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文章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文章

    罗帆悬浮在虚空之间,看着前方这已经变了个模样的符文球网,脸上挂上了淡淡的笑容。

    这一个符文球网给人的感觉已经是和之前完全不同,之前那种顶多只能算是平整的堆聚,可以说是工业化的产物。

    但此时此刻,它便已经好像是自然耗费不知多少亿万年形成的一般了。任何人看过去,都能够感受到其中包含着某种深邃的道理,蕴含着可以让人受益终生的奥妙。

    “这个哪怕不是这气息符文结构的真正模样,也定然是有那么几分韵味在其中了。”看着这符文球网,罗帆如此想着。

    那两个光点此时已经固定在那符文球网之上的某个节点之上。

    那里,对应真正的气息符文结构,便是罗帆此时所感应到的,那两个宏观和微观的符文虚空尽头,也就是他所能探查到的那最大的一片符文虚空,以及最小的一片符文虚空。

    心念微微转动,方才这两个光点从起始点开始的游转轨迹,便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开来。

    除了这轨迹之外的,其他符文的位置,符文层的具体结构,等等等等,一切的一切都尽皆消退,只剩下那轨迹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勾勒着。

    将九十九个节点每一个平均重复了数十万次所形成的轨迹是如何的复杂,如何的杂乱,不需要看到便可想而知了。

    此时出现在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的那轨迹,便好似是一团杂乱无比的乱麻一般。

    悬浮在那里。若是罗帆的意志稍稍差那么一点点,说不定看这轨迹一眼,便会让这轨迹搞得头晕目眩,心神受损了。

    哪怕是此时他意志坚定,不会真的影响那样严重,也是看得颇不舒服。

    “这样复杂,根本很难分析。将之分段吧。”罗帆暗自想着,心念微动,那轨迹便开始分散开来,从原本数十万此重叠的轨迹方式开始一层层分开。这种变化。虽是让这轨迹的规模数十万倍的提升,但毕竟是变得更加清晰,更加容易看出了。

    罗帆看着那心神意念之间出现的那规模及其巨大的繁复轨迹,隐隐间好像想到了什么。

    但细细一想。却又发现那想法已经鸿飞渺渺。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样的感觉。足以让普通人烦躁,但却让罗帆大喜。

    因为,这样的感觉代表着。他只要抓住了这种感觉,说不定便能够获得某种突破,便能够让他找到一些这符文结构的奥妙出来!

    而显然的,这种感觉既然能够出现一次,那只要他足够努力,自然便能够出现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一次他抓不住,两次、三次、四次总能够抓住吧。

    反正对他来说,时间也就是那么回事,数十亿年的时间段范围内,浪费多一点时间,少一点时间,对他来说区别却是不大,却是有着足够的时间让他慢慢的将那种感觉找出来。

    在这样平和的心态之下,他开始更加认真,更加细致的观察着那规模宏大到超乎想象的轨迹,在观察的过程中,更是不断的改变那轨迹的角度、位置、方向……

    通过这个过程,努力的寻找自己方才所产生的那种感觉到底是什么。

    在这样寻找的过程之中,时间缓缓流逝。

    不知不觉间,便是数年过去。

    某一日,悬浮在虚空之间的罗帆猛然睁开双眼,双目凝滞,脸上现出了一种好似十分喜悦,又好似极为后悔的神色。

    “原来如此!我之前居然一直没有发现这样简单的事实,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他如此想着,抬手向着前方一招,那前方出现的符文球网便在瞬间凝滞,接着一个凝缩,便在他手中凝缩成为一个足球大小的晶体。

    这晶体晶莹剔透,其中隐隐间似乎有什么繁复不可测的线条若隐若现,若有若无。

    这,便是这九十九个符文球被压缩到极致的产物。看似是晶体结构,其内里其实依然是那无数符文。

    将这符文压缩成为晶体这般模样之后,他将这晶体纳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自身却是毫不犹豫的借助自己当初所体悟出来的,这符文结构的某些奥妙,开始向上穿梭一片又一片的符文虚空。

    随着他的穿梭,他之前呆了那么长时间的虚空变得越来越渺小。

    起先变成了一个符文,接着变成了一个符文微不足道的一个组成单元,再接着变得更小的单元,如此这般,重复了不知多少亿次。

    虽说他每一次穿梭符文虚空所耗费的时光都是极为短暂,只有那么几个呼吸而已。但毕竟是以亿计算的数量,哪怕是每一次几个呼吸而已,这样多数量的几个呼吸加起来,时间也是将颇为可观的一段时间的。

    足足是三十多年之后,罗帆方才穿过这不知多少亿片符文虚空,在某一片符文虚空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看着周围那熟悉的符文虚空,罗帆这样想着。

    罗帆的道行境界乃是超脱之境的尽头,这样的境界,记忆能力之强,已经达到了一个正常生灵所无法想象的境地了。

    虽说是不知多少亿片符文虚空在其中,虽说其中每一片符文虚空的区别都是极小,但罗帆却还是无比清楚的记得自己所经历的每一片符文虚空,无比确定,自己此时所在的这一片符文虚空,就是自己最开始进入这气息之时所在的那一片符文虚空。

    也即是说,这一层符文虚空的符文结构,其实便是当初在外界所看到的,那气息符文结构的最高层。最表层了。

    “我居然错过了这样长时间,真是灯下黑啊。”罗帆叹息一声。

    这一层符文层既然能够在外面表现出便像是这整个符文结构的最表层,最高层,那显然的,这符文层定然是有着某些特殊的奥妙在其中。

    这些特殊的奥妙或许重要,或许不重要,错过了或许没什么影响,或许影响巨大。但不管如何,既然是有着这样的奥妙,但罗帆却从来没有发现。这便是他犯了错误!

    罗帆站在这里。静静回想自己之前所经历的那不知多少亿片符文虚空,好一会,他大袖一张,那他三十几年前扔进那袖里乾坤之中的那符文晶体便直冲而出。在他身前的虚空直接崩散。化为那九十九个符文球。按照他之前所研究出来的方位固定住。

    接着。那符文球之上的某个节点亮起。

    这个节点,并非他上一次所选择的那个节点,而是另外一个节点。一个和此时他所在的。这他最开始在气息之外所感应到的,那符文层的最表层或者最高层对应的那符文层,或者说符文球。

    这个节点亮起之后,其中的光亮开始顺着连接在其上面的轨迹开始向着一个方向延展而出,连往下一个节点,下一个节点亮起之后,那光亮再继续蔓延,连往下一个节点。

    这光亮的蔓延方向,不是其他,却是从这符文层微观方向的一层层符文层。

    一个个光球随着那光亮的蔓延而被点亮着,在虚空之间渐渐的勾勒出一道越来越复杂的轨迹。

    当这个轨迹转了七十多个符文球之后,猛然一拐,居然拐回了最开始起始的那个符文球位置,整体上组成了一个复杂得惊人的回环形状。

    到了这时,只不过是走了七十多个符文球,相当于七十多片符文虚空而已,距离原本不知多少亿片的符文虚空来说,当然是微不足道的,甚至连算是刚开始都不太能够说得过去了。

    但,到了这时,罗帆却并没有让那光亮继续蔓延出去,没有将这复杂的轨迹继续推演下去。

    而是随手一招,之前亮起的符文轨迹便直接脱离那符文球而出,并且快速压缩,在他面前压缩成为一个巴掌大小,复杂繁复到难以想象的回环形状的符号出来。

    这个符号虽说繁复,看起来似乎只是信手涂鸦,但隐隐间却好似包含着什么秘密一样。

    罗帆皱着眉头,将这一个符号放在一边,信手对着前方那九十九个符文球又是一指,之前因为那光亮轨迹脱离而重新暗淡下来的符文球之中,那与他此时所在的符文虚空相对应的那个符文球再度亮起,那光亮又开始向着另一个符文球蔓延而出,那轨迹,刚好便接续在之前那七十多个符文球组成的轨迹之后,同样是与这个符文虚空微观方向的七十多层虚空之后的符文虚空结构相对应。

    一个个的符文球不断的亮起。

    一个与方才那轨迹完全不同,但却同样复杂,同样奇妙的轨迹出现在那九十九个符文球组成的立体网络之间。

    这一次,当那亮光最终拐回原来的起点的时候,亮起的符文球有八十多个。

    罗帆见此,同样是停下了继续往下推进亮光的过程,随手一招,那复杂奇妙的轨迹就脱离了那符文球网络,让那符文球网络重新变暗,如同开始一般。而那一个复杂奇妙的轨迹却是在他面前压缩成为拳头大小,凝缩成为一个奇妙的符号,直接摆放在他最开始抓出来的那个奇异符号后面。

    接下来,新一轮的亮光蔓延开始了。

    又是六十几个符文球亮起之后,那光芒重新回到了起始位置,让罗帆再度得到了一个复杂奇妙的符号。

    如此这般,每当那亮光重新拐回起始位置的时候,罗帆便停下往下推演的过程,将那符文的轨迹从那符文球网络之中抓出来,直接化为一个符号,放在一边,再重新开始进行下一轮的推演。再等到轨迹拐回起始位置,又抓出那轨迹形成回环形状,摆放一边。

    不知过了多久,当罗帆将他所知晓的,那符文虚空的排列轨迹完全推演过一遍之后,在他身边。已经出现了数亿个回环形状的,复杂奇妙的符号。

    这些符号金光灿灿,在虚空之间若沉若浮,看起来极为奇妙。

    将最后一个符号从那轨迹之中推演出来之后,罗帆随手一招,那九十九个符文球就重新化为那奇妙的符文晶体,被他直接纳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

    接着,他抬手轻招,那数亿个符文符号便开始在他面前按照他之前抓取出来的顺序平整摆放在他面前,组成了一片遮天蔽日的符号墙。

    看着这些符号。罗帆双眼之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这些符号绝不简单。这是他看到这些符号第一时间所想到的。

    其中的原因无他。却是这些符号实在是太不规则,太不平整了。

    若只是任意排列,随机排列而成的符号,绝对不可能这样不规则。这样不平整。也即是说。如同这些轨迹并没有什么特殊的秘密。那么这轨迹,便定然是自然的,便算是有什么高低起伏。摆放在一起,其任何变化方式就定然是十分平滑的比如,那复杂程度,哪怕不会是第一个比第二个复杂,第三个一定比第二个简单,但整体上,也定然是有着这样的趋势的。这,就是一切随机变化的必然结果。

    但显然的,此时出现在罗帆面前的这些符号却完全不是如此。

    他们可能前一个是九十几个节点组成,下一个就是两三个节点,在下一个又是七八个节点,接着又是**十个节点……

    这样高低起伏,根本就看不出有什么平滑的规律。

    这样的结果,很显然的,这些符号,绝对不是什么随机形成的,而是定然拥有某种特殊奥妙在其中的。

    罗帆的分析能力,推演能力皆是无比强大。

    他看着这数亿个符号,心底对每一个符号都进行分析,进行比对,努力的寻找这些符号的共通之处与特别之处。

    过了不知多久,他双眼一亮。“这,是文字!”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这念头一出现,他看向这符号的眼神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这些符号的种种怪异之处,若是用这样的方法来解释,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若是这些是文字,那么它们自然不可能是平整顺滑变化的。就像是文字的比划一样,不可能一篇文章中所有字的排列都按照比划增减排列得十分整齐,这文章之中的文字的比划,定然是多少不定,难以找到其中规律的。

    越是思考,罗帆便越是确信这些是一种文字。

    既然已经确定是一种文字了,那想要读懂这些文字,对罗帆来说便不是什么太难的问题了。

    这文字虽说罗帆从来不曾见过,也不曾听过,但这里毕竟是有着数亿之多的文字。有着这么多的文字,就算是一般的语言学家都能够通过研究完全看懂这些文字了,更何况是罗帆这种已经是超脱之境尽头的强大存在了。

    他直接将这数亿文字纳入自己的心神意念之间开始进行极为深入的分析,比对,试验,转换。只是短短的数日之间,这文字的奥妙,便已经毫无保留的展现在他的面前了。

    “原来如此。”当完全知晓这些文字的奥妙之后,罗帆脸上现出了淡淡的笑意,心神意念之间闪现出这样心满意足的念头。

    他现在已经明白了,这些文字原本的模样绝对不会是他现在所见到的模样。

    这其中的原因并不难理解,他之前将那九十九个符文球所摆放的位置乃是和这气息符文结构九十九层符文层的摆放位置定然是有着巨大差别的。这样差别的存在,就让这些依赖于那符文球摆放位置而成形的符号和其真正的模样有了差别。

    也即是说,眼前这数亿个文字的模样,和其真正文字的模样,已经是有了巨大的差别,很值可能写下这些文字的生灵来到这里,怕都忍不住这些文字到底是什么。

    不过,这种字形的错误,对于懂得这种文字的生灵来说将是一种灾难,但对于完全不懂这种文字,只能凭借文字的原理来研究这些文字意义的罗帆来说,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因为,虽说字形变化了,但他们的数量,却没有任何变化,它们同样能够被罗帆使用语言推演的方式来推演这些文字的意义。

    换句话说,此时此刻,对于罗帆来说,这些已经经过变形之后的字形,便是这种文字真正的模样,他,同样是能够毫无障碍的看懂它们!

    罗帆看着前方这些文字,随手轻点,刹那间这在他前方的符号墙开始变化。其中的每一个符号都开始移动起来。

    在许多符号之间,出现了一个个的断句符号,如逗号、句号、问号、感叹号、破折号之类的符号。

    而首行的符号往前移动两个符号的位置,空出了两个符号空位出来。

    接着,每隔一些符号,便如同分段一般,后面的符号直接转移到下一行,并且同样在前面空出两个符号空位出来。

    如此这般,整面符号墙不一会间,就已经变化完毕,从原本的符号墙变成了一大篇文章,一大篇由数亿个文字组成的,尚未结束的文章!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