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道尊之机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道尊之机

    苍木子也雨神子在几天之后方才离去。

    在这之间,悟道子的种种珍藏,都被他们两人用各种各样的理由给勒索了出来,同时也让在一旁的罗帆沾光不少,获得了不少的好处。

    当然,这些好处更多的,还是口腹之欲等其他享受方面的的满足,其他什么对修行有益的种种好处,在他看来却都是算不得什么的。

    等几日之后,当苍木子和雨神子终于心满意足的离去之时,罗帆也同样是心满意足。

    他对这悟道子微微一笑,道:“这几日,多谢道友的款待了。”

    悟道子对于罗帆这种表现,冷冷的哼了一句:“事情到底是怎样的,你我心知肚明,何必如此虚伪?”

    “呵呵……”罗帆却只是呵呵一笑,一转身,抬步轻跨,重新占据了这麒麟崖修行环境最好的一处区域,将他那立体符篆求放开,刹那间这立体符篆球变化成为一个十一层的立体符篆,化为一座末法殿出来。

    他之前那样做,显然并不是悟道子所欢迎的,甚至可以说,他是可以说是厚起脸皮,毫不知耻的行为。这显然是绝不会让悟道子感到高兴的。如果他真的和悟道子有一些交情的话,他这样做,说不定便是要翻脸成仇了。

    但很显然的,罗帆和悟道子,并没有什么交情。

    他们之间的关系,根本就是敌对的关系。悟道子是要控制罗帆,让罗帆作为他执行的某个计划的一环,而罗帆显然是绝不愿意被他人掌控自己的命运的。如此这种根本的矛盾,让他哪怕是在这麒麟崖住上亿万年时光,也是绝不会和悟道子之间产生什么交情。

    既然是不可能产生什么交情的,那么他自然便不必在乎悟道子怎么想的。之前数日之间那样硬靠过去蹭吃蹭喝蹭玩,原因当然不是他看上了那些吃喝玩的东西,而只是为了给悟道子添堵而已。

    而悟道子因为罗帆乃是其任务的一环,哪怕是他再怎么样,也不会对他怎样的。故而哪怕是罗帆硬是靠过去,硬是要蹭吃蹭喝蹭玩,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甚至因为苍木子和雨神子的存在,还必须同等的对待罗帆,以免得给苍木子和雨神子借口,让他们强行将罗帆索要过去。

    “这世上,怎会有这样的人?”悟道子看着罗帆那晃悠悠的身形。心神意念忍不住闪过这样的念头。

    不过,很快的。他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哪怕是面对这样毫无顾忌挑衅自己的,道行境界比自己要低上许多的修士居然也无法可想,除了忍受甚至还得给他创造便利,便感到更为憋屈。

    悟道子毕竟已经是巅峰准圣了,这种憋屈却并没有在他的心底残留太久,很快的便被他给完全压下,他的心神重新恢复了古井不波的状态。

    眼睛一转,他注意到了在颇远之外的一处洞府废墟。发现了在那废墟旁边盘膝而坐的传宗道人,眼中不由得闪过一丝满意。

    “希望接下来跨过道路来到的修士都向他一样顺从,那我的任务就会少掉许多的麻烦了。”悟道子如此想着,眼中有着期望的神色。

    传宗道人此时此刻,依然如同数日之前一般盘膝坐在那里。

    他的身上力量涌动,周身气息十分的活跃,隐隐间正在向着一个对他来说是不可思议。但对于悟道子和罗帆看来却只是一般的境界攀升着。

    这数日之间这麒麟崖上所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如同不存在一般,甚至可以说,便是这麒麟崖,甚至是他自己,在这数日之间都好似不存在一样。

    此时对他来说,存在的。就只有他数日之前从苍木子和悟道子两人战斗波动所产生的混乱所蕴含的那混乱的信息,那深邃的奥妙存在着。

    他身上气息的攀升,他道行境界的提升,也正是因为这些信息,这些奥妙。

    这些信息,是如此的深邃,如此的玄妙。其中甚至包含了巅峰准圣的诸多秘密,只要能够从中获得任何一点收获,对传宗道人来说,都是极大的机缘,都对他的境界提升有着巨大的好处。

    他这些时日也正是在寻找着那些信息之中的,属于巅峰准圣级别的道理和秘密,他的道行,而他的提升,他的变化,显然正是因为他已经颇有所获,正在渐渐的转化为他自己的道行。

    悟道子看了传宗道人一眼,便转过身来,抬手轻指,无论是悟道茅屋还是悟道蒲团,尽皆在瞬间消失无踪,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样。

    接着,他抬步轻跨,就重新来到了那麒麟崖的边缘,直接盘膝坐在那里,面对着前方云海之中的一亿五千多万个时代涡旋继续等待去了。

    至于传宗道人如何,却已经被他抛在脑后。

    传宗道人此时身上所发生的变化,对于悟道子来撒或其实是没有任何秘密的,他一眼看过去便能看清楚其中的究竟,能够知道其中的秘密,也知晓他乃是从自己和苍木子的战斗余波之中获得好处。

    但对他来说,这却根本算不得什么,哪怕是他将全部收获吸收之后,对他来说也只是远比不得罗帆,如此一来,他哪里会在意传宗道人如何?哪怕,他心底期待后来者都如同传宗道人一般,也是一样。

    胜者为王,弱者为寇,这个道理从这点上已经是**裸的显露出来。

    传宗道人这等对悟道子来说比较欢迎的存在,只因为太过弱小,在悟道子的心中,便是远比不得他看不惯的罗帆重要了。

    ……

    罗帆在末法殿内部,此时盘膝坐在一片云海之间,抬手轻指,一缕玄之又玄的气息便出现在他的身前。

    这一缕气息只有头发丝大小,的那却已经是他这数日之间,用尽手段从那悟道蒲团传入他体内的那些气息之中切割出来的全部气息了。

    就在这一缕气息出现在这云海之间的瞬间,整个云海隐隐间有了变化,似乎渐渐的要向着一个蒲团模样转变。

    只是,似乎是因为造成其变化的因素有些不足,所以这种变化却并没有完全成型。所变化出来的蒲团却是十分模糊,十分抽象,除非先入为主,否则绝难看出其乃是一个蒲团。

    罗帆面对着这样的蒲团,脸上现出淡淡的笑意。

    “果然如此,这气息果然是悟道蒲团的精髓所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周围的云海其实是立体符篆所演化出来的,看起来就是外界麒麟崖之下那无边无际的云海。其实本身的本质还是这立体符篆的力量。

    正是因为如此,这云海的变化。便容易受到这立体符篆内的气息变化所影响。

    此时之所以变化成为这抽象的蒲团形状,正是因为这一股罗帆从悟道蒲团的气息之上所截取下来的那一缕小小的,头发丝大小的气息所影响。

    这个蒲团的形状,其实也就是悟道蒲团最根本的形状,或者说,最基础的形状。

    以罗帆的感知,要感应悟道蒲团的气息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那气息看似只是普通的气息,但其内部的结构之精妙,之复杂。达到了一个罗帆也难以想象的境地,无论他将自己的感知的敏感度提升到何种地步,哪怕是已经能够将那气息放大亿兆倍的地步,所看到的也依然是密密麻麻的,复杂得无法分析的繁复结构。

    这种结构,乃是由无数奇异的符文构筑而成。这些符文细细密密,每一个符文更又似是由另外的无数个符文构筑而成一般。而便是这些构筑出这些符文的那无数个符文本身,也似乎同样是由无数的符文构成……

    如此这般,一环嵌一环,似乎永无止境一般。

    这样的感觉,和罗帆那分层立体符篆的结构表现相似,但这符文结构却做得更加彻底。

    罗帆层级立体符篆的结构还算是有迹可循。可以找到其层级所在,能够分析出到底是多少层立体符篆构成的,那最终构成这立体符篆的根本又是什么力量,什么物质。

    而这符文结构却完全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一环套一环,一层叠一层,无头无尾。无始无终,根本就无法分析出其到底是多少层,更无法直接看到构成符文的材料是如何构筑成这些符文的。

    但,这样的结构,却并不是那真的有无数个层级,也并不是那层级的数量、精微程度都超越了罗帆的感知极限。

    事实上,这符文的环数,比起罗帆所看到的,却要少得多了。

    这些符文的结构,就像是一个奇异的魔比斯环一样,组成了一个十分不可思议的结构。看起来是由无数层符文组成,每一层符文本身的基本单位符文又是由同样无数个符文组成,但事实上,如此这般深入几层之后,所出现的,构成那最为基本的符文的那无数个符文,居然不可思议的是那最大的符文,或者不能说是最大的,而是一眼看过去最容易发现的那些上层符文。

    如此这般,形成了一个近乎死循环的奇异结构。

    这种结构,却并非是单纯的如此将之联系在一起,而是按照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规律,将彼此之间的关系进行某种复杂至极的置换,最终通过种种超越罗帆理解极限的变化之后,方才形成了眼前这般,似乎无始无终的,无限的奇妙结构。

    当罗帆分清这结构的瞬间,忽然感觉那一缕气息疯狂的扩大,转眼间便充斥天地,遮掩了他所能看见的一切。

    他,好似在刹那间陷入了那气息的世界之中。

    或者更准确一点说,他好似在刹那间进入了那奇异符文结构的世界之中。

    他的整个世界,他所感知到的,他所看到的一切,尽皆是符文,无数个,玄之又玄,却又繁复到无法想象,玄妙到无法形容的奇异符文。

    这些符文一个个悬浮于虚空之间,个个是八角垂芒。彼此之间隐隐间有着某种玄之又玄的联系将之串在一起。

    锁定悬浮在虚空之间的某一个符文深入观察,便会发现其中又有无数八角垂芒的符文。

    而将自己的感知放大,以宏观的角度来观看这些悬浮在虚空之间的。密密麻麻的无数符文,便会发现这是些符文却是组成了另一个更加巨大的符文。

    再宏观放大,那更加巨大的符文又是无数个组成一个符文,如此这般,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尽皆是永无尽头的结构。

    “居然如此……”罗帆感应着这种种,心神意念之间闪过种种莫名的震撼。

    这样的结构。却是他从来不曾想到过的结构。其中蕴含的奥妙,深邃莫测。甚至让他不敢相信这是巅峰准圣所可能创造出来的结构。

    “这绝对是圣人的手段!只有圣人的手段才能做到这等不可思议的事迹!这样的精巧的结构,这样玄妙的结构,若我能够体悟出来,对我的道行定然有着惊人的好处,说不定能够直接让我突破超脱之境成就道尊!”一个震撼的念头淹没了罗帆,让他脸上的神色也抑制不住发生了变化。

    这种一层套着一层的符文结构,和罗帆那一层套着一层的立体符篆的结构其实是差不多的。

    至少,在想法上是差不多的。只不过罗帆所做的,只是局限于表面。局限于层级的堆积,而这符文的结构却已经是超越了表面,超越了层级的堆积,而是达到了一个更高深的,甚至超越时空结构的级数。

    而这种符文的结构,明显便是这种想法下一步的前进方向。

    若是罗帆在什么时候能够完全明悟这种结构,那么他自然便能将自己的分层立体符篆的结构以同样的方式构筑出来。从而通过其中的种种变化更为清晰的体悟那立体符篆的奥妙,体悟自己则之世界观的奥妙,从而让自己的道行境界获得进步,甚至获得突破。

    此时此刻,罗帆所在的位置,其实便是在那一缕气息当中。

    因为他明悟了那气息之中符文的结构。所以却是引起了那气息的感应,自然而然的将他拉入那种无始无终的结构当中。

    发生这种事情,其中的原理其实并不难以理解。

    那气息虽然是一小缕,但其中的符文结构,却是无穷无尽的,最外层的符文可以当成构造最小符文的一个单位。这么一来,显然的。这整个天地,自然也就可以被看成是这一缕气息之中极小极小的一部分——那构成最小最小的符文的细小单位,就是这显露在外的符文,那这显露在外的符文所在的这一片天地,自然也可以当成是那气息当中,不知多少亿万层之下的,细小符文所在的虚空,自然也可以看成是那气息的一部分了。

    这种说法,在一般人,甚至一般修士来说是绝对矛盾,绝对不可能成立的。所以,这气息在一般人,甚至一般修士来说,便是一小缕头发丝大小的,小小的气息。

    但,对于知晓这气息结构的修士来说,他既然承认了这符文这样不可思议的结构能够存在,那自然也就相当于承认了这结构所带来的推演结果,承认了这天地,只不过是这符文极小极小的一部分而已。

    而对于修士来说,这种承认就已经是足够了。足以让修士被拉入这符文结构之中,跨入那无始无终的荒谬符文结构之间,无法脱离出来。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的罗帆,可以说是迷失在了这符文结构之中。

    只要他一日未曾明悟这结构的奥妙,一日未曾了悟为何这表层结构能够成为里层结构的构筑单位,那么他便一日不能脱离这种状态,一日不能回到这气息之外。

    这一个事实,罗帆在上下钻动了几下之后,便已经确定了。

    若是一般人,遭遇到这样的情况,哪怕此处蕴含不可思议的奥妙,拥有足以让任何修士发狂的秘密,也定然会惊骇不已的。

    但对罗帆来说,却是完全没有这样的惊骇。

    此时此刻,他心中甚至连一丝丝的惊慌都不曾出现。

    这其中的原因很简单,因为这里,这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之前的天地,甚至是那末法时代,对于罗帆来说,都只不过是他修行道路的一个停留之地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多特殊的意义。

    相比之下,他此时所在的,这气息内部,这符文结构之间,和外面的天地,和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的末法时代,根本就没有任何区别!

    停留在末法时代,对他来说是修行,停留在那天地和混沌状态之间的间隙,对他来说也是修行,停留在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之前的天地,对他同样是修行,停留在这里,对他更是修行。

    如此这般,同样是修行,停留在哪里不是停留?他有哪里需要因为迷失在这里不能离开而感到惊慌?有如今这般的表现,岂不是最正常的?(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