掌控之中,自己的生命,自己的命运。自己的一切,从此再非自己做主一般。

    在这明红长河之下,那水性雷云,那巨大威猛的水龙,那无数的冰刃,好似遭遇到黑洞一般,在刹那间完全消失无踪。却是完全被那明红长河给吞没了,没有一丝一毫的勉强。。

    要知道,那三种神通之中,无论是水性雷云还是水龙,还是冰刃,若是其中任何一种神通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一个大千世界都会在瞬间毁灭。在这世界之中,因为水性元气的缘故,其威能将会大大的提升,虽说这世界比起完美天地更要稳固,但其任何一种神通的威能完全发挥。也足以将方圆数十万里范围的虚空变成粉末,甚至让时间也无法承受其打击而被扭曲。断裂。

    这样的三种神通,此时此刻却被那明红长河轻轻一震,便全部吞下,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样的变化,对于那宗门之中的生灵而言,是如何的震撼,可想而知。

    一时间,那宗门平台之上原本有些嘈杂的声响一静,除了那三名大成准圣之外的所有宗门门人尽皆是面色呆滞,显然是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便是那三名大成准圣,也是眼现惊色,来不及对视哪怕一眼,各自将身拔起,化为三道流光直冲而起,向着罗帆直冲而来。显然,是放弃了之前先体悟这世界玄妙的打算,而是打算直接与罗帆战斗。

    至于为何不集合整个宗门的力量来战胜对手,这更不用多说,显然是时间来不及。要知道,除了他们三个之外,此时诸多门人都已经是承受不住方才所发生的事情影响,各自心神变得一片空白。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哪里能够让他们来帮助他们战斗?

    面对着扑面而来的,极险恶,极强大的气息,罗帆面上没有一丝一毫的异常表现出来。

    心念一动,头顶那一道时代长河便轻轻一震,刹那间好似完全超越时间,超越空间一般,直接便出现在那三道流光周围,向着那三道流光裹去。

    那三道流光虽反应速度极其快速,在虚空之间绕过三道玄之又玄的轨迹,轻松而玄异的便要绕过这一道明红长河——若是那长河只是如此,没有丝毫变化的话,他们的这样一绕,还真的便将之绕过了。

    但很显然的,罗帆的时代长河不可能没有丝毫变化。在那三道流光一绕的瞬间,其也是微微一转,直接横亘在那三道流光之前,任凭那三道流光不断变换,都没有任何放弃的趋势,轻轻松松的便将那三道流光吞入那时代长河之中,纳入那时代长河内部的宇宙之中。

    “终于成了。”当三道流光消失在那时代长河之中的瞬间,罗帆微微一喜,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接着,他将时代长河又是一转,直接扑入下方那一个平台之中,四处一扫,在那宗门的门人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将所有门人完全吞入那时代长河之中的宇宙内部去了。

    这宗门的门人虽极为强大,其中甚至有着不少比遁甲宗的宗主大师兄还要强大上几分,但毕竟是远远比不得罗帆,哪怕是正常与罗帆对上,都无法反应过来,更何况他们依然处于震撼当中,心神依然一片空白了。自然是更加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

    之前所发生的这一切,从罗帆出现在这宗门平台之外,一直到将所有宗门的门人吞入时代长河之中,这过程说起来似乎颇为长久,但事实上却只是经过了不知多少万分之一刹那而已。

    此时此刻,那遁甲宗的诸多门人甚至都还来不及看清这个世界。

    罗帆身形一闪,已经是重新跨越了大半个世界,出现在那遁甲宗的平台之上了。而此时此刻,在遁甲宗的诸多门人眼中,罗帆甚至都没有消失过——罗帆消失的时间实在是太短太短了。在这平台之上看来,罗帆的身形只是微微一个模糊。便重新变得清晰,自然是难以发现了。

    不过,毕竟并非所有人都是这样浅薄。

    那遁甲宗的宗主,便看到了罗帆的不同,知晓在这一闪之后,罗帆头顶出现了一道明红长河,也看到了在极遥远之处,自己的对手宗门上面似乎有着某种莫名的变化。似乎失去了活力一般。

    “莫非……不可能吧……已经是这时候了,怎么可能比起前面几轮战斗更加快速的战胜对手?!”这宗主此时心神意念之间充满了这样一个让他百爪挠心的念头,想要开口询问,又想到之前与罗帆的冲突,勉强的将自身的疑惑压下。

    罗帆何尝看不出遁甲宗宗主的疑惑,不过他却是丝毫没有给他解释的想法。

    并非是顾忌之前发生的冲突,那冲突对他来说。根本便算不得什么,只不过是他昭示一下自己的实力而已,与之前而言他对这遁甲宗的感觉并没有以丝毫改变,之前怎样,现在还是怎样,又哪里会如何在意。

    他之所以不解释。只是懒得解释罢了。

    反正,不管自己解释不解释,他也总能知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何必浪费自己的口水?

    接下来十天,遁甲宗的诸人尽是一片忐忑。各自做好最完善的准备,处于随时可能激发防御阵势。攻击阵势的位置,做好进行最险恶战斗的准备。

    而罗帆,却是十分平静的悬浮在虚空之间,双眼微闭,似乎神游物外一般。在他头顶之上的那一道明红长河玄之又玄的横亘在他的头顶上方,让任何人都似乎置于其掌控之中一般,十日以来没有丝毫变化。

    待得第十日,罗帆猛然睁开双眼,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口中说道:“终于完成了,看来比起上次又有了不小的进步啊。”

    便在他说话之间,横亘在他头顶的时代长河猛然一震,那上面的明红色泽好似明亮了一些,那大河的姿态,似乎也更加玄妙了。

    同时,罗帆更是感觉那桎梏住他道行境界的那枷锁似乎又有了某种莫名的减弱,似乎要将之打破的难度更减少了一些一般。

    “完成了三个,还有九千九百九十七个。”罗帆口中吐出了只有他自己清楚,其他人却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所指为何的话语。

    同时,在极遥远之处,那已经悬浮在虚空之上十日之久的那一个对手宗门的平台一震,化为一道玄光直接跨越虚空,直接投入遁甲宗所在的平台之中,让遁甲宗的平台猛然一震,忽然增大了一倍,同时变得更加的华丽,更加的稳固。

    此时此刻,经历了这数次变化之后,这一个平台已经变成了好似一座百万丈的高峰倒竖一般,看起来极其震撼人心。

    随着这变化,虚空之上有着天光从天而降,直接笼罩住遁甲宗的平台。

    则会种种变化,看得遁甲宗诸人目不暇接,只感觉做梦一般。眼前这种变化他们已经经历了数次之多了,自然知晓这乃是他们获得胜利的表现。但,这也是他们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之处——怎么就胜利了?从他们进入这个世界一直到现在,根本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啊,怎么等了十天,他们居然就胜利了?莫非这一次战斗靠的是坚持?看谁能够坚持得更加长久?……

    不说那遁甲宗诸人如何胡思乱想,那天光笼罩住这平台之后,时空变换之间,他们已经挪移时空,消失在这奇异的水性世界之中。

    再度出现,便是在那一片他们无比熟悉的虚空之间。

    此时此刻,虚空之间,已经足足有八十一个平台存在了。也即是说,遁甲宗,又是最后一个完成战斗的宗门。

    便在遁甲宗出现在这一片虚空的瞬间,天光笼罩住整片虚空,将所有宗门笼罩其中。接着,一股意念从那天光之中传出,涌入所有宗门的所有人心神意念之间:“这一轮淘汰战参与宗门一百六十三个,剩余宗门一百六十二个,八十一个宗门胜利,一个宗门轮空,一个宗门淘汰,淘汰者失去一切,其原本地盘分割并入胜者宗门。败者获得超过标准十倍地盘,胜者获得超过标准九百倍的地盘。接下来的战斗将以此类推,胜利者将获得败者九十倍的地盘,败者地盘不变。请各宗门自行把握。”

    这意念传递进入所有宗门门人耳中,让所有宗门尽皆面色大变。

    许多宗门的高层更是面上现出悔恨之色——他们,都是那些败者宗门的高层。

    之前那一轮争夺战之所以短短十日之间便近乎完成战斗,所有宗门只剩下遁甲宗一个宗门最后完成战斗,原因很简单,正是那些宗门并没有全力战斗!因为不知晓战斗之后的地盘分配到底是会增加多少,因此他们按照常理想象,以为便是胜利了,也只是比失败多上一两倍的地盘而已,这显然并不值得他们去冒险。因此,在战斗当中,他们一旦觉得自己难以取胜对手,或者是取胜对手将会付出太大的代价,便与对手进行协商,或是认输,或是付出一些代价让对手认输。如此,方才在短短的十日之间完成所有战斗。

    但,他们怎么都不会想到,胜利与失败,居然有着这样的差距!九十倍的地盘差距,这几乎是天壤云泥,这让他们怎能不悔恨交加?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