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打破境界枷锁!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打破境界枷锁!

    因为这样的局限,所以,在这梦境世界之中的圣人对于梦境之中的任何生灵,任何修士而言都是至高无上,无法比拟,无法反抗的存在,任何能够与圣人有上哪怕一丝丝关联的神通,都是无敌的存在。但,对于外来的,比如罗帆这等真实宇宙的生灵来说,那圣人的本质上,却也只是与大成准圣相差不了多少而已。

    再加上,罗帆的时代长河虽只是凭借他合道尽头的力量来将之凝聚出来,但其中所蕴含是时代潮流的玄奥,却是深奥莫测,达到了甚至大成准圣都无法比拟的境地,因此才有着此时这样的情况出现。

    那青年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事情,心中猛然充满了一种无法言喻的杀意与贪婪。

    “这法宝的炼制方法,我一定要得到!”这样的念头,刹那间占据了他的所有心念,让他整个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周身力量再无一丝一毫掩饰,疯狂的爆发出来,刹那间,方圆数千万里范围的虚空直接与外界分割开来。

    那无穷无尽,充斥整个圣域的气息在刹那间向着他疯狂凝聚而来,直接在他的身体之外凝成了一团玄之又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形状出来。

    这个形状一出现,便好似整个圣域都被浓缩在其中一般,一种无敌之意从中直透而出,整个圣域都好似在这一瞬间屈服于其下一般。

    当此之时,那蓝光与罗帆的时代长河相撞的结果已经是出现了。

    那时代长河只剩下微弱至极的一点明红光芒。而那蓝光却已经是消失无踪。很显然,斗争的结果。居然并非那青年所想的一般一边倒,反而是罗帆的时代长河获得的胜利。虽说,看样子也是极其惨烈的惨胜,但毕竟已经是胜利了。

    “居然还真的让你胜了。”那青年冷冷一笑。抬手一指,他身前那无穷气息凝聚而成的奇异物事猛然一震,如同超越时间与空间一般,直接便出现在那明红光点的上方,再猛的向着那明红光点罩下去。

    便在这刹那间。那明红光点猛然消失无踪,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那奇异的物事轰击下去直接将方圆数万里范围的虚空化为齑粉,但却没有对那明红光点造成哪怕一丝丝的影响。

    那青年眉头一抖,他虽是巅峰准圣,但正如之前所说,只不过是模拟出来的巅峰准圣而已,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是除了圣人无敌的存在。但对于罗帆而言,本质上与大成准圣却也差不了多少。只要找到对付其所拥有的无穷力量的方法,便能够如同对付大成准圣一般对付他了——当然,要找到对付那无穷力量的方法,难度却也是相当的不小,此时的罗帆都没有办法找出通用的方法出来。

    “你的道心。根本不像一个巅峰准圣。反而像是一个贪婪的俗人。这是你致命的弱点。”便在这时,罗帆的声音悠然传入那青年的耳中。

    那青年猛然一惊,便感觉眼前一片明红。他原本无时无刻存在着的,与圣域紧密无比的联系,那近乎掌控大半个圣域的感觉。刹那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整个世界,对他来说。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片虚无,他所剩下的,只是自己,所能掌握的,只是自己体内的力量。

    刹那间,一种无法言喻的孤独之感涌上心头。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是巅峰准圣,神通无限,威能无穷,怎么会被压制到这样的地步?!”那青年心神意念之间唯有这样的念头在疯狂的闪烁着。

    此时此刻,在那青年原来所在的位置存在着的,已经不再是那青年,而是一道乍一看上去似乎只有数丈,但细细观察,却发现它似乎无限长,根本无法用具体数字描述出其长短的明红长河。

    这,赫然便是那一道时代长河。

    方才那被蓝色光芒轰成一点明红光点的模样在这时已经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而那青年此时所在的位置,正是被那明红长河包裹在中央,只是并非是在那长河内部的宇宙之中而已。

    时代长河罗帆最常用的威能,便是那内部的宇宙,但显然,那时代长河并不只是拥有这样一种威能而已。将生灵完全裹入其中,却也是时代长河一种极其玄妙的运用方法。被其裹住,哪怕是准圣巅峰之境的那青年,也根本无法抵抗其妙用,直接被其将自身与外界的一切联系隔断开来了。

    至于这明红长河为何会这样快出现,那原因更是简单。

    这道长河原本便是罗帆自身的力量所构筑而成的一种力量组合而已,虽是妙用无穷,本质却只是如此罢了。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其被轰灭到那样的地步,只要罗帆本身的力量充足,瞬息间便能够重聚出来。

    之前,那青年因为心中充满了贪婪与杀意,故而无法完美的掌控那超出他本身的力量——那气息凝聚而成的产物乃是圣人气息凝聚物,远不是巅峰准圣级别的修士所能完美掌控的。因此,被罗帆看到了那一丝丝空隙,从而凭借自身超卓的武道神通,直接穿梭而出,来到这青年身后。

    之后的事情,便不必多说,直接便重新凝聚时代长河,再说上一句干扰他心神的话语,直接将其裹入那时代长河之中去了。

    而之所以不直接将之纳入那内部宇宙之中,原因却是那样比起眼前这样的做法虽更加干脆,更加直接,却要慢上亿万分之一刹那。

    这亿万分之一刹那,在平常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但在巅峰准圣级别的战斗之中却是至关重要。足以影响胜负,他自然不会轻忽。

    心念微动。罗帆的身形出现在外界虚空之间。

    周围那因为巅峰准圣心念而与外界分割开来的天地重新恢复正常,那之前圣人气息凝聚物也在这瞬间重新分散开去。随着其分散,那之前被凝聚物轰击成为齑粉的虚空,也随着重新恢复过来。

    不一会间,方圆数万里范围的虚空,便已经完全看不出之前有什么异常事情出现了。

    轻轻拍了拍那时代长河,刹那间,那巅峰准圣级别的青年便被直接收入那内部宇宙之中去了。

    “希望你能够支持久一点吧。不过我想。三天,应该是你的极限了。”罗帆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在千年以前,他将第一头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收入时代长河内部宇宙之中后,甚至需要数千年时间才能够将之炼化。但经过了这千多年时间,时代长河内部宇宙的力量已经被大大的增强。因为杀死了数十头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在其中,因此其中已经能够模拟凝聚出数十头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巅峰准圣级别的修士哪里可能支持多久?三天时间,已经是勉强看在他是所谓的圣人门下,可能会有许多强大手段的情况下进行高估了。

    “这次将之打灭之后,我应当便能够获得突破了,却要找一个好地方来好好修行一番才行。”心中念头闪动之间,他所炼制的。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已经出现在他的身边。

    这一具傀儡比起千年之前也有了不小的进步,看起来更加威武,更加的强悍。

    这傀儡出现之后,罗帆将身一钻,便钻入了傀儡体内所开辟出来的小世界之中。而他头顶的时代长河。也随着一缩,缩入那小世界之中去了。整片虚空看起来便只剩下那一具傀儡悬浮在那虚空之间。

    接着。这傀儡将身一震,周围虚空微微扭曲。晃眼之间,它已经是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它再度出现之时,已经是出现在这千年之间,罗帆所寻找到的,一处巅峰准圣级别异兽的巢穴之中。当然,其中的巅峰准圣,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罗帆给打灭了。

    这一处巢穴乃是在一棵极大极高的大树之上,如同一个巨大的鸟巢一般隐藏在密密麻麻的枝叶之间。整棵大树散发出浓郁无比的,巅峰准圣级别异兽的气息,却是当初那异兽的气息残留。

    这气息,足以震慑一切有心冒犯的异兽,足以保证一段时间的安全无忧。因此,罗帆才会选择此处。

    那傀儡来到这鸟巢之后,将身一盘,便盘坐在那鸟巢中央,一切气息隐没,看起来便好似是这鸟巢的装饰物一般,再看不出其乃是一具强大无匹的傀儡,更像是一具雕塑。

    在傀儡体内世界之中,罗帆盘坐在世界中央。

    他的脸上神色淡然,心念却已经钻入了头顶的时代长河之中,融入那内部宇宙之内,开始排兵布阵,控制那宇宙的力量,凝聚出无数的生灵来对那巅峰准圣进行绞杀。

    那巅峰准圣自称圣人门下虽是在给自己脸上贴金,但毕竟与圣人有些关联,创造这个梦境世界的大成准圣最强的的神通,最强的手段,最为精妙,最为合理的臆想,都在他的身上体现出来。

    因此,这巅峰准圣比起一般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强大了何止百倍。

    哪怕是那内部宇宙之中有着数十头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有着数千头大成准圣级别的异兽,有着其他无穷无尽的,相当于合道尽头的奇异生灵,却也战斗得极为艰苦,无法轻易的将之收拾。

    原本这宇宙凭借自身的功用调动力量对那巅峰准圣进行绞杀,虽说能够完全发挥无数异兽的威能,但毕竟失之灵动。此时有了罗帆的意念加入,那无数力量所发挥的威能却是大幅度提升。转眼间,便将那巅峰准圣压在下风,不断的压迫着他,消耗着他的力量,让他只能看着自己在一点一点的走向陨落,永远看不到一丝丝的希望。

    “那些异兽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吗?!为什么我与师门的联系都被截断了,甚至当初圣人赐予我们师门的祭献玉牌都完全失去了光泽。这到底是什么法宝?!”那青年此时心神混乱无比,不断的抵挡着周围不知何处钻出的攻击。一边烦躁无比的猜想着种种答案。

    此时此刻,他却依然没有发现,罗帆的时代长河并非法宝,而是一种神通!

    罗帆看着那心神不定的他,不由得暗自摇头。

    “没想到一名巅峰准圣的道心修持居然差到这等地步,可惜了。”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战斗,便应当要冷静,不管什么情况。不管有什么疑问,都应当冷静无比的面对战斗。而这青年虽是巅峰准圣,但却连这一点也做不到,自然是让他颇为看不起了。

    那青年左遮右挡,种种精妙的神通倾洒而出,将一头又一头的异兽打灭,无论是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还是大成准圣级别的异兽,都似乎不是其一招之敌,几乎是一下便是一头,两下便是一双。

    但,在这宇宙的特殊妙用之下,他无论打灭多少异兽。都会同一时间衍生出多少同样级别的异兽出来。源源不断,永不消停。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巅峰准圣却是渐渐的萎靡,心态渐渐的失衡,动作之间的破绽与弱点也越来越多。

    最终。在两天之后,他终于再忍不住心中的烦躁。发出了一种与敌携亡的神通,直接将整个宇宙所有的生灵完全打灭,而他自身,也在这过程之中化为齑粉,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居然只是两天,看来之前果然是高估你了。”罗帆不由得叹息一声。

    便在这时,他忽然间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奇异感觉涌上心头。

    那原本桎梏住他的境界枷锁,在这刹那间好似变成了泥沙堆积一般,虽依然存在着,但却好似只要他轻轻一冲便能冲破。

    而那时代长河,却是瞬间一转,所有的明红光芒收敛,整道明红长河看起来便好似一条明红玉石雕刻而成的一般,明红之间透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温润,让人一看便舒服无比,生出一种要触摸它的强烈感觉。

    感应到这样的变化,罗帆脸上不由得现出无法言喻的喜悦之色。

    他直接将那时代长河收入体内,缓缓闭上双眼,身体内部的一切都开始运转起来,力量、身躯、意念、感知、心神、神魂……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尽皆在刹那间以无法形容的玄妙方式运转着。

    这种运转,让他体内的一切都开始不断的凝聚在一处,力量、身躯、意念、神魂、感知、心神……一切的一切,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渐渐的合一。

    一种超脱之意,渐渐的从他身上散逸而出。

    这种超脱之意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增加,不断的强大,最终,超越了他原来在合道尽头之时所能达到的极限,弥漫到这整个世界,弥漫出这傀儡的身躯,甚至弥漫出那圣域,弥漫出整个梦境世界,渐渐的晕染那一座时代之桥,让那时代之桥之中,渐渐的增添了一股莫名的超脱之意。

    不知过了多久,罗帆面上神色一肃,他的一切所凝聚在一处的产物,带着一种轰灭无穷天地,甚至打破混沌的姿态,向着那桎梏住他道行境界不能提升的境界枷锁猛轰过去。

    境界枷锁,乃是锁住修士境界,让修士不得突破的一种枷锁。这样的枷锁,哪怕是已经摇摇欲坠,变得好似泥沙堆积而成一般,似乎随时可能崩溃,想要将之打破,却也绝非简单。

    当罗帆的一切凝聚在一处的产物轰到那境界枷锁之上时,那看起来似乎泥沙堆积而成,似乎微风轻轻一吹就要崩溃的境界枷锁,却好似永恒不灭的屏障一般,别说崩溃,甚至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震动!便好似那能够轰灭无数天地,甚至能够打破混沌的轰击只是一阵微风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没有任何意外,要突破境界枷锁,当然不可能那样简单。眼前这样的情况,他虽不能说早有所料,但却也并不会觉得惊讶。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他没有丝毫迟疑,重新凝聚一切,以更加狂猛的姿态继续轰击着那境界枷锁,毫无保留,毫不考虑后果,疯狂的,不顾一切的轰击着那枷锁。

    这次轰击,结果与上次一般无二,依然是那看起来摇摇欲坠,似乎风一吹就会崩灭的境界枷锁没有一丝一毫震荡出现。

    罗帆面容没有半点变化,倒退,重聚,再轰……再倒退,再重聚,再轰……如此这般,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一百次……一千次……一万次……十万次……百万次……

    随着罗帆对那境界枷锁的轰击,他身上的超脱之意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明显。对那外面的时代之桥的晕染,也随着越来越多。

    不知过了多久,当罗帆对那境界枷锁轰击的次数达到一千二百多亿的时候,一声无形的轰鸣声震荡他的整一切,一种无法言喻的大自在、大逍遥、大超脱刹那间充满了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刹那间,罗帆便知道,那境界枷锁,破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