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气息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气息

    距离悟道子从末法殿的异常之中回过神来,重新坐到那麒麟崖边缘体悟那一亿多时代涡旋的奥妙,时间已经过去了将近九百万年之久。

    经历了这样长的时间,整个麒麟崖之上的情况,已经是与当初完全不同。

    从那时代涡旋之中脱离出来的修士数量,因为每数百年就有一批,到如今,整体数量,已经足足增加到了数十万之多。

    这数量之多,对于整个麒麟崖之上来说虽说是微不足道,但却已经是让当初勉强能够形成的一个修行界终于将勉强两个字完全摘掉,已经是真真正正的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修行界。

    而经历了这将近九百万年之后,当初被悟道子惩罚来开辟一亿洞府的那中央圣主,此时却依然还在努力的开辟着洞府。

    事实上,对于一般修士而言,哪怕不是巅峰准圣,只是大成准圣,甚至中成准圣以下的修士,想要开辟一个洞府,都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情。随便的,几个呼吸就能开辟一个。便是讲究的,也只不过是数日,便能将这洞府开辟成功。

    但,那样的洞府,却是简单的,**的洞府。

    这种洞府若是摆放在麒麟崖之上,和当初那些修士自己开辟的洞府又有什么区别?哪里还用得着悟道子让中央圣主去开辟?

    中央圣主要开辟的洞府,显然不可能是这样的洞府。也不可能是这样轻松便能开辟完成的。

    他所开辟的洞府,每一个都需要完全和麒麟崖融合为一。需要完全按照麒麟崖的性质去构筑,去精雕细琢,最终才能够让这洞府符合悟道子的要求,让这洞府不单单不会影响麒麟崖的力量循环,甚至反而会生出促进作用。

    这样的洞府,自然就不可能是短短的几日,甚至几个呼吸能够开辟出来了。

    哪怕是这中央圣主乃是巅峰准圣,想要开辟出这样的洞府出来,也需要数年之久才能够做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将近九百万年时间。中央圣主所开辟出来的洞府。也就只不过一百来万座而已。比起当初悟道子所规定的一亿洞府,却只是大概相当于百分之一而已,想要真正的将这惩罚结束,怕是还得要八亿多将近九亿年方才可以做到。

    不过。虽说他只是开辟出一百来万座洞府。但相对于这麒麟崖之上所存在的那数十万修士来说。却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此时此刻,整个麒麟崖之上的数十万修士,尽皆是在那中央圣主所开辟的洞府之中居住。他们自己所开辟出来的。与这麒麟崖格格不入,甚至对麒麟崖的力量流转有些影响的洞府,早已是被抹去,消除。

    整个麒麟崖的力量流转循环由此变得无比的流畅,悟道子所能调动的力量,也由此而变得更强,掌控起来也变得更加的灵动方便。

    若是有生灵在此时站在麒麟崖上方极高之处俯瞰整个麒麟崖,他便能够发现,这整个麒麟崖看起来浑然一体,那上面存在的一切,哪怕是那些洞府,看起来都是在这麒麟崖当初诞生的时候便存在着的,完全和麒麟崖融合化一,没有任何不自然之处。

    一整个数十万人组成的修行界,当然不可能每个人都做同一件事。

    这数十万修士,在现在留在洞府之中修行的,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甚至一半都没有占到。

    其他的大部分的修士,或是在麒麟崖的某处自然景观观天悟道,或是彼此之间结伴游玩,或是在某处论道战斗,或是聚集在一处交换有无。种种种种,组成了一个完整的修行界。

    就在此时,悟道子身上的气息无远弗近的覆盖整个麒麟崖的瞬间,这数十万修士,除了那寥寥数个巅峰准圣之外,其他所有修士尽皆是被这气息压迫得眼前一黑,直接毫无反应的便昏迷了过去。

    他们原本所在干的事情,自然无法干下去。

    好在这麒麟崖乃是悟道子的道场,其中并没有什么能够威胁到这些修士的危险之处,因此他们在此时忽然间昏迷过去,无法自主,却也没有什么修士因为这样的变化而被什么险恶的自然给伤到甚至杀死。

    而那些巅峰准圣虽说没有因为这样无远弗近的气息压迫而昏迷,却也感觉极为不好受。

    那些在洞府之中的还好一点,能够凭借和洞府融合为一的方式来抵挡这样的气息压迫,面色虽不好看,但却依然能够保持镇定。

    那些在洞府之外干着什么事情的巅峰准圣便倒了霉了。

    他们在那里,感受着周围那铺天盖地,如同天地倾覆一般的恐怖压迫,一时间根本无法动弹,整个人甚至只能微微颤抖,冷汗狂流,完全是失态了。

    “这就是那圣人门下的实力?!怎么可能这样强大?!我和他都是巅峰准圣,乃是同一个境界,他怎么可能仅仅是不是针对我的气息就让我如此的狼狈?!”这个念头,是在这些巅峰准圣心神意念之间所闪现出来的念头。

    若是悟道子知晓他们的想法,定然是嗤之以鼻的。

    巅峰准圣虽说是一个境界,但其中却也有着许多的划分,他此时已经是达到了甚至能够执行万妖之祖的造圣计划的巅峰中的巅峰,而这些巅峰准圣,却只是刚刚迈入巅峰准圣而已。便是用一般的境界划分之法,他们之间也是差了初成、小成、大成、巅峰这四个小境界啊。这样的差距,有此时这样的情况出现,那难道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吗?

    不过,此时此刻,悟道子却显然没有什么心思去在意他们。

    此时此刻的悟道子全心全意都放在眼前的罗帆身上!

    “你怎么可能这样无声无息的成就巅峰准圣?!怎么没有任何异象出现?!”悟道子口中吐出这样近乎歇斯底里的话语。

    他的气息,虽是无远弗近的笼罩住整个麒麟崖。但他本身的目标,却是眼前的罗帆。是那一个让他摸不着头脑,忽然无声无息之间便成就巅峰准圣的罗帆!

    若是他无远弗近笼罩住整个麒麟崖之上的气息乃是一的话,那么他罩向罗帆的气息,就是万!

    如此恐怖的气息,已经足以让时产生异变,在此时此刻,罗帆身体周围的时空已经完全变了个模样,变得好似天地间最为坚硬的物质一般,让他每一次呼吸。每一次身体的颤动。都要耗费天大的力量才能够做到。

    面对着这样的,比起幅散到整个麒麟崖之上强上万倍的气息,罗帆的表现却是比起那些巅峰准圣要好上无数倍。

    他此时面上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依然是淡淡的笑着。看起来便好似那周围足以改变时空。让时空都凝滞住的气息就只是春风拂面一般。

    “也不过是如此而已。”罗帆淡淡的笑道。

    此时此刻。悟道子所发出的气息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惊人,如此的恐怖。那种改变时空的威能,那种可以毁天灭地的神威,足以让任何修士都心惊胆战,无法自己。

    但,这样的气息对于罗帆来说,却是那样的脆弱,有着那样多的疏漏。

    特别是,和他之前体悟了那么多年的,甚至能够再造一个无穷无尽的符文虚空的那一股气息来说,更是如此。

    面对着这样的气息,已经感悟过更玄妙的气息不知多少万年之久的罗帆怎么可能会有不可抵御的感觉出现?却是一眼望过去,便知晓了这气息的弱点所在。

    心中想着,他念头微微一动,抬手向着前方轻轻一戳。

    刹那间,这一股足以改变时空,足以毁天灭地的气息便好似豆腐组成的一般,至少,在罗帆身体周围的这一部分气息好似豆腐组成的一般,在刹那间便完全崩溃,完全消失,形成了一个气息空洞,显现出了一个罗帆周围数十丈范围的,气息禁区。

    悟道子感觉到自己的气息变化,不由得双目圆睁。

    “你这是什么神通?!”他惊呼道。

    这样的惊呼,让他脸上那种近乎歇斯底里的神色变得愈发的明显,不过,却反而是让他的心神变得稍稍平静下来。恢复了一些理智。

    很显然,之前的那变化,让他想起了自己在数百万年以前对那末法殿的体悟情况。此时此刻,罗帆这种轻描淡写的动作,和当初相比是何等的相似。当初他也是这样轻描淡写的,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就直接让那末法殿消失在自己的感应之中,让自己只能看到影子而无法感应到其真相。

    “这不是什么神通,只不过是我看透了你的气息而已。”罗帆摇摇头,道。

    “气息就是气息,有什么看透没看透的?”悟道子十分不屑的道。对他来说,气息,便是气息,任何人的气息,都是天生的,其变化也都是自然产生的,其威能也是因为气息的主人的实力强弱而自然产生的。

    这样的气息,他一般只是使用而已,却是从来没有对其进行研究。

    当然,他没有对其进行研究,并非是他根的见知无法让他对其进行研究,而是因为,他有着更多的东西来研究,因为他想要学习,想要体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这对气息的体悟对他来说,根本就是对他道行境界的提升没有丝毫作用的。

    再加上,这气息便是研究透了又能怎样?气息就是气息,哪怕是将其研究到绝对透彻,能够知晓其中的一切奥妙,能够明白其中的一切究竟又能如何?凭借气息进行彼此的对战,进行彼此之间的战斗,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但若是想要以这气息作为战斗手段来制敌致胜,那还不如施展什么其他神通来对敌来得方便。你的气息再强,难道还能强得过圣人的神通?你有惊天的气息压过来,我不用挡。一个神通扔过去,你就得讪讪然的屈服,老老实实的使用正常的战斗方法来战斗!

    如此一来,他哪里可能会将自己宝贵的精力浪费在对这气息的研究上面。

    正是因为如此原因,此时的悟道子对于罗帆的话语,却是十分的不屑,认为罗帆乃是虚言欺骗与他。

    罗帆对于悟道子的话语,却是不置可否。

    他可没有义务教导悟道子气息的妙用,更没有义务告诉他,自己有着这样的进步。其根本原因就在他所掌握的一件宝物上面的一缕气息之上。

    这些事情。是圣人万妖之祖的事情,关他个屁事。

    因此,罗帆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我说的你既然不信。那你就自己猜吧。”

    悟道子看着罗帆那淡定的表情。再度陷入了迟疑之中:“莫非。真的是他看透了我的气息?不过这怎么可能?正常人哪里会去寻找气息的破绽之处,直接用气息反压过来就可以了。若是他真的是看透我的气息,那他定然就是脑袋出问题了。”

    他如此想着。神色变得平静下来。

    气息受阻,他并没有马上停止对付罗帆的想法,对他来说,罗帆现在的变化完全是超乎他的预料之外,若是没有找到罗帆到底是为什么会有这种变化,他是怎么样都不愿放弃的。

    既然是气息无用,那他便不再使用气息来试探对方。

    心念微微一动,那幅散开去,无远弗近覆盖整个麒麟崖,让整个麒麟崖之上数十万修士完全昏迷不醒,让那几名巅峰准圣抵挡得十分难熬的气息便瞬间消失,直接被他完全收回自己的身体之中,好似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那些昏迷不醒的修士绝大多数都是大成准圣,只有一小部分乃是中成准圣,小成准圣,尽皆是对自身的意志掌控极为精准的存在。

    他们之前昏迷,只不过是被那强大的气息忽然而来,一时间无法抵挡而已,此时此刻让他们昏迷的气息已经消失,他们瞬间便恢复过来,从那种昏迷之中直接清醒过来。

    在清醒过来之后,他们各自警惕无比,在刹那间将各自的神通,各自的法宝施展开来,牢牢的护住他们自身,护住他们的神魂,之后方才开始四处观察周围,看看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他们昏迷。

    当看清周围之后,他们各自惊惧。

    因为他们发现,并不只是他们自己昏迷过去,而是所有人,他们所看到的,所感觉到的,所听到的所有人都在之前那一瞬间完全昏迷过去。

    这样的事实,对他们来说,简直便是颠覆了他们的世界观,让他们只感觉自己是不是陷入了梦幻之中。

    作为准圣级别的存在,哪怕不是大成准圣,他们也绝不是普通的修士,绝不是一般的修士。他们本身很对于他们自身的时代来说,都是天之骄子,绝对是亿万修士都不能出一个的恐怖存在。

    这样的存在,自然不可能是没有自信的,自然不可能是意志脆弱的存在。

    他们对于自身的自信,让他们无比的确信,这天地间有人能够战胜他们,这是肯定的,但绝对没有人能够轻松的战胜他们,更绝对不会有人能够在毫无声息的情况下,让他们毫无任何反抗能力的失去意识。

    但此时此刻,这样的情况便是直接出现了,他们所有人,居然都是无声无息的,便被某种不可思议,无迹可寻的力量弄得昏迷过去了。

    甚至,这种力量还破坏了他们对时间的感官,让他们醒转过来之后,感觉只是过去了一刹那而已,甚至感觉不到他们到底昏迷了多长时间。

    这样的变化,比起单纯让他们昏迷更加难以想象,需要更大的力量,更强的威能。

    代表着,这让他们昏迷的力量,必须是在一刹那间,将他们的所有威能,所有力量,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弄得停止工作下去。

    一旦有任何一个不稳,任何一点力量,任何一点意志没有在瞬间昏迷,没有在瞬间停止工作,他们便绝对不会有此时这样的感觉,绝对不会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昏迷了多久。

    修士,毕竟不是普通人。

    对于普通人来说,他们能够感觉到的记忆,就只不过是大脑里面的。但对于修士而言,他们的一切,他们的身体,他们的力量,他们的感知,他们的意志,他们的心神,甚至便是他们身体周围沾染上他们气息的物体,他们都能够感觉到其中的记忆。

    在这样的情况下,普通的昏迷,对他们来说,只不过是相当于睡了一觉而已,在他们醒过来之后,依然能够轻松无比的从自己的身体之上,从自己的力量之上,甚至从自己身体在周围沾染上他们气息的物体之上感觉到他们昏迷过程之中的记忆,感觉到他们昏迷这一段时间到底是过去多久,甚至若是感知敏锐的修士,甚至能够牟取那里面的记忆,看到那他们昏迷这段时间所发生的种种事情,种种情况的变化状态。

    但这些,此时在这些修士身上却都完全不存在。

    他们只感觉自己忽然间昏迷,再忽然间苏醒,对于时间的感知,根本就完全消失了。不管是身体的记忆,力量的记忆,感知的记忆,乃至他们身体周围沾染上他们气息的物体的记忆,统统都没有一丝半毫。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