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宏观、微观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宏观、微观

    方才那种种变化,正是悟道子已经完全将自己的记忆捋顺,并从中完全确认了自己的记忆之中并没有任何的疏漏错误之处。

    作为巅峰准圣,作为圣人门人,悟道子对于自己的自信,却是绝对不必任何生灵差的。对于自己耗费万年时间一点一滴重新捋顺自己记忆所获得的结论,他却是无比的自信。

    自信自己的结论,是正确的。

    而这,也就让他明白了当初那个疑惑,知晓了并不是自己的记忆是虚假的,而是那掐算神通所推算出来的结论,是不正确的。

    “师尊所传的神通绝不会有任何错误,那定然便是施展这神通的我出问题了。”悟道子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他的身形缓缓的站起来。

    这万年时间里面他通过捋顺自己每一点每一滴的记忆,不单单是让自己完全了解自己的记忆乃是绝对真实,没有被他人做过任何手脚的,同时也让他获得了一些意外的好处。

    这种好处,便是让他对于自己的过去更加的了解,对自己过去的种种选择有了全新的感悟,更对当初自己从师尊万妖之祖身上所感受到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有了更深入的理解。这种感悟,这种理解,使得他的道行境界比起万年之前不知不觉间获得了某种提升。

    这种提升,并不明显,也并不多,但对于已经不知多少亿年来道行境界完全停滞的悟道子而言,这却已经是一个极其让人惊喜的收获了。

    若是平常。他对于这种收获定然是惊喜莫名,兴奋得能够将其他除了他自身之外的一切抛在脑后,完全沉浸在喜悦之中。

    但在此时此刻,他虽心中有着淡淡的喜悦,但更多的却是疑惑,却是难以理解。

    原因,正是他此时心神意念之间所泛出的这个念头。

    “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此人居然施展出能够和师尊所传神通相媲美的手段?”悟道子看着前方这形如一个宫殿的立体符篆虚影,心神意念之间满是疑惑。

    这种疑惑之中,更是夹杂着一种震撼。

    悟道子对于这麒麟崖的掌控早已达到了将之化为身体一部分的境地,心念微动之间。整个麒麟崖这万年之间的变化便瞬间被他所知晓。

    甚至。他念头转动之间,更如同身临其境一般,完全将这万年之间的一切事情发展看在眼中。

    “原来如此。这样也好,省了我许多麻烦。”明白这种种之后。悟道子不由得微微一笑。暗自想到。

    如此一想。他随手一指,瞬间便有一道奇异的光芒从麒麟崖之上泛出,猛然向着这麒麟崖边缘之处的某人凝聚而去。

    那人。不是他人,正是被悟道子忽然泛出的气息变化惊住,面上现出期待神色的传宗道人。

    这些光芒玄妙异常,根本就不是一切力量所能阻挡的,传宗道人虽已是大成准圣巅峰,但在这光芒之下,依然如同蝼蚁一般,他的一切阻挡手段都没有来得及激发,这光芒便已经是在刹那间涌入他的身躯之中,与他的整个身躯,整个神魂,乃至身体里面的一切完全融合在一处。

    随着这种融合的出现,传宗道人忽然间有种十分奇异的感觉。那便是,这麒麟崖似乎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虽说,是一个远远超过他本身,沉重得让他根本无法完美控制的一部分,但毕竟已经是和他的关系变得完全不同了。

    在这样的变化之下,传宗道人隐隐感觉自己已经是能够控制这麒麟崖做到一些有限的事情,能够让他更轻松的压服之前他已经压服的那些修士。

    传宗道人智慧也是相当惊人的。悟道子不用说一句话,光是这样的行为,便已经足够让他明白悟道子的意思了。

    “看来是觉得我这数千年的所为十分恰当,是将接下来的事情也交给我,让我如同之前数千年一般去做。”传宗道人如此向着,脸上现出激动的神色。

    以他的心态,能够为悟道子服务,对他来说便已经是天大的荣幸,虽不足以让他抛弃一切,的那浪费一点修行的时间,却还是没问题的。

    而且,更重要的还是,因为这麒麟崖和他的关系已经有了不同,故而他却是能够借助这麒麟崖的存在来修行,能够让他的实力,当他的道行境界都获得比起之强强上许多的增长。

    这,便相当于他成为了这道场的半个主人了。也即是说,他也因此能够享受这道场带给主人的好处显然,修行道场并不可能只是一处居住之地,其既然称为道场,自然便是有着助益修行之效了。

    “多谢前辈信任,晚辈定然全心全意,不负前辈所托。”传宗道人感应着这半个道场主人所带来的好处,欣喜若狂,对着悟道子所在的方向便是一拜。

    他也知晓悟道子此时不愿他去打扰,因此也不敢前去,只是遥遥拜下而已。他相信,若是悟道子愿意,定然能够看到,当然若是他不愿看到,那也就算了。

    悟道子自然没有什么心思去关注传宗道人如何,他在将一部分麒麟崖的权限赋予传宗道人之后,便不再管传宗道人如何,而是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前方那末法殿之上。

    因为他此时已经完全醒转过来,他身上的气息,自然便完全收敛,不透分毫出来。

    整个麒麟崖由此便恢复了他在类似入定状态之时的模样,显得与当初没有任何区别。

    这样的变化,自然是引起了此时出现在这麒麟崖之上的那近百名修士的注意。

    一时间,他们产生了诸多猜测。隐隐间对自己即将遭遇的命运很是担忧,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他们等了好一阵子,发现悟道子居然是完全没有管他们,一时间有些是松了口气,有些却是极为不忿。

    有着几人当下前去传宗道人之处,询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样到底是代表什么意思。

    传宗道人看似温和,其实高傲的对他们说道:“这些事情,你们不需要知道。你们只要好好修行,尽量的将道行境界提升就可以了。”

    “道兄。话是这样说没错。但那位前辈现在完全不理会我们。这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呢?”一名大成准圣大成的修士小心的问道。

    “前辈乃是圣人门下,其行为自然高深莫测,气势你我所能理解?不必多问,不要多想。静心修行便好。”传宗道人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可能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因此却只是高深莫测的说道。

    说着。一挥手,一股沛然大力便将他们几人推开。

    这力量精巧难言,哪怕这些修士皆是大成准圣。最强的甚至只是差了传宗道人一个小境界而已,却也丝毫没有办法抵挡,直接被这力量推着轻飘飘的回了他们各自原来所在的位置,整个过程他们甚至生不出任何反抗的想法,只感觉到一晃神,自己便已经各自倒退了不知多少万里了。

    一时间,他们不敢再多说什么,对于传宗道人背后的悟道子更增添了惊惧敬佩之心。

    连传宗道人这样强大的存在都对其这样恭谨,那悟道子定然便是更加强大,更加的恐怖了。这便是他们的想法。

    传宗道人方才的手段,却并不是他自己的手段,而是他借助自己方才被悟道子所赋予的,这麒麟崖的权限,稍稍引发其中的一点威能所造成的结果。

    试验过这麒麟崖的妙用,传宗道人一时间心满意足。

    只觉得自己的前途是如此的光明,脸上神色虽没有变化,但情绪却变得喜悦了许多。转身重新盘膝坐下,一边引动麒麟崖的妙用洗涤身躯,洗涤力量,洗涤神魂,一边观察着前方那一亿五千多万个时代涡旋的变化。

    传宗道人在那里狐假虎威,悟道子此时却是完全没有去管这麒麟崖上的任何变化。

    他此时全心全意的便是在观察着前方那末法殿。

    努力的寻找造成这其变化的根源,想要找出已经脱离他掌控的罗帆。

    作为圣人门下,悟道子所会的神通法门近乎无穷无尽,能够使用在此时这种毫无头绪的状态之下的神通法门,也是数不胜数。

    一时间,他或是感知凝成种种奇异的形态,或是手印掐动,或是周身八卦,或是力量变化,或是掏出某种奇异的法宝……

    几乎是每隔两三日便换一种方式,如此这般一年、两年、三年的持续下去,让人看得眼花缭乱,甚至怀疑他到底是不是一部修行法门的大百科全书。

    但,很显然的,他既然要一种一种的换手段,换神通,换法门,便表示他使用那些手段,那些神通,那些法门,都没有起到他说想要的作用,没有将眼前这如同宫殿一般的立体符篆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变化的根源找到。

    越是找不到,悟道子便越是想要找到。

    一时间,他却是和这立体符篆杠上了,眼中的世界,只剩下了眼前这一个立体符篆虚影,心中只剩下自己得自圣人传授的种种法门以及自己所创的种种法门。

    其他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如同不存在了一般。

    而他不管其他一切,那些事情却也不会因为他的不管而不会发生。

    每隔不久,麒麟崖之上便会出现一批从某个时代涡旋之中出来的修士。这些修士的数量有多有少,多的数十,少的独一,让这麒麟崖随着而变得越来越热闹。

    但,因为有传宗道人在维持秩序,这些修士无论强弱,都不敢接近悟道子和那末法殿周围数万里方圆的范围。甚至便是远远观看,也都没有几人敢做。

    ……

    罗帆却是完全没有在意自己被牵引进入那一缕气息内部对外界会造成什么影响,更没有想到悟道子居然会因为那影响而完全将自己原本当成至高无上的任务抛在脑后。一心要研究这变化的根源所在。

    此时此刻的罗帆,依然是在那奇异的,充满无数个巨大符文的虚空之间。

    当然,比起万多年以前,他所在的那一片虚空来说,他此时所在的这符文虚空,却已经是完全不同。

    这原因无他,正是他这些年间已经稍稍体悟出了这虚空的某些简单的结构,通过对这些结构的体悟,找到了穿梭这些符文虚空的方法。离开了当初那一片虚空了。

    他此时所在的这片虚空。乃是那一片虚空之中某一个符文之中的又某个符文之中的又某个符文之中……如此这般重复了数十亿次之后的一片虚空。

    通过这数十亿次重复,或者说通过这数十亿层的深入,他已经是发现,事实上这符文的层数。只有九十九层。或者说是九十九种而已。

    这当然并不表示这符文结构就是九十九层单纯的不断嵌套循环。而是说,这无穷无尽,无始无终的浩瀚符文结构。只有九十九层最为基础的、**的符文结构而已。

    这九十九层基础的、**的符文结构,是被完全打乱的,一层套一层的循环重复。

    比如,某一层符文之中的每一个符文,乃是由无数个符文组成,而些组成这个符文的那无数个符文,乃是这九十九种基础**的符文结构之中的某一种。但下次再出现这一层符文的时候,其中的每一个符文,便不再是之前那一种符文结构,而是变成了另外一种……

    这打乱的意思,便是如此。

    如此一来,虽只有九十九层,或者说九十九种基础、**的符文结构,但却让这整个气息内部的符文结构变成无穷无尽,几乎无法用数字来描述清楚。

    让落发碾碎是已经在其中钻了数十亿层虚空,却依然没有找到完全相同的重复变化,对他来说,每一片虚空都是这样的陌生,这样的新奇。

    如此一来,他别说能够找到其中的真正奥妙,超越这符文结构而出,便是能够找到穿梭那符文虚空的办法,便已经算是他领悟能力极其惊人,运气极其强悍了。

    “在这样穿梭下去,怕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了。”罗帆停在这一片虚空之间,看着周围乍一眼看上去十分熟悉,但细细观察却是十分陌生的虚空,如此想着。

    有了这数十亿片虚空的见闻,他已经大概能够猜到,这整个符文结构,其实是像一个无理数一样的结构,也就是,就像是无限不循环小数……

    而且,还是比无理数更复杂不知多少倍的一种结构。一个无理数,毕竟只是由零到九这十个数字组成的。而这整个符文结构,可是由九十九层,或者说九十九种符文结构组成的。光是从这数量上来看,这两者之间的复杂程度,根本是无法相提并论,更何况这种不循环的特性,只是这符文结构之中最为基础,最为基本的一种奥秘而已,想要凭借这样穿梭来寻找其中的规律,根本便是不可能的。

    静静悬浮在虚空之上,罗帆将自己的感知向着微观和宏观的两个方向放出。

    宏观上,不断的扩大,一层层的向着他之前所经历的那些虚空蔓延而去,微观上,便是锁定他前方的那个符文,一层一层的不断深入进去,不断的向着他本来将要到达的那些虚空蔓延而去。

    他这次并没有特定的目标,只是单纯的将自己的感知向着两个方向蔓延而出而已,他并没有限制自己的感知,而是尽自己所能的向两个方向蔓延着。

    一层、两层、三层……十层……百层……两百……三百……一千……两千……

    不知过了多久,等罗帆终于赶到自己的感知蔓延到了极限之时,他发现自己感知当中的虚空层数,已经境界增大到了千万层级数的地步!

    而且,并不是加起来一千多万层,而是从两个方向,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上,都是达到了一千多万层的地步。

    将宏观和微观两个方向的虚空同时纳入感知之中,这种感觉却是极其的怪异。

    在宏观方向越是前进,他便越是感到自己正在变得越来越渺小,通过第一层,他就变成了蝼蚁一般,再前进一层,那他对比之下他成为蝼蚁的整个虚空就变成了蝼蚁一般大小……

    而往微观方向的变化却是完全相反。

    每深入一层,他便感觉自己变得宏巨大了一层。相对于微观方向的下一层虚空,他便变成了如同整片虚空那般巨大。再下一层,他便觉得自己眼中的蝼蚁变成了正片虚空那般巨大……

    如此这般完全相反的两种感觉交织在一处,给人的感觉是如何的怪异,可想而知。

    这种冲撞上完全相反的怪异感觉,此时便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让他一时间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状态之中。

    心念变得无比的平静,双眼更是变得茫然。

    恍惚之间,他感觉自己似乎体悟到了什么。但细细寻找,他却又发现这种体悟已经完全消失,完全不存在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