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人?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新人?

    短短百来年时间,这一个洞天福地,就被搞成了如今的荒漠戈壁,这怎能让将这麒麟崖看得极为重要的悟道子神色不动呢?能够忍到如今方才开口喝问,这已经算是悟道子的忍性惊人了。

    罗帆见此,微微一笑,道:“道友何出此言?当初道友不是说一切任凭我而为么?”

    阻隔悟道子的乃是他的九层立体符篆,对罗帆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这声音他虽没有是用什么神通传递出去,但却轻轻松松的便穿过了九层立体符篆的阻隔,甚至还因为这九层立体符篆而受到了辅助加强,直接便传递到了悟道子所在之处,涌入悟道子的耳中。

    悟道子面上怒色一闪,道:“你若是再如此继续,我便是将当初所说的话重新吞下去又如何?”

    罗帆呵呵一笑,道:“若是道友硬是要做,在下自然是无力阻止。”

    这悟道子既然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可见心中的愤怒已经是达到了一个极致。若是罗帆再挑衅他,说不定他真的会翻脸。

    或许并不会下死手要将他抹去,但让他吃些苦头,对悟道子来说却绝不是什么难事。

    因此,罗帆话语说完之后,也就不为己甚,心念微动,那九层立体符篆放出的玄妙光华猛然一收,刹那间便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着这光芒的消失,外界的生机与元气轰然落下,直接降临这一片百多年来未曾有任何生机与元气降临的麒麟崖,终于再度承接了外界天地的生机与元气。

    刹那间,这麒麟崖如同干燥的海绵一般,开始疯狂的吸取外界涌入的生机与元气,将之不断的散在整个麒麟崖之中,让这原本如同荒漠戈壁一般的麒麟崖开始渐渐的诞生出新的生机。

    悟道子感应着这麒麟崖的变化,刹那间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只有失去了才知道珍贵。之前他在这麒麟崖修行了不知多少亿年之久,早已对这麒麟崖的一切习以为常。并不认为它有多珍贵,隐隐间觉得就算是失去了,他重建一个也就是了,故而才对罗帆说出那样的话出来。

    但这百多年之间,看着这麒麟崖一点一点的失去生机。失去活力。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也随着渐渐生出一种不舍,一种难受。

    那麒麟崖的好处,以往在这麒麟崖之上的种种记忆,忽然不由自主的从他的记忆深处泛出。让他对这麒麟崖越来越难以割舍,最终,终于在这麒麟崖即将毁灭之前,大怒开口,阻止了罗帆继续对这麒麟崖的破坏。

    此时此刻。眼见着这麒麟崖渐渐恢复过来,他居然也有一种自己整个人也在渐渐恢复活力的奇妙感应。

    恍惚之间,他忽然有这一种淡淡的明悟,对于生命,又有了更深一层的感悟,道行境界虽没有马上获得提升,但却感觉桎梏自己道行境界的**颈似乎有了细微的削弱。

    “这莫非便是师尊的计划?”悟道子心中欣喜之间,有着这样一个念头凭空冒出来。

    在一切修士眼中,圣人都是无所不能的。这种观念。几乎已经变成了一种信仰,变成了一种坚不可摧的信念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按照圣人吩咐去做的,当获得什么意外好处,无论是什么修士。都会自然的将这好处当成是圣人的赐予,若是遭遇什么损伤,也只当是圣人的算计,圣人的考验而已。

    则会悟道子有着一个圣人作为师尊。这样的观念比起一般修士更加的深入心灵。因此在获得好处之后,马上便生出了这便是圣人赐予的念头出来。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他心中反而涌起一种莫名的感激,甚至隐隐间对自己的谋算能否成功的信心又增添了几分。

    这种信心的增添,让他看向这罗帆所在那九层立体符篆的眼神之中已是再没有了愤怒,反而是一种莫名的期待。也不知到底是在期待着什么。

    罗帆自然不知悟道子居然会因为自己的行为而获得新的领悟,遭遇的境界平静获得一丝丝的松动。

    他此时此刻,却是重新投入了全心全意的修行当中去了。

    这一具分身此时的道行境界紧紧只是提升到刚刚迈入超脱之境的的层次,距离他本身境界的巅峰超脱之境的尽头,却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也即是说,他还可以有着巨大的提升空间,能够让自身的实力再往上提升一个大的层次。

    在先天大罗之上,圣人之下的那五个境界是十分特殊的境界。入灭、悟虚、合道、超脱、道尊,构成了一道成圣的阶梯,只要一步一步的走过去,便会距离圣人之境越来越近,最终达到道尊的尽头,只要突破一个**颈便能成就圣人之境。

    而这五个境界,事实上和以前的一切修行境界并不相同。

    这点,从这五个境界之中,罗帆的道果依然是大罗道果,并没有蜕变成为什么入灭道果啊、悟虚道果之类的道果便能够看出来了。

    这五个境界之间的差别,事实上只是境界之间的差别而已。

    也即是说,只要体悟的境界足够,甚至不需要修行,便能够将自身的道行境界,自身的力量,自身的身躯强度等等等等尽皆提升到相应的层次。

    换个说法,若是罗帆现在直接悟得道尊之境尽头的境界,那么他不需要修行,不需要跨越超脱之境尽头和道尊之境尽头这之间的诸多境界,直接便能够成就道尊,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推进到道尊之境的尽头。

    按照这样的情况,正常来说,若是罗帆愿意的话,这一具分身可以直接从现在刚刚踏入超脱之境直接诶成就超脱之境的尽头,而不需要有任何的过程,不需要有任何的修行,只要动一个念头就可以。

    不单单是这一具分身,他在末法时代的本体,他在洪荒天地的本体,甚至他在天元大天地的分身。同样拥有这样的特性。

    不过,这样一来显然是有着弊端的。

    这样动念之间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推进到自己所能达到的极限虽然是确确实实的便是那个境界了,但,那也只是基础的而已。在那个程度所获得的神通威能,所获得的实力。都是任何修士达到那个境界都能获得的神通威能与实力。

    若是罗帆真的这样做。那么他现在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推进到超脱之境的尽头之后,或许因为基础的原因实力会比原先未曾重修之前强上许多倍。也比现在强上许多倍。但,却绝不可能将他的所有潜力发挥出来。

    也即是说,绝对比不得他现如今这般。按照一步步的修行将自身的道行境界推进到那个层次来的强大。

    这其中的差距,甚至可能达到以万计算的倍数。

    正是因为基于这样的考量,罗帆方才在明知道有着捷径能够走的情况下,还是这样一步一步的修行着——若是要走捷径,他之前何必重修?既然已经重修。自然便要做到自己所能做到的极致才算数了。

    这一重修,便又是百年过去了。

    百年之后,当罗帆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他的道行境界,已经达到了他重修之前的那个境界,同样是达到了超脱之境的尽头!

    而他的实力,却比起当初要强大上不知多少倍。此时此刻的他,甚至能够以蝼蚁来看待当初的他。

    这样的差距之大,可想而知。

    感应着自己所掌握的强大实力。罗帆忍不住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脸上现出了莫名的笑容。

    心念微微一动,他抬手向上一指。瞬间,宇宙崩灭,那无边无际的宇宙星空在刹那间化为浆糊一般。成为灰蒙蒙的一片。

    这灰蒙蒙的一片在出现之后,开始渐渐收缩,转眼间便收缩成为一个数十丈方圆。

    再接着,这数十丈方圆的浆糊越来越淡。越来越稀薄,从而让那浆糊背后的景象渐渐的显露了出来。

    那是一个完全一体的立体符篆。由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立体符篆构筑而成的立体符篆。

    在重修之前,这个立体符篆在罗帆看来已经是在那材料之下所能做到的极致,无论怎样都不可能再提升其威能了。

    但此时此刻,在他眼中看来,这其中却是有着巨大的提升空间。自己当初的构筑方式,根本就还没有做到尽善尽美,使用同样的材料,至少能够让立体符篆的层数提升个一两层。

    这当然并非是他的道行增加多少,也不是他对道果大道的体悟增加多少,而是他因为这一具身体的改变,因为修行之道的改换,已经能够完美的契合则之世界观,能够清晰的看到许多自己以前所不能看到的东西。

    这便好似,一个普通人,学识没有任何变化,但在之前是近视,所以看事物都是模模糊糊的,很多事情也因为这种模模糊糊的视线而无法做到完美。而之后戴上眼镜,近视对他再没有影响,自然能够看得更加清楚,也就能够将事情做得尽量完美了。

    不过,心中想着,罗帆抬手一招,这立体符篆瞬间崩散,化为无数细小的立体符篆,开始向他的手心凝聚而来。

    转眼间,就在他的手中凝聚成为一个拳头大小的符篆圆球。

    而他的身形,也重新出现在麒麟崖之上。

    出现在此处,他四处一看,发现这麒麟崖整个模样比起百年之前已经是有了巨大的改变,早已再非是当初那种荒漠戈壁的模样,而是重新恢复了最开始的仙境模样,那勃勃的生机,那无数奇花异草,那无穷的瑞兽奇兽,让人看了自然生出心旷神怡之感。

    “看来这些年道友下了很多心思啊。”罗帆微微一笑,口中说道。

    他在对谁说话,这自然不用多说,除了悟道子之外,绝不会有其他人了。

    悟道子此时正是在那麒麟崖的边缘,听得罗帆之言,淡淡的道:“破坏当然比建设容易,要恢复道友的破坏,当然不会那样简单。”

    说着,他转过头来看向罗帆。

    那双眼之中隐隐间蕴含着一种凝重,一种惊诧。

    “没想到短短两百多年时间。道友居然就有这样巨大的进步,看来越级战斗,似乎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呢。”悟道子感慨道。

    “这却还多亏了道友。若无道友这样强大的压力存在,我怕是不会获得这样大的进步。”罗帆也是一笑,抬步轻跨。几步之间就已经来到了数万里之外的麒麟崖边缘之处。直接便在悟道子身边盘坐下来。

    “咦,看来又有同道要穿过那一条道路到来了,不知是什么时代的道友。”刚刚坐下,罗帆便吃了一惊。道。

    在他前方,那麒麟崖下方的无边云海之中存在的那一亿五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漩涡之中,此时正有一个正在闪耀着明红的光华。

    这光华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玄奇,让罗帆一看便知这乃是时代潮流具现化所化的产物。

    而能够让时代涡旋出现这样大的变化。只要稍稍一想,便能够知晓,这定然便是有某种变化正在那一条道路上出现。而这变化,最大的可能便是有修士正在闯荡那一条道路!

    正因这样的考虑,他才会说出这句话。

    “这位道友可是比道友你当初快多了,你当初耗费了上百年时间才将光芒催动到这样的程度,这位道友却只是十年时间就做到了。”悟道子扫了罗帆一眼,淡淡的道。

    “是吗,真是期待啊。”罗帆微微一笑。对于悟道子所言的却是毫不在意。

    他当初闯入那超脱之路的时候,道行境界只不过是先天大罗而已,甚至都没有达到先天大罗的巅峰。之后通过那超脱之路一步一步的引导,方才突破合道踏入超脱之境,成就了超脱者。

    而现在这一个正在创那超脱之路的修士和他一样的可能性极小极小。他最大的可能就是原先已经是准圣级别,或是初成、小成、中成、甚至极有可能是大成准圣。

    以这样的基础道行来闯荡这超脱之路,速度比罗帆要快,那不是理所当然的?

    而且。更重要的是,此时罗帆的道行境界已经是达到了超脱之境的尽头。也即是达到了大成准圣的尽头。这最重要的,从初入超脱之境一直到走到尽头的过程,他并不是从这超脱之路上获得的。

    便是那现在正在闯这一道超脱之路的修士本身基础比他强大不知多少倍,他也有绝对的自信自己现在绝对能够比对方强。

    有着这种种考量,他哪里还会在乎这修士的闯关速度比他快?

    悟道子感应到罗帆那丝毫没有动摇的心神,不由得摇头苦笑。知道自己之前的小算计根本就是贻笑大方。

    作为一名大成准圣,道心修持定然早就圆满无碍,怎么可能因为他人的表现比自己要好而心绪动摇?

    “不知这位道友还有多久才能够闯过这一条道路?”罗帆笑着问道。

    “按照你的速度推算,大概还有三日吧。”悟道子微微计算了一下,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他现在已经是在闯到第九千九百九十关,接下来等待他的将是一个个梦境世界了。”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按照之前悟道子的说法,他闯关之时,从这光芒亮起,一直到走通道路,应当是三十日,也即是一个月之久。

    而从他踏入超脱之路一直到他走通这道路,总共便是耗费了一百年零一个月,按照比例推算,当这光芒亮起的时候,他应该就已经走到了第九千九百九十关的时候,也即是即将进入那梦境世界关卡的时候了。

    眼前这位修士所走的道路很有可能是和罗帆当初所走的道路一样的,因此自然极有可能便是即将遭遇梦境世界的关卡了。

    当然,这样的推测,他显然不可能和悟道子分说。

    此时他与悟道子看似融洽,甚至并排坐在这里观看下方那无边云海,观看那一亿五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时代涡旋,但却改变不了罗帆正在被胁迫的事实,两人之间的关系,毕竟是敌对的。以这样的关系,罗帆怎么可能对悟道子推心置腹,怎么可能将自己隐秘的推测来跟悟道子分说?

    三日时间对于罗帆和悟道子来说都和眨眼之间并没有多少区别。

    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来到了三日之后。

    这三日之间,那一个漩涡之中所透出的明红光华越来越强,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耀眼。

    最终,这明红光华终于在三日之后达到了极限。

    那光芒,耀眼得如同变成一个散发明红光芒的太阳一般,和天空之上的十个太阳交相呼应,就好像这世界变成十一个太阳,将整个云海完全遮掩,让那其余的一亿五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八个时代涡旋直接被掩藏在这光芒之中,再无法看见。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