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终日乾乾丹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终日乾乾丹

    来到这里,悟道子抬手一晃,手中就出现了一把青铜尺子,向着苍木子的头颅直击而去。

    这一把青铜尺子出现之后,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异象,没有什么玄奇气息透出,也没有引起周围虚空周围时间的变化,甚至连周围的能量物质的变化也都没有。看起来就像一把简简单单的青铜尺子一样。

    但,苍木子看到这一把尺子,却是面色大变。

    身形一颤,头顶猛然出现一朵庆云,上面长着参天古木,向着那青铜尺子迎去。

    这庆云广阔无边,几乎必须以万里计算方才能够算清楚。而那古木也是几乎顶天立地,巨大广阔之处,难以用言语形容。

    但,便是这样的庆云,这样的古木,面对那顶多一尺长的青铜尺子,却是显得那样渺小。

    居然好似怎么顶都是无法顶住这一把青铜尺子的感觉。甚至便是原本青铜尺子和苍木子头颅的那一点点距离,似乎也被拓展到能够轻松容纳那不知多少万里方圆的庆云以及那顶天立地的参天古木一般。

    罗帆一直将苍木子和悟道子两人的战斗看在眼中。之前尚且还有苍木子的气息来遮掩,此时没有了气息遮掩,他却是看得比之前还要清楚。当看清这样的景象,他不由得面色微变。

    这青铜尺子乃是一件法宝,这一点他还是能够看出来的。

    但这青铜尺子的威能,却是如此的玄妙。简直便是完全超乎他的想象之外,甚至让他根本就无法衡量其到底是什么级数的法宝,这让他怎能保持镇定?

    “这件法宝居然有着这样的妙用,与平平常常之间,爆发出惊天的威能。看起来却不像是巅峰准圣级别的法宝,莫非会是更高级别的法宝?不能吧……”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若是这一件法宝乃是巅峰准圣级别的法宝,罗帆相信自己是能够感觉出来的,哪怕是其妙用是能够隐晦一切气息,一切异象,他也定然会有一些感觉的。但此时此刻。他却完全没有感觉。甚至便是这青铜尺子都已经能够将苍木子的庆云、古木都压制到这样地步的时候,依然完全无法察觉其中的异常之处,玄妙之处,这岂能是一般巅峰准圣级别的法宝所能做到的?

    不过。要说其是圣人级数的法宝。罗帆当然也是怎样都不能相信的。

    圣人乃是无所不能。永恒不朽的存在,那一个级数的法宝,光是形态。便定然能够给人以无穷感悟,光是拿出来,都可能是覆压一切了,其威能哪可能这样小。

    正是因为这种种感觉,罗帆方才有些摸不准这到底是什么级数的法宝。

    罗帆不知道,苍木子显然是知道的。他的动作快速无比,在那庆云和古木出现之后,他抬手一引,时空扭曲之间,有着一支扁担模样的树枝从不知何处穿越时空凭空出现在他的头顶。

    这一支扁担模样的树枝和那青铜尺子一般无二,同样看起来普普通通,除了较为青翠,就像是刚刚从一颗树上折下来的之外,就和一般的树枝没有什么区别了。

    而此时,悟道子的青铜尺子,却已经是直接将苍木子头顶的古木和庆云直接击碎,将之完全抹去,就好像是抹去了桌子上的灰尘一样。

    虽说,在这之间,那青铜尺子的下落速度受到一丝影响,但整个过程却干脆得难以想象。

    要知道,那庆云,那古木出现之时,整个天地可是好似变了个模样的,而这样轻松干脆的便被抹去,那青铜尺子的威能之强,便可想而知了。

    那庆云和古木明显是苍木子的某种联系极为紧密的存在,虽不是他的元神所化,但别抹去之后,却也让他受损极大。

    此时眼神之中虽有松了口气的神色,但鲜血却是直喷而出,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苍木子乃是巅峰准圣,便是他的鲜血,也是玄妙异常。被他喷出来之后,直接便在虚空之间化为无数奇异的血色生灵,唧唧唧的叫着,形态好似古木,又好似某种长条形状的奇兽,在虚空之间四处奔逃。

    这些血色生灵,每一头都至少能够轻松的碾杀一切先天大罗之修,甚至便是面对初成准圣的修士,也是有着一战之力。

    只可惜,它们却是没有多少灵智,只是本能的四处奔逃,更有些想要钻入虚空直接挪移虚空而去。

    但,他们却根本没有任何一个能够成功逃离。

    并不是悟道子或者苍木子使了什么手段来阻止他们,而是那一支扁担模样的树枝和那一把青铜尺子已经接触在了一处!

    两者看起来都十分普通,十分平常。

    但在接触的瞬间,其周围的虚空刹那间就化为近乎混沌的模样,无论是时间、空间、物质还是能量,都被完全搅碎,化为那近乎混沌的一片。其中,自然也就包含了苍木子喷口而出的那血色生灵了。

    至于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却是受到了一层无形屏障的守护,在那一片近乎混沌的一片之中,丝毫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那两个无形的屏障并不是球形,而是直接依附在他们身体表面,远远看去,便好似他们完全不在意周围的那些混乱,不需要任何守护的就直接悬浮在那一片混乱之中一样。若不是罗帆感知惊人,说不定完全无法感觉到这屏障的存在。

    这一片混乱,直接便将之前苍木子开辟出来的那一片奇异天地完全毁灭了。

    此时此刻,苍木子和悟道子两人,直接便显露在外界虚空之中,从这麒麟崖之上望去。便好似是一片灰蒙蒙的云团遮掩住了天空之上的十个太阳。

    罗帆此时面上神色严肃,眼中光芒闪耀,心神意念之间有着无数玄之又玄的体悟不断的泛出。

    这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的手段虽是不一样,但根本却是十分类似。两人所使用的法宝,也是属于同一个级数的。而这些法宝的奥妙,明显包含了一些巅峰准圣级别所不能接触的奥妙,若不然,他们也不会无法自己施展,而必须借助法宝来施展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对于毫无任何名师指点。只能凭借自己探索的罗帆来说。自然是十分难得的机缘,能够让他提前知晓巅峰准圣之上的境界到底有什么奥妙。

    圣人境界是在巅峰准圣之上,但当然不可能只要突破巅峰准圣便是圣人。若是如此,那圣人也不会这样值钱。这地球宇宙这不知多少亿兆年也不会只有这七位圣人而已了。

    罗帆虽不知晓具体该怎样成圣。但他却明白。想要成圣,除了突破巅峰准圣之外,定然还有着许多因素。许多条件。而这些因素,这些条件,其中定然包含着许多巅峰准圣所不能达到的奥妙。

    因此,这种巅峰准圣之上的境界奥妙,却并不代表着便是圣人之境的奥妙,而极有可能只不过是那要成圣之前必须达成的一些因素、条件的奥妙而已。

    不过,哪怕是这样,这也已经是极其珍贵的了。

    罗帆在这里全心全意的关注着悟道子和苍木子的战斗,那传宗道人此时却是狼狈无比的从那麒麟崖地底钻出来。

    之前他所耗尽心思开辟的那一个洞府,早已是完全化为虚无,如同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而他自身,此时也是狼狈不堪,甚至已经是失去了半边身体,而哪怕是剩下的半边身体,此时也是一片焦黑,看起来就像是遭受了天打雷劈一样。

    此时的传宗道人满面的惊惧,刚自出现,便直接将目光转向虚空之上那一团灰蒙蒙的,类似混沌的那一片云层。

    这倒不是他的感知多敏锐,而是那灰蒙蒙的一层实在是太明显了。那里所散发出来的气息,虽没有悟道子和苍木子所散发的气息那样有着种种玄奇的变化,能够拥有不可思议的战斗力。但却同样的强大,那惊人的存在感,让传宗道人一出现便自然将自己的目光投向那里。

    传宗道人虽是大成准圣,但比起罗帆差了不知多少万倍。

    罗帆能够轻松的看透那灰蒙蒙的,类似混沌一般的云层,看到那在云层之中的悟道子和苍木子。这传宗道人却完全没有这种实力,他只是看了几眼那云层,便忽然间周身一震,身上的气息萎靡了不少。

    原本正在恢复的那大半身躯,也随着停了下来。

    “不好!我的实力根本看不了这种存在!”传宗道人惊呼一声,连忙将目光转开,剧烈的喘着气。

    那灰蒙蒙的一片虽说并不是真正的混沌,但其中毕竟是时间、空间、物质、能量都完全混乱的一片,其中也包含着几丝混沌的韵味。若是没有对混沌有充分的理解,根本便不可能承受其中混乱的信息冲击那些信息当然没有什么力量能够伤到观看的人,但它却会混淆观看之人的种种观念,从而让观看之人自己伤到自己。

    此时的传宗道人便是如此。

    将目光移开之后,传宗道人面现肉痛之色,接着很是艰难的从自己放置物体的空间之中掏出一颗晶莹剔透,散发出甚至已经凝成种种千奇百怪模样香味的丹药出来,一口吞了下去。

    随着这丹药入腹,他整个身体快速蠕动,那半边之前被打灭的身体快速的长了回来,便是那剩下的,半边焦黑的身体也重新恢复了正常。

    整个人转眼间就像是从来没有受伤一样,便是那新长出来的身体,也完全没有一般修士新长出的身体部位那样脆弱,反而是比起他本身的身体似乎还要强上那么一丝丝的样子。

    做完这一切之后,传宗道人盘膝坐下,重新抬起头来,盯着那上方灰蒙蒙的云层。

    他之前耗费那一看便知价值不菲的丹药修复身躯,为的便是此刻!

    传宗道人虽只是一般的大成准圣。而且便是跨越那超脱之路也是磕磕碰碰的,几乎是机缘巧合之下方才能够通过的。但他毕竟是一名大成准圣,却不是什么凡俗愚人,方才一看那天空之上灰蒙蒙的云层,他就知道那是一种极为不可思议的存在。其中蕴含的奥妙,深邃莫测,若是他能够体悟出其中一丝半毫,便将享用不尽。

    而显然的,这样的存在应当便是悟道子与那所谓的苍木子战斗所引发的,若是他们战斗结束。这存在当然不可能再存在了。若是错过了这一刻。那便可能是终生遗憾的事情。

    正是因为如此,他方才强忍着心痛,将他在后世耗费了不知多少精力,用了多少心血方才炼制成的那颗丹药拿出来用掉。

    为的。便是将自己的状态提升到最巅峰。以便能够承受观看那天空之上灰蒙蒙云层的所蕴含的信息冲击。能够获得更多一些的收获。

    那一颗丹药乃是终日乾乾丹,其功用也是十分的惊人。却能够将在身体、神魂还是修士的其他一切受到任何伤势的时候,将之瞬间恢复巅峰。而且更是保持数日不绝。

    也即是说,传宗道人无论受到多严重的伤势,只要生命没有被瞬间抹去,那只要服用这一颗丹药,便能瞬间恢复他最为巅峰的状态。而且这状态,还能够保持数日之久,让他在这数日之间无论受到什么伤势,哪怕是神魂、意志的伤势,都能够瞬间恢复,相当于这数日之间永不会受伤。

    这终日乾乾丹有如此妙用,其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传宗道人耗费数十亿年,近百亿年时间,也只是炼制了三颗而已。其中有两颗在当初遭受巅峰准圣追杀之时已经被用掉,方才服用的那一颗,正是第三颗,也是最后一颗。

    而他之前所修复的伤势却只是他原本只需要十几个呼吸便能完全恢复的伤势,这看似很浪费,但传宗道人却觉得很值。

    便是罗帆,若是知道的话,怕也会觉得他的决定果断,这样做是正确无比的选择。

    只见得传宗道人坐在那里,抬头看着天空之上那灰蒙蒙的云层,眼中闪过若有所悟的光芒,但口中鲜血却是一口一口的吐出,便好似水龙头一样。

    但哪怕是他这样吐着鲜血,却也没有让他有任何动摇,更没有在他的身上留下什么受到伤害的痕迹。

    每当他一口吐出,他身上便有着若有若无的香气散出,将他所受的一切伤势,包括身体,包括神魂,包括心神都完全恢复过来,让他重新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原来如此……”“原来还有这样的玄妙……”“我之前原来走错了……”……

    这样的喃喃自语声音不断的从传宗道人的口中传出,伴随着他的鲜血。

    传宗道人乃是大成准圣,他吐出的鲜血虽没有如同苍木子吐出的鲜血一般化为可比先天大罗之修的强大血液生灵,但却也绝不平常,每一口吐出,都在虚空之中扭曲变幻,想要化为某种存在,若是在其他地方,这些鲜血有更长的时间变化,怕是真的能够化为某些奇异的生灵出来。

    但这里是麒麟崖,这种事情自然不会出现。

    只见得那些鲜血还没有变化成型便直接落地,被麒麟崖的地面一吸,就消失无踪,接着在那鲜血落地之处长出了一些淡淡的绿意。

    这里原本因为传宗道人洞府的开辟已经被清理成为平地,之前他的洞府被破灭之后,更是已经变成废墟,再没有任何生灵存在。但此时此刻,在他的鲜血落地之后,却是重新变得绿郁葱葱,重新长出了种种植物起来。

    传宗道人随着这种种变化,身上的气息无法抑制,开始不由自主的散逸出来,并开始按照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往上提升着。

    这代表的,显然是他的道行境界也在随着而开始缓缓的提升。

    罗帆原本正在观察着那灰蒙蒙云层中悟道子和苍木子之间的战斗,并没有注意传宗道人。但当传宗道人的气息向着四面八方弥散,波及到他身上之时,他心念微动,往传宗道人所在之处望过去。

    望过去之后,他所看到的,便是传宗道人盘膝坐在那里,仰头观看那天空之上灰蒙蒙的,好似云层一般的混乱一片,而他的嘴巴却是一口一口的吐着鲜血,整个人场面看起来极为惨烈。

    而他每一口鲜血过后,他的体内都似乎有着某种力量闪过,将他身体、神魂、心神所受的伤势恢复过来,让他有余力继续吐下一口鲜血。

    但他的鲜血照吐,那体内的奇妙力量照样修复他的伤势,而他身上的气息却丝毫不受这些影响,开始按照十分惊人的速度提升着,虽距离突破大成准圣的大成还差了好远,但却已是在向着这一个突破不断的接近了。

    “此人却不像我之前所想的那般不堪……”罗帆见此,却是一眼看出他在做什么,心神意念之间却是闪过这样的念头。(未完待续。)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