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奇妙逻辑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奇妙逻辑

    这世上,只有道行境界才是真正可以依靠的,其他的东西,哪怕是威能再强,也是镜中花水中月,不能成为生命超脱的根本。

    由此便可看出这悟道茅屋是多么的珍贵了。

    哪怕是苍木子和雨神子两人此时也是面上现出享受之色,显然也是从这悟道茅屋之上获得了相当的好处。

    悟道子看着他们几人的表现,面上微微一笑。显然是颇为得意。

    他随手一招,从那茅草屋里面便有几个蒲团飘出,直接来到几人面前,便是罗帆也不例外。

    “此乃悟道蒲团,配合这悟道茅屋使用,更增妙用。”悟道子对他们几人说道。

    既然他都这样说了,罗帆自然不会与他客气,当下便上前去,直接便挑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蒲团盘膝坐下。

    这一做,他便感觉有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从下方的蒲团之上涌出,不断的向着自己的身躯浸透,转眼间便包围了他的整个身躯。

    随着这气息的包围,他只觉得心神更见清明,甚至便是那心神意念之间投影出来的大道也变得更具体入微。

    以这种气息的妙用,罗帆甚至可以猜到,任何一个心中满是杂念的普通生灵坐在这里,都定然会踏入这种只有道心极为稳固的修士方才可能踏入的心神透彻的状态之中。

    苍木子好雨神子也是微微一笑,直接便在身前的蒲团上盘膝坐下。

    这蒲团并非是直接摆放在地上。而是自然有着一股奇异的悬浮力量托着它们,让人坐上去之后,也并没有将之压落,而是依然悬浮在虚空之上,看起来便好似凭空悬浮一般虽说他们这些人每一个都能轻松做到这一点,但毕竟是没有做便如此表现,感觉自然不同。

    其他人有着蒲团坐,悟道子自身却也没有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意思,他也是抬手轻招,有着一个蒲团从那茅屋之中飘出。出现在他身前。

    甚至。这个蒲团看起来比起罗帆他们坐着的蒲团还要精细,似乎神通妙用更为高妙一般。

    这种在客人面前享用更好的东西,而却给客人享用较差东西的做法,这悟道子做起来却没有一丝半毫的不好意思。就像是自己已经将最好的东西交给客人享用。自己却享用比较差的东西一般。

    “悟道子道兄果然还是和当初一样没有变化啊。虽说将这些好东西都拿出来了。但到最后还是要给人添堵呢。”雨神子看着悟道子的样子,咯咯直笑,道。

    “这启示在给人添堵?此物只有一件。你们却有两人,给谁都不合适,说不定还会让你们起争端,有芥蒂。那我岂不是好心办坏事了?倒不如我直接自己用了,你们两人各自使用同一级别的,那样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悟道子很是理所当然的道。

    “只是区区悟道蒲团,难道你以为吾等圣人门下居然会为了此物而翻脸成仇?”苍木子这时却是皱眉道。

    “这可不一定。此悟道蒲团对你等虽没有什么涌出,但其中的精妙结构可是蕴含了悟道玄妙的,若是你们能够体悟,说不定便能够悟透这等唔到玄妙,若是运气再好一点,日后甚至能够自己炼制,这是多大的好处,你们难道会不争?”悟道子嘿嘿一笑。

    “悟道玄妙,这只是万妖之祖师伯传授给你的一点玄妙而已,虽然精妙无双,但吾等却却也得到圣人恩泽,自有同样的玄妙传下,岂会看上这悟道玄妙?悟道子,你想多了。”苍木子云淡风轻的道。

    “你若是真的如你口中所说的那样不在乎,此时为何如此拼命的解析这悟道蒲团?”悟道子淡淡的道。

    “这有什么?只是看此物精巧,想要看看它是什么材料制作而已。”苍木子呵呵一笑,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苍木子道兄,你的无耻和当初也是不相上下啊。”雨神子捂嘴轻笑道。

    “能够这样短的时间修成天地观,想来道友你在之前定然是修行过同类法门的吧。”苍木子却是微微一笑,只是对着在一旁的罗帆问道。

    此时此刻,罗帆却是在细细的感悟那种从下方蒲团之中浸透上来的气息,努力的解析其中蕴含的玄妙。

    虽说,下方的蒲团才是这些气息的根本,只有这蒲团存在才有这些气息。但对于罗帆来说,解析蒲团对他却没有任何用处。他根本就不需要制造这种悟道蒲团出来。哪里用的着去解析那悟道蒲团的结构?

    他所需要的,却是这气息的玄妙。

    这种气息甚至能够影响他的心神,能够让他陷入这种近乎幻境,但却与幻境完全不同的玄奇状态,其妙用却是让他大感兴趣,自然那是生出要解析其中究竟的想法。

    而且,对他来说,只要解析出来,直接套上则之世界观,说不定他还能够直接创造出适合他使用的,能够加深他对混沌状态体悟的玄妙之物出来。

    当然,这种而且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这种悟道蒲团甚至苍木子和雨神子这等圣人门下都拿不出来,其精妙之处可想而知。想要制造出同级别的产物都是极其困难的,更何况是更高一级的,不是体悟大道,而是体悟混沌状态的宝物了,想要炼制出来,那难度高了何止万倍。若是这样罗帆都有信心炼制,那他的信心怕便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只是一种虚幻的自以为是而已。

    这种气息,和悟道子和苍木子之前使用气息运用方法很是相似,看似只是一般气息而已,但事实上其内部却有着无数繁复至极的复杂结构。

    这种结构之精巧,之复杂。之玄妙,达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境地。

    甚至让罗帆此时一眼看过去,都只能隐隐看到其中有着更加高深,更加复杂的结构,但却根本无法具体分清那到底是什么结构,更无法找到其中的真正玄妙出来。

    只能知晓正是这些繁复、精妙、玄奇的结构,使得这气息拥有这种难以想象的威能,居然能够与冥冥中的大道联系在一处,直接将之投影在生灵的心神意念之间。

    也正在此时,他听到了苍木子的话语。

    回过神来。罗帆笑道:“或许吧。”

    “看来这是你的秘密。吾也就不问了。不知道友你是来自哪个时代?距今有多少岁月?”苍木子看罗帆的样子,也不在意,转换话题问道。

    “我所在的时代乃是末法时代。距离现如今有多少岁月,这我便不清楚了。不过从闯过道路的经历来看。至少也有百万个时代之久了。”这个却不是秘密。或者说,对于悟道子来说并不是真正的秘密,既然对他来说不是秘密。那对罗帆来说,自然就是对这整个天地的所有人都不是什么秘密了,告诉苍木子和雨神子,那却是算不得什么。

    他此时看似十分惬意,事实上无论怎样的遭遇,都改变不了他正在被悟道子限制住的事实,若是悟道子不愿这些事情让他人知道,那他当然要向外说,若是悟道子不在乎,那他也没什么损失。

    苍木子一听,不由得惊叹道:“百万个时代?那就是上百万个五十六亿年啊,没想到居然是这么遥远的未来。”

    “末法时代?看来道友你很不简单啊,这个时代一听就不是什么修行的好去处,但道友你却能够修成这样的道行,实在是天纵奇才,要不要变性加入我们娲皇宫?”雨神子双眼一亮,对罗帆说道。

    “变性?!”罗帆一听,本能的就摇头。

    虽说对于这个境界的修士而言,是男是女已经不滞于心了,但他毕竟是已经习惯男身不知多少万亿年,一下子要他变成女性那却是他不可能接受的。

    “不用怕,我们娲皇宫有专门的妙法,能够让你从里到外的变性,变化之后你就是真正的女性,不会是心是男性而身是女性这种变化。”雨神子似是对自己的提议很是看好,十分殷勤的劝导道。

    “不不不。我觉得现在的性别就很好,没有必要变化了。”罗帆听得心头发紧,连连摇头。

    若说只是身体变化,他或许还不是很在乎,但若是连心灵也跟着变化,那可就是完全违反他的原则了。对罗帆来说,自己的心灵,自己的意志,乃是至高无上的,是根本的底线。其他修行法门,哪怕是斩尸之法这种成圣法门,只要涉及影响他的心神,影响他的心灵,影响他的性格,影响他的意志,便被他直接弃如敝履,无论其威能到底是多么的强大。在这样的情况下,这种连心灵都要改变的法门,自然是危及他的根本原则了,便是打死他,他也是绝不会答应的。

    “加入娲皇宫可是好处多多啊。虽说娲皇圣人至尊不可能直接将你收为贴身侍女,但只要在娲皇宫中,自然就能够获得无数好处,什么天材地宝,什么奇功妙法,什么仙丹妙药,应有尽有。甚至你要成就巅峰准圣所需要的种种资源,也都能够提供给你,这可是天大的福缘啊,这天地间可不知道有多少人欲求变性加入而不可得呢。”雨神子滔滔不绝的说起加入娲皇宫的好处起来。

    罗帆一听,却只是不断的摇头。

    “雨神子,你这是干什么?此人可是我执行的计划中必不可少的一环,你若是将他拉走,我如何与师尊交代?!”悟道子对于这种毫无掩饰的撬墙角根本难以忍耐,皱眉喝道。

    “嗯?悟道子道兄,你怎么这样说我?!”雨神子忽然又泫然欲泣起来,那眼睛泪汪汪的看着悟道子,就像是在看一个负心汉一样。

    悟道子眼角一抽,道:“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我怎么没有好好说话了?你为何这样凶我……”雨神子依然是泫然欲泣。

    苍木子在一旁看着,脸上笑容十分的淡定。就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

    “而且,你怎么知道让罗帆道友加入娲皇宫不是万妖之祖师伯的安排?万一这就是师伯安排的一环呢?”雨神子忽然神色一变,用一种看待一个迷途未返的羔羊的眼神看着悟道子,就像是悟道子现在正走在歧路上而不自知一样。

    悟道子一听,张张嘴,终于还是无法说什么。

    圣人,对他来说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存在。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雨神子所言虽然荒谬,但他却根本不敢完全否定她的说法。因为对他来说。这种可能性虽说极小极小。但却也是有可能出现的……

    圣人之能如此高妙,他这等巅峰准圣,又怎么可能完全理解……

    罗帆看着悟道子居然被这样荒谬的理由给顶得说不出话来,心中对于圣人这两个字在这天地之间的修士心中的低微到底有多高却是有了更深的理解。

    雨神子见得悟道子说不出什么。得意的一笑。转过来对罗帆道:“罗帆道友。你觉得怎样?说不定真的是万妖之祖师伯安排你到娲皇宫的呢,现在就和我一起去娲皇宫怎么样?”

    这时,苍木子忽然反应过来了。连忙说道:“非也非也,说不定罗帆道友前往我天木岛也是圣人至尊安排的一环,我看罗帆道友还是与我同去天木岛吧。”

    显然,得到了雨神子的提醒,他也想到了这样一个无法反驳的借口,想要将罗帆拉去他的天木岛。

    至于雨神子和苍木子为何如此想要将罗帆拉去他们的地盘,原因想来并不是罗帆的地位如何重要,而是为了让悟道子执行的计划受到影响。这一点,罗帆一眼便已经看出来了,甚至都不需要多想就能知道。

    不过,无论是天木岛还是娲皇宫,罗帆都是绝不会去的。

    别看此时苍木子和雨神子对他如此友善,甚至称呼他为道友就觉得他们真的对他有什么善意。

    事实上对他们来说,罗帆只不过是一个道具,一个和悟道子所执行的任务联系在一处的道具。这样的道具,只要不在悟道子身边,对他们来说便已经是达成目的了。至于罗帆的死活,他们怕是不会有多少在意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若是前往那什么天木岛,前往那什么娲皇宫,那等待他的,怕不是什么见识玄妙景观这样的好处,而是会被扔到某处险境,甚至直接便会被他们出手抹杀了。

    相比之下,因为他乃是悟道子执行计划之中的一环,他在这里反而是十分的安全,在那计划完全启动之前,他都不会有什么危险。甚至可能在那计划启动之后,他都可能不会有什么危险。

    明白这些的罗帆,哪里可能会选择前往那什么天木岛,什么娲皇宫?

    因此,他对苍木子和雨神子两人道:“还是算了。你们两人都无法确定圣人至尊是怎么安排的。我若是跟你们任何一个人走,说不定都是违反了圣人至尊的安排,还不如留在这里来得好。”

    “非也非也。”苍木子摇摇头道,“圣人至尊的安排是无懈可击的,无论你怎么做,都是圣人至尊的安排。你若是去娲皇宫,那去娲皇宫定然就是圣人至尊的安排,若是来我天木岛,那来天木岛便是圣人至尊的安排。无论怎么选择,都不会有所脱离的,所以你尽管选择就是了。”苍木子呵呵笑着道。

    他却是将雨神子之前提起的那个小小的看法直接发扬光大,甚至将之完全化为一个勉强能够说得过去的逻辑体系出来了。

    罗帆一听,连连摇头,道:“还是不要了,圣人至尊的事情,谁能知道。既然我出现在这里,那么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合适。”

    他这样一说,苍木子却是摇头叹息,显得好像很是遗憾,很是不舍的样子。

    雨神子此时看向苍木子的眼神,却是有些敬佩了。显然是在为苍木子居然能够找出这样一个奇妙的逻辑而敬佩不已。

    甚至有可能她心中已经是在衡量该怎么去利用这样一个逻辑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了。

    “好了好了,现在你们悟道茅屋也看过了,悟道蒲团也坐过了,时间也不早了,你们还是快回去吧,慢走不送了。”悟道子此时似乎显得颇为满意,张嘴对这苍木子和雨神子说道。

    雨神子和苍木子连连摇头,雨神子更是说道:“这怎么可以?我们才来这里多久?一个时辰都不到,数千万年不见,只是一个时辰不到,你便赶我们走,这岂是待客之道?!”

    “没错,悟道子,你这样做是相当不对的。若是传出去,你如何做人,如何还会有人敢上门来见你?现在时间虽是不早,但为了你不被他人看低,吾等还是在这里多留一段时间吧。对了,吾听说你在一千多万年以前获得了一种醉神佳酿,吾一直只闻其名,却从来未曾见过,不知能不能拿出来让吾等见识见识?”苍木子呵呵笑着道。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