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章 盾牌和尺子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章 盾牌和尺子

    虽已经是过去了三日之久,但那麒麟崖之上的诸多修士去,却是依然沉浸在三日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之中。

    那些希望麒麟崖崩毁的修士心中失望,那些对这战斗声势如此恐怖而感到震撼的修士,却是心中期待着。

    便在那麒麟崖被破开的大洞重新恢复过来的瞬间,整个麒麟崖微微震荡。

    这种震荡,不同于三日之前这麒麟崖被那一股力量破开一个巨大的空洞之时所产生的那种,即将崩溃的震荡。而是一种生灵从睡梦之中清醒过来之时所产生的那种震荡,那种充满生机的,蕴含无穷活力的一种震荡。

    这种震荡的出现,代表的,不是毁灭,而是创造。

    当这震荡出现之后,在整个麒麟崖之上的那数十万修士,都在瞬间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安全感。便好似,他们所站立的位置,忽然间拥有了无法形容的力量,能够守护住他们,抵挡住外界的一切打击一般。

    这样的感觉,让那些原本心中失望的修士直接将自己的失望掩藏在心灵深处,让那些原本期待的修士感到兴奋莫名。

    因为,作为准圣级别的修士,他们对于这种感觉,并不会只是局限于表面上。

    只是局限于这种感觉的安全,而是能够透过这种感觉,看清楚那背后隐藏在更深之处的意义。能够给他们都带来这种安全的感觉,自然便表明这下方的麒麟崖。能够有着远远强过他们的力量,代表着这麒麟崖只需要稍稍对他们生出恶意,他们便绝对不可能躲开,必然会被这麒麟崖完全抹去若不是这样,这麒麟崖怎么可能给他们带来这样的感觉?!

    罗帆这三日都是悬浮在虚空之上,他静静的站着。

    当他感觉到这种震荡的出现的时候,不由得面现笑意。

    “看来你还是不打算住手,那就让我看看你的神通吧。”他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此时此刻,他心中充满无穷的自信。

    他现在的道行境界虽说只不过是刚刚踏入道尊之境,只能算是初入道尊而已。距离悟道子此时所在的巅峰准圣的巅峰。还差了小成、大成、圆满这几个境界。

    但,在他的感觉之中,他却并没有感觉悟道子比他强上多少。哪怕是单纯的力量上他根本不是悟道子的对手,但在力量的运用上。在战斗手段上。他却有着足够的自信藐视悟道子。如此一来。哪怕悟道子乃是巅峰准圣之中的巅峰,在道行境界上比他强上几个小境界,他也并不心怯。也有着足够的自信能够压服他。

    便在这时,一道人影猛然在罗帆身前由虚化实的出现。

    这人影,正是悟道子。

    只是,此时的悟道子比起三日之前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变化,但罗帆却一眼看出,他比起三日之前却是虚弱了许多,一看便知是在这三日之间消耗巨大。

    此时的悟道子用一种极为冷漠的眼神看着罗帆。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他盯着罗帆,口中说道:“没想到,一不小心差点连道场都灭在你的手上,看来哪怕是对师尊的计划有所妨碍,也不能留你了。”

    罗帆听了,不由得笑道:“我并不会觉得你为了万妖之祖的计划留下我是一件荣幸的事情。所以,你这种话,对我来说只不过是废话而已。要动手就动手,不动手便离开,何必多言?”

    “看来,成就巅峰准圣,已经是让你的自信心过度膨胀了。这三日对你来说原本是一个逃离的绝好机会,没想到你居然愚蠢到这个地步。”悟道子淡淡的说着,一边说一边还摇着头,好似正在为罗帆的愚蠢而感到遗憾。

    “呵呵,这天地虽说无边无际,但对于我等这等修士来说,却是这样的狭小。我若是想要躲开你,需要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麻烦了。相比之下,将你打服,反倒是更加的方便。”罗帆淡淡的笑道。

    这话,让悟道子面色终于变得更加的难看了。

    这些话,简直就是对他的羞辱。这天地虽说对于巅峰准圣级别的修士来说算不得多大,想要在这天地间找到特定的人,特定的物都不算困难。一般修士,哪怕是躲到天涯海角,都不可能躲过巅峰准圣的探查。

    但,那也只是针对一般修士而已。

    对于同样是巅峰准圣级别的修士来说,想要躲过另一名巅峰准圣的探查,那却并不算太麻烦的。

    至少,像开辟虚空,布置阵法,完全改变气息这一类的方法,悟道子随便一想都能够想出七八十个出来。

    换句话说,罗帆所说的,想要躲开他的探查这样的麻烦,也只不过是随便动动念头,做一些准备的麻烦而已。这样的麻烦,对于他又算得了什么?但,罗帆却口口声声的将这麻烦凌驾于对付他之上。这潜台词岂不便是在说对付他根本就是比动念解决那些麻烦更加的轻松?!这岂不是对他天大的羞辱?!

    一时间,悟道子面色难看无比,冷冷一笑,道:“原本还不想出动此宝。现在看来却是由不得我了。”

    说着,他抬手轻轻一晃,在他手中便出现一把青铜尺子。

    这一把青铜尺子很是平常,完全没有任何特殊的气息,特殊的力量透出,看起来就像是普普通通的,凡世间的一把青铜尺子而已。

    见得这青铜尺子,罗帆不由得面色微变。

    当初悟道子正是凭借这样一把看似平常的尺子和苍木子战斗,而那战斗所造成的场景哪怕是到了如今近九百万年之后,罗帆依然是历历在目。此时发现自己要面对这样一把恐怖的青铜尺子,哪怕是他也不得不变得凝重起来。

    悟道子此时没有和罗帆再多说话的意思。

    抬起青铜尺子,向着罗帆的头颅轻飘飘的打过来。

    整个过程并没有产生任何的异象,别说什么空间时间的变化,便是周围的元气,都没有背着尺子搅动一丝半毫,看起来这尺子还是那样的平常,如同凡间之物。

    但,罗帆在这一瞬间,却感觉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危机感。这种危机感。是生命极度的危险。随时随刻可能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那种危机感。

    这危机感,让罗帆瞬间知道,自己若是被这青铜尺子就这么打中。那等待自己的绝对是形神俱灭。不会有第二种可能。

    眼见如此。他哪里还敢托大,轻喝一声,身体一颤。身形刹那间在虚空之间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以超乎想象的武学造诣躲开那一把青铜尺子。

    只是,事情的发展却并不如罗帆所想。

    那青铜尺子的这样一拍,没有包含任何一丝丝武学道理,整个过程便如同顽童拿着这尺子要打人一样,显得那样的无理,那样的笨拙。但,无论罗帆躲闪到哪里,无论他在半空中所划过的轨迹到底是多么的玄妙,多么的奥秘,多么的不可思议,都无法躲开那尺子。那尺子依然是不紧不慢的向着他拍过来,与他头颅的距离依然是以最开始的速度在不断的缩小着。

    罗帆双眼之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心神意念之间智慧的闪光疯狂的流窜着。

    悟道子现在所做出的动作乃是故意的没有蕴含任何的武学道理在其中,此时自己无论如何躲闪都没有躲开那青铜尺子的现状,分明不是悟道子的手段,而是这青铜尺子本身的功用,本身的奥妙。

    光凭这一点,罗帆便清楚无比的感受到眼前这青铜尺子到底是多么的玄妙了。

    “居然这样强大!看来我之前还是小看了它!”罗帆如此想着,终于知道再躲闪也躲闪不过,猛然一抬手,体内法力流转之间,有着无数立体符篆从他的手中直冲而出,在他身前凝聚出一个巨大的盾牌,向着那青铜尺子迎上去。

    这青铜尺子的威能虽是恐怖无比,甚至足以将天地万物化为类似混沌的奇异状态,但这却不是罗帆放弃的理由,哪怕此时看似无法躲闪,他也一定要尽自己的一切手段来抵挡这尺子。

    这一个由立体符篆组成的盾牌极为玄妙,组成这盾牌的立体符篆有数十万个,但他们组成的那一个盾牌,却好似是有着无数层立体符篆构筑而成的一般,乍一眼看上去,这盾牌只是由一层立体符篆构成,细细看进入,那构成这盾牌的立体符篆本身又是由无数立体符篆组成,如此这般不断深入进去,隐隐间达到无限层级。

    这,已经是罗帆将自己从那气息符文结构之中体悟到的符文结构的奥妙全部运用出来的手段了。

    此时此刻,这盾牌虽没有说如同那气息符文结构那么玄妙,真的有无数层,甚至便是其组成的符文层的排列顺序都能够组成一篇讲述圣人之道的文章,但,它也已经是绝不算简单了。那里面存在的每一层立体符篆层,便相当于一层立体符篆虚空。

    无数层立体符篆曾,便相当于无数层立体符篆虚空。

    想要打破这一个盾牌,便相当于要在瞬间打破这无数层立体符篆虚空。

    由此便可知晓这盾牌的防御力到底是多么的惊人了。

    构成这盾牌的虽然只是数十万立体符篆而已,看似不多,但因为其构筑方式的复杂程度实在是太过惊人了,因此,哪怕罗帆已经是道尊之境的存在,在瞬息间完成这样复杂的工程,却也面色苍白,呼吸有些沉重了他毕竟还没有完全体悟那气息符文结构的一切奥妙,想要制造这样近乎无限层的立体符篆结构,却还是太过勉强了一点。

    悟道子眼见罗帆躲闪不开居然使用力量凝聚出这样一个盾牌出来,面上现出冷笑,显然是在为他的不自量力而感到不屑。

    “我这法宝已经超越了准圣层次了,除非同等级数的法宝方才有可能抵挡。凭借这样的力量想要来抵挡我的法宝,简直就是找死。”他如此想着,也懒得改变动作,直接的将这青铜尺子继续向着那盾牌直直拍过去。

    罗帆想要凭借这盾牌挡住那青铜尺子,而悟道子也要凭借这青铜尺子将罗帆的一切希望打灭,在这样的情况下,事情的发展自然是顺利无比。

    刹那间,那青铜尺子直接便击打在那无数层立体符篆的盾牌之上。

    没有任何声响响起。

    在那刹那间,罗帆便感觉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力量透过那盾牌作用在自己身上,他的身躯。他的内腑。他的力量,他的神魂,他的意志,他的感知。他的心神意念。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这瞬间受到了无法形容的震荡,隐隐间已经是无处不伤了。

    而那一个盾牌,更是在一瞬间便被破开了不知多少万层之多。

    那盾牌之中的立体符篆虚空好似纸片一般。让那青铜尺子一层又一层的击破,让那青铜尺子晃眼间便已经直接深入那盾牌之中,乍一眼看上去便好似那盾牌正在不断的吞入那青铜尺子一样。

    悟道子此时面上现出惊色:“怎么可能?!这样一个力量组成的盾牌,甚至连法宝都不是,怎么可能挡住我的法宝?!”

    此时此刻,虽说那青铜尺子依然是在不断的破入那盾牌之中,依然是在不断的破除那盾牌之上一层又一层的虚空,看起来似乎这一次冲撞还没有结果。但,这在对这青铜尺子有着无比信心,认为这青铜尺子一出,除非同等级数法宝能够稍稍抵挡之外一切和修士都只会在这样的法宝之下毫无反抗能力的悟道子看来,眼前这样的情况,已经是前所未有了。已经可以算是这青铜尺子被挡住了!

    这样的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闪过之后,他心中对于罗帆的杀意变得更加的旺盛起来。

    “这样的人,绝对不能留!他现在只不过是刚刚成就巅峰准圣就这样强大了,日后若是修行到我这个境界,我岂不是拿着此宝都对他没有任何办法?!那师尊的计划,岂不是必须以他为主?!这绝对不行!”

    想着,他抬手一抖,那青铜尺子微微一震。

    随着这一震,那青铜尺子破开那一层层立体符篆虚空的速度变得愈发的快速,之前能够破开一层立体符篆虚空的时间,现在却已经是能够连续破开十层立体符篆虚空。

    而这,带给罗帆的伤害,却是更加的巨大。

    那构成这盾牌的立体符篆完全便是罗帆所凝聚出来,这盾牌之所以成型,也是完全在罗帆的意志掌控之下。此时这盾牌的结构受到破坏,那影响自然是不断的传递到他的身上。

    就在这青铜尺子不断的震动的时候,罗帆只觉得好似有着某种坚硬的,长条形状的东西插入自己的头颅之中,在其中不断的搅动一般。

    这样的感觉,伴随着此时连绵不断透过盾牌传递进入他身体里面的那恐怖压力,让罗帆只感觉自己好似陷入一种生死不能的状态之中。感觉痛苦到难以承受。

    虽是如此,但罗帆此时脸上却渐渐现出了笑容。

    “总算是挡住了。”他如此想着,抬头看向悟道子,果然,正如他所想的,悟道子此时的面上神色却是十分不好看。

    要知道,此时此刻,悟道子可是占据绝对的上风,完全是在压着他打的啊。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居然会是这样的神色,这足以看出罗帆这一挡的意义何在了。

    这想法闪过之后,罗帆空出一只手,抬手向着悟道子所在的方向虚虚抓去。

    他的身体虽因之前的那一番撞击而无处不伤,但他毕竟是道尊之境的存在,虽是受伤,但却依然能够凝聚自己的力量。

    瞬息间,无数立体符篆在他的手中凝聚出来,直接化为一只有着数十万层立体符篆组成的手掌,向着悟道子猛抓过去。

    悟道子面色更是变化,此时想要抽取那青铜尺子已经是来不及了,于是便将自己空出来的一只手抬手向着那一只手掌直拍过去。

    悟道子乃是巅峰准圣之中的巅峰,这一拍,体内力量翻涌,刹那间在虚空按照某种玄之又玄的方式构筑出一头奇异的生物出来,直直扑往罗帆所拍出的,那立体符篆组成的手掌。

    这一头奇异的生灵极为玄奇,心中想什么,它看上去就像什么。心中想着龙,它便是龙,心中想着虎,它看上去便是虎,心中想着麒麟,它便是麒麟……

    这生灵在扑向那手掌的过程之中,不断的在虚空之间展动跳跃,每一次展动跳跃,都好似蓄势一般,将自身的威能,自身的力量增大到一个不知多么恐怖的境地。

    这生灵扑击的速度快速无比,当其在虚空之间展动跳跃数十万次的时候,罗帆拍出的那立体符篆手掌方才终于和那生灵撞击在一处。

    刹那间,如同天崩地裂一般。

    整个时空,整个麒麟崖,都在瞬间剧烈的震荡起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