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强弱之势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强弱之势

    那人话语刚落,便猛然抬手向着传宗道人虚抓而来。

    在这刹那间,传宗道人只觉得整个心灵都陷入了一种死寂当中,便好似死亡,已经攒住了他的心灵,随时随刻的可能要将他完全拥抱住他一般。

    如此恐怖的情况,让传宗道人刹那间陷入了无法形容的恐惧当中。

    而恐惧,又是催生潜力最好的因素,传宗道人心灵中猛然生出莫名的大力,这种力量没有让他直接挣脱对面那人对于自己的压迫,没有让他挣脱那人抓过来的手掌。但却让他能够调动之前已经凝聚出来的,麒麟崖的那无穷力量。

    便在这一瞬间,这力量直接降临而来,轰然向着那巅峰准圣猛压下去。

    那巅峰准圣眉头一皱。

    他此时自然能够继续向着传宗道人抓来,毕竟这一股力量虽说强大,但因为控制者的境界局限,对于巅峰准圣来说,威胁却不是很大。

    他便是任凭这力量压迫,也顶多就是有些难受而已,便是受伤,也只是轻伤罢了。根本不会影响他处理传宗道人。

    只可惜,对于他来说,传宗道人只不过是蝼蚁罢了。想要抓他只不过是觉得他对自己不敬,居然对自己撒谎而已。事实上要将传宗道人剿灭的心思却并不坚决。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全新的力量出现,他自然是更加在意这力量,直接便将放在传宗道人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了那力量之上。

    心念微动。手一转,将原本抓向传宗道人的手掌转向上方,向着上方向他猛压下来的那一股力量猛抓过去。

    这一股力量乃是麒麟崖所发出的力量,其威能之强,可想而知。

    但此人,却也是巅峰准圣,其神通威能之高,却也难以想象。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一抓和那力量碰撞在一起的瞬间,便是激发出难以想象的异变。

    瞬息间有着无穷光华从两者相撞之处爆发出来。在那人的手掌之上。那原本无形无质的力量。直接便被具现成为真正的实物,好似无数光带一般,被他的手掌抓在手中。

    他能够让那力量具现出实物形态,那力量却也不会让他丝毫无损。

    在这一瞬间。他身上的气势微微一滞。原本肆意散发出来的气势。瞬间变得散乱开来。

    这气势散乱,那传宗道人瞬间便获得了自由。

    大吼一声,双手高举。

    整个麒麟崖随着而产生剧烈的震荡。

    接着。虚空变幻,时间、空间在他面前凝聚出一头奇异的生灵。这生灵巨大无比,龙头马身,周身鳞甲,脚踏祥云,赫然便是一头巨大的麒麟。

    这麒麟成型之后,仰天一声大吼,接着便带着毁灭一切的声势向着那巅峰准圣猛冲过去。

    这巅峰准圣正抓着麒麟崖的力量,忽然发现有全新的力量在他身前凝聚成为麒麟的模样向他直冲而来,双眉一挑,哈哈一笑,道:“来得好。”

    说着,他握住那光带一般力量的右手猛然一扯,那力量便猛然被他扯动,刹那间一转,一震,便化为网络直接挡在他的面前,挡在那麒麟崖撞过来的身躯之前。

    这麒麟周身带着无形无质的火焰,炙烤着周围的时空,让其所在之处的时间,空间,都产生种种扭曲,变化出种种千奇百怪的模样,好似是无数奇异的生灵一般,被那麒麟裹挟着,向着那巅峰准圣直冲而至。

    那巅峰准圣站在哪里,将那力量网挡在那麒麟前面之后,身后直接出现一个巨大的皇者虚影。

    这一个皇者周身上下弥漫着的皇者气势比起这巅峰准圣本身还要强上不知多少倍。所立之处,几乎自成一个天地,自成一个世界,让方圆数十万里范围之内的虚空都好似成为了这皇者的国度,一切都尽在这皇者的掌控之中。

    在这时,那麒麟崖力量所化的麒麟猛然一震,忽然间好似力量来源被截断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萎靡,变得扭曲了。

    看那模样,似乎很快的便要化为虚无,便要成为泡影。

    这时,在那巅峰准圣后面的皇者虚影张口喝了一声:“散。”

    随着这一声响,那原本灼烧时空,扭曲天地的麒麟便轰然一震,直接崩散化为无数细小的碎片,最终完全消失,融入虚无之中,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不错的手段,可惜使用者实在是太弱了。”那巅峰准圣叹息一声,抬手一招,传宗道人便感觉一阵迷糊。

    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一只手掌握住,他的力量,他的肉身,他的神魂,他的意念,他的感知,一切的一切,都在瞬间被这一只手掌给完全锁定,无法有丝毫动摇,更无法动弹一丝半毫。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会认识我。”这巅峰准圣用陈述句的语气问着传宗道人。

    传宗道人听了不由得面色微变,刚想要找一些话来回答,便发现那手掌微微一震,一种无法形容的奇异震荡便透过那手掌传递进入他的身躯之内。

    随着这手掌的震动,传宗道人只觉得自己的神魂,自己的意志,自己的感知,自己的一切,都传来一种无比痛苦的感觉。

    这种痛苦,超越了一切,哪怕是他已经是大成准圣巅峰,在他原来的时代乃是可以覆压不知多少河系,覆压不知多少时空的强大存在,,也无法忍受这种剧痛,瞬息间便张口发出一声无声的惨嚎出来。

    那巅峰准圣听得这惨嚎,眉头一皱,显然对此并不满意,抬手又是一震。

    这惨嚎声便被瞬间压制。直接如同被掐住喉咙一般,完全消失无踪,却是再难吐出口来。

    很显然,却是那巅峰准圣腻烦于传宗道人的惨嚎,直接将他的惨嚎消除,却并非是他停下折磨传宗道人,让传宗道人不再痛苦,所以不再惨嚎。

    “你应该认清现在的形势。”那人看着传宗道人,淡淡的说道。

    传宗道人身躯颤抖着,张开嘴巴。似乎正在发出惊天的惨嚎。但却什么声音都无法透露出来,便好似他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了一样。

    过得好一阵子,他方才感觉痛苦远离了他,他方才算是有能力开口说话。

    这很显然。并非是那巅峰准圣已经原谅了他。而只不过是那巅峰准圣想要他回答他的问话而已。

    “我见过你。你是宇宙三主之一。”传宗道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

    “宇宙三主?我想过要成为宇宙之主,但似乎还没有来得及去做,就发现了这时代涡旋。直接闯过涡旋来到这里了。你不可能见过我成为宇宙之主的样子。”那巅峰准圣说道。

    不过,他虽说是否决了传宗道人的说法,但却并没有动手惩罚传宗道人,和之前知道传宗道人撒谎之时完全不同。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却是因为他感觉得出,这一次传宗道人并没有撒谎。

    他之所以否决,只不过是想要知晓更多而已。

    他心念一动,抬手便将传宗道人放开,让传宗道人轻飘飘的落在他前方一丈开外。

    传宗道人被他放开,不再掐着喉咙,感觉自然是轻松了许多,但他体内的力量,他的肉身,他的神魂,他的意志,他的感知,一切的一切,却依然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力量压制着,让他虽说看起来是恢复了自由,但却也只是比刚刚看起来好看上一些而已,事实上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依然是处于同样的情势之中。

    “我或许知道是怎么回事。”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传宗道人自然只能用尽办法来打消这巅峰准圣的不满了。

    此地传宗道人和那巅峰准圣两者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被麒麟崖之上的数千修士完全看在眼中。

    对于传宗道人的遭遇,他们各自震惊异常。传宗道人能够压服他们,让他们遵守他所指定的规矩,那自然便表示传宗道人在他们看来已经是足够强大,强大到足以让他们屈服的地步了。

    而此时此刻,他们却发现在那新人出现的时候,传宗道人如同婴儿一般没有丝毫反抗能力,只能被对方如同橡皮泥一样揉捏,这样的事实,对他们来说是何等的震惊,可想而知了。

    此时此刻,他们那里还敢去讨论传宗道人到底认识还是不认识这新人,哪里还敢去看传宗道人为何会对这新出现之人如此模样?

    他们此时此刻所拥有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这人能够尽快的平静下来,希望这人在传宗道人身上就将自己的不满,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不要将他的愤怒,他的不满转移到自己等人身上。

    这,便是他们唯一的所求,也是他们此时心中最迫切的愿望。

    那巅峰准圣乃是绝对的以自我为中心的修士,自然不会去管这麒麟崖之上的任何一切,他站在传宗道人身前,用一种极度俯瞰的眼神看着传宗道人,口中说道:“说。”

    “这些时代涡旋并非我所立,它乃是圣人门下所立,它连通一个个相对**的时代。这些被这时代涡旋连通的时代,每一个虽说都可以考据出距离现在这个时间段有一段具体的时间。但这些时代彼此之间却并没有是时间先后的顺序。”传宗道人一边说着,一边在想着该怎么解释才能够尽量精简的将这复杂的问题解释清楚。

    “原来如此。这么说,每一个时代,都是不同未来的某一个时代了?”传宗道人原本还想着要解释多少对方才能够知道,却没想到他只是说道这里,那巅峰准圣居然便已经恍然大悟,开口点出了传宗道人最后的结论。

    “正是如此。”不过,既然他明白了,传宗道人也就松了口气。连忙点头道。

    “这么说,你在你自己的时代见过成为宇宙之主的我,而我,是从另一个未来的时代里面走进了时代涡旋。”那巅峰准圣道。

    “想来应该是如此,不然事情无法说通。”传宗道人如此说道。

    “我明白了。那么,那圣人门下,到底是谁,圣人,又是哪位圣人。”那巅峰准圣用同样是陈述句的语气问道。

    传宗道人刚想要回答,那巅峰准圣便将目光一转。道:“那人。便是圣人门下吗?”

    传宗道人看他的视线所转方向,正是在不知多少万里之外,那末法殿所在的位置,他所看的那修士。赫然便是悟道子。

    传宗道人这一次哪里还敢为悟道子遮掩。当下便点点头。道:“正是。”

    那巅峰准圣点点头,也不管传宗道人怎么回答自己方才提出的问题,直接向前跨出。刹那间便跨越了不知多少万里的距离,直接来到了末法殿之前,站在了悟道子的身边。

    他低头看着悟道子,看着他全神贯注的看着前方那虚影一般的末法殿,看着他在那里施展种种玄之又玄的神通妙法,脸上神色淡然得乃至于冷漠,周身气势隐隐,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势四处散逸。

    对于他的到来,悟道子完全没有在意,便好似那只是一个木偶一般,依然是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前方那末法殿之上,依然是施展种种神通妙法去试探推演那末法殿的奥妙。

    看着悟道子对自己毫不在意的样子,那巅峰准圣眉头一皱,抬手向着悟道子虚虚拍去。

    这一拍,似乎只是很平常很普通的一拍,好似没有蕴含任何一丝丝的力量,好似没有包含任何超出普通人一拍的范畴,但就是这样的一拍,却是让悟道子心中涌起一种无法言喻的警戒。

    这种警戒,是生命受到威胁而本能产生的警戒。

    在这瞬间他猛然从自己的世界之中回过神来,双目一凝,整个麒麟崖微微一震,刹那间整片虚空便完全凝滞,让那巅峰准圣在刹那间感觉自己整个身体似乎已经脱离了世界,脱离了天地,脱离了时间,脱离了空间,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比奇异的虚无所在一般,别说动弹,便是体内的力量想要动上一动,都无法做到。

    “你不该打扰我。”悟道子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抬手向着那巅峰准圣轻轻一弹,刹那间一股无法想象的力量作用在那巅峰准圣身上,让那巅峰准圣整个身体受到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推力,刹那间直飞而起,晃眼间就倒飞出数百万里,直接撞上了在那里存在着的一个洞府。

    这个洞府被这一幢,轰然崩溃,而且是那种从里到外,从上到下,甚至是从时间空间尺度上完全被绞成微尘粉末的那种崩溃。

    这洞府的主人乃是一名大成准圣巅峰的修士也正是因为他处于这样的境界,他方才敢于这样接近悟道子所在之处,而没有如同其他修士那般躲得远远的。

    在这洞府被撞成微尘粉末的瞬间,他在千钧一发之际终于反应过来,身形一晃,离开了那洞府。

    而就在他离开那洞府的一瞬间,那洞府便化为微尘粉末。

    这样的事实,对于这修士来说,简直便是一种惊天的恐惧,让他在这瞬间只感觉冷汗直冒,心中瞬间下定了下次有机会开辟洞府一定要在离那末法殿最远的的一处位置开辟洞府,绝不能再继续呆在这里了。

    一边这样想着,他的身形更是快速的飚射,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这这麒麟崖之上距离这一处位置最远的位置而去。

    那巅峰准圣被悟道子这样一弹直接弹走,连被他撞上的洞府都有着这样的变化,他自身所受的打击之巨大,便可想而知了。

    在此时此刻,他整个人躺在那洞府废墟之上,或者说是洞府微尘之上,双目有些茫然的睁开,脸上神色极为怔忪。

    “怎么可能?那是同样的力量,之前我能够轻松的抵挡,为什么这一次却是这样轻松的便被对方制服?”这人此时心神意念之间闪过的,只有这样一个念头。

    想了一阵子,他终于想明白了。

    这才是那一种力量的真正威能。之前自己之所以那样轻松的将那力量抵挡,原因并不是这力量太弱,而是那施展这种力量的修士太弱。根本无法将这种力量的威能发挥出来!

    “果然不愧为圣人门下。”明白这些之后,这巅峰准圣缓缓站起,有些叹服的感慨赞叹道。

    他此时周身上下无处不痛,体内的力量更是难以凝聚,心神也有些散乱,身体内部几乎随时可能崩溃覆灭。

    此时的他,别说是战斗了,便是这站起来的姿势,就已经让他耗尽了一切努力,甚至差点都完不成了。

    “能够在后世那修行荒漠之中修成巅峰准圣,你的悟性确实是强得让人叹服。但,也只是如此而已。和真正的巅峰准圣相比,你要学的东西还是多得很。”就在这时,悟道子的声音传入他的耳中。

    他抬头一看,发现方才那一晃眼之间,悟道子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正用一种淡然的眼神看着他。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