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仇人?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仇人?

    整个麒麟崖之上,就如同一个修行界一般。

    而这个修行界,和一切天地的,一切时空的一切修行界都完全不同。

    因为,这里存在的修行者,并不是同一个时空成长起来的修行者。他们,乃是数量繁多的未来所超越时间而来的修行者。

    他们每一名修行者的成长历程,都是和其他修行者完全不成的,甚至便是修行背景,都是有着天壤之别的。

    这样的众多修行者合在一起组成的修行界,又哪里可能在任何一个天地之间找到?!

    这些修行者每一个所在的时空,都是和其他时空完全不同的时空。它们,便好似是罗帆在闯荡那超脱之路的时候所经历的,那数千个时代投影差不多,每一个看似都是距离这一个时间段的时间能够形成先后的顺序,但事实上,彼此却都是**的。

    那些时间较为遥远的未来的修行者,他们的过去,并没有那些所处时间段没有那么遥远的修士。同样的,那些所处时间段没有那么遥远的修士,他们的未来,也没有那些所处时间段较为遥远的修士存在。

    如此一来,他们各自的修行系统,修行之道,修行理念,自然不可能有太大的关联。

    而这样的**性,造成的结果便很明显了。

    这使得整个麒麟崖之上那诸多修士在交流之中,既是产生极大的冲突,又因为彼此之间毫不相同的理念而激发出无数的智慧火花。

    整个麒麟崖修行界由之而欣欣向荣。每一位修士比起他们刚刚踏上这麒麟崖之时,都有了长足的进步。

    其中,进步最大的,更是那些中成准圣,小成准圣之类的修士,有着许多甚至都突破了境界,成就大成准圣,或者成就中成准圣。

    看着这样的变化,传宗道人虽说只是代替悟道子掌控这麒麟崖,但却也是心中生出无穷喜悦。感到一种难以想象的成就感。

    “前辈日后若是知晓我将麒麟崖经营得这样好。定然会满意的。”这是传宗道人对于这麒麟崖之上的变化的念头。

    “只是,该到什么时候,这前辈才会知晓呢?”想着,传宗道人又叹息一声。将自己的目光投往这麒麟崖之上修行环境最好的一处位置。

    在那里。一座末法殿屹立着。在末法殿之外,悟道子皱眉盘膝,身上光华闪耀。种种繁复玄奥的神通不断的在其身上显现出来。

    “那位最开始出现的罗帆,到底有什么秘密?为何会让前辈如此在意,甚至连这麒麟崖之上的事情都不再管了?”传宗道人完全摸不着头脑,心中种种念头纷乱不堪。

    便在这时,忽然间在他前方有一个时代涡旋开始产生明红的亮光。

    对于这样的事情已经经历了不知多少次的传宗道人对于这个早已是熟悉无比,瞬间便知晓接下来应该再有修士从那时代涡旋之中出来了,连忙收束自身心念,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放在前方那云海之中的诸多时代涡旋之中。

    那一个时代涡旋之上的明红光芒十分明亮,十分耀眼。

    这让传宗道人不由得眉头微皱。

    应为之前那数万年的经验,传宗道人已经能够知晓,修士突破那时代涡旋之前的明红光芒越是明亮,越是耀眼,那从中冲出的修士也是越是强大。

    以此时这明红光芒的亮度来看,接下来从那时代涡旋之中冲出来的修士,却是比起这数万年之间从时代涡旋之中冲出来的修士都要强大。

    “难道,会是巅峰准圣?”传宗道人暗自思索着,心中念头转动,眉头皱得愈发的明显了。

    之前数万年之间从那时代涡旋之中冲出来的修士数量虽多,实力虽强,但最强者,却也只是大成准圣巅峰级数的存在而已。

    这样的存在,他有着麒麟崖作为靠山,自然能够轻松的将之压服。但,巅峰准圣级别的存在,他却是第一次面对,他可没有什么自信能够凭借麒麟崖的帮助来将之压服!

    “看来得将所有的实力都发挥出来了。”他想着,心念微动,心灵渐渐的晋入一种莫名的状态之中。整个身心渐渐的与下方的麒麟崖进行极为深入的融合。

    这种融合,十分的玄奇,包含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理。

    这,却是他通过这数万年借助麒麟崖的威能来压服那诸多修士的过程,通过这期间所感受的麒麟崖的种种妙用所创造出来的一种绝妙心法,这种心法,能够让他将自己所掌控的那一部分麒麟崖的权限发挥到极限,能够让他用最好的方法来利用麒麟崖的量,利用麒麟崖的威能来帮助自己。

    使用这种心法,对他来说,好处极大。能够比起他不使用这种心法之前强上十倍以上。这却是一个极为可观的进步了。

    将借助这麒麟崖威能的过程进行分析研究,进而创造出能够将这种利用效果推进到极限的心法出来,这看起来似乎很夸张,但事实上对于任何一名大成准圣来说,都是很自然,很轻松的事情。

    大成准圣,无论是什么时代,无论是修行什么法门,无论走的是什么道路,能够走到这一步,都定然是天纵奇才,都定然是天才横溢之辈。

    哪怕是传宗道人这种,被圣人之名压得喘不过气来,甚至直接奴颜婢膝的臣服于悟道子身前的大成准圣,也没有例外,同样是天纵奇才的修士。

    这样的修士,他想要创造什么法门,什么心法,都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像什么凡俗间的神功秘典,什么能够让修行界抢破脑袋。抛弃妻子,掀起腥风血雨的奇功妙法,对他来说,却只是念头一闪便能创造出来的法门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传宗道人通过对这麒麟崖威能进行利用的数万年创造出能够让这种利用效果更好的心法,那简直就是在自然不过了。

    运转这种心法,传宗道人盘膝坐定,双眼缓缓的闭上,仅凭自己的感知锁定那一个时代涡旋,一边积聚麒麟崖的力量。一边等待着。

    这一次。他只是等待了一日之间,那一处时代涡旋便起了变化。

    这样的速度,乃是他之前数万年之间所遭遇的,那数千名修士当中最快的一次!在之前。便是最快的修士。从那光芒亮起。一直到那时代涡旋起变化的最短时间,也要经过三日三夜,有些慢的。甚至要数年才能够做到。

    光是这速度,便已经是让传宗道人面色微变,深感自己的准备是那样的必要。

    他站起身来,睁开双眼,紧紧的盯着前方那一处亮起的时代涡旋。

    猛然间,那时代涡旋一震,无穷光华从中冲出,刹那间铺天盖地,遮掩了一切视线,一切感知,让传宗道人几乎睁目如盲,完全失去了对前方那时代涡旋群的感知,甚至连那时代涡旋到底是哪一个,恍惚之间都已经忘记了。

    这光华不单单影响了传宗道人,还覆盖了整个麒麟崖,让整个麒麟崖之上的修士,都瞬间知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光芒铺天盖地遮掩一切的事情,几乎每隔数百年便要出现一次,而每一次出现这样的变化之后,便是有新人到来的时候。

    不过,他们虽是知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之前数万年之间的经验教训却已经告诉他们,这个时候的传宗道人都是十分警惕的,自己等人若是在这个时候接近那一处位置,那等待他们的,便将是极为严重的惩罚,虽说不会直接杀死他们,但让他们受些后悔活着的痛苦,那还是没问题的。

    传宗道人站在那里,脸色确实是颇为紧张。

    就在这时,那一片光华开始渐渐的暗淡,那之前被光华所遮掩的景象,便渐渐显现了出来。

    那是一名男子。

    一名看起来青年模样,身上穿着道袍,周身涌现出种种莫名气息的男子。

    这男子站在那里,脸上神色十分的淡然,他悬浮于一个漩涡之上,双眼微微有些茫然。

    看到这人,传宗道人的面上神色却是大变。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你?!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他心神意念之间闪现的念头,便只有此时这些。

    这人,他无比熟悉,或者说,这人的模样是他无比熟悉的模样。

    当初,正是这人,逼得他不得不闯入那时代涡旋之中,逼得他不得不走那一条长长的,几乎每隔不久便让他怀疑自己能否继续走下去的那一条超脱之路。

    这人不是其他,正是当初掌控他所在那个时代的,那几名巅峰准圣之中的一位,也是他当初所得罪的那一位。

    心中念头纷繁转动,但他的动作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迟疑,心念微动,他抬手向着那人便是一罩,刹那间这麒麟崖的力量加上他的力量便直接爆发出来,瞬间便将那男子裹住。

    这男子被这力量裹住,根本便没有办法抵挡,直接被其一抓,便毫无任何抵挡能力的,就出现在了这麒麟崖之上,出现在了传宗道人身前不愿再何处。

    面对着此人,传宗道人面色变化不定,抬手伸缩几次,想要将此人灭杀,但却有无法下定决心,不敢违逆当初悟道子所赋予他的任务,不敢真正动手将他抹杀。

    在这麒麟崖之上的那诸多生灵虽不敢接近此处,但此事毕竟是关系重大,他们虽不敢接近,却也十分关注,时时将自己的眼光投注在此处,关注着此处所发生的一切。

    此时见得传宗道人面上神色如此变幻不定,一时间却是境界有些惊讶。

    “这人莫非传宗道兄认识?不可能啊,从那时代涡旋之中出来的任何修士,都是不同时代,不同时间段的修士,传宗道兄怎么可能认识?”有某一位修士这样对自己同修的道友说着。

    “莫非这人修行的法门和传宗道兄有些不对。让传宗道兄看得很不爽,所以想要将他抹杀?”他身旁的同伴这样猜测着。

    “不可能吧,我们这些人修行的法门千奇百怪,其中也不乏和那人身上的气息差不多的,为什么我们都没事,那人他便忍不住要动手?我怎么看都还是觉得是传宗道兄认识那人比较有可能。”之前开口那人说着。

    “那你说为什么传宗道兄会认识那人?”他的同伴这样说着。

    “这个……”开口那人虽说也是大成准圣大成的存在,但却也无法解释这样的事实,只能皱着眉头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说。

    他们在这里议论纷纷,那便边的传宗道人最终还是不敢动手。只能无奈的叹息一声。将手一收,面上神色重新恢复了最开始那种模样。

    蕴含着警惕,蕴含着某种高高在上的韵味,以某种俯瞰的方式看着那道人。

    显然。却是想要凭借自己此时的那“权势”来压服那人。

    那人显然比起传宗道人所见到的任何修士都要强大。至少。他此时醒转过来的速度。比起他们都要快速。

    只是这么一点时间,他便已经渐渐的醒转过来,眼中的茫然渐渐消失。一种清明。出现在他的眼神之中。

    而随着他的眼神恢复过来,他的身上渐渐的散发出一种强大的威势。

    这种威势,是如此的强大,便好似掌控着不知多少亿亿亿兆修士的生杀,掌控之无穷亿兆时空的至高皇者一般。

    这种威势虽说若有若无,但本质却至高至贵,让传宗道人面上神色又是微微变化。

    “你是谁,这里是哪里?”那人此时已经清醒过来,却是不用传宗道人开口,直接自己便问道。

    他的话语很是平淡,很是温和,但话语之中蕴含的威势,却是强烈到无法想象。

    任何生灵听到他的话语,都会自然生出一种莫名的感觉,边好像是在听着一个创世神灵在对自己开口,在听着一个自己所无法抵抗的声音在对自己开口一样,忍不住便要遵从这话语。

    这种威势,对于其他人来说或许只是一种威势而已,但对于传宗道人来说,却是一种完全无法忘怀的梦魇,一时间他居然忍不住便要将自己所知晓的一切都毫不迟疑的吐出来。

    好在,他还是注意到了这人所说话语之中的那三个字“你是谁”。正是这三个字,将传宗道人从那种无可抑制的屈服之中唤醒过来,让传宗道人发现了其中的疑点,让他勉强的保持住自我。

    他一咬牙,用舌头的剧痛让自己从那种屈服的意念之中脱离出来,口中说道:“这里是时代初始之前的天地,你现在已经是穿越了漫长的时光,回到了没有时代轮转存在的天地。”

    “原来如此,果然,时代涡旋是超脱时代轮转变化的路径啊。”那人口中喃喃道。

    他此时却是旁若无人,对于传宗道人完全是忽视的状态。就像是一名高高在上的帝皇对于自己的臣子一般。

    对于帝皇来说,自己想要知道什么,臣子就得回答什么。而他自己,却对臣子完全没有任何义务,臣子对他来说,完全就是蝼蚁而已,根本就不必理会,也不必将之当成人。

    看着那人,传宗道人面上神色变幻,眼中似乎有一种愤怒,又似乎有一种恍然,更似乎有一种屈服的韵味在其中。

    “你似乎认识我。但我记得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为什么?”那人看着传宗道人,淡淡的道。

    “你看错了吧,我怎么会认识你?”传宗道人一惊,本能的便说道。

    这话一说完,他便悔恨得想要抽自己,这话说的,简直就是傻子都不会相信!以他方才的表现,就算是稍稍有些观察能力的普通人怕都能够发现自己是认识他的,更何况此人明显就是巅峰准圣级别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感知放出,整片天地对其都没有任何秘密,更何况是近在咫尺的,一名修为尚且比不得他的修士的神态变化,情绪转变呢。

    自己刚刚若是想别的话来敷衍搪塞,说什么我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你,说什么之前有某位修士说起过你,给过你的画像,你的气息给我,所以我才知道你之类的话语,那还勉强说得过去。而自己方才矢口否认,这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一看便知道他心中有鬼,这便是此人对自己没什么兴趣说不定都会引发兴趣,更何况此人完全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此时正处于警惕当中了。

    果然,那人一听传宗道人之言,眼中光芒一闪,将看天的双眼转过来,罩住传宗道人。

    刹那间,他身上的那种强大威势暴涨千百倍,以铺天盖地的方式向着传宗道人猛压过去。

    同时,他张口说道:“你撒谎。”

    这话语同样是和之前一样温和,一样的低沉,但其中所包含的威势,却是比起之前那话语要强大不知多少倍。配合他此时身上所产生的威势,让传宗道人在刹那间便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身体更是好似被完全固定住一般,动都动不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