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则界之变

正文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则界之变

    花费了十万年时间,罗帆终于是将自己的道行境界从原来超脱者初入境界连续跨过数个小境界,最终成就了超脱圆满。レ♠思♥路♣客レ

    这样的进步,当真是快得超乎想象,若是说出去,定然是能够让一切修士都羡慕得双眼发红,嫉妒得心灵扭曲的。

    毕竟,正常的修士,在超脱之境,或者说是巅峰准圣这是一个级别,哪怕是提升一个小境界,都需要以数千万年,数亿年,甚至数十亿数百亿的年份去堆积方才能够成功。罗帆这样一个初入超脱之境的存在,居然是如此轻松的,只是短短的十万年时间便连连跨过数个境界,直接达到了超脱之境圆满的层次,这怎能让他们不嫉妒,不羡慕?

    超脱之境再往上,便是道尊之境,便是成就道尊。而道尊之境再往上,便是圣境,便是混元道果,便是圣人。

    而超脱圆满,距离道尊之境,也只是差了一步而已。若是有可能,不知什么时候也就跨过这一步了。由此便可看出这超脱之境圆满是一个何等难得,何等高妙的境界了。

    罗帆悬浮在这则界的zhongyāng,整个则界似乎随着他的呼吸而一伸一缩,似乎在随着他的气血运转而不断的变动着,一种玄之又玄的韵味与他交相呼应,演化着则之世界观的无限玄奥。

    十万年时光,已经足以让这一个则界发展起来了。

    此时此刻,这则界之中已经出现了数百个智慧种群。形成了无数的智慧生灵。甚至。这些智慧生灵之中的绝世存在更是根据罗帆那毫无掩饰的身体形态而悟得了千万种修行法门出来,在这则界之中组成了一个繁盛无比的修行文明。

    因为罗帆所修行的道果大道乃是以则之世界观作为基础所创造出来的,他的身体形态之中所蕴含的奥妙,自然也是以则之世界观作为基础。因此,这千万种被各个智慧种族中的绝世人物悟得的修行法门虽jing妙程度不同,但每一种都是以则之世界观作为基础。

    其中或许出发的角度不同,最终成就也并不相同,但,它们却是则之世界观最为坚定的支持者。

    甚至,其中有着许多拥有绝世智慧的生灵更是将这则之世界观有关天地的部分总结出来。

    既然有智慧生灵。他们自然便会对这个世界的来源有所猜测。因此。这个则界之中,也有着一个开天辟地的传说。

    传说中,在天地开辟之前的一片混沌之中,一位始灵从混沌之中孕育出来。某一刻。这始灵觉得周围一片混沌太过单调。便张手一撕。撕开了混沌。天地的构成根本,则由之产生。根据始灵的意愿,构造出眼前这个丰富多彩的则界出来。

    在那传说中。处于整个世界的正zhongyāng之处,一处任何生灵都无法接近,只能远远观看的一处所在,便是始灵的居住地。

    而所有闯入这区域不死的生灵所能看到的,那蕴含了无穷奥妙的高大的身影,便是始灵的投影。

    很显然,这传说中的始灵,说的便是罗帆。这些传说虽是与事实相差极远,但至少代表着他们对于则之世界观的认同。

    至于那些生灵之所以无法接近罗帆所在区域,原因无他,正是因为罗帆此时身体的形态自然蕴含着超脱的奥妙。若是没有超脱之心的生灵一旦接近,便会难受得无法承受,若是不离开甚至会被这样的奥妙直接压迫得身躯崩溃而亡。

    而即便是有超脱之心的生灵,因为本身距离罗帆的差距实在是太远太远,因此他们也只能在边缘徘徊,只能隐隐间感应到罗帆身躯自然散发的气韵,隐隐接收到身躯散逸出来的超脱奥秘。

    罗帆心念微微一动,这整个则界的一切便被他纳入自身心神意念之间。

    “居然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了……”罗帆叹息一声,却是感应到了这则界的修行界所成长的高度。

    整个则界在这十万年间形成的修行体系,乃是一种被称为修则的修行体系。这种修行体系直接从气血出发,不断的通过锻炼气血而凝练身躯,达到某个程度,让身躯突破极限,从而接触到某种规则或是法则。

    之后,再通过不断的修行使得对规则、法则接触的不断深入,最终达到掌控某种规则或是法则的程度。

    从这往后,便是以掌控的规则或是法则出发,不断的拓展,不断的深入深入这规则或是法则的本质。

    他们最终的目标,便是要悟得那天地的根本,则,获得无上威能,获得无上超脱。

    这其中,凝练身躯的过程,便是凡境前八阶的修行。当将身躯凝练得突破极限,接触到某种规则或法则,便是凡境九阶的修行。之后,通过这种接触不断的深入体悟,最终能够掌控一丝丝的规则或是法则,那就是突破凡境九阶,成就仙境一阶的程度。

    如此这般,当最终接触到则,的时候,便是突破仙境九阶,但却不入入灭的层次。

    此时此刻,这整个则界之中,除了那些修行法门的开创者能够将这一种修行体系修至仙境七阶,根本便没有任何人能够修至仙境四阶以上。除了那些个生灵之外,最强的修士,都只不过是仙境三阶的修行。

    感应着这整个则界修行文明的发展,罗帆忽然间涌现出一种难以言语的感慨。

    想他当初从无到有修行到相当于仙境七阶的大罗散道之境,足足横跨两个完美天地,耗费了不知几千亿还是几万亿年之久方才勉强成功。现如今,则界中的生灵,因为有他的存在,只是短短的十万年时间。居然便已经成就了仙境七阶。甚至,看他们对修行体系那种清晰的认知,超越仙境九阶也只是数十万年之间的事情而已,他怎么能够不感慨万分?

    其他人羡慕罗帆能够在短短十万年间从初入超脱之境修至超脱圆满,罗帆自己却又在羡慕他则界之中的生灵能够短短十万年间从无到有修成仙境七阶。

    当真是世事无常,让人感慨。

    “便任他们发展吧,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才会发现则界的真相呢。”罗帆忽然心念一动,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那些开创出这则界修行体系的诸多生灵每一个都是智慧惊人,修行资质绝顶的存在。这样的生灵,则界虽说广大无边。但也是绝不可能让他们满足的这点。从他们能够跨入罗帆所在区域,并从中悟得修行法门上就能看出来了。能够做到这一步,代表着他们有着超脱之心。而超脱之心超脱的是什么?其中当然便有则界这一个给他们带来无穷好处,同时又限制住他们的世界了。

    因此。待得他们有实力的时候。定然会有想要超脱则界的想法。

    心中想着。罗帆心念一动,他的身形虚影便留在原地,而他整个人抬步一跨。直接便出了则界,来到了外界的地球宇宙之中。

    那他留在原地的虚影乃是他身形的完全复制。同样蕴含了超脱之境的奥妙,同样是具有他本身在那里的功效,能够让一切没有超脱之心的生灵跨不近他原来所在的区域,也同样能够让那有超脱之心的生灵从中悟得一些超脱之境的玄奥。

    可以说,这个虚影的存在,取代了罗帆的一切作用,更没有改变整个则界的玄奇。

    “现在则界已经和以前完全不同,再放在这里却是不太妥当。”罗帆如此想着,心念一动,刹那间自己的感知便覆盖了方圆十亿光年范围的虚空。

    这十亿光年之间,有着河系不知几千万个,其中拥有恒星,行星的数量,更是多得无法想象。

    在成就超脱者之后,罗帆已然能够直接将整个完美天地看清,甚至能够突破完美天地的局限看到外界的混沌状态。将感知覆盖十亿光年的范围,对他来说,却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而已。

    若是他想要,便是十倍,百倍的面积,他都能够轻松的将感知覆盖其上。

    之所以只是局限于十亿光年,原因也很简单,除了因为这样已经是够用了之外,还有他隐隐间感应到在十亿光年之外还有着数股与他相比丝毫不弱的气息隐隐存在着。那几股气息虽说并不是在这地球宇宙之中,而是如同他之前一般,是处于开辟出来的世界之中,但其气息实在是太过恐怖,让那时空的间隔也无法完全阻隔,才让罗帆感知到。

    “应该是圣人时代的残留吧,经历波澜壮阔的圣人时代,又修行了百多亿年,成就大成准圣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罗帆在感应到那些气息之时,心中先是一惊,接着便恍然大悟,想到了他们存在的原因。

    圣人时代乃是末法时代之前的第二个时代。

    这个时代以圣人为名,那么最后覆灭这个时代的时代cháo流,自然也便更多的针对圣人。对于不是圣人的修士来说,虽有影响,但却也不是没有办法躲避灾难。

    紧跟着圣人时代之后的,乃是修行时代。这是一个没有圣人,但却极其适合修士修行的时代。这样的一个时代,那些圣人时代残留下来的修士,自然会进步极快,将原本需要千亿、万亿年方能成就的道行,在短短的五十六亿年之间让他们成就,从而在最终,让他们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大成准圣这样的境界,显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

    而使得修行时代覆灭的时代cháo流虽是针对修士,但毕竟是有着极限,这些修士若是足够强大,却还是能够就将自己的覆灭的时间拖慢数亿年的。

    大成准圣,显然已经足够强大。

    而此时此刻,虽已经是进入末法时代,但毕竟只是刚刚开始数千万年而已,相对于五十六亿年的整个末法时代来说,这点时间又算得了什么?当然只能算是刚刚开始了。

    就在罗帆感应到那些气息的同时。那些气息的主人显然不可能感应不到罗帆。

    只是,也不知是为何,那些气息的主人虽是感觉到罗帆这等肆无忌惮的做法,却不约而同的不予理会,便好似罗帆完全不存在,便好似他们对罗帆根本就不屑一顾一般,那气息根本完全没有任何动静。

    若非罗帆对自己的感知极其自信,说不定会以为自己的感知是错误的。

    心神意念之间的念头虽是不断的闪动,但罗帆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他随手一抓。他感知覆盖范围十亿光年范围的不知多少万河系。不知多少亿兆恒星,不知多少亿亿亿亿兆行星之中,无数颗行星与恒星瞬间崩溃。

    这些行星与恒星的崩溃产生的影响波及了整个宇宙,让整个宇宙随着而产生了奇异的震荡。一种整个宇宙都要崩溃的感觉瞬间产生。

    “混蛋!小辈你在干什么?!你要毁了整个宇宙吗?!”就在这时。之前那几股对罗帆不屑一顾的气息之中有一股轰然爆发。那气息从一处与虚无重合的世界之中直冲而出,刹那间覆盖了百亿光年的范围,猛然撞向罗帆的感知。而伴随着这撞击的。便是这样一句话。

    这声音苍老,沙哑,带着一种腐朽的意味,便好似是一个已经死去了不知多少万亿年的鬼物所传出来的。

    那声音之中,夹杂着一种强大无匹的力量,被这声音覆盖,罗帆在瞬间甚至感觉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完全由声波组成的世界之中。不单单自己的听觉听到这声音,甚至是自己的视觉,触觉,嗅觉,味觉,都同样感觉到了这声音。

    而无论是视觉,触觉,嗅觉还是味觉的任何一个,都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声音到底说的是什么内容,那声音之中隐含的愤怒又是多么的炙热。

    这便是大成准圣巅峰级别的修士的强大之处。哪怕只是一句普通的话语,也拥有着绝对的威能,能够强制让无论有什么缺陷的生灵都知道他在说什么。

    “呵呵,这位道友成道在先,按道理来说确实是有资格说我是小辈。只是我却不喜欢听。”罗帆一听,眉头一挑,微微一笑,开口说道。

    这声音,同样是穿过无数阻隔,直接灌入那一处虚无之处的世界之中,直接在刹那间让他看到了那一处世界的一切,同时也看到了那说话之人。

    那是一名老者。一名无论你想象最老的老人是什么模样他都必定比你想象的要老一百倍的一名老者。

    这老者此时满脸愤怒,好似yu择人而噬一般。

    就在罗帆声音到达之时,这老者身体周围同样是音波涌动,好似形成一个完全展现这时句话所代表意思的世界出来。

    那老者一听这声音,脸上神sè微微一愣,接着所有愤怒完全消失。

    “是在下错了。我向道友道歉。以道友的神通,确实不该当小辈之称。”这老者在愤怒消失之后,将这样一句话语透过虚无,直接传递到罗帆所在之处,让罗帆清楚的接收到。

    听得这话语,罗帆眉头一皱,却是想不到这老者之前表现得那样愤怒,此时居然瞬间便翻转过来,居然会直接道歉。他原本以为这老者怎么说也要出手和自己做过一场才能将自己的话语收回的,他甚至也都做好了准备来与他做过一场了。

    “多谢道友体谅。”不过,他既然这样说,罗帆却也不好抓住他的话来掀起战斗了,只能这样说道。

    这时,那无数被他破灭的恒星、行星因为他的掌控已经稳定了下来,显露出无数种炼器材料出来。这些材料每一种都是需要破灭恒星或者行星才能获得的,其珍贵程度,玄妙程度,自然是可想而知了。

    每一种一出现在虚空之间,便自然引起了虚空变化,或是扭曲,或是破碎,或是折叠,或是拉伸,千奇百怪,应有尽有。甚至有着一小部分材料更是影响了时间,让那些材料所在之处的时间也出现了种种莫名的变化。

    罗帆一边等待着那老者的回答,一边抬手轻招,时空挪移之间,将那分布在十亿光年方圆的那无数材料不断的挪移到自己所在之处。

    若是不管不顾的任凭这些材料堆积,这一处时空怕是会直接因为这些材料的出现而直接破灭,产生不可臆测的后果。但,有了罗帆在这里,他的感知一裹,法力一个压迫,这些材料便自然而然的与外界分割开来,再不会影响外界时空,悬浮在虚空之间,便好似普通的材料一般,堆成了一个比起恒星还要巨大的圆团,静静的悬浮着。

    “这些材料,或许已经足够炼制了。”罗帆看着这无数的材料,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些材料的获取,原本便是他早已经选好的,此时此刻这些材料虽是繁多到无法想象,但他却是能够清清楚楚的把握住每一种材料的特质,能够清楚的知晓自己想要借助这些材料炼制的东西该是怎样炼制。只要等一下将那老者打发走,他自然便能够开始进行炼制,不需要浪费任何时间。(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