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 动手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章 动手

    宏观与微观同时容纳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那种极度宏大又极度渺小的感觉,有着超乎想象的存在感,让他的心灵时时刻刻的受到难以想象的震荡。

    生灵生于天地之间,其实便是这样一种兼具有着渺小与宏大这两者的特性的存在形式。

    只是,这种感觉对于一般生灵而言,都是毫无所觉,或者便是有所察觉,也一般都是某一方面而已。

    也即是说,哪怕是有认识到生灵的这种特质的,一般也都只是认识到自己的宏大,或者认识到自己的渺小这两者之一而已。却极少极少有着生灵能够认识到,自己相对于某些东西是极其宏大,极其浩瀚,而相对于另一些东西,又是极其渺小,极其微不足道的。

    哪怕是罗帆,平常虽有所察觉,但却也从来没有向此时那样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与宏大浩瀚。

    这两种几乎完全相反的感觉在此时不断的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间冲撞着。

    这种冲撞,却并非完全敌对,你死我活的那种冲撞,而是一种观念上的相互干涉,相互影响。

    它们冲撞的最终结果,不是两败俱伤,或者强者吞噬弱者,而是两者最终完全融合为一,化为一种**的,无比完整的观念。

    罗帆所整理出来的则之世界观是一个十分完整的,甚至已经能够解释混沌状态之前的状态的一种世界观。

    这样的则之世界观的本质已经确定,从根子上已经决定了日后的方向,这点自然是不可能再改变的。

    但,这却并不代表着这世界观已经是尽善尽美,并不代表着这种世界观便是能够将一切宇宙真理。一切天地奥妙都包含在其中。

    若是真的是如此的话,罗帆哪里还需要什么修行,直接用自己的世界观解释一下圣人,然后再将自己的种种按照这种解释重新构造一番不也就成了圣人了?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这显然便代表着罗帆的则之世界观绝对算不上尽善尽美,代表着他的则之世界观,还需要随着他的修行不断的拓展,不断的充实,只有这样。方才能够让他的则之世界观真正的支撑他证就混元道果。支撑他真正获得无上超脱,从此永恒不朽,万劫不磨。

    现如今,出现在他心神意念之间的这种既宏大又渺小的感觉,便是一种对则之世界观有着相当益处,能够对则之世界观进行补充的一种感觉!

    通过这样的感觉,罗帆前所未有那样清晰的感应到宏观和微观之间的关系。

    或者说,前所未有的感受到,宏观和微观在某种程度上的统一性。

    这种统一性,让罗帆恍惚之间开始对则之世界观开始进行另一种角度的解析。

    这种解析。让他以往许多想得并不是很清楚,只是单纯的按照事实进行重构出来的种种观念开始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随着这些全新意义被赋予那则之世界观的某些观念之中,罗帆忽然觉得自己的眼界似乎正在不断的变得越来越开阔起来。

    眼中所见的世界,渐渐的比起之前越来越清晰。

    甚至,便是他以则之世界观创造出来的种种神通妙法,其威能都似乎在随着而不断的提升着。有着许多威能已经达到极限的神通,甚至其结构都发生了微妙的改变,隐隐间变得更加简洁,更加直指超脱。直指大道。

    这样的变化,对他来说,意义重大无比。

    因为。这代表着,他的基础,正在随着而变得更加稳固,更加夯实。而基础的稳固、夯实,便代表着他日后突破超脱之境的可能能够变得更加的大,突破之后的实力,也能够变得更加的恐怖。

    恍恍惚惚之间,他甚至感觉到。那种桎梏着自己道行境界不能突破,不能进步,不能真正成就道尊之境的那境界枷锁,似乎变得脆弱了一丝丝。

    那能够被打破的韵味,似乎被凭空加载在这境界枷锁的上面。

    这样的变化,对于罗帆来说自然是惊喜莫名。不单单因为看到了突破的希望,还因为这样代表着他对则之世界观的拓展,补充,是正确的!

    相比于境界进步的希望,这一点方才是让他最为欢喜,最为兴奋的原因。

    在这样莫名的状态之中,时光悠悠而过。

    转眼间,便又是数万年过去了。

    这数万年之间,罗帆丝毫没有动弹,便是他的感知,也在这过程之中努力的向着宏观和微观两个方向探去,努力的拓展数万年之前的极限。

    数万年来,他这样努力去做的成果却是相当显著。

    至少,他的感知已经向两个方向再度探出了数万层符文虚空。这相比于原来那一千多万层符文虚空来说虽是算不得什么,但毕竟是在极限之上再做拓展,有着这样的进步,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巨大了。

    只是,虽是有了这样的进步,但罗帆罗帆最开始的目标——悟透这符文结构的奥妙,从而脱离这符文虚空的桎梏,重新回到真正的天地之间这个目标——却是没有多少进展,依然是如同最开始一般,让他一头雾水,找不到其中究竟有着什么不可思议的奥妙。

    宏观和微观两个方向各自一千多万层符文虚空,这比起原本的九十九层独基础的、**的符文层来说,多了几十万倍。

    也即是说,这九十九层基础的,**的符文层,在此时罗帆心神意念之间所感应到的,那两千多万层符文虚空来说,每一层符文层平均都要重复数十万次之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常来说,罗帆的感知,早应该在每一层都重叠了数十万次之多才说得过去的。

    但很显然的,事实并非是如此。

    这时两千多万层符文虚空之中。任何一层,在他的感知刚刚覆盖其中的时候,对他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别说感知到之的感知,甚至对那符文虚空都觉得其中似乎有着和自己那样两千多万个符文虚空都有所不同的特异之处存在。

    便像是都是全新的符文虚空一般。

    罗帆细细分辨了这数万年之久,有些时候居然都有些怀疑自己当初所得出的,这整个符文结构只是由九十九层基础的、**的符文层在打乱顺序,如同无理数一般堆砌的结论是不是从根本上就错了。

    好在,罗帆毕竟不是普通修士,心智之坚定。几乎是永不动摇的地步。

    这样的怀疑刚自冒出。便自然被他直接否定。

    不单单是从逻辑上来看这符文是由无穷无尽的不同符文层堆积而成完全说不通,必看是他当初在得出这九十九层符文层乃是基础的、**的符文层这个结论的过程已经经过了不知多少亿万此检验,经历了不知多少次反证无法推翻,便已经可以让他确认这种结论是没有错的了。

    这一日,距离当初他闭上双眼,用自己的感知将宏观和微观两个方向的符文虚空完全纳入心神意念之间已经有三万八千七百二十七年之久了。

    因为完全找不到任何痕迹所产生的那种烦躁,让罗帆心中再度生出了那种对那九十九层基础、**符文层结论的怀疑。

    而这怀疑一出现,同样被他第一时间给打消了。

    “果然玄妙无方,不是那样容易就体悟清楚的。”打消心中的怀疑之后,罗帆缓缓的睁开双眼。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虽说数万年时间一无所获,但罗帆却没有任何烦躁,也没有任何气馁的情绪出现。

    这符文虚空和外界天地一般无二这样的话,他可不是说说而已。而是他真的就是这样觉得,真的就认为这符文虚空和外界天地,甚至和末法时代的地球宇宙都是一般无二,都只是一个修行之地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这里数万年找不到结构的奥妙,找不到突破这符文虚空的路径。也不过就相当于在外界找不到那一缕气息结构的奥妙,无法完全彻悟那气息包含的道理而已。

    这对于一缕明显超越巅峰准圣级数的气息而言,这哪里有什么奇怪的。;又哪里可能让他烦躁。让他气馁?

    既然凭空感知还找不到突破点,罗帆却也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心念微微一动,他抬手在虚空之间一指,刹那间,便有着无数个奇异的符文在他手中冲出,直接在虚空之中凝聚成为九十九层奇异的符文层出来。

    这九十九层奇异的符文层的一切结构,一切符文,都与他所总结出来的。这整个巨大的符文结构之中那九十九层基础的,**的符文层一般无二。

    这九十九层符文层,可以说便是这构成符文虚空的那九十九层基础的,**的符文层。

    此时这九十九层符文层在罗帆身前化为九十九个符文球体,在虚空之中静静的陈列着。

    这些符文球体混合在一处,形成了一片球幕,铺陈在他的面前。

    罗帆虽说通过这数万年的体悟依然不曾体悟出这气息符文结构的奥妙,但毕竟是有了一些所得——至少能够让他轻松无比的穿梭一层又一层的符文虚空。

    正是因为如此,他却是能够知晓,这九十九层符文层看似一层嵌套一层,一层之中的任意一个符文都是由另一层的符文构筑而成,但若是真正要将他们真正的面貌区分开来,或者说,用一种超然的视角来观察这符文气息的话,其结构却是绝不可能如同自己肉眼所见那般一层套一层。

    其最有可能的情况便是,九十九层符文层彼此之间相对**,只是通过某种玄之又玄,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方式将他们相互连在一处,进而造就出在一般修士眼中看起来就是如同此时这般模样的结构。

    罗帆并没有那种超然的视角,能够看透那九十九层符文层的真正模样,他所能做的,就只能是猜测,只能够凭借自己的见识来想象其真正的模样。

    眼前这符文球幕。就是他想象出来的结果。

    “要一层套着一层,一层由另一层组成,那就要将这些符文球一个个的联系在一起。”罗帆如此向着,抬手向着前方那符文球幕一指。

    虚无的线条便从每一个符文球之上产生,瞬息间连往其他符文球。

    因为每一个符文球都是如此,所以只是几个呼吸之间,那符文球幕,便变成了一片符文球网,还是立体的符文球网。

    其中。每一个符文球。便相当于是这符文球网的一个网结一样,正是这些网结,让这符文球网完全成型,甚至显得极其稳固。

    “这是第一步。”罗帆看着前方这复杂得好像一团乱麻一样的符文球网,如此想着。

    要将九十九层**的球体按照这气息符文结构的方式联系在一起,这并不是一件多难的事情,数万年时间的体悟,已经足以让罗帆做到这一点了。

    但,能够将之联系在一起,这是简单。但要看彼此之间的联系是什么方式的存在,其中又拥有什么样的奥妙,为何能够造成此时这般气息符文结构的种种特异性质,这便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了。

    抬手轻轻一指,那符文球网之上的某个节点便亮起来。

    “这里是我所在的符文虚空。”说着,他抬手轻轻一转,那亮起的节点之上便有两点光芒顺着那将符文球联系在一起的线条,向着两个方向开始蔓延出去,开始穿过一个又一个的符文球。其中。每一条被那光点走过的符文线条,便开始被染上了淡淡的金色光芒,变成了金色的丝线。

    那两个光点蔓延的速度极其快速。而且似乎是完全没有任何规律一般,在那符文球网之上不断的游转变化,不断的挪移转动,甚至丝毫不管罗帆最开始所指的那个节点是其起始节点,将之当成是一个普通的节点一样穿梭,不一会间,便让整个符文球网完全变成金色,而且还是越来越耀眼。越来越明亮的金色。

    这光点蔓延的方向,便代表着宏观微观两个方向的符文层顺序。

    也即是说,在这光点蔓延过的第一个节点,便代表着这符文虚空的上一层符文虚空和下一层的符文虚空。

    而再向着两个方向蔓延,那便代表着这上一层虚空的再上一层,这下一层虚空的再下一层。

    此时罗帆嗖构筑出来的那九十九层基础的,**的符文层,事实上与他之前所整理出来的,这气息符文结构的九十九层基础的、**的符文层一般无二。因此,罗帆却是能够完全将自己所知晓的,真正处于此处的符文层的顺序毫无疏漏的完全显化出来。

    也即是说,此时此刻,那两个光点的游转顺序,便是与罗帆此时所在符文虚空宏观微观两个方向上的符文层的顺序一般无二,他眼中所见的,便是他身躯所在的。

    按照罗帆此时所感应到的,上下两个方向两千多万符文虚空的具体情况来看,这九十九层基础**的符文层每一层都重复出现了数十万次之多。

    因此,出现在罗帆前方的,那符文球网的情况,也随着而变得越来越复杂,越来越明亮,越来越耀眼。

    心念微微一动,罗帆抬手一招,那九十九层符文虚影便在他面前开始变化模样。

    之前那九十九个符文球的位置,完全便是罗帆随意摆放的结果。这使得那光点游转的时候,所划过的丝线长短相差实在是太大,甚至看起来明显是走了许多的弯路。

    而这,若是真正的摆放模样,显然是不符合道理的,或者说,是没有多少效率的。

    因此,很显然的,这九十九个符文球的摆放位置,不太可能就是此时这般。

    这两个光点所走过的路线虽是复杂繁复得足以让人头晕目眩,生不出任何记忆的**,但对于罗帆来说,这些路线一出现,便如同镌刻在他的记忆深处一般,每一点变化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故而,他只是心念稍稍一动,那丝线与符文球的位置之间的相互影响,便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那些线条那些是不必要的弯路,哪些是已经简洁到了极致,哪个节点移动到哪个位置可以让整体的路线变得简洁,变得更有效率,这一切的一切,只是数十个呼吸之间,便已经完全出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将这种种因素考虑完成之后,罗帆随手轻招,那九十九个符文球组成的符文球网便在他身前开始渐渐的蠕动起来。

    其中的每一个节点,都开始出现位置上的变化。

    原本平均摆放的符文球随着这变化开始变得不规则起来,有些节点之间的距离被缩得极短,有些距离却被拉得极长,最终渐渐的形成了一个十分奇异的,看似不规则,但隐隐间似乎包含着某种和谐、自然的韵味。

    而那些将这些符文连在一起的金色丝线,也因为这变化而变了个模样,不再像之前那样方方正正,而是有了极为微妙的变形。(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