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功德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功德

    千年之间,罗帆已经远离了那遁甲宗的地盘不知有多少万亿里之遥。

    而他通过对大成准圣级别的异兽以及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进行绞杀,已经将自己所遭遇的境界枷锁缩减到了一个随时可能打破的境地。那一道挂在他头顶之上,已经有数百年不曾收回的时代长河更是光芒灿灿,那明红的光芒甚至盖过了阳光,让他经过的位置,方圆数万里范围都笼罩在一片明红之间。

    “还差二十五名大成准圣级别的生灵就能够突破了。”罗帆此时身形并没有洗俺的有丝毫狼狈,反而是神采奕奕,好似之前那上千年的疲于奔命并非发生在他的身上一般。

    原本,罗帆所需要杀戮的大成准圣级别的生灵数量足足是七千八百七十四头之多,而这千年来,他所杀戮的生灵虽没有达到这个数字,但其中却有着许多巅峰准圣级别的生灵。这些生灵每一头都相当于三四十头大成准圣级别的生灵。此时此刻,却已是近乎将他所遭遇的境界枷锁打破,让他只需要再杀戮二十五名大成准圣级别的生灵,或者一头巅峰准圣级别的生灵,便能够完成将境界枷锁打破的过程,让他的道行境界获得梦寐以求的无上突破。

    罗帆暗自想着,开始向着下一处大成准圣级别异兽所在之处而去。

    虽说若是选择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的话只需要再有一头便足以完成整个杀戮过程,但。很显然的,选择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却需要冒不小的危险。在有所选择的情况下,他自然不会愿意选择这样的对手。

    便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忽然间,一声悠然的叹息响起。

    接着,整个天地刹那间改换,那原本充斥整个圣域的,万劫不磨,永恒不灭的气息。在一瞬间似乎微微的沸腾起来,其中甚至有一种喜悦欣慰的韵味夹杂在其中。

    “你为何行此杀戮?从你进入圣域的一千多年时间,你所杀戮的大成准圣已是近万,这样的丧心病狂,实在是留你不得了。”这样的话语钻入罗帆的耳中,让罗帆周身一震,双眼之中透出凝重之色。

    发出这声音的主人罗帆甚至都不知道在哪里。但他却能够将这声音送入他的耳中,这样的事实足以让他明白,这发出声音之人,怕是绝不简单,极有可能是大成准圣以上的存在。也即是说,极有可能是相当于道尊之境的巅峰准圣。真正的。没有任何打折的巅峰准圣!

    面对这样的存在,罗帆怎能不凝重?特别是此时,这人还说出留自己不得的话语出来……

    这时,下方那一头罗帆原本正打算收入时代长河内部宇宙之中的大成准圣级别的异兽更是如同小猫一般驯服,趴在那地面之上。若不是压力太大,甚至都要开始摇尾巴了。

    便在这时。虚空扭曲,一个人影从无到有的出现在罗帆面前。

    这人乃是一名英俊的青年模样,身着道袍,长袖飘飘,看起来一派的仙风道骨,周身气息若有若无,好似是极端的强大,又好似是完全没有一般。

    这人此时正用一种惋惜之中夹杂着愤怒的眼神看着罗帆。

    那眼神,便好似在看一个不小心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罪行的无知小儿一般。

    “果然是巅峰准圣。”罗帆眉头一皱,刹那间知晓了此人到底是什么存在,心头不由得一震,体内力量更是瞬间活跃到巅峰,那他头顶照耀着方圆数万里范围的时代长河更是微微变幻,将其中的玄奥发挥到极限。

    “杀戮?我只是在搜集修行材料而已,哪里算得什么杀戮?”罗帆淡淡的道。

    他此时虽说已经即将将境界枷锁打破,即将获得超脱,但毕竟还只是合道者,虽已经达到了合道之境的尽头,但依然是合道者。这样的道行境界,便是面对那灵智不足的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都要小心翼翼,通过无数手段方才能够将之战胜。眼前这修士明显便是真真正正的巅峰准圣,其灵智,其神通,其威能,比起那些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要强大不知多少倍,面对这样的存在,他自然是不希望与之动手的。

    那人听得罗帆之言,冷冷一笑,道:“搜集修行材料?什么修行材料需要这样多的大成准圣?我观察了你三百年时间,你在这三百年间,除了赶路之外,没有任何一刻停止杀戮。这样的作风,根本便是邪魔作风,哪里是什么搜集修行材料可以解释得通的?!”

    “好,既然没有直接动手,那就说明还有回旋余地。”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口中却没有丝毫迟疑的道:“我等修行之士,数百年时间又算得了什么?便是耗费数亿年来搜集修行材料,也不会少见吧。而且,我的修行法门比较特殊,需要许多大成准圣级别的异兽身上的物质来修行,难道就不行吗?”

    “不可能,你杀戮的大成准圣之间根本没有绝对的共通点。”那巅峰准圣眉头一皱,斩钉截铁的反驳道。

    “呵呵,那共通点阁下不是已经说出来了吗?它们尽皆是大成准圣啊。”罗帆呵呵一笑,道。

    “嗯?!”那青年眉头一皱,似乎被罗帆的话语给问倒了。不过,很快的,他的面色便重新恢复愤怒与惋惜,道:“或许你说的是有道理。但,这圣域并非修罗场,虽说不限制修行道路,但你这样的杀戮之道,却是绝不可能放任的。所以,还是留你不得。”

    说着,这青年也懒得开口,直接抬手向着罗帆虚空一抓。

    便在这一瞬间,罗帆便感觉到自己的周身上下好似承受了整个天地。整个宇宙,整个圣域的排斥。压迫。周围那无穷无尽的,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气息向着他疯狂的凝聚而来,让他感觉自己的身躯,自己的力量,自己的感知,自己的意志都在承受着无法想象的压力。这压力越来越强,越来越恐怖。最终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让他感觉自己的一切似乎都要在这压力之下被化为齑粉一般。

    在这一瞬间,罗帆忽然响起千年以前他凭借那遁甲宗地盘之时借助劫数灭掉的那些巅峰准圣级别异兽的感觉。当初,那些劫数,也是凭借这无处不在的,疑似圣人气息的凝聚,压迫来完成的。那种情况。与此时他所遭遇的是何等的相似,若非罗帆已经达到如今这般,几乎了悟一切的道行境界,说不定都要说一声报应不爽了。

    “原来,当初那些异兽是这样的感觉,这实在是相当的不美妙啊。”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在这时居然还有空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青年的出手速度虽是如此的突然。但罗帆却早已有了准备——对于一个没见面便说留自己不得的人,他又怎么可能毫无防备?

    因为有了准备,故而此时虽说遭遇了类似当初那些异兽遭遇的劫数,但他却依然做出了反抗。只见他心念一动,他头顶的时代长河便猛然一震。直接便裹住了他自身,直接将他收入那时代长河内部的宇宙之中去了。

    这时代长河内部的宇宙。平常只是用来对敌,但那却并不代表其只能用来对敌。毕竟是时代长河,妙用无穷,功用自然不可能那样单调。

    这时代长河内部的宇宙当初能够隔绝那些异兽的劫数,此时对于这种与当初劫数相当的攻击,自然也能够有效的进行隔绝了。故而,当罗帆的身形进入那宇宙之中的瞬间,那青年猛然感到右手一空,眼前只剩下那一道疑似法宝一般的明红长河,而他所要灭杀的对手,却已经是消失无踪了。

    “躲在法宝之中难道我便拿你没办法了吗?你也太小看圣人门下了!”说着,他右手并指在虚空之间微微划出一道简单但却玄奥至极的轨迹。刹那间,整个圣域虚空震荡,一道光芒从虚无之中跨出。

    这一道光芒是如此的明亮,如此的耀眼,如此的凝实,简直便如同亿万个宇宙排列在一处一般,直接向着那明红长河猛撞过去。

    他口中虽说得对这法宝不屑一顾,但事实上,他之前之所以观察了罗帆三百年之久方才动手,正是因为这一道明红长河的威能实在是太过诡异,让他找不到完美的方法来对付的缘故,因此此时他一动手,便是他所想到的,能够对这明红长河有着最大功用的神通。

    这神通,也正是他通过师门向圣人请教所得到的一种神通。其威能强大得便是他也震撼莫名,他却是有着绝对的自信这神通能够轻松的将这明红长河打破。将其中的罗帆揪出来。

    这人,说是圣人门下,但其实也只不过是圣人的一个记名弟子所开创的一个门派里面的弟子而已。这样远的关系,自称圣人门下,却是在自己脸上贴金……故而,便是这样一道对于圣人来说动念之间便能创出亿万种的神通,也需要兜兜转转,浪费三百年时间方才求到……

    “将近万头大成准圣都收入那法宝之中,而本身的道行境界却没有任何进步,看来他所搜集的材料定然都还在,我若是将之杀死,不单单能够获得功德,还能够凭空获得那许多材料……”这青年此时心神意念之间闪过的却不是什么高尚的念头,反而是这样的念头。

    这个梦境世界,或者说,这个梦境世界之中的圣域,有着一种罗帆在其他世界所没有见过的东西,那就是功德。

    罗帆之前杀戮得越多,便越是激起那些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来对付他,原因正是因为功德在起作用。

    圣域之中的功德,乃是一种极其玄妙的存在。这种存在,极其玄奇,平常没有什么体现,好似完全没有任何作用一样。但当你修行,当你突破境界之时,它自然便会显现出其重要作用。功德多的修士,无论是修行还是突破。都将比起功德少的修士要容易许多,功德越多。其中的差距便越大。

    甚至,有些普通人若是功德足够的话,甚至能一夜成仙。有些修士若是功德达到一个界限,甚至可能不修行自然成为大成准圣、巅峰准圣……当然,这样的功德数量,至少得达到类似救世这一级别的功德才足够完成这种伟业。

    而功德,却是与生灵所做的事情息息相关的。若是顺从这圣域的规则,那自然便拥有功德。若是逆反圣域的规则,不单单没有功德,还将有业力。像救人,像造福天地,像对圣域成长有益的行为,这种种,便是顺从圣域规则的行为。便是有功德的。而向罗帆这样无端杀戮,而且动不动便是将大成准圣级别的异兽,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进行杀戮的行为,那便是在作业,便是在时时刻刻的召唤业力。

    正是因为如此,这青年对罗帆出手飞。方才会引起那无处不在的,疑似圣人气息的气息那样大的反应。他借助那气息攻击的威能,也方才会那样强大。

    而这青年之所以硬要对罗帆出手,原因正是上面所说的,为了获得功德的同时。获得罗帆引来无数业力所搜集的那无数修行材料——事实上,罗帆最开始说的那个理由。甚至不用他说,这青年便已经是相信了。

    “看来,刚刚从下界飞升上来的修士果然最是天真。”这青年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心中充满了得意。

    便在他幻想着已经收获了无数好处,能够将自己所想要炼制的那几件法宝完全炼制出来的时候,那一道从虚无之中出现的蓝光已是与罗帆的时代长河爆发出激烈无比的冲撞。那撞击产生的冲击波,直接撕碎了虚空,断开了时间,形成了一圈黑乎乎的,好似连时间、空间都不存在的虚无一般的光环从那撞击之处开始放大,向着四面八方不断的扩散。

    随着其扩散,虚空不断的崩溃,不断的变成虚无

    那青年见此,不由得吃了一惊,身形一颤,刹那间往后推开数万里。

    在那黑乎乎的光环扩散之后,又有一圈光环从那撞击之处产生,与之前那光环形成同心圆一般继续向着外面扩散,如此这般,一圈又一圈的光环,好似挤压推动一般,让那同心圆一般的光环群不断的往外推,让这光环所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广。

    最终,达到数万里之外,几乎贴着那青年方才承受不住这圣域的时空修复,渐渐消失无踪。

    在那同心圆的中央,那蓝色的光芒与明红长河在撞击之中不断的相互湮灭着,无论是那蓝光还是那明红长河,都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缩小,不断的减弱,便好似都被那黑乎乎的光环不断的带走了一般。

    整个过程,不紧不慢,但却也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那坚决干脆的模样,似乎要一直到两者之中的任意一个完全消失方才罢休一般。

    “怎么可能?!顶多只是大成准圣级别的法宝而已,怎么可能与圣人传下的神通相持?”那青年此时满脸的不可思议。

    之前他观察了罗帆三百多年,虽是知晓这明红长河不简单,但也只是认为其功用诡异,防不胜防而已,本身其实并没有觉得这一件“法宝”有多么的强大,但此时所发生的情况,却是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之外。

    那“法宝”此时虽没有获得胜利,但却实实在在的挡住了那蓝光,实实在在的让那蓝光无法再进一步,这简直便是荒天下之大谬,让对于圣人迷信至极的他几乎头脑一片空白。

    事实上,之所以发生此时这样的事情,其原因却并不复杂。只是因为这巅峰准圣的局限,故而不可能想到罢了。

    这个世界,并不是真实的世界,而是一个介于投影与真实之间的世界。这个世界之中的一切,都是在一名大成准圣的梦境之中。那大成准圣的认知,局限了这整个世界!对于那大成准圣来说,圣人,甚至巅峰准圣,都是一种只能幻想,却不可能完全理解的存在。因此,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无论是圣人还是巅峰准圣,都只不过是他幻想当中的圣人与巅峰准圣。这样的存在,哪怕是那大成准圣想象力再丰富,其所幻想出来的圣人与巅峰准圣,都定然与他们真正的模样有着天壤之别。

    或许这样说太过绝对,但若是反过来想一下便能够很轻松的进行理解了。大成准圣,便像是在一口枯井里面的青蛙。而巅峰准圣,便是那天空之上的明月。而圣人,便是整个宇宙。以那青蛙的见识,以它的视角,他所想象出来的明月,想象出来的宇宙,与真实的明月、真正的宇宙相比,将会有多大的差距,就可想而知了。

    或许,在青蛙眼中,这明月是每天只能出现一次半次,其他时间便不存在的光团,而那宇宙,就只不过就是这一口井……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