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压力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压力

    “我不如你。”那巅峰准圣艰难直起身体,道。

    “作为对你在我的道场放肆的惩罚,你在接下来的十万年里,在麒麟崖开辟一亿个洞府,这些洞府要和整个麒麟崖完全合一,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缝隙,你能够做到吗?”悟道子对那巅峰准圣说道。

    “我不愿意。”那巅峰准圣淡淡的道。

    悟道子听得此言,眉头一挑,道:“你不怕身死道消?”

    “身死道消我自然是怕。不过,相比于道心蒙尘,从此不能追求无上超脱,身死道消,似乎也不是不可以接受。”那巅峰准圣淡淡的道。

    虽已经是看起来这样狼狈了,但他身上,却依然包含着一种无法言喻的骄傲,那种骄傲高高在上,如同掌控天地的绝世皇者蒙尘落难了也永不改换的皇者之心。

    道心,是一种十分玄妙,又十分个人的存在。

    对于有些修士来说,偶尔低头,偶尔屈服强权,那对于他的道心不会有丝毫影响,甚至可能因为这样的选择而更清楚的认识到自己,道心变得更加的坚定。但对于有些修士来说,任何一次低头,任何一次屈服与强权,对于其道心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都是在断绝他日后修行进步的道路。

    很显然,传宗道人和眼前这巅峰准圣,便分别是第一种修士和第二种修士。

    对于传宗道人来说,偶尔低头。偶尔屈服于强权之中对他来说已经是形成了习惯,无论他怎样屈服,怎样低头,都不会对他的道心有什么影响,甚至相反,会让他更清楚的认识自己,让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极限,让他明白自己所处的位置到底是哪里,如此一来反而让他的道心更加坚定。

    这种坚定,让他的道行境界能够在他认知的界限范围之内进行不断的提升。

    当然。也只是在他认知的界限范围之内。

    在超过他认知界限的范围。他想要突破,想要提升,那难度便会变得极为困难了。这也是两种修士不同道心之间最为本质的区别所在……

    相比之下,像眼前这巅峰准圣这般甚至宁愿身死道消也不愿意屈服的道心。虽极有可能因为遭遇到不可抵抗的力量而身死道消。但若是能够顺利成长起来。日后的成就却是要比第一种修士强上不知多少倍。

    悟道子看着那巅峰准圣的神色,知晓这就是他的道心,自己若是真的逼迫他去做这件事。他怕是真的可能宁死不从。

    一时间,不由得暗自赞叹起来。

    “果然不愧为能在后世的修行荒漠修成巅峰准圣的强者,居然有这样的道心。”在悟道子的心神意念之间,有着这样的念头闪过。

    不过,虽是心中赞叹,但他却并没有打消惩罚这巅峰准圣的想法。

    他虽说这些年间研究那末法殿并没有多少收获,但他却并不甘心,原本按照他的想法,他应当是继续努力研究下去,最终在某一日一朝二悟,直接看透那末法殿的奥妙,知晓这末法殿为何会这样不可思议的超脱师尊传授的掐算神通的掐算的。此时此刻,因为这巅峰准圣的打扰,他从那种状态之中脱离出来,想要再度进入那种状态之中除非他再度耗费数万年时间去沉浸其中,否则已是再不可能。

    如此一来,对他来说,便是打断了他体悟这末法殿玄妙的过程,这对他来说是何等的损失,让他是何等的愤怒,可想而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悟道子又怎么可能放弃对这巅峰准圣进行惩罚呢?

    “既然如此,那我便不跟你客气了。”悟道子淡淡的道。

    说着,抬手向着那巅峰准圣猛然压下。

    这一压当中,并没有蕴含多少毁灭性的力量,所拥有的,却是镇压的力量,一种将对方的一切,连同意志都进行镇压的一种力量。

    在这样的力量镇压之下,便是巅峰准圣,都无法挣脱,只能将自身的一切都被对方所镇压,最终要么可以让其成为木偶一般,任凭镇压者控制,要么就可以将其完全覆压,让其完全断绝一切外缘,永无超脱的可能。

    那巅峰准圣毕竟是准圣巅峰级别的存在,眼见这力量覆压下来,虽说是感应到那乃是镇压的力量,而非是灭杀的力量。但以他的骄傲,又怎么可能不作出任何反应任凭对方镇压呢?

    他大吼一声,从他的头顶天灵盖之上便有着一块奇异的九龙印玺直冲而出,玺面向着上方直指悟道子所拍下的那一只手掌。

    悟道子眉头一皱,接着脸上现出嘲讽的笑意,心念微微一动,那向下覆压的手掌微微一震,刹那间生出某种玄之又玄,奥妙非常的变化。

    在这变化之后,那一股覆压的力量随着他的手掌变化而同时生出莫名的变化。

    这种变化,瞬间便让那镇压的力量之中生出了某种至坚至强之意,周围的时空好似在这刹那间化为了玻璃一般,在这力量经过的瞬间统统化为齑粉,变得粉碎,便好似转眼间化为无穷无尽的玻璃碎片一般。

    而这些时空碎片在成型之后,却没有消失,而是凝聚在那力量周围,顺着那力量的本质,凝聚成为意志好似由时空碎片组成的手掌,向着那印玺,向着那印玺之下的那巅峰准圣猛压下去。

    那巅峰准圣大吼一声,周身力量狂涌,他身后再度出现了那一个皇者的巨大身形。

    只是,这一次,存在的却只是那身形而已,虽说本质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因为面对的乃是悟道子,乃是这麒麟崖真正的主人,其那种自成国度的玄妙变化却是无法展现出来。看起来便像是一个已经失去了国度的亡国之君一般。

    这皇者虚影成型之后,一手握住了那巅峰准圣之前拍出来的那印玺,握持着那印玺向着上方猛迎上去,抓着那印玺直接轰向那巨大的,由时空碎片组成的手掌。

    两者的速度都是极为快速,好似完全不需要经历任何时间一般,出现,撞击,几乎是在同一时刻。

    在这撞击之后,刹那间。整个麒麟崖都似乎随着震荡起来。

    虚空之上那十个太阳似乎也随着而有着微妙的晃动。便好似整个天地都随着这撞击而受到了影响。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之所以显现出这样奇妙的景象出来,原因无他,正是因为在这刹那间。整个麒麟崖之上的时空都因为这震荡而产生了莫名的变化。从而使得映照出来的天地生出眼前这样的变化。

    也即是说。变化的。并非是天地,而是这麒麟崖之上众多修士的感觉本身。

    “巅峰准圣果然强大!”在这瞬间,所有感觉到此处变化的。这麒麟崖之上的修士尽皆暗自惊叹。

    这种自身好似变成蝼蚁一般,被对方战斗的余波所影响,甚至有种化为空中落叶,化为水中浮萍一般的感觉,他们已经有不知多少年没有感受过了。

    便是当初面对让他们不得不屈服于其规矩的传宗道人,他们也只是感觉到自己有所不如,不屈服的话将会有十分恶劣的后果,极有可能让他们造成不可恢复的损伤而已。却从来没有这种,那战斗余波若是再强上一点点,便能够将他们直接从一切时空完全抹去的感觉。

    如此一来,他们对于巅峰准圣级别的存在到底是多么强大,却是第一次有了明确的认知,第一次知晓自己想要追求的境界到底是多么的强大,自己接下来要走的道路到底是多么的漫长。

    悟道子和那巅峰准圣那一次撞击的结果并不难猜。

    悟道子虽只是随手一拍而已,但毕竟他自身的道行境界比起那巅峰准圣要高,而且此处又是他的道场,这一拍的威能之强,虽不是他全力,却也有他全力发挥十分之一的效果。

    而这十分之一的效果,对于一般巅峰准圣来说,便已经是一种无法承受的威能了。

    那巅峰准圣虽说手段进展,甚至连自身的印玺都掏了出来了,却依然在这撞击之中,被抹去一切的反抗能力。

    那皇者虚影直接崩溃,那印玺也在这过程之中完全失去了一切光芒,看起来就像是普通的,没有任何力量的印玺一般,无力的掉落在地上。

    悟道子在撞击之后面上神色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而那巅峰准圣的神色,却是十分的惨淡,便好似是将大半个身体完全剖去一样,整个人站在那里,周身气息混乱不堪,体内力量无法自抑的从他周身窍穴之中不断的渗出。

    作为巅峰准圣的存在,他的力量早已是突破了某个极限,一旦脱离他的掌控,便会自然诞生出种种奇异的意志,在虚空之间不断的演化转变,化为种种特殊的生灵,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出。

    若是没有人去管,这些力量生灵将会不断成长,最终成长为一名名强大的修士,最终可能为祸天地,也可能造福天地。

    但显然的,悟道子不可能让这些力量生灵随意离开的。

    这里毕竟是他的道场,这些力量生灵虽可能造福这道场,但只要有在这里为祸的可能,他便不会冒险让他们自生自灭。

    念头微动之间,那一股经历之前撞击而没有多少损失的力量便猛地往下一压,不单单将那巅峰准圣压在其中,更将周围正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出的力量完全裹住,将之顺着原来出现的位置,从那巅峰准圣的窍穴之中重新钻入,就好像它们从来不曾出现在外界一般。

    而那巅峰准圣整个身躯剧烈的颤抖,双眼之中的神光不断的闪耀,忽而麻木,忽而愤怒,忽而惊喜,忽而绝望。

    这整个过程持续了数十个呼吸之久方才渐渐平息下来。

    当一切变化平息下来之后,那巅峰准圣的脸上神色已经变得麻木。而双眼之中的神采更是变得呆滞无比,便好似是石头雕刻而成,完全没有任何生机,没有任何活力,更没有任何智慧。

    “参见主人。”这巅峰准圣向着悟道子躬身行礼,口中呆滞的道。

    “去在麒麟崖之上开辟一亿洞府,气息必须与麒麟崖合在一处,不能有丝毫不谐。”悟道子对着这好似变成木偶一般的巅峰准圣说道。

    这巅峰准圣面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只是道了声是。

    接着便抬步轻跨,来到麒麟崖高空之上。低头俯瞰着这几乎无边无际的麒麟崖。

    “可惜。镇压之后虽灵智记忆都没有损伤,但主观能动性毕竟是差了点,却还得在一旁看着把握大方向,不然极有可能最终搞出什么乱七八糟的情况出来。”悟道子如此叹息着。

    眼前所发生的事情。非是其他。真实悟道子凭借自身的强大镇压力量。直接将那巅峰准圣的一切完全镇压住,完全将其力量,将其意志。将其身躯,将其一切的一切,完全纳入自身的绝对掌控之中。

    这种镇压,不同于完全限制自由的那种镇压。

    这种镇压,事实上比那好似将他本身的灵智抹去而重新在他心灵中重新附加全新的意志。这种意志,虽是全新构筑,但却是根基于那巅峰准圣的记忆之上,便相当于拥有了那巅峰准圣的一切力量,一切知识,若是悟道子构筑的意志还拥有相当的境界的话,自然也就和那巅峰准圣本身并没有多大的区别,相比之下或许也只是差了那么一点点主观能动性而已了。

    眼见那巅峰准圣开始去开辟洞府了,悟道子转头看着数万里之外那他已经研究了数万年之久的那末法殿,叹息一声。知晓自己怕是只能任凭这他无法理解的东西留存于他的洞府之中了。他之前能够完全抛开当初那计划的一切来体悟其中的奥妙,但在那巅峰准圣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便是心再大,也不可能在这样了。

    有一名巅峰准圣,便可能会有第二名,第三名。若是时不时的来这么一朝,他别说无法悟透那末法殿的奥妙,说不定便是师尊交给他的任务,他都可能真的把它弄失败了。

    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

    叹息过后,他收拾心情,抬步一跨,瞬息间就已经跨越不知多少万里的距离,来到了麒麟崖的边缘,面对着那云海之中一亿多个漩涡的位置。

    在这里,传宗道人正是小心的张望着。

    就在悟道子出现在这里的瞬间,传宗道人发现了他的的到来吃了一惊,连忙躬身行礼,口中称道:“晚辈有负前辈所托,让那修士惊扰了前辈,请前辈责罚。”

    传宗道人称悟道子为前辈,那他自然就自称晚辈了。这点,却是无比自然的。

    “你做得已经很不错了。那修士乃是巅峰准圣,你无法可想也是自然。”悟道子淡淡的道。

    “那巅峰准圣是何人,你为何能够认得他?”悟道子念头一转,问道。

    传宗道人听得此问,面上神色微微一变,好一会方才叹息一声,道:“晚辈所在的时代乃是主宰的的时代。在那时的宇宙之中,有三大宇宙之主,他便是三主之一。号称中央圣主,掌控整个宇宙中央数亿兆河系,不知多少恒星、行星,座下有修士数量无穷。晚辈当初一不小心,冒犯了他,因此遭其追杀大半个宇宙,最终是在受不了,方才钻入时代涡旋之中,最终来到这里。”

    “原来如此。看来此人并虽看似与他同一个人,但事实上却与那中央圣主不是来自同一个时代,或者说与现在相比,不是来自同一个未来了?”悟道子心念转动快速之极,瞬息间便猜出了真实情况。

    “前辈见识广博,想来应当是如此。中央圣主现在完全不认识我,也不知晓自己乃是中央圣主,按照他的说法,他心中有成为宇宙之主的念头,但却还没有付诸行动,便跨入了那时代涡旋之中来到此处。”传宗道人佩服道。

    “如此也好。此人差点毁坏麒麟崖,我罚他在麒麟崖之上开辟一亿洞府,你与其他修士相熟,你且去安排下去,按照修士的强弱,让他们分住各个洞府。”悟道子点点头,将这个问题放在一边,对传宗道人说道。

    传宗道人听得此言,不由得面色一变,双眼一亮。

    这可是美差啊!分配资源,无论是在什么世界,什么时代,都是一个绝好的差事。若是弄得好了,将会获得惊天的好处。

    当然,若是弄得不好了,也将会被其他人敌视甚至仇恨。不过,显然的,传宗道人虽说不如那中央圣主骄傲,但作为大成准圣巅峰的存在,其自信自然也是相当强的,哪里会认为自己会将这个差事弄得不好。此时听了悟道子之言,自然是大喜过望了。

    “晚辈遵命。此事定然全力以赴的办好。”他连忙向悟道子表决心道。

    悟道子挥挥手,示意他去办理此事,自己却是转头看着那前方一亿多个时代涡旋,开始重新进入对这时代涡旋的感悟之中去了。

    他心中隐隐间有着某种压力,甚至便是之前数万年之间不顾麒麟崖之上的一切事情而去体悟那末法殿的奥妙,也正是因为这种压力的存在。

    这压力不是其他,正是那造就末法殿生出那种玄奇变化的罗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