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见空女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又见空女

    让罗帆双目一凝的是,既然武皇能够感觉到自己的感知,那么其他修士呢?

    其他修士虽然不会如同武皇一般对罗帆的探查这样熟悉,但其中却有着甚至比起悟道子还要强大的修士存在。他们那种强大,已经足以将这种熟悉感之间的差距给消除了。

    也即是说,罗帆的探查,极有可能已经落在那些巅峰准圣,甚至是一些大成准圣的眼中。只是他们一直都只当没发现而已。

    这一事实,当然不算是什么多么坏的遭遇。

    但,一想到他在之前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甚至是好多次还对着一些巅峰准圣进行从里到外的探查。这简直就是在一个明白人面前把对方当成傻子一样玩弄了。在当时,不知道那些巅峰准圣是怎么看待他的呢。

    想到这里,他怎能不感到心头微凝?

    念头转动之间,罗帆忽然发现,自己自从来到这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的天地之时,虽时时刻刻的警醒自己,但还是不知不觉间,将这里当成是其他时代,不知不觉间有了一种自傲的情绪出现。

    正是这种情绪,让他能够面对悟道子丝毫不认下风,也让他能够如此肆无忌惮的对这整方天地用这种探查行动。

    换句话说,罗帆虽说是知晓了这一方天地拥有七大圣人,的那却一直缺少着敬畏之心,这让他能够更清醒的看清许多问题,但也让他的行为与他的正常性格有了一些偏差。

    双目一凝之间,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种种念头闪过,恍惚之间,他已经是找到了根源所在,心中涌起一种无法言说的警惕。

    “原本还想要寻找那圣人所在,看来如果真的这样做的话,怕是在找死。”这样一个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

    武皇此时在北俱芦洲的一座高山之上,正站起身来,仰望天空。眼中满是激动之色。

    他在等待,等待着罗帆给他一些回应。

    罗帆心中虽是有了警惕之心,有了敬畏之意,但却并不代表他马上便要像缩头乌龟一样直接缩回去,而是相反。他直接便将自己的感应凝聚在武皇身上。微微震动几下。让武皇感应到了那种熟悉感觉正在发生着变化。

    这样的变化,根本难以传递真正清晰的信息,但至少让武皇知道,他自己猜的并没有错误。这种熟悉的感应,正是来自罗帆。

    果然,武皇在感觉到这变化之时,脸上神色猛然放松下来了。

    “果然是你,罗兄。既然你还能够将感知用来探查天地。显然安全性短时间内并不用担心,这样我便放心了。接下来我该做的,便是努力修行以求日后找到你的时候能够帮到你。”武皇叹道。

    说着,他一转身,抬步不紧不慢,但速度却相当惊人的离开了这座山,向着这北俱芦洲的大地走去。

    罗帆的感应并没有追着武皇而去。武皇的选择让他有些感动,但他却并没有抱太多的信心。毕竟,他现如今面对的乃是巅峰准圣。甚至是巅峰准圣背后的圣人。这样的存在,便是再多千百名大成准圣,都是无法对形势有决定性改变的。如今的武皇只不过勉强能够算得上是刚刚迈入准圣之境而已,想要真正帮到他,那还差得太远太远。相对于这期间的差距,数十亿年时间,也只是等闲罢了。

    叹息一声,罗帆将自己的意念集中在另外一个没有拜入门派的修士身上。

    这个人。不是其他,正是曾经和罗帆有过一段纠缠的空女。

    空女不同于武皇。她没有武皇那般开始整理自己的世界观。但,她的天赋能力,却是极其惊艳。空女号称时空行者,这能力在末法时代虽有许多妙用,但却不算太过逆天,毕竟,那只是五十六亿年一个轮回的一个时代而已,那时代潮流,足以让她的能力受到极大的限制了。

    但在这天地未曾破灭之前,情况便完全不同了。

    在这里,没有什么时代潮流,没有什么时代轮回,更没有什么五十六亿年之间的时空屏障阻隔。在这样的天地之间,空女的天赋能力自然是能够发挥出超乎想象的作用,比起在末法时代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样的天赋能力,足以将原先并不算太过天才的空女,变成一个绝世的天才。

    而这样的天才,也同样是这天地之间诸多门派追逐的门人弟子。因此,可以想象,追逐空女的门派,却是不会比追逐武皇的门派要少多少。

    只是,却不知为何,空女却是一一拒绝了这些门派。

    哪怕这些门派之中还有着圣人门人创立的门派在其中,也不例外,被她一一拒绝了。

    此时此刻,空女却并不是在北俱芦洲,而是在南瞻部洲之中,在一处传说中是通天之山的山上,抬头仰望天际,目中若有所思,又似是包含着许多的愁绪。

    “已经两百多年了,这一片天地的修行环境好得惊人。我便是随便修行都能获得进步,轻轻松松便进入了准圣之境,但为什么我一点都不开心?”她站在那里,望着头顶那十个高挂天际的太阳,口中喃喃着。

    比起当初来到这未曾破碎为地球宇宙的天地之时,空女的道行境界已经是有了大幅度的进步,当初她距离准圣之境还有着最后一层屏障,难以真正跨入准圣之境。

    但此时此刻,她的道行境界却已经是稳稳的踏入准圣之境,现如今,她周身气息,已经是初成准圣了。

    这样的进步,虽看似只是一步而已,但若是正常修行来说,哪怕是在这无比美妙的修行圣地之中,怕也是需要以百万年计算的时间才能够突破的。但在此时此刻,只是短短的两百多年之间她便已经是完成这样的突破,由此便可知晓她的进步是多么的巨大了。

    而听她所言,在这两百多年之间,她甚至都没有认真去修行,只是偶尔偶尔的去修行一下,居然便已经获得了这样的进步,这是何等惊人的成就。可想而知。

    “这样的天赋,不加入门派,实在是太过可惜了。”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么一个念头。

    对他来说,空女乃是他的老乡,而且是当初还和他比较亲近的一个。他对空女虽不如对武皇那样。但却也是与他人不同的。此时发现她的选择是这样的出人意料,他却是不由得生出莫名的疑惑,替她感到有些可惜。

    空女美丽无方,站在那山上。周围元气激荡,山风吹拂之下,她整个人犹如天仙下凡一般,让任何人看了都怦然心动,觉得她简直便是天地间美的代名词。

    “唉……”良久。空女叹息一声,转过身,顺着这一座山开始向下方一步一步的走下去了。

    她并没有使用什么神通,仅仅就是凭借自身的**,自身的双脚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这一座山有着通天之山的传说,其高度达到何等程度,可想而知。整座山在一片无边的平原上拔地而起,其高度怕是有数千万丈之高,层层叠叠的云层就好像在这一座山的山脚一般铺陈开来。站在这一座山的山顶之上极目远眺,所看到的不是无边大地,而是无边无际的云海,以及在极其遥远的远方偶尔能够看到几座山峰的山顶高出云海。

    此时空女往下走去,便如同在云海中漫步一样。哪怕是不看她的神通,不看她的道行,也会觉得她如同仙女一般。

    罗帆此时对空女的选择颇有疑惑,却是将感知一直关注着她。想要弄清楚她为何是这样选择。

    过了数日,空女终于走到了半山腰。猛地,她猛然停下脚步,似乎正在侧耳倾听。

    忽然间她面现惊喜之色,抬头仰望天空,口中喃喃道:“是你吗?你现在正在看着我吗?!”

    她似乎只是对这虚空说着,好像只是自言自语而已。但罗帆不知怎的却有一种莫名的感觉,那就是,她现在正在对自己说话!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清晰,让他无法怀疑自己是自作多情,而是清晰的感觉到她就是在对自己说话!

    “怎么可能?”罗帆暗自惊呼着。

    难道她真的感应到我的探查?

    罗帆忍不住这样想到。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个可能了。不过,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武皇能够感应到他的探查,是因为交情很深,对他的探查手法实在是太过熟悉的原因,所以才能够在感觉到这探查的时候,通过身体微妙的感应而发现他的这种探查。

    而这空女,当初唯一能够称得上的交流,就是当初他对她身体的探查,以及当初根据她身体的情况给她整理了一番修行法门而已。

    这件事情对罗帆来说也是发生在几万年以前了,对于空女来说,发生的时日更加长久,在这样的情况下,空女怎么可能感觉到罗帆的探查呢?

    就在罗帆忍不住要将自己的感觉否定的时候。

    空女接下来的话让他一切侥幸心思完全被打破,只见空女口中说道:“两百多年了,你为什么没有任何消息?那一个道场到底是在哪里?你为什么那么着急把我们送走?为什么连传一道意念解释一下的动作都没有?”

    空女站在那里,抬头仰望天空,口中喃喃着,似乎正在责问,又似乎在控诉。

    罗帆听了她的话语,终于确信,她所说的就是自己了。

    到了此时此刻,罗帆若是还不知道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他也妄为超脱者了。

    “没想到,当初那一番变化,居然让她情根深种。”罗帆苦笑。

    会被女性修士作为动情对象,这是罗帆从来未曾想过的。除非修行法门特异,或是从小青梅竹马,否则,一般修士在修行有成之后,都是极少极少动情的。

    其中的原因很简单。

    作为修士,他或是她几乎都已经看透了一切,自我的种种**,种种情绪,都早已看清了来源,看透了根本。其他修士,其他生灵在其眼中,其实都被解析得清清楚楚的,对方的情绪来源。对方的做法真意,对方的性格,种种种种,只要稍稍相处,都能够看得明明白白。

    在这种情况下。他或是她怎么可能轻易动情?又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生出凡俗中人那种情爱纠葛?

    这种情况对于一般修士已经是如此了。对于达到先天大罗之修的修士而言,更有一种障碍阻碍了这种情爱纠葛的出现。

    那便是,当一名修士修到先天大罗级别,那么开辟世界。创造生灵,对其来说便只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而已。

    如此一来,他或是她甚至能够创造出自己梦想当中的,一切最为完美的生命出来。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或是她对于任何生灵都不会再有疑惑。没有疑惑,也就没有了兴趣,当然就更不会有情爱纠葛了。

    如此种种因素,便造成了罗帆从来不曾想到过自己居然在有朝一日会被女性修士作为动情对象。特别是,经历了这不知多少亿年情谊依然未曾有所消减的动情对象。

    明白空女对自己的情感,罗帆同时也就明白了空女为何会选择不拜入任何一个门派的原因了。

    那分明和武皇同样是为了寻找他所在之处所以才拒绝那些门派。

    罗帆想着,心念不知多少年来第一次有了无法自主的混乱。

    他的这种无法自主的混乱,自然的传递出去,让他对空女感知也随着而发生微妙的改变。这种改变。让空女面上神色变得惊喜起来。

    显然,这种改变让空女终于完全确定了自己的感觉乃是正确的,这正在感知探查自己的,果然便是她这两百多年来一直在寻找的罗帆!

    “果然是你,真的是你……”空女喃喃着。

    若说之前她还能够找到当初那一丝丝淡然到惊呼冷漠的神色痕迹。现如今的她,便完全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淡然,看起来便如同一名普通女子在闻之自己欢喜之人消息之时的表现一般无二。

    单纯的感知探查,是无法传递消息的。

    罗帆原想如同对待武皇一般。表示一下自己的存在之后便不再管她,但却发现怎样都狠不下心来这样做。

    “看来。我虽说修行到如今这样的境界,本质上和当初却还是没有多少改变啊。”罗帆忍不住一叹。

    对于一个为了自己付出这样多的女性修士,他哪怕并没有想着要与她双宿双飞,但却也做不到毫不理会。

    “算了,其他巅峰准圣能够感应得到,悟道子也应该感应得到。既然他没有阻止,想来我做更多的一些事情,他也不会在意的。”罗帆心下暗叹。

    叹过之后,他凝聚自身的意念,直接灌入他所在的那十一层立体符篆之中,通过立体符篆的妙用,依附着感知向着南瞻部洲那通天之山的半山腰而去。

    “嗯?终于忍不住了。看来那些人和你的关系很是不同呢。”便在这时,正在麒麟崖边缘之处感悟那一亿多个时代涡旋的悟道子忽然眉头一挑,似笑非笑的轻声道。

    正如罗帆所预料的,其实在当初罗帆将自己的感应透过立体符篆观测整个天地的时候,悟道子便已经发现了他的感应。

    只是,他心中知晓自己根本无法阻止,或者说,无法完全阻止。哪怕他现在阻止了,日后那不知多少亿年的时间里面,他总不可能每时每刻都阻止的。罗帆总能通过种种手段做到与这感知探查天地同样效果的。

    既然罗帆总有一日能够能够同样感应整个天地,明白天地的真正模样,那现在阻止了又有何意义?倒不如不浪费那功夫,任凭罗帆去感应,只要他感应清楚了,看腻了,也就不会再这样做了。

    所以,才有着之前那种罗帆肆意探查天地,但却没有任何人管的情况出现。

    至于那些被罗帆探查的巅峰准圣为何没有任何反应,那原因更是简单。正是因为以他们的道行境界,已经能够发现这感知探查的来源,也即是,能够发现罗帆现在所在的位置是在麒麟崖!

    既然是在麒麟崖,那不管内情如何,罗帆所代表的,自然就是悟道子这位万妖之祖的弟子了。

    而以悟道子这圣人弟子的身份,别说想要探查他们,便是找上门去对他们呼来喝去,只要不触动他们的真正利益,他们也不会放在心上的,更何况只是感知探查了。

    悟道子现在感应到罗帆将自己的意念透过感知,以无比隐秘,但却对巅峰准圣来说颇为明显的方式传递出去,心中不由得暗笑起来。

    不过,他却也正如罗帆所料一般没有阻止,任凭这意念通过感知传递到南瞻部洲的通天之山半山腰,直接便灌入了空女的心神意念之间,让空女恍惚之间便接收到了无数的信息。

    “现在,我能过做的,就只是这样了。接下来怎么做,就看你自己了。”罗帆叹息一声,将自己的感知从下方的天地之间收了回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