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熟悉的名字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熟悉的名字

    罗帆的气息凝成了无数立体符篆,每一种立体符篆都有着各种各样的玄奇妙用,比悟道子气息凝聚而成的那诸多奇兽丝毫不差。

    施展出来的种种手段,俱是神妙非常,每次攻击交换,都是彼此湮灭,让这一片时空近乎变成混沌。

    这天地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之前,空间稳固程度,时间稳定程度,甚至比起洪荒天地都要强上一些,比起末法时代的地球宇宙,更是要强了不知多少万倍,而且同样有着洪荒天地那中境界不足便不能破碎的玄妙特性。

    但,这种特性显然也是有着极限的。

    罗帆和悟道子两人本身的道行境界都已经是接近了圣人之下的巅峰了,早已是远远超过了这空间特性的限制极限,他们的气息,微微一动,自然便能够造成惊天的破坏,产生类似混沌一般的混乱状态。

    悟道子的心中的愤怒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的平息下来。

    他的心志毕竟是坚定无匹,罗帆之前的言语打击在当时是让他恼羞成怒,但等他清醒过来之后,便已是从中找到了许多破绽。或者是他认为的破绽,重新凝聚了心神,信心也重新变得稳固下来。

    因此,他的气息猛然一爆,所有的奇兽化为一头好似包含了一切奇兽特性,又好似是超脱一切奇兽之上的奇异生灵形态,以弥漫天地的姿态,直接向着罗帆直轰而至,要将罗帆散发出来的气息完全碾压。

    罗帆见此,便知晓这悟道子心中已经是不再愤怒,此时已经是没有必定要让自己吃些苦头的想法。

    他现在发出的这一招气息攻击,已经便是他的最后一次攻击。若是自己无法躲过,那自然便是万事皆休。若是自己能够躲过,他也不会再来纠缠。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直接控制自己的气息,直接在悟道子的气息之前构筑出一个巨大的,如同镜子一般的立体符篆出来。

    这一个立体符篆好似巨大镜子一般。直接挡在那巨大的奇兽面前。

    而在那镜子之后,却如同真正的镜子一般,出现一个和那巨大的奇兽一般大小,一般模样,甚至连强弱程度都毫无区别的奇兽出来。以同样的姿态撞向镜面。

    轰隆一声巨响。

    整个麒麟崖在这一瞬间都发生了剧烈的震荡。便好似经受了承受不住的冲击,似乎马上便要四分五裂,最终化为齑粉一般。

    在这同时,一股无形的冲击波从那镜面和那奇兽气息接触之处开始爆发出来。席卷四面八方,遍及方圆数百万里范围的虚空。

    那传宗道人开辟的洞府也在这范围之间,被这冲击波一卷,他开辟的洞府直接崩散,方才的一番努力完全化为泡影。

    当然。这其中也有他只是刚刚开始动作,这洞府并没有完全成型,只是有了一个雏形的关系。若是他将这洞府完全构筑完成之后,这冲击虽说会让他的洞府受到一些损伤,但却绝不会如此时一般,让那洞府整个崩溃消亡。

    当冲击波过后,一切回归平常。

    无论是罗帆气息凝聚而成的镜子,还是悟道子气息凝成的惊天奇兽,甚至之前气息交战所产生的类似混沌状态的混乱。尽皆是完全消失无踪。天地重新变成一片清明,看起来便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有罗帆和悟道子对面而立而已。

    “圣人手段,启示你所能理解?你如今来评述圣人之行,只是坐井观天,夏虫语冰而已。”悟道子冷哼了一声。转过身来,盘膝坐定,只是静静观察前方那一亿多个时代涡旋,却是再不管罗帆如何。

    罗帆见此。微微一笑,道:“事实如何。日后便知。”

    他之前和悟道子说那些话,虽是他自己的想法,但他说出来的原因只是为了打击悟道子而已,悟道子是不是真正的相信,对他来说根本便没有任何意义。既然此时悟道子已经被打击过一次了,他自然也懒得再纠缠这个问题。

    哪怕是他自认为自己的想法是不会有错误,悟道子是走在一条岔路之上,他也是没有任何心思去管的,甚至,若是他真的用这些话来说服了悟道子,他反而要后悔说这些话了……

    罗帆并没有如同之前那般前往那悟道子的身边盘坐观看那时代涡旋。

    因为传宗道人的出现,整个过程他已经是看得清清楚楚,哪怕其中有他难解之处,也不是观看更多所能够解决的,因此,继续在这里观看,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

    如此一来,他哪里还会继续在那里待下去?

    抬步轻跨之间,他便来到了这麒麟崖修行环境最为美妙之处。

    这时候,因为之前罗帆的一番动作,整个麒麟崖已经产生了微妙的变化,所以那修行环境最好的地方,却也是发生了微微的偏移。因此,他却是不能直接回归他原来待了两百多年的位置。

    这一处位置,距离传宗道人所在之处相当的远,虽没有到横跨麒麟崖这么夸张,但却也是有半个麒麟崖这样的距离。

    罗帆来到此处之后,随手将手中的立体符篆球一抛,这无数立体符篆便直接构筑出一个十一层的,形如宫殿的立体符篆出来,直接往下一落,便落在地面之上。

    这立体符篆落地生根,与地面接触之后,便完全和其融合成为一体,看起来便好似麒麟崖直接长出这一个宫殿一般。

    眼见如此,罗帆忽然念头一动,抬手便在这宫殿的正门上方虚虚一抹。

    刹那间,三个无论什么生灵,无论认不认字都能一眼看出其意义的三个大字便出现在那正门上方:“末法殿”。

    从这地球宇宙看来,他乃是来自末法时代,虽说他对此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但既然将会有越来越多的修士从那时代涡旋之中走通超脱之路到来,那么总要有一个名号来将他的居住之地与其他修士分别开来的。叫做末法殿,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当这名字固定之后,罗帆微微一笑,抬步便跨入了这末法殿之中去了。

    这末法殿虽说在立体符篆的层数上比当初他的最开始构筑之时要强上两层,但看起来却比起当初要普通,至少并没有那种吸收外界元气为己用的特性存在。或者说,并没有表现出那种吸收外界元气为己用的特性出来。

    整个末法殿屹立在那里,就好像是普通的宫殿一般。

    麒麟崖妙用非常,在这末法殿完全稳定下来之后,周围的草木自然生长。最终将这末法殿周围映照得和其他位置一般无二。便好似这末法殿已经是在这里存在了不知多少亿年,似乎亘古以来便一直在这里一般。

    看起来却是玄妙非常。

    末法殿其实便是一个十一层的立体符篆,其内部的一切情况自然都是随罗帆的意愿而变化。

    在这宫殿内部,却不是如同凡俗一般只是一个宫殿。罗帆只是心念一动之间。这宫殿内部便变成了一片无垠的虚空。完全虚无的,没有日月星辰的一片虚空。

    接着,他站在这虚空中央,抬手向着周围一抹。

    在他数丈之外的位置,虚空变化。却是演变出麒麟崖出来。

    接着,麒麟崖快速缩小,转眼间便缩小到比他的身体还小,乍一眼看上去,便好似他就是麒麟崖,麒麟崖就是他一般。

    而在他身外的景象,也同时发生变化,无边无际的云海出现在这一片虚空之间。将整片虚空完全遮掩,让罗帆站在这里便好似站在云海之中一般。

    这一片云海。正是麒麟崖之外的云海。

    罗帆现在正在做的,正是凭借自己的感应,或者说凭借那立体符篆的妙用,将外界的景象重新在这立体符篆内部虚空构筑出来。又或者说,是让立体符篆将外界的光影传递进来。让罗帆如身临其境一般感知外界的种种。

    无边无际的云海上方,便是十个高挂天际的太阳。

    那太阳猛烈炙热,散发出无穷大日精华与太阳真火,给天地宇宙带来了无穷光与热。带来了无限的生机。

    罗帆低头一看,云海下方的种种便显露在他的眼中。

    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天地。

    这天地的广阔程度。虽比起后世的地球宇宙要小,但却也只能用亿光年来计算其大小的尺度。

    首先印入罗帆眼帘的,便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海洋。

    在这海洋之上,点缀着无穷的陆地。其中,更多的乃是数量无尽的岛屿。但在这无数陆地之中,却有着四块比起其他岛屿要大上不知多少倍,甚至都无法用具体的尺度来形容它们的大小。硬要说的话,只能用无限广阔来形容。

    它们,显然便是这天地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之前的四块大陆。

    便在罗帆将自己的注意力关注在这四块大陆的时候,四个名字凭空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瞻部洲,北俱芦洲。”

    这四个名字,直接便是这四块大陆的形象传递给他的,并非是他的臆想,也并非是有什么人在他耳边告诉他,而是自然而然的,便让他知道了这四块大陆的名字。

    这其中的妙处,便好似他现在镌刻在这十一层立体符篆门口的“末法殿”三个文字一般。

    “末法殿”这三个文字,同样是拥有这种类似的妙处,任何生灵,不管认不认字,不管有没有智慧,不管知不知道这种语言,只要看到这三个字,就知道这就是“末法殿”三个字,完全没有任何理解的障碍。

    同理,这四个名字,同样是如此,不需要你原先知不知道这四块大陆到底叫做什么,只要你一看到这四块大陆,你就自然的知道它们各自叫做什么名字,自然明白东胜神洲、西牛贺洲、南瞻部洲、北俱芦洲便是这四块大陆的名字。

    “没想到传说居然是真的,居然真的有这样四块大陆。相聚亿兆年岁月,经历了无数时代轮回之后,在地球上的传说居然和天地未曾破灭之前的天地完全对上了,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字的误差,世事奇妙,莫过于此。”罗帆忍不住暗自感慨。

    这四个名字,罗帆实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

    他在上一世还在地球作为一个凡人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四个名字了。当时他知道这四个名字,还是在一本凡人所写的里面。甚至其中还有着无数发生在这四块大陆之上的种种传说,活灵活现,让人如同身临其境一般。

    四个后世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家幻想的名字,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前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着。没有任何一丝一毫误差。其中的奥妙之处,让他只能发出世事奇妙的感慨。

    “或许,正是因为这四块大陆有着这样的妙处,才让这四个名字一代代的流传下去。最终连时代轮回都不能断绝吧。”罗帆最终只能给这四个名字为何会出现在后世作出了有些牵强的解释。

    不过,想来想去,似乎也就只有这种有些牵强的解释能够说得通了。

    这四块大陆能够让人一看到就知晓它们的名字,这显然不可能是人为的玄妙,或者说。不可能是这天地诞生之后的生灵所附加的玄妙——想来不会有圣人这样无聊的给这四块大陆炼入这样的妙用……

    这种玄妙最可能出现的原因,便是当初开辟这一片天地的创世主当初开辟之时所附加在这天地之间,或者说这四块大陆之上的——那对其来说,显然只是一动念的事情而已。就和洪荒天地的盘古元灵一般为了让万物众生明白是谁开辟了这片天地。只是这开辟这一方天地的创世主做得更多而已。

    而这样的玄妙乃是镌刻在天地之中,也即是说,这四个名字,应当也是镌刻在天地之间。

    在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天地破灭与否,无论经历多少时光。经历多少时代轮回,只要天地存在,这四个名字,同样应当是存在于这天地之中的。

    而后世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的某位家或许是机缘巧合,或许是心念有感。或许是思想暗合,总之是从天地之间将这四个名字取出,化入之中,从此流传出去。

    罗帆越是想就越感觉这种解释似乎能够说得通……

    当然。这也只是他本能要对任何事情进行解释的癖好发作而已,种种念头只不过是一闪而过。转眼间便被他抛在脑后。不管这名字是怎么流传到后世的,最终也只是让他对这名字更加熟悉而已。

    心念转动,罗帆将自己的注意力开始在那四块陆地上转移。

    这立体符篆的功用有限,或者说是罗帆的感知能力自有极限,对于那四大部洲,四块大陆的感应却是并没有真的达到何等精细的程度。

    只能大概的获得某些大概的地形,某些地方有着何等奇妙的自然景观,某些地方有着某些强大修士的气息存在着而已。

    当然,便是如此,对他来说也已经是有极大的好处,让他获得极大的收获了。

    经过数日之后,他却已经是对这天地未曾破碎之前的种种情况有了大概的了解,无论是修行界的情况,还是人世间的种种,尽皆如此。

    “没想到居然和末法时代是这样相似。”明白种种之后,罗帆忍不住暗自犹疑。

    这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之前的天地的修行系统,和末法时代是惊人的相似,主流同样是金丹之道的修行。当然,因为此处天地修行环境绝妙,修行的自然都是先天金丹,却并非后世末法时代那种后天金丹。

    感应着这天地的修行系统,罗帆恍惚之间,忽然有种这天地和末法时代之间那不知多少亿兆年的时光差别,似乎并不存在一般。

    修行界乃是在时时刻刻发展,时时刻刻变化的。

    哪怕这金丹之道在这地球宇宙乃是主流,是正统,但在漫长岁月发展之中,总会一点一滴的改变,本质或许不会变化,但表现形式定然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的。那便如同后世的电脑软件一般,本质上还是一样,但几年之后的软件和几年之前相比,定然会有极大的变化,甚至可能完全看不出共同点的。

    这修行系统或许不会改变得这样快,但毕竟是不知多少亿兆年,若是正常发展,哪怕是多少亿年才出现一点点的变化,最终也定然会变得面目全非的。

    而此时此刻,罗帆却发现两者无论是本质还是表现形式上,都没有什么改变,这绝对是违反了事情发展的规律,怎能让他不感到难以接受?

    想了好一阵子,罗帆终于反应过来,脸上现出苦笑。

    “是了,在末法时代之前的一个时代是修行时代,再之前一个时代却是圣人时代。圣人时代有着圣人存在,和这为破碎成为地球宇宙的天地本质上根本没有任何区别。时光推移造成的修行系统改变,自然会在圣人时代被扭转过来,变得与这未曾破碎之前的天地相同的。”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