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超脱者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超脱者

    境界枷锁的突破,代表着只有一件事。那就是,罗帆,已经突破了原来的境界,成就了他原本梦寐以求的超脱!

    孜孜不倦修行了这么多年,甚至横跨几个梦境世界,杀死数千头大成准圣级别的异兽,数十头巅峰准圣级别的异兽,一名巅峰准圣级别的修士,他终于还是突破了合道之境与超脱之境之间的屏障,终究还是成就了超脱者。

    当他成就超脱者的瞬间,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瞬间出现在他心神意念之间。

    他的身躯,他的意念,他的神魂,他的力量,他的一切都在这一瞬间似乎完全超脱了一切束缚,无论是这圣域还是这梦境世界,都好似在这一瞬间变成了虚幻,他悬浮在这虚空之间,便好似直接悬浮在那时代之桥上面一般,抬眼望去,直接便看到了那时代之桥尽头的那一个漩涡,一个被成为时代涡旋的存在。

    “终于成了……”长长的叹息悠然响起。

    罗帆整个身躯一耸,体内力量,身躯强度,神魂强度,意念,感知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在刹那间以超乎想象的方式开始往上提升。

    转眼间,便已经提升到了原来的万倍以上。

    他眼中的世界,更是在这一瞬间完全改变,那梦境世界,那时代之桥,甚至那地球宇宙,都在这一瞬间消失在他的眼中,出现在他眼中的,只有一片灰蒙蒙的,似乎没有时间。没有空间,又似乎有着无限时间。无穷空间,似乎没有物质,没有能量,又似乎有着无穷物质,无限能量的奇异存在,直接出现在罗帆的眼中。

    这,便是混沌状态。

    一种罗帆自从修行以来便知晓其存在,但即便是在合道之境依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只能模模糊糊感应得到的混沌状态,直接便出现在他的面前,好似是一个完全掀开衣服的少女,等待他去肆意的探索一般。

    微微一动念,罗帆视角微转眼中被明红光芒笼罩,刹那间,一个无边广阔的天地出现在他的眼中。

    这。便是地球宇宙,一个有着不知多少亿光年之广,包含了不知多少河系,不知多少生灵的伟大天地。

    在这天地之中,此时充斥着的,是一片明红。

    整片天地。便好似被这明红完全掌控,完全支配了一般,似乎其中的一切变化,一切流转,都只是在按照这明红光芒的规定而作。

    这明红光芒比起罗帆所施展出来的时代长河明亮耀眼了不知多少万倍。若是将之当成是太阳,罗帆施展出来的时代长河。便如同萤火虫一般。两者之间的差距,便是这样巨大,这样恐怖。

    而此时此刻,这一片笼罩整个宇宙天地的明红,整体看起来是稳定的,但在局部,却微微奔涌波荡着,每一点奔涌,每一点波荡,都蕴含着至为精微的大道玄奥,蕴含无穷天地至理。

    这,便是时代潮流。是罗帆凭借一丝丝玄奥便能无往而不利,甚至能轻松做到越级挑战的玄奥根源所在。这时代潮流此时浸透整个地球宇宙,以无法抵御的姿态,让地球宇宙从修行时代向着末法时代,再向末法时代后面一个时代进行转化。

    一般的巅峰准圣,是无法做到罗帆这般轻松看到那混沌状态的。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彼此修行的路线不同。一般巅峰准圣虽在道行境界层次上与超脱之境等同,但他们几乎没有形成自己的世界观,也没有自己世界观的这种概念。因此,他们哪怕是再强,都是被局限在完美天地之间,根本不可能超脱那完美天地开辟者的世界观,自然也就不可能达到这样看到混沌状态的超脱了。

    不过,这也并不是说这巅峰准圣便是必定比不得超脱者,巅峰准圣的许多神通,也是超脱者所没有的,两者之间若是细致区分的话,却是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分,顶多只能算是侧重不同而已。

    巅峰准圣,修行的乃是圣人传下之道,是一步一步按照圣人原先设计好的道路向着圣人之境走去。只要步伐够稳,悟性够好,机缘够足,时间够多,自然便能够在无数年之后成就圣境,获得永生不死,万劫不灭的道行。

    而超脱之境,修行的乃是自创的法门,是修士根据自身的本质,自己的世界观进行修行,最终达到超脱天地,超脱圣人设定路线的目的,自己成就永生不死,万劫不灭的道行。

    这两种路线的差别,便造就了,超脱者,能够看到真正的混沌状态,而巅峰准圣,只能看到那天地内部的种种。当然,也因为巅峰准圣将所有的精力放在天地之内,故而对于天地内部种种规则、法则乃至大道的掌控,却也不是超脱者所能比拟的……也算是有得有失。

    而罗帆能够看到那时代潮流,这却虽有他乃是超脱者而不是一般巅峰准圣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却是,他已经掌握了一丝丝时代潮流的玄奥。

    他之所以看到那时代潮流,正是借助那一丝丝时代潮流的玄奥为引,通过那一丝丝玄奥作为嫁接,从而透过那一丝丝玄奥看到了那时代潮流。

    也即是说,若非他在过去因为机缘巧合悟得了那一丝丝时代潮流的玄奥,此时他便是成就超脱者,也不可能看到这一片明红的地球宇宙。

    看着眼中的一片明红,罗帆哪里还有丝毫迟疑,却是将全部心神都投注在那一片明红之中,开始用尽一切办法去体悟那其中的玄奥。

    那一丝丝时代潮流的玄奥都能够让他获得越级挑战的能力,所使悟得更多时代潮流的玄奥能够让他成长到何等地步,这便是想想都要激动。罗帆怎么可能忍得住?

    若是凭空体悟这时代潮流的玄奥,那难度自然是相当的大。甚至可能很久摸不到途径。但罗帆有了以往所悟得的一丝丝玄奥作为引子,却只需要直接切入便可以开始体悟了。

    时代潮流的玄奥玄妙之处不用多说,想要体悟的难度也是极其惊人,哪怕是有了切入点,罗帆的体悟速度却也是相当的缓慢。

    他头顶那一道时代长河,在他的体悟过程之中,以十分缓慢的姿态开始向越来越明红,越来越玄奥的方向转变。

    而他整个人此时却是已经悬浮在这梦境世界之间。直接便在那鸟巢之中,那一具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早已是重新化为三百六十五个宇宙,如同卫星一般在他身体周围不断的环绕不断。至于那无数明红丝线,更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融入那时代长河之中去了。

    那时代长河随着明红的增加,随着玄奥的增多,却是开始渐渐的融化。

    最终。不知过了多久,整道明红长河已经化为一个巨大的明红太阳,直接便悬浮在罗帆的头顶之上,微微的旋转着。

    至于那构成长河的力量,更是早早的便已经落入他的身体之中,直接被他体内那已经提升到超脱之境。向着力量之源更进一步的力量重新融合了。

    时代潮流玄奥的增多,力量性质的改变,让他以前所推演出来的,能够将时代潮流的威能发挥到最强的力量组合,已经变得不再完美。自然。也就再无法构成那一道时代长河了。

    甚至,便是那一具大成准圣级别的傀儡。也正是因为这样的改变而崩溃,毕竟,将那三百六十五个宇宙串起来的,正是那时代潮流的玄奥。哪怕是玄奥增加这种看似好事的情况,对于精细无比的神通而言,也绝不单纯是好事。因此才有着傀儡崩溃,时代长河化为明红太阳的情况出现。

    便在罗帆直接在这梦境世界直接体悟真实的地球宇宙的时代潮流之时,一股强大无匹的威压从天而降,直接落在他的身上。

    这威压,至高至贵,至强至大,便好似是一名至高无上的神灵正在俯瞰着他一般。

    这威压的主人,并不是圣人,而是一名巅峰准圣。一名看起来似乎与之前死在他手下的巅峰准圣同一境界,但光是威压上看便已经比之前那青年强大不知多少万倍的巅峰准圣。

    罗帆被这威压一激,猛然从那种对时代潮流玄奥的体悟过程之中回转过来,将目光一转,看向那威压的根源之处。

    那是在高空之上,距离他所在位置有数十万里距离的一处位置。在那里,此时悬浮这一个身着淡黄道袍,头顶有一片方圆万里大小的庆云,那庆云之上似乎有着一个世界的道人。

    这道人此时正以威严的目光俯瞰着罗帆,那眼神之中,包含着一种生杀予夺的漠然,便好似罗帆此时已经是一个他能够肆意处理的死人一样。

    “便是你杀了我的师侄吗?”这道人,在虚空之上,在距离罗帆数十万里之遥的地方,便开始用漠然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语出来。看那模样,便好似距离罗帆稍近一点都不愿意一般。

    “你说的,如果是他的话,那就是了。”罗帆虽被从那对时代潮流的体悟之中惊醒过来,但却并没有愤怒,毕竟,以他此时的道行,想要去体悟那时代潮流的玄奥,几乎任何时刻都是可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惊醒过来对他根本没有任何损失,自然便谈不上愤怒了。

    他说话间,随手在身前凝聚出一个他之前杀死的那一名巅峰准圣的青年出来。

    那道人看着罗帆凝聚出来的青年模样,双眼之中闪过道道寒光,口中说道:“正是他。他有没有告诉你,他乃是圣人门下。”

    “他确实是说了。”罗帆此时心情颇好,也不在意与这道人说一些废话,因此却是有问有答。

    “他说的是真的。他的师尊虽只是老师的一个记名弟子而已,但毕竟是圣人弟子,他的弟子的身份,绝不是你所能比的。你杀了他,那么你就替他偿命吧。”那道人说着。抬手一张,向着罗帆虚虚一压。

    刹那间。一只弥天巨手直接从天而降,向着罗帆所在的位置直压而至,那速度,那威势,当真强大得惊天动地,巨手还没有到达罗帆所在的位置,那掌风已经是让方圆数万里范围的,手掌笼罩范围的土地下陷了数百丈之多。而这一片远古森林更是在这一掌之下直接被夷为平地,变成一个深坑,完全看不出其原来乃是一片森林。

    罗帆若是之前还是合道之境的时候,怕是得借助那时代长河守护自身方才能够躲过这一压,但此时此刻,他却已经与之前不同,他已经是真真正正的超脱者。他的神通威能,已经比起之前强大了万倍以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是完全不需借助那时代长河,心念微微一动,直接便破开时空,绕开了那手掌。直接出现在数十万里虚空之上,出现在那道人的面前。

    这梦境世界,乃是一个介于真实与投影之间的世界。罗帆无法如同对投影世界一般直接攻击所有投影的存在根源,将无论多强大的投影直接灭掉。甚至,在之前他还在合道之境的时候。这介于真实与投影之间的世界对他来说与真实没有多大区别,同样让他需要遵守其中的规则法则。让他遵守其中的大道。

    但,他此时毕竟已经是超脱了这梦境世界,哪怕是无法轻松的将这世界之中比他强大的生灵轻松杀死,但突破这个世界的绝大部分规则法则的限制,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

    此时此刻,他正是借助这样的手段,直接突破了这梦境世界时间法则,空间法则的限制,直接在那道人完全封锁住一切的情况下,轻松突破其限制,直接出现在那道人的面前。

    当罗帆直接来到这道人身前的时候,那道人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依然是高高在上,依然是自信满满,显然是认为罗帆哪怕是有着一些出乎他意料的神通,却也依然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威胁。

    这道人如此模样,罗帆看着他,脸上却渐渐的现出疑惑之色。

    接着,猛然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你!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故弄玄虚。”那道人冷冷一笑,手一转,那下方的手掌便为之一空,一道清亮如水的玄光直接化为一丈方圆的手掌向着罗帆直抓而来。

    这一次的手掌,却与之前那数万里方圆的手掌完全不同,这次的手掌虽是细小,但却透出一股圣人的气息,也即是,那种充斥整个圣域,万劫不磨,永恒不朽的那种气息。而且,这手掌上面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并非无根之萍,反而好似那手掌便是这整个圣域的气息的根源,好似是因为这手掌的存在,才造成了这整个圣域充斥着那样一股气息。

    被这气息锁定,便是罗帆此时已经是超脱者,也不由得产生一种无处可躲,无法反抗的意念。这种感觉,却是与当初被那圣人气息凝聚在一处要抹杀其一般的劫数完全不同,更加的险恶,更加的惊人,也更加的难缠!

    “幸好,我已经突破了。”罗帆呵呵一笑,身形又是一晃,直接突破这梦境世界的规则法则限制,直接脱离了那气息的锁定,转而出现在那道人身前的另一个方向。

    见此,那道人终于色变。

    “你怎么可能脱离师尊气息的锁定?!”他口种忍不住吐出这样一句话语,那严重的绝对自信却是有了些微动摇。

    “你想得起你是怎么成就巅峰准圣的吗?”罗帆没有回答那道人的问话,微微一笑,对那道人问道。

    他的话语之中包含着一种雷霆一般的震荡,突破了这梦境世界的规则法则限制,直接作用在那道人的心神之上,让那道人不由自主的便去思考他的问话,不由自主的去回想自己成就巅峰准圣的整个过程。

    “是不是感觉顺利得像是虚假的一样,是不是感觉那具体的过程模模糊糊,是不是发现你现在的神通,和当初的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罗帆微微笑着,继续用不紧不慢的声音将一个又一个的问题抛过去。

    那道人此时已经呆呆的站在那里,脸上神色变得茫然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会记不清那时的细节……”他口中喃喃着,身躯渐渐的颤抖起来。他头顶的庆云,更是随着他口中的喃喃自语而渐渐的崩溃,消散。

    “因为,这整个世界,是你的梦啊。”罗帆见此,知道自己的话已经起作用了,微微笑着,将这一个足以将那道人震荡得天崩地裂的回答送入那道人的心神之间,让那道人的所有思绪,瞬间汇聚在这一句话上面。

    过得良久,这道人身上的气息一震,以超乎想象的方式不断减弱,他头顶的庆云更是刹那间分崩离析,化为一阵狂风四处飞散。

    “原来,这是我的梦。”这道人长长叹息,怅然若失。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