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圣域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圣域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圣域

    便在那宗主大师兄将放弃意念传递进入那天光的瞬间,那天光猛然一震,而随着其一震,整片虚空,随着剧烈的震荡起来。这种震荡,并没有任何要覆灭的感觉,反而是生机勃勃,好似是正在欢笑所产生的震动一般。

    在这震动之间,整片虚空隐隐间有着天音阵阵。

    接着,在那天光之中,有着一股意念传入在场诸多宗门每一个成员的耳中:“因为遁甲宗放弃继续战斗,剩下的十个宗门自动成为前十宗门。拥有面圣资格。此次圣域资格争夺战至此告一段落,前十宗门将继续挑战排名,剩下的宗门将直接回归各自宗门所在。”

    这意念过后,天光震荡,这虚空之中的诸多宗门还来不及反应过来,便已经感觉时空变幻,除了那十个宗门前十的宗门之外,其他诸多宗门尽皆消失在这片虚空之间,各自回归他们在梦境世界当中的宗门所在之处了。

    遁甲宗,作为自己放弃继续战斗的宗门,却是有着一些额外优待,但,也只不过是最后消失而已,让那剩下的十个宗门知晓到底是哪个宗门这样愚昧,居然放弃面圣的资格。

    对于那接下来的排名战将如何进行,罗帆与遁甲宗的诸人自然是没有什么心思去管。

    此时此刻,他们早已是重新来到了遁甲宗宗门所在的星球。

    但一千多人的队伍出现在那星球的时空门户之前的瞬间,整个星球瞬间沸腾了。

    虽说,损失了一千多人的门人对于遁甲宗的诸多门人来说是很大的冲击,但这样的损失,比起他们所获得的好处来说,却是那样的微不足道,足以压下他们可能产生的一切伤悲,让他们兴奋莫名,感到自身一生的理想都获得了满足。

    罗帆来到这星球之后,懒得管他们如何,对那宗主道:“进入圣域之时再见。”

    说着,身形一晃,已经是在遁甲宗的所有修士反应过来之前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一次,他却没有留在这星球,而是直接跨入这恒星系的中央恒星之中,直接在其中开辟出一个小小的世界出来,在其中开始调息修行。

    遁甲宗的诸多门人对于罗帆的离开,即是感到庆幸,又是感到惊讶。

    不过,不管是庆幸还是惊讶,结果都不会有任何改变。

    “本宗在这一次争夺战之中,获得了第十一名的好成绩,千年之后,我们便能进入圣域之中!”虽说几乎所有人都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这样的好事,自然是需要好好的宣扬一番了,因此,遁甲宗的宗主却是将一切情绪压下,直接激昂无比的对整个恒星系宣布道,这声音,传遍了整个恒星系,让这恒星系之中的一切生灵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他所说的这一句话,知道遁甲宗到底是多么的强大,知道遁甲宗的前途是多么的远大。

    这话语一传遍恒星系,刹那间,整个恒星系瞬间沸腾了起来。

    整个恒星系之中的所有生灵,无论正在做什么,都尽皆是兴奋到极点的欢呼起来。无论他们与遁甲宗是何等剥削与被剥削的关系,遁甲宗进入圣域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件极大的好事。若是遁甲宗不顾那些被他们剥削的凡人,自己进入圣域之中,那自然是相当于将这恒星系的诸多生灵解放出来了,那自然是一件好事。若是遁甲宗不愿放过他们,要带着他们一同进入圣域,那对于他们来说自然更是一件好事了,毕竟,哪怕同样被剥削,在无比美妙的圣域之中,和在这凡俗之地相比,谁都知道在哪里会比较好。

    正因这样的心态,他们方才如此发自内心的欢呼起来。

    宣布之后,遁甲宗的宗主便开始忙碌起来。

    虽说还有千年时间,但遁甲宗要将整个宗门搬入圣域之前所需要做的准备却实在是太多太多,千年时间看似漫长,但事实上却只是勉强足够而已,却是没有多少时间让他们浪费。

    在这忙碌之中,整个恒星系开始好似一具精密的机械被发动起来一般,开始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力量,整个星球变得无比的热闹,无比的忙碌。

    这整个准备的过程无比的繁杂,若非遁甲宗的诸多门人尽皆是极为强大的修士,开辟小世界来容纳诸多资源与生灵对他们来所乃是简单无比的事情。因此才使得有条不紊,没有多少混乱。

    不过,哪怕是如此,等他们完全准备完毕,时间也已经是过去了九百多年。

    眼看着,便要到那圣域之门打开的时候了。

    圣域之门,便是当初那一个将遁甲宗的门人送往战场的时空之门在他们离开之后所化的一个门户。这个门户好似镌刻在虚空之间的虚影一般,若有若无,似虚似实,在时间未到之前,便好似虚影一般,根本无法接触,更别谈将之打开了。

    而越是到了当初那意念所说的千年期限,这门户便越是真实,越是有实体的感觉。

    似是在这千年之中正不断的积聚力量要打开通往圣域的通道一般。

    这一日,当这圣域之门终于有了一丝丝实体痕迹的时候,在这恒星系的太阳之中,一道光芒猛然一闪,直接跨越虚空,来到这星球之上,来到那门户之前猛然一落,化为一个青年模样的人影。

    这,自然便是罗帆。

    这九百多年间,罗帆一直是在那太阳之上他所开辟出来的那个小世界之中。那小世界并不大,但却隔绝了太阳的一切热量,温度适宜,更吸取太阳的力量转化为浓郁的先天元气与无穷生机,让那小世界对于生灵来说环境变得无比的适宜,让罗帆在其中能够感到无比的舒适。

    而罗帆在这小世界之中九百多年,却并非是无所事事,而是不断的探索这梦境世界的奥妙,通过自己的之前的种种经历,寻找那圣域的真正所在。

    因为那圣域之门的存在,以及之前那几轮争夺战的时空变幻留在他身体的痕迹,那原本无迹可寻,好似完全不存在的圣域对于罗帆来说已经是显露出了一丝丝的痕迹。

    这痕迹,是如此细微,哪怕是他也难以凭之直接找到前往圣域的道路。故而才在那小世界之中呆了九百多年。

    好在,这九百多年之间,他也不是一无所得。

    却是凭借自身对那圣域的感应,重新将他那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重新炼制了一遍,让那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获得更强的适应性,在这里梦境世界的威能虽没有多大的提升,但却应当能够在那圣域之中发挥出更强的威能出来。

    之所以要这样做,原因很简单。

    当初在那圣域资格争夺战之时,那没一轮战斗,都是开辟出全新的世界来充当战场,而那些世界,每一个都是由极为玄奇,都拥有完全不同的规则、法则,对于修士,都有着某种近乎无法压制的影响。要么便让修行某种法门的修士得到加成,实力大大提升,要么便让他受到压制,实力大幅度减弱。

    这看似只是战场的变化而已,一般人也就这样将之放过了。但,罗帆是何等样的存在?岂会如同一般人那般浅薄?这战场的变化,当然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它,必然是有着其源头。而这源头,最有可能的,便是那圣域。

    也即是说,圣域,应当也是拥有着这种压制效果的时空!若非如此,那战场哪里会有那样的特性出现?

    而这特性,若是平常,罗帆自然不太在乎,可以在进入圣域之后在通过体悟来弥补。但在猜出那圣域之中此时并不平静的情况下,他哪里可能放弃在踏入圣域之中可能获得的一切实力?哪里可能让那傀儡因为环境的改变而实力无法发挥?

    也正是因为以上种种原因,才有着此时这样的事情发生,才有着罗帆这般耗费了九百多年时间来将自身的傀儡重新炼制。

    罗帆这时之所以来到那圣域之门门口,却是因为他已经有了新的发现。

    “还有十来年才能能够真正的沟通圣域,完全打开门户。不过,现在这样,已经再不是无迹可寻了。”罗帆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的双眼,看向眼前这一个好似镌刻在虚空的虚影一般的圣域门户,那圣域之门背后无数规则法则的变化,在他的眼中如同掌上的纹路一般,根本没有任何遮掩,没有任何隐藏,直接清晰无比的展现在他的眼中,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那无数规则法则此时正时时刻刻的变幻着,无穷无尽的时空奥妙,宇宙至理不断的被演化展示出来。

    这其中的任何一点奥妙,任何一点道理,若是拿出去,对于任何中成准圣来说,都是一种无上的机缘,足以让他们的道行境界获得的不大不小的突破了。但这无数奥妙,在罗帆眼中,却是浅显无比,根本没有任何让他疑惑之处,一切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清楚,甚至那每一道规则、法则的变化,都不出他的意料之外。

    在罗帆的眼中,这无数规则法则,便好似结成一道锁链一般,将隐藏在时空极深之处,在罗帆以往觉得乃是不存在的所在之中的一个巨大的世界牵拉过来一般。

    那一个世界之广大,甚至这一个梦境世界的宇宙相对于他来说都只是沧海一粟一般微不足道。说是那锁链将那世界牵拉而来,倒不如是将这个宇宙拉向那个世界来得更加准确。

    而之所以在之前无法察觉,而此时能够感觉到那世界,原因也很简单,却是那世界距离这宇宙的距离,已经被拉近到了罗帆所能够看清的地步!

    “终于等到今天。”罗帆悠然一叹,身形一晃,渐渐化为虚无。

    他进入这个梦境世界已经是有一万多年了。这时间对他来说虽是极为短暂,但毕竟是一万多年,这怎么说也不是一个小数字了。

    若是没有办法,接下来十几年时间,他自然是依然能够继续心平气和的等下去。但此时此刻,那圣域便在他的面前,哪怕是相隔得远上一点,他也再没有浪费时间继续等待的心思了。

    此时他正在做的,正是不管那圣域之门,直接以自身的力量,向着那一个巨大的世界——圣域而去。

    罗帆此时已经是合道之境的尽头,甚至是已经看到了突破途径的合道尽头。这样的道行境界,他的神通威能之强,却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地。而在连先天大罗都可以做到有条件的无所不能了,他更加不用多说。

    平常看不到那圣域的踪迹,根本不知道如何着手前去那自然是没有办法。但此时此刻,既然已经看到了那圣域的所在,感觉到了那圣域的存在,对他来说,要进入圣域,便已经只是时间问题而已了。

    因此,此时他虽只是看到了圣域而已,甚至看不到任何进入圣域的入口,对他来说,却已经是足够支持他进入圣域了。

    此时,罗帆眼中的世界已经完全改变,再非正常的模样,而是变成了一个完全由规则法则组成的世界。这个世界,与当初的力量视角同等性质,只是将全部由力量组成的变成了全部由规则法则组成的而已。

    而这样的视角,却是他从力量视角当中所悟出来的,是他渐渐超脱那大力道尊传承的表现。当然,此时这样的视角当中,属于力量视角的痕迹还是极重的,距离真正脱离力量体系,自成一体,却还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好在罗帆也并非要走这规则法则路线,此时这样的规则法则视角对他来说,已经是足够使用了,却不必太过苛求完美。

    在这规则法则的世界之中,那圣域再非如同正常视角那般无迹可寻,而是如同一颗巨大的太阳一般明亮耀眼,甚至照得人双眼生疼。而那圣域之门背后,便是延伸出一道枷锁,直接无比绵长的连往那一颗代表圣域的太阳。

    那太阳虽是明亮耀眼,照得人双眼生疼,但毕竟距离此处极为遥远,那一道锁链由此也变得极为漫长,甚至漫长得好似无法用具体数字来描述其长度一般,让人震撼,惊叹。

    在这规则法则的世界之中,时间、空间都是规则法则所化,这种极为遥远的感觉,事实却并非空间上的遥远,而是一种规则法则间隔的遥远。也即是说,是罗帆所在之处与那巨大太阳之中相隔的规则法则极多极多,方才显得遥远。同样的,那锁链的漫长,也并非空间角度的漫长,而是一种规则法则变幻极其复杂所造成的漫长感觉。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想要赶往那太阳所在,所需要的便不是飞遁,不是行走,而是悟!是悟透这阻挡住他与那太阳之间的规则法则,从而绕过那些规则法则的阻隔,直接到达那太阳的所在。

    对于这一点,罗帆自然是清楚无比。

    直接在这规则法则世界之间盘膝而坐,双眼之中闪过无数的玄妙信息,眼前无数规则法则的奥妙被他不断的解析出来。

    随着他对规则法则奥妙的解析,那一道锁链的长度在他的眼中变得越来越短,而他与那太阳的距离,也变得越来越短。

    这样的解析过程,乃是一种重复劳动过程,对于他来说,事实上只不过是让他对于自身以往所掌控的神通威能有着越来越深入的理解,对于他的战斗力有着一些提升而已,他的道行境界,却不可能因为这样的解析过程获得什么突破。

    因此,罗帆的解析过程却是极其快速,并不曾如同修行一般,每隔一段时间便来进行总结一番,加深一番,只是单纯的解析,单纯的向着那代表圣域的太阳靠近。

    这一解析,便是一年时间过去。

    某一刻,罗帆周身一震,猛然间感觉自身好似沐浴在一片炙热玄妙的阳光笼罩之中,眼中的一切规则法则勾勒成为了一个巨大无匹的整体,组成了一个密不可分,玄之又玄,隐隐间更是透出一股超越一切,永恒不朽,万劫不磨的气息在其中。

    刹那间,罗帆恍然大悟,脸上现出欣喜之色。

    “原来,已经是到了。”他如此想着,身形虚空直立而起,微微一伸展,周围缠绕着的那无数规则法则,便好似游丝一般被他挣脱。

    接着,他抬步向前一跨,身形如同虚幻一般,直接挤入了前方那一个巨大的整体之中。

    刹那间,无数玄之又玄的存在扫过他的身躯,他眼中的世界自然而然的脱离那种规则法则的视角,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制作用在他的身上。同时,周围的一切似乎又变得如此的美妙,如此的玄奇,微微吸入一口气,更是感觉浓郁无匹的元气涌入他的肺叶,整个身体舒服得几乎打了个冷颤。

    “原来,这就是圣域。”罗帆长长呼出一口气。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圣域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