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抵触之用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抵触之用

    正是因为在这麒麟崖之上罗帆能够搞出眼前这样让他摸不着头脑,完全找不到任何痕迹的事情,方才让悟道子心中涌起了一股担忧,一股对罗帆会不会超过他,从而反客为主,让他的计划为他做了嫁衣的担忧。

    这种担忧,转化为一种强大的压力,让他根本难以自持,方才会在之前数万年之间完全不顾他在这麒麟崖之上等待着那时代涡旋之中出来的任务,而一心要将罗帆所搞出来的那末法殿的变化搞清楚。

    正是因为这样的压力,方才让他对被那中央圣主打扰之后会这样愤怒,甚至连现在将其镇压了,也要其在这麒麟崖上开辟一亿洞府出来。

    这一亿洞府,事实上对于悟道子来说可有可无,有也好,没有也无所谓。

    有,就让这麒麟崖的力量运转更加的顺畅,没有,对麒麟崖的影响却也不会很大。

    这开辟洞府的事情,其实更多的,却是对那所谓的中央圣主的惩罚而已。

    “我堂堂圣人门下,岂会惧你以化外散修?别说你不过是大成准圣,便是巅峰准圣,我也绝不会有丝毫输你的可能。我只要按照自己的方法修行,自然便能够获得最好的成就,便绝不会惧你。”这却是悟道子此时心中所思。

    正是因为这样的想法,他方才在如今盘坐在这麒麟崖边缘,面对着前方那一亿多个时代涡旋,等待着修士突破那超脱之路来到这时间点。

    至于传宗道人如何安排那些修士的洞府。在其中会不会获得什么好处,会不会生出什么仇怨,这些对他来说却是另一个世界的事情,完全与他无关。

    ……

    外面的一切经过种种变化之后变得稳定下来。

    在那形如末法殿的立体符篆内部,在那一道玄之又玄的气息之中,罗帆此时正观看着那一篇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

    圣人之境,乃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境界。要描述这圣人之道的文章,自然便只能是一篇无穷无尽,哪怕是亿兆文字,也不会结尾的文章了。

    罗帆看着眼前这一篇文章。心神陷入某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之中。忽而似乎若有所悟。忽而却又好似什么都没有体悟到,忽而好似见到了什么天地至理,忽而那天地至理却又好似完全错误的,乃是一种歧途。

    这样的变化时刻发生着。让他的心灵处于一种无法形容的激荡之中。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时光悠悠而过。

    不知过了多久。好似是百年,又好似是千年、万年,有一日。罗帆那好似变成一片奇异天地一般的身影重新恢复了人形。

    恢复过来之后,他长长呼出一口气,抬手一拍,前方那不知多少亿文字组成的文章便猛然一缩,在他面前压缩成为一部厚厚的巨大书籍,静静的悬浮在那里。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的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身上的力量奔涌如沸,几乎难以自抑。

    便是他的气息,也无法抑制的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出,不单单充斥他所在的这一片符文虚空,而且还向着宏观微观两个方向的符文虚空蔓延而出,让上下数百个符文虚空都变了个模样,有无数奇异的光影在其中疯狂的展动,似乎正在演化着种种不可思议的妙理,又似乎正在展示种种不可调和的矛盾争端。

    罗帆用强大的意志缓缓闭上双眼,开始平息自己的身心。

    这一过程,一个持续便是十多万年之间。

    在这过程之中,那气息的变化不断的收缩,最终在不知什么时候完全收敛于他的身上,让他身体周围的那一切异象都完全消失。

    而他体内的力量,也在同时完全平息下来,完全看不出之前产生了那样的混乱。

    在这一切变化平息下来之后,他整个人便好似一具雕塑一般悬浮在虚空之间,一动不动。

    一直到今日为止,尽皆没有丝毫改变。

    而在今天,在距离他当初开始平息自己身心之后是十数万年之后,他的身躯终于发生了莫名的变化。

    一种淡淡的生机从他身上开始泄露出来。

    这种生机的出现,并没有让他的外貌产生变化,但就是这生机的存在,却让他从原来好似是雕塑一般的模样重新变成了一名修士。

    一名活生生的,有着无上意志的强大修士。

    “还是太难了。”一声悠然的长叹声之中,罗帆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他的双眼之中隐隐间似乎有着无数奇异的光影闪过,又似乎什么变化都没有发生,只是单纯的黑色瞳孔而已。

    经历了之前那一番观看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再经过十数万年对自身身心的平息,此时此刻他比起十数万年之前已经发生了一些变化。

    在他的感觉当中,那桎梏着他的道行境界,让他不能突破超脱之境而成就道尊之境的那境界枷锁,此时已经再度被削弱了一筹,隐隐间已经能够让他看到了将之击破的希望。

    但,比起上一次来说,这一次他耗费了更长时间,阅读了更多的文章,他的进步却反而是比不得上一次。虽说差别不算太大,但那更多的却是因为他耗费了更多的时间,更多的精力的缘故,算起来那效率,却比起上一次要差上许多。

    若是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下一次他怕是要耗费更多的时间,阅读更多的,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才能够获得这一次同样的进步。

    这样算起来,他想要真正的突破超脱之境成就道尊,那需要的岁月,怕是将比他预想当中的要长上数十倍之多。却是由不得他不叹息。

    叹息过后,他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相比于削弱**颈变得越来越难。他不知不觉间对于这气息符文结构的体悟却是大大的深入了。

    此时此刻,他若是想要在宏观微观方向穿透符文虚空,却比起之前要容易不知多少倍,几乎是任何一步跨出,就能够跨出数千万层符文虚空之多。

    这样的变化,比起当初的十万层符文虚空来说,却是强了不知多少倍。

    这几乎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典范了。

    他当初想要寻找这期许符文结构的奥妙而怎么样都找不到,最后只能无奈的将自己的目标转移。如今阅读这一篇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为的是突破自身所遭遇的境界枷锁,并没有心思去管那气息符文结构的什么奥妙。最终收获最大的。反而是这气息符文结构的奥妙。

    平息一下自己的心绪,罗帆抬步轻跨,直接便向着微观方向跨过自己所能跨过的,最大层数的符文虚空。来到了一个看似眼熟。但却有着许多细节是他所未曾见到过的符文虚空所在。

    来到这里。他感知散发而出,直接将他所能感知到的所有符文虚空用基础的、**的九十九层符文排列的顺序完全纳入心神意念之间。

    再一转,便在他勉强凝聚出了数十万个金光灿灿的奇异文字出来。

    接着。再将这符文打入他身前那一部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之中,将之接继在那文章的最后,完全与文章连在一起。

    跟着,他毫不停留,再度跨出。

    停下来之后再度将之前的动作再做一遍。

    如此这般,他不断的跨越符文虚空,不断的获得更多的文字打入那一篇文章之中,如此这般的过程,并不只是持续了数年,数十年,数百年,甚至不是数千年,数万年,而是足足持续了百万年之久!

    百万年之间,罗帆时刻不停的跨出,获得文字,打入那文章之中。

    而每一次过程,他所获得的文字便是数十万上百万之多。如此过程持续了百万年之久,他所获得的文字数量,已经是达到了一个不可想象的地步。甚至便是用数字来描述,都难以清楚具体的描述出这到底有多少文字了。

    这样多的文字,若是依然使用当初他使用的,将之直接压缩成为一本书籍的方式来保存,那这本书甚至可能巨大得将这符文虚空完全充满。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因此,在这百万年之间,罗帆却是借助自身对于这种文字的体悟,直接凭空炼制出一件门板大小的,表面看来却好似书籍一般的奇异法宝出来。

    直接将那一篇数字甚至超越了数字所能描述的极限的文章打入那法宝之中,从而变得好似一部奇异的平板电脑一般,能够在这门板大小的法宝表面分段的显现出来,从而让罗帆免去了存储那巨量书籍的麻烦。

    某一日,重复干了一件事情百万年之久的罗帆猛然感到有些疲倦,对于继续这样重复干下去生出了某种抵触的心思。

    瞬间,罗帆便明白,再继续搜集文字已经是再无必要。

    这种因为重复干一件事而生出的抵触厌倦,对于任何生灵来说都是无可避免的。一般人别说百万年,就算是十天半个月,怕都会深处抵触和厌倦了。罗帆能够将这件事连续重复干了百万年之久,这样的耐心,这样的道心,已经是强大到一个让人惊叹的地步了。

    不过,这也是他的机缘所在。

    因为这样的抵触心态,接下来他体悟这圣人之道的文章之时,便会越发的投入,从而使得他从中获得的好处将会越多。

    之所以如此,原因也并不复杂。这种对于继续干这种事的抵触,会让罗帆心中明白,自己若是这次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接下来还需要继续干这种让自己的抵触,让自己疲倦的事情。如此一来,精神自然便会集中。

    事实上,这样抵触疲倦的心态,也是罗帆故意造成的。

    他之前为何持续了百万年之久一直重复做这件事,而不是像最开始那两次一样。只是搜集了相当的文字,便开始去体悟,去研读,就是为了要等待这种心态的出现。

    这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是无穷无尽的。这一事实,便代表了,这一篇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若是罗帆愿意的话,将可以永无止境的体悟下去,一直到天荒地老,一直到天地覆灭。

    很显然的。这一篇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在罗帆面前。便好似有着一个永远挖不尽的宝藏摆在一个普通人面前一样。

    若是普通人觉得这宝藏是永远挖不完的,只要动手,就一定能够从中挖出足够自己使用的宝贝,那么自然便不会太过珍惜自己所挖到的宝贝。自然便不可能将这宝贝的潜力完全发挥出来了。

    而没有将宝贝的潜力完全发挥出来。想要建立什么金融帝国。想要什么改变世界,想要什么创造未来,那自然是想都别想。最终的可能。怕便是混吃等死,一事无成。

    这放在罗帆身上,便是若是他若是觉得这一篇文章之中拥有他所要的一切奥妙,只要他天长地久的体悟下去自然就能够获得自己想要的收获,那么等待他的,也定然可能永远达不到自己想要的目标,永远不可能让打破那桎梏自己的境界枷锁,从而成就道尊之前第二次体悟这一篇文章的收获比起第一次要少得多,根本原因其实就是因为这样。

    此时有了这种抵触,厌倦的心态,情况自然便不一样了。

    这一篇文章虽是无穷无尽,字数要多少有多少。

    但对他来说,他所能够取用的,便只有自己手中这些,虽然数量多得数字都无法描述,但毕竟是有限的,自然便能够避免日后的“一事无成”。

    罗帆缓缓闭上眼睛,静静的调息,静静的平静自己的心绪,将自己的身心状态努力的调整到最巅峰的状态。

    这一过程,又是百年之久。

    当百年之后,之前百万年时光时刻不停重复一件事对他身心的影响,除了那种对继续下去的抵触和疲倦之外,尽皆被消除了。他的整个身心,完全恢复了最巅峰的状态。

    “终于可以开始了。”罗帆睁开紧闭百年的双眼,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看看周围那无边无际的虚空,他心中隐隐间有些不爽利,心念微动,抬手向着前方一指。

    刹那间,九十九万个立体符篆直接在他面前冲出,在他的面前猛然一合,凝聚出一座石屋出来。

    这石屋看起来十分古朴,就像是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亿万年,并将继续不知多少亿万年继续存在下去一般。

    这九十九万个立体符篆的构筑方式极为玄妙,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最外面看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立体符篆,但深入进去,这立体符篆却又好似是由另外无数个立体符篆构筑而成,而那些构筑出这立体符篆的那些立体符篆,又好似是由另一些立体符篆构筑而成。

    如此这般,持续了九十九层,方才最终显现出罗帆构筑这九十九万个立体符篆的力量出来。

    这,便是罗帆对于这气息符文结构的体悟所得。

    这九十九层立体符篆的构筑方式比起他当初那层层立体符篆的构筑方式强了不知多少若是当初,在他没有体悟这气息符文的结构之前,他若是想要构筑这九十九层立体符篆形成的石屋,怕是九十九万亿都不够,哪像此时这般九十九万个立体符篆就将之搞定了。

    不过,也只是和他当初相比而已。相比于他此时所在的气息之中的符文结构来说,这九十九层立体符篆的结构却是差得甚至无法与之相提并论。两者之间的差距,便好似天壤云泥一般。

    这气息符文结构也是由九十九层符文构成,但这些符文却每一层都能自成虚空,每一层彼此之间的结构都是自然得好似天成一般,而且组成的最终结构更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层数,甚至便是它们的符文构成顺序都是在讲述一篇完备无比的,有关圣人之道的文章。

    与之相比,罗帆构筑的这九十九层立体符篆,却只是简单的堆砌,其中斧凿的痕迹明显无比,根本没有任何自然天成的韵味。甚至这立体符篆的每一层便是单独的立体符篆层而已,那石屋里面的空间,更是九十九层立体符篆合并在一起所开辟出来的,更别说那九十九层立体符篆之间的顺序都没有包含任何其他秘密,只是单纯的将他们捏合在一起而已了。这差距之大,一看可知。

    看着这立体符篆,罗帆此时却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哪怕是不如这气息符文结构远甚,但毕竟相对之前的他来说已经是有了极大的进步了,你可以不满足,但却不能不满意。

    罗帆笑着,抬手轻轻一招,这石屋的门户便自动打开。

    他抬步一跨,便跨入了这门户之中。

    石屋之内并没有其他特殊的奥妙,只是单纯的一间石屋而已,里面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看起来就像是一间简单的书房一般。

    罗帆来到这书桌后面,抬手将那门板大小的玉书放在桌子上。

    这玉书根据桌子的面积自动调整,变成了一本十六开的书籍,静静的摆在他的面前。

    “开始吧。”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在桌子后面坐下,拿起那玉书如同手持书本一般,眼睛投往那玉书表面,那上面自然便显现出一片金光灿灿,繁复奇妙的文字出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