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悟道茅屋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悟道茅屋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而已,现如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却并不是传宗道人怎样,而是在那连时间、空间都是一片的灰蒙蒙云层之中所发生的,在悟道子和苍木子之间的战斗怎样了。

    他们两人,一个拿着青铜尺子,一个拿着扁担一般的树枝便如同世俗的武者一般战斗着。

    苍木子之前所受的损伤,早已是恢复了过来。毕竟是巅峰准圣,身体神魂无论受到什么伤势,只要有时间,自然就能够恢复过来。而这一片类似混沌的混乱之中,时间空间都是一片混乱,方才看似只是呼吸之间,但对于悟道子和苍木子的感觉中,却已经是过去了数日之久,这已经足以让苍木子将一具凡人的身体淬炼到他巅峰的状态了,这点伤势,对他来说哪里还有恢复不过来的。

    他们两人在那一片灰蒙蒙之中,你一招我一招的激烈的战斗着。他们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蕴含了无穷武学奥妙,若是有任何人看上一丝半毫,都能够从中悟得至为精深的武学道理。甚至便是武皇见到这些,也定然会大有所悟的。

    而他们手中的法宝,那青铜尺子和树枝看似平常,但碰撞之间,却让周围那灰蒙蒙的,好似混沌一般的混乱根本不能恢复,反而是随着战斗的进行而变得越来越混乱,越来越难以收拾。

    “悟道子,你的手段就仅仅是这样而已吗?若是这样的话,今天怕是有你好受的了。”苍木子面上神色冷静平和。一个树枝在虚空之间晃过七道虚影,挡住了那青铜尺子如羚羊挂角一般的七下攻击,口中说道。

    “嘿。苍木子,你可以试试看,看我的手段是不是就是这样。”悟道子嘿嘿一笑,对被树枝的阻挡毫不在意,随手一转,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几乎如同大道一般,直接攻向苍木子的眉心。

    苍木子冷哼了一声。抬手一转。那树枝便晃出一道彩光,向着悟道子直刷过去。

    这一道彩光玄妙异常,在一刷之间,周围那如同混沌一般的混乱便好似被长鲸吸水一般。直接灌入那彩光之中。直接便被吞没一空。

    那虚空之上的云层。自然也便随着而消失得无影无踪,将他们两人的身形直接显现在外。

    这变化让罗帆双眼大亮。

    “这彩光,居然比起大道更高。几乎能够吞噬天地!”在这彩光出现的瞬间,他便感应到那采光之中所蕴含的无穷奥妙,感应到其中那种能够吞没一切的韵味,相比之下,什么大道,什么天地,什么规则法则,都似乎只是其食物,只要它稍稍一用力,自然便能将之完全吞掉。

    这显然便是那扁担模样的树枝的另一种妙用,比之前那种用法更为高深,更为玄奥的妙用。

    悟道子见此,面色微变,道:“没想到你居然能够激发此宝的第二重用法。不过你若是以为这样便能胜我,那就想错了。”

    这话语虽是一大段,但却被压缩在刹那之间,在这话语说完,那彩光甚至都还没有向悟道子的身躯走过一半路程。

    悟道子随手一转自己手中的青铜尺子,那青铜尺子之上比那有一道巨大的虚影闪过。

    这虚影,乃是一个巨大的人形,一个充弥天地,手握矩尺,好似正在丈量大道一般的人影。

    这人影面貌模糊,周身上下似乎有着无数奇兽的影子在一闪一灭。

    这人影直接挡在苍木子的树枝所发出的彩光之前,瞬间挡住了那彩光,让那彩光就好似是真正的实物被其托住一般,根本无法下沉,彩光的那种吞灭一切,刷灭一切的韵味,更是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完全消失了。

    两者,居然就此相持住了。

    那彩光无法向前半步伤害到悟道子,那巨大人影,也没有透过彩光伤害到苍木子。

    “没想到你亦是激发此宝的第二重用法。看来这一次又是如同数千万年之前那般,只能打平了。”苍木子看着这虚影,不由得叹息一声。

    原本,他信心满满的来到这里找悟道子的麻烦,底气就是因为他已经激发自己手中法宝的第二重用法,现如今却发现,自己的对手,悟道子,居然也是激发了第二重用法。这让他的优势刹那间荡然无存,却是十分无奈。

    悟道子淡淡一笑,道:“看来当初师尊的说法果然是正确的,你我天赋、悟性尽皆相差不多,彼此之间正常来说很难拉开距离。”

    苍木子摇摇头,随手一晃,手中那扁担模样的树枝一晃,就将那彩光受了回来。

    悟道子也不为己甚,并不趁机出手,而是抬手一指手中青铜尺子,那尺子之上所发出的巨大人影,也是瞬间被收回,消失无踪。

    “不过,现在我所负责的计划已经有了成果,你的却是毫无动静,看来日后我定是远胜于你。”悟道子淡淡的道。

    “这可不一定。你又怎知吾所负责的计划未曾有成果呢?”苍木子却是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的反驳道。

    悟道子一听苍木子的话语,不由得面色微变,好似想到了什么。

    过得一会,他道:“莫非,千年以前天地所发生的那次动荡,便是你那边计划的成果所引发的?”

    苍木子笑而不语。不表示是,也不表示不是。

    悟道子和苍木子的熟悉程度早已达到了一个相当不可思议的境地,见得苍木子的表情,就已经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不由得暗自一叹,但却没有说出来,只是道:“今日你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麒麟崖的景致远比不得你的天木岛。我便不留你了,慢走不送。”

    “咯咯……”就在这时,一声清脆的声响从不知何处响起。

    接着,那声音说道:“原本想来看看那修成天地观的到底是什么了不起的修士,没想到却见识了一场好戏。两位道兄的修为惊人,实在是让小女子佩服万分啊。”

    悟道子和苍木子听到这声音,尽是眉头一皱,两人不约而同的将自己的视线转向另一处虚空的位置。

    “雨神子,你不在娲皇宫里面伺候,来这里做什么?”悟道子毕竟是此处主人。却是有资格开口责问。

    就在这时。虚空扭曲颤动,一个身着普通侍女服饰,但却怎么看怎么完美,怎么看怎么可人。怎么看怎么漂亮的女子出现在那里。

    这女子此时笑吟吟的。双眼偶尔眨动之间。便透出一股灵动活泼的感觉,让人一看便知此人绝不是什么乖乖女。

    “道兄何出此言,我在娲皇圣人身边伺候了数千万年。今日好容易圣人慈悲给了我几天假期,我便借着感觉天地观修成的气息匆匆赶来与道兄相会,为何道兄竟会发出这等言语,实在是让人伤心呢。”这女子变脸极快,方才还是笑吟吟的,现如今却是双目之中蕴着晶莹,泫然欲泣的模样。

    悟道子露出头痛之色。

    娲皇氏乃是七大圣人之中唯一的一名女圣,性格颇为古怪。她不像其他圣人一般收徒传教,而是收一个又一个的侍女。这些侍女说是侍女,其实就是她门下的弟子,与悟道子这等圣人门下的弟子身份地位并没有什么差别。

    甚至,因为这些侍女时伺候娲皇氏,比起悟道子这等圣人门下见到的圣人还要多上不知多少倍,所以让她们的进步都要比起悟道子他们要快上许多,也让她们受到娲皇氏的影响更多,性格同样变得有些古怪。

    就像现在这般乱七八糟的话语,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便能说出来。

    “雨神子,这次你可是来得正好。那修成天地观的同道可是相当不简单,看起来却是后世来人呢。”苍木子这时在一旁呵呵笑道。

    雨神子一听,那泫然欲泣的表情瞬间消失,转而露出感兴趣的神色,道:“后世来人?听说悟道子师兄最近是在执行什么计划,莫非便是将后世修士转移到此处不成?那人现在在何处?”

    “可不是嘛。喏,那人不就在那里?”苍木子笑着,指了指下方罗帆所在之处,道。

    至于传宗道人,却完全不被他看在眼中的。

    传宗道人此时却已经再没有继续观察悟道子和苍木子了,在之前悟道子和苍木子停下战斗之后,他便已经闭上双眼,开始进入最深层的入定之中。他身上的气息更是在这过程之中开始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提升着,眼看着居然有了突破大成准圣大成,成就大成准圣巅峰的趋势。显然,之前那战斗虽然时间短,但对他来说却已经是让他获得了无数的好处,足以推进他的道行境界获得可观的进步了。

    这样的气息,这样的进步,对于传宗道人自然是相当了不起。但对于悟道子、苍木子和雨神子来说哪怕是突破大成准圣大成成就大成准圣巅峰,那也是根本算不了什么的,哪里会被他们看在眼里。

    甚至便是罗帆,若不是他修成天地观,怕也不会被苍木子好雨神子看在眼中。

    此时的罗帆,却是不卑不亢的站在那里,见得他们三人望过来,微微行了一礼,但却并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微笑着而已。

    雨神子对罗帆极感兴趣,见得罗帆如此,不由得道:“你这人便是后世来的吗?你是怎么修成天地观的?”

    “天地观?那是什么?”罗帆虽说听到名字就大概猜出这天地观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毕竟不清楚其中究竟,因此还是开口问道。

    “你都不知道天地观?那你怎么修成的?!”雨神子一听,不由得吃了一惊,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罗帆。

    便是苍木子,此时看向罗帆的眼神也有些不可思议。

    只有悟道子,因为一直看着罗帆的动作。所以却是没有任何意外,神色更是淡定无比,便好似什么事情都不会让他惊讶一样。

    雨神子说着,抬步一跨,身躯婷婷娉娉的,就已经跨越虚空来到了罗帆身前,一上一下的打量着罗帆,似乎想要从罗帆身上找到什么使得他如此特殊的东西一般。

    “天地观,便是将将天地观想于心神之间,从而形成完整的天地的一种观法。”这时。苍木子也是呵呵一笑。抬步一跨来到了罗帆身边,对罗帆说道。

    悟道子看他们两人居然丝毫不问自己便跨上自己的道场,面色不由得有些不好看。

    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哪里还能够说什么?只能叹息一声。随手一招。虚空晃动之间,在诸人之前便出现了一间茅草屋,他也随着这变化而出现在这茅草屋之前。道:“既然来了,便坐下说吧。不要日后你们向圣人告状说我不会待客。”

    “哈哈,你终于舍得将你的悟道茅屋拿出来了?那我们可要好好享受一下了,快快把它打开。”苍木子双眼一亮,哈哈大笑道。

    “我们叫什么你刚刚应该知道了吧,这位道友你如何称呼呢?”雨神子也是面现喜色,但却首先向罗帆问道。

    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罗帆一笑,道:“罗帆见过道友。”这话和之前他和悟道子所说的却是相差不多,同样是不卑不亢。

    “你果然有趣。怪不得能够修成天地观呢。”雨神子咯咯笑道。

    “有趣和修成天地观有什么联系吗?”悟道子颇为无奈的道。

    “我看你是嫉妒人家了。我记得你当初可是花了三亿年才修成天地观的呢,道兄。”雨神子毫不犹豫的揭开了悟道子的伤疤。

    “你呢?你当初虽然比我好一些,不也是两亿多年才修成?”悟道子面色微变,但很快就反驳道。

    雨神子听了,面色也是微微一僵,转头看到苍木子在一旁笑呵呵的样子,不由得道:“苍木子道兄,你有什么好笑的?你当初可也是花了差不多三亿年才修曾这天地观的,不是吗?”

    “这……”苍木子一听,不由得面色也是一僵。

    三人对视了一会,皆是哈哈一笑。

    罗帆看着他们三人的模样,知道他们三人的关系怕是不像自己之前所想的那么紧张,或许是有竞争,有对立,但在这竞争对立的背后,或许还有着隐藏很深的友谊吧。

    不过,从他们三人的话语之中,罗帆也知道了他们为何会因为自己修成那所谓的天地观而齐齐来到此处。

    “原来,这天地的修士要修成这所谓的天地观是这样的困难的啊。”这样的明悟,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罗帆毕竟是智慧惊人之辈,稍稍一想,就已经知道了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他自己心神意念的承受能力如此惊人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了,早已是习以为常。因此之前才会不曾想到一般修士的心神意念根本不可能像自己这般强大,对他们来说,哪怕是修成了巅峰准圣,那心神意念也距离此时的自己有着极为遥远的距离。根本不可能完全的将整个天地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重建出来。

    唯有通过一点一滴的观想,一点一滴的锻炼,最终耗费漫长的时光方才可能将这天地完整的观想重建出来。

    这,便是这天地的修士为何修成这所谓的天地观这样困难的原因所在。

    想清楚这些,他面现恍然之色。

    “今天算是便宜你们了。”悟道子看着前方这不大不小的茅草屋,对苍木子和雨神子恨恨的道。

    说着,他抬手向着那茅草屋虚虚一拍。

    刹那间,那茅草屋便微微一震,有着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玄妙到无法想象的极致的气息从这茅草屋之上散发出来,覆盖了这茅草屋周围方圆万丈的范围之中。

    被这气息笼罩的瞬间,罗帆忽然觉得神智变得无比的清明,整个天地在他眼中似乎再度清晰了一层。而那原本隐蔽于冥冥之中的大道,却好似直接呈现在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一般,无比清晰的展现出其中的奥妙,似乎只要自己念头一动,便能肆意的在其中牟取一切自己所需要的奥妙一般。

    “悟道茅屋,原来是这样的悟道!”罗帆感觉到这变化,不由得吃了一惊,看向那茅草屋的眼神已经变得有些惊骇起来了。

    这种悟道对现在的他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想要提升自己的道行境界便是修行通过自己的则之世界观所创造出来的道果大道以及体悟混沌状态。这大道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参照的作用而已。

    但,这种悟道,对于其他修士来说,却几乎可以说是天地间最为珍贵的宝物了。

    哪怕是之前那悟道子、苍木子两人所拿出来的那两件奇异法宝,怕也比不得这悟道茅屋来的珍贵!

    那两件法宝虽说威能强大至极,甚至足以毁天灭地,让修士的实力提升到无法想象的地步。但,那毕竟是外物,比起自身的道行境界来说,那又算得了什么?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