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八掌 十一名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八掌 十一名

    若是早知道胜败之间会有这样打的差别,他们怎么也会拼上一拼,不说其中有些宗门本身只是比遭遇的对手差了一点点,战斗起来胜负还未可知,甚至有着几个宗门更是本身便比遭遇的对手要强大,只是因为对方表现出宁死不屈之势,故而担心战斗起来会得不偿失,故而方才认输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败者宗门听到胜负之间会有这样大的差别,怎么可能不感到悔恨交加?

    不过,除了这些败者宗门之外,那些胜利的宗门之中,却有着几个宗门面色也是微微变化。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地盘来分?!平常胜利的话顶多也只是获得二三十倍标准地盘而已,比起失败者也只不过是强上两三倍而已,怎么这一次一下子便强了九十倍之多。莫非,这圣域之中也有着什么异变出现?!”在那胜利的宗门之中,那丝毫不遮掩自身宗门的几个宗门之中的一个宗门内部,一名大成准圣面色微微变,口中如此喃喃着。

    这话语十分的轻微,甚至连他周围,那些他所在宗门的门人都不曾听到,但,罗帆却是留着一分感应放在这宗门之中,这话语虽说只是轻轻的一声,但却丝毫不落的被他所接收到。刹那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激起了不大不小的波澜。

    “看来,当真是有着这个可能啊。圣域之中绝不可能凭空多出这样多的地盘来分给新加入的宗门。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圣域之中发生了惨烈的战争。让许多宗门消亡,从而让他们所占据的地盘空了出来。只有这样。才可能会多出这样多的地盘。”这样一个念头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

    闪过这念头之后,罗帆却并没有任何忐忑的模样,反而是面现笑容,眼神之中闪过跃跃欲试的神色。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他进入圣域,与这梦境世界的诸多宗门的所求并不相同。对于这梦境世界的诸多宗门而言,进入圣域为的是一个更好的修行环境,为的是更光明的修行前途。

    但。对罗帆来说,他进入圣域,为的,却只不过是为了找到这创造这个梦境世界的那一名大成准圣而已。修行环境对他来说,哪里都是没有多大区别的。

    而在之前那几轮战斗之中,他更是发现了自己能够通过杀死大成准圣来打破自身的境界枷锁,如此一来。那圣域之中发生战争相比于平静无波来说,对他的好处哪个更大,却是不用多说,当然便是惨烈的战争对他更为有利了。

    在他念头转动之间,天光再度笼罩住整片虚空。

    在天光之间,八十二名胜者宗门所在的平台开始微微扭曲。最终时空变幻,直接消失在这一片虚空。整片虚空之间随着而只剩下那八十个懊恼无比的败者宗门存在着而已。

    接着,不一会间,那之前一直在这虚空之中,在上一轮很是幸运轮空的宗门在天光笼罩之间重新出现在这一片虚空。只是其平台的光芒却是变得暗淡了许多,与之前在这虚空之间的那些宗门的平台看起来已经是相差不多。很显然。这宗门却是直接认输了。

    在这宗门之后,一个光芒万丈,华丽无比的平台出现在虚空之间,那显然是与之前那宗门相对应的对手宗门。

    接下来数日,除了这两个宗门之外,再无任何一个宗门脱离战场,出现在这虚空之间。

    很显然,那战场之间所发生的战斗此时正是激烈无比,却是没有再像之前那几轮战斗一般,一发现自己的实力有所不足马上便认输,尽皆是因为胜利利益的刺激,将自身宗门的实力发挥到极限,用尽一切手段想要取得胜利。

    一直到将近半个月之后,方才有着一个宗门出现在这虚空之间。

    这个宗门非是其他宗门,正是遁甲宗,是罗帆暂时依附的宗门。

    此时此刻,遁甲宗所在的平台已经比起之前显得更加的华丽,而且其体积也比之前大了一倍以上,整个平台更显得稳固。

    这一次,遁甲宗所遭遇的对手与上次相差不多,同样是有着三名大成准圣。只是,这一次的大成准圣却是反应比起上一次的对手更加的快速,一踏入那世界,便不管不顾,直接便集合全宗之力,对整个遁甲宗发动攻击。

    而且,也不知是为何,他们的攻击,威能却是超乎想象的强大,好似那世界特别适合那宗门所修之道一般,着实让罗帆费了一番手脚方才抵挡住他们的攻击,继而通过种种玄妙的手段方才将他们吞入时代长河之中。

    由此,他方才等了半个多月才结束战斗,获得最终的胜利。

    而这一次的胜利之后,那时代长河继续获得不少好处,他的境界枷锁,也继续被削弱些许,距离被突破更近了一小步。

    “又是三个,还有九千九百九十四个。”罗帆叹息一声,似满足又似无奈的如此说着。

    若说上一次听到这样话语之时那遁甲宗的宗主还不明白罗帆说的是什么,现在再听,联系前后,哪里还有不知道的。

    一时间,那宗主看向罗帆的眼神如同在看一个疯子。同时眼神深处更是闪过深沉的无奈。

    眼前这人居然打算杀死一万名大成准圣的无上强者,不是疯子又是什么?但更加让他无奈的却是,这个疯子此时掌控着遁甲宗的一切,遁甲宗的生死存亡便在这疯子的一念之间,这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加无奈的?

    在遁甲宗完成战斗之后,陆续的有宗门结束了战斗,一个又一个的出现在这一片虚空之间。

    一直到三年之后。所有的四十一个胜利宗门方才全部出现在这虚空之间。而那些败者宗门,能够依然留存着从那战场脱离出来的。却只不过是二十六个而已。却是有十五个宗门被胜利的宗门所全灭,不单单无法获得更多的地盘,甚至连进入圣域的资格也被完全剥夺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外如是。

    便在所有宗门回归这虚空之时,又有天光笼罩所有宗门,传入意念。这意念同样告诉所有人,胜利的宗门已经将地盘再度提升了九十倍。变成了八万一千倍标准地盘之多。

    这样的收获,让那些失败的宗门无奈却并不懊悔,让那些胜利的宗门喜悦而又满足。失败的宗门无奈,自然是因为无法获得那胜利的好处。而不懊悔,原因更简单,因为他们已经将自身宗门的所有实力都发挥出来了,便是失败。也只是技不如人而已,却是没有什么可懊悔的。而那胜利的宗门喜悦而满足更不用多首,获得了这样的好处,他们哪怕是有着极大的牺牲,却也尽皆觉得这是相当值得的。

    在天光之后,四十一个胜利宗门之中除了一个轮空。直接获得胜利之外,其他四十个宗门尽皆消失在这一片虚空,被传送到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进行激烈的淘汰战斗之中去了。

    这一次。罗帆所在的遁甲宗足足是一个月之后方才完成战斗,回归这一片虚空。而其他宗门。比起他们更慢,却是足足一年之后方才全部回归这虚空。其中,胜利的宗门加上那轮空的幸运宗门有二十一个,失败的,却只有十八个回到这虚空。却是有三个完全消失,失去了进入圣域的资格。

    其中,消失的宗门之中,便有一个是不屑于用宝光遮掩自身宗门所在平台的宗门。他们所遭遇的对手,不是其他,正是遁甲宗,或者说,是罗帆。

    那个宗门之中,有着九名大成准圣,放在这所有参加争夺战的宗门之中,绝对可以排进前十。但,这样的宗门,在面对罗帆的时候,却只不过是让罗帆解决他们的时间增加一倍,浪费了他又十几天而已,便让罗帆的时代长河受到了大补,让他所遭遇的境界枷锁再度减弱,再度向着被突破踏进一小步。

    “还有九千九百八十五个。”此时罗帆这样的感慨,已经是再不能让那遁甲宗的宗主当他是疯子,而是隐隐间有些期待这个数字变成零的一刻了。

    而那宗门的消失,也让那剩下的诸多宗门感到惊疑不定,那有着九名大成准圣的宗门的实力之强,绝对是顶尖的,在这虚空之中,没有任何一个宗门有着绝对的自信能够完胜那宗门。

    但,只是一年之间,那宗门居然便无声无息的消失了。甚至都看不出那战胜他们的宗门到底是受到了多少损失,这岂不便是在说,同样有着一个宗门可以如此轻易的便将他们同样灭去,他们岂能不惊疑不定?

    这一次胜利的好处同样是巨大无比,让他们每一个胜利的宗门获得了七百多万倍标准地盘的地盘……不管那标准地盘有多小,在这样的倍数叠加之下,都将是一个巨大得无法想象的地盘了。

    这样的收益,让那些胜利的宗门直接喘起了粗气。

    一时间,整个虚空之间你尽是嫉妒与兴奋。嫉妒的,自然是那些失败的宗门,兴奋的,当然只有那胜利的宗门了。

    “这一次应当是最后一轮了,虽说就此放弃有些可惜,但毕竟不值得为此冒险。”在天光笼罩之间,罗帆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样的念头闪过。

    还有二十一个宗门,显然,这一轮过后将会剩下十一个宗门有继续战斗的资格。而要挑出前十名,自然是需要至少再有一轮战斗。而要挑出最强的宗门,则至少要有四轮战斗。若是罗帆毫无顾忌的话,自然便能够参加四轮战斗。能够将多四个宗门的大成准圣化为自己突破境界的助力。

    可惜的是,罗帆心中却是有着许多顾忌。顾忌与那圣人真正照面。这种顾忌,虽没有强到他放弃一切的地步,但为了这四个宗门的大成准圣,却不值得他冒这样的危险。因此。罗帆哪怕是十分不舍那几个宗门的大成准圣,却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便在落凡间如此思考。等待着时空转换,他们一同进入战场的时候,他忽然间发现,这天光过后,遁甲宗的位置居然没有任何变化,整个宗门的平台依然是留在那原来的位置。甚至,这宗门的平台更是没有任何征兆的变得更加华丽,更加广阔。更加稳固。

    “这是……轮空了?!”罗帆难以置信的想到。

    他四处看看,周围有着一个个被宝光遮掩住的平台,有着一道道十分嫉妒的眼神投射过来。很显然,他们果真是没有离开过,没有进入战场!他们,真的是轮空了。

    “这怎么可能?我们已经轮空过一次了啊……”罗帆终于无奈的承认了这个事实。

    他叹息一声,散去了准备好的神通。有些无奈的盘膝坐下。

    那遁甲宗的诸人在发现了此时的情况之后,却是没有罗帆这样多的纠结,反而是大喜过望,一时间激动的欢呼声冲天而起,若非有着宝光遮掩,说不定早已是将这整片虚空化为一片激动的海洋了。

    对于遁甲宗的诸人来说。每一次战斗对他们来说都是在生死线晃过一次,他们没有罗帆那种对战斗的渴望,没有对名次的绝对追求,他们所要的只是安全的离去而已。轮空,对于罗帆来说自然是一拳打空的烦闷。对他们来说却是幸运到极点的幸事。他们怎能不欢呼,怎能不喜悦?哪怕是那宗主大师兄。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喜悦之情,面上神色满是激动。

    罗帆扫过他们一眼,懒得多说什么。

    此时他也已经想明白了,他们再一次轮空,这看起来已经是第二次轮空,似乎是一件绝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别忘了,之前那一次轮空是有着数千个宗门,那可以说是一种极强的幸运。但这一次,宗门的数量却只是剩下二十一个而已。这二十一选一个来轮空,遁甲宗被选中的几率自然是极大的,被选中轮空,也不是什么不可能事件。

    “可惜了,这些宗门至少都有四五名大成准圣……”罗帆叹息着,如此暗自想着。

    接下来,他们又等待了一年多时间,方才有着宗门陆续的从那战场之中脱离出来,出现在这一片虚空之间。

    这一次,几乎每一个重新回归这虚空的宗门都受到极大的损失,每一个宗门看起来都是十分的萎靡,宗门之中门人的损失更是极多。

    到了一年之后,当所有二十个宗门出现在这虚空之时,最好的胜利宗门甚至只剩下三百多人而已。只是进入这争夺战之前的十分之一罢了,那损失之大,可想而知。而那些失败的宗门之中,甚至有着几个只剩下光溜溜的几个门人而已。由此便可看出之前的战斗是如何的惨烈了。

    便在所有宗门出现之时,天光笼罩,又有意念传递进来。

    罗帆在这天光笼罩的瞬间,直接便将一股意念传递出去:“遁甲宗自觉实力不足,放弃继续战斗的权力。”

    原本,他也只是随意的将意念传出,并没有太过期待会有回应——他最终的打算还是在进入战斗之后直接认输。当然,他之所以在明知道希望渺茫的情况下依然在此时这样将放弃战斗的意念传出去,原因也并不复杂,却是因为他不愿意在战斗的时候认输……若是能够在这样的情况下结束战斗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但是,便在他的意念刚刚传出之时,一股意念传入遁甲宗所有门人的心神意念之间:“遁甲宗放弃争夺面圣机会的最后战斗,是否确定?友情提示,若是选择放弃,便是战斗过后名额不足,也将不能再递进补充,请慎重选择。”

    那遁甲宗的诸人感应到这意念,不由得面面相觑。

    在之前,他们对于罗帆要继续战斗十分的愤怒,觉得这乃是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刀口上,是在找死。对罗帆更是恨之入骨,恨不得直接被扔出这战场。但此时此刻,当罗帆将这样一个选择放在他们面前之时,他们反而是有些不舍了。

    毕竟,他们此时距离面圣只差了那么一小步而已了啊,接下来的战斗甚至都不用一定要胜利,只要能够存活下来,便将有很大的机会能够获得面圣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哪里可能不产生一种侥幸心理?

    “就这样放弃?会不会太可惜了,不如我们再试着参加一次如何?反正也不需要胜利,只要能够有门人存活下来就有很大的机会面圣了啊……”那宗主大师兄硬着头皮,对罗帆说道。

    “你可以继续参加,不过,我绝不会再出手。”罗帆淡淡的道。

    这话语,完全打消了那宗主大师兄的想法。他与其他几名长老对视一眼,叹息一声,同时将一股放弃战斗的意念传递进入天光之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