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斗狂子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斗狂子

    这震荡强烈无匹,让这麒麟崖之上的一切修士都有种站立不稳,随着这时空,随着这麒麟崖一起震荡的感觉。

    一时间,种种恐惧,种种惊骇,种种震撼,在这数十万修士心神意念之间产生,让他们心中用之前产生的种种反抗的心思完全压下,一时间对于悟道子和罗帆的恐怖有了更深的认识,从此不敢再将自己和他们两个相提并论。

    罗帆发出的立体符篆手掌和那奇兽撞击之后的场景,乃是虚空粉碎,时光混乱。

    以那撞击之处为中心,方圆数百里范围的虚空完全化为一片诡异的景象,一切景象乍一看上去似乎也正常没有什么区别,但只要细细看上去便会发现,其中的景象有了无数的重叠,看起来便好似无数时间点的景象重叠在一起一般。而那其中的空间,更是已经完全化为粉碎,但却因为某种不可思议的道理而凝聚在一起,依然保持着原来的模样,看起来和正常的空间没有什么区别。

    罗帆所凝聚而成的这立体符篆手掌本质上乃是和他凝聚而成的盾牌差不多的。

    而他凝聚出来的,那无数层立体符篆组成的盾牌能够抵挡住悟道子那一件超越了巅峰准圣级数的法宝轰击,相比之下,悟道子所发出的那奇兽比起那青铜尺子的威能小了不知多少倍。

    如此一来,这一场对撞的结果,也就很明显了。

    只见得瞬息间,罗帆和悟道子周围方圆百里范围的奇异虚空轰然崩溃,显现出一片好似虚无一般的黑暗景象。

    接着,悟道子的整个身形好似炮弹一般,直接从那一片黑暗之中倒飞而出,直直撞入不远处的地面之上。

    这一撞击。让整个麒麟崖再度一阵剧烈的震荡。

    而那被撞击之处,更是在瞬间深深的陷入了一个人形的,深不见底的深坑。

    却是那撞击的力量,直接将那奇兽碾碎。再接着直接漫过那奇兽,轰击在悟道子身上,将悟道子轰得倒飞而出。

    而悟道子倒飞而出,他手中所握着的那一把青铜尺子。自然也随着他倒飞而出,无法再继续轰击罗帆所凝聚出来的那一个盾牌,让罗帆终于彻底的获得了这一次招数交换的胜利。

    罗帆悬浮在那一片虚无之间,周身气息一震。刹那间虚空变幻。

    那一片虚无完全消失,重新转化为正常的时空,看起来和之前根本没有任何不同出现。便好似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时。那麒麟崖之上存在的数十万修士望向罗帆的模样。已经是如同普通人看待鬼怪妖孽一般,那是一种无法置信,一种觉得观念受到颠覆的眼光。

    对于这些修士来说,他们屈服于悟道子,正是因为悟道子乃是圣人门下,其神通威能乃是他们便是所有人集合起来也无法抵抗的。

    如此一来,他们自然而然的便会生出一种在这麒麟崖之上。这悟道子乃是无敌的,绝对没有任何修士能够战胜他的想法。

    而此时此刻,事实的发展,却是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这种想法。

    悟道子居然在正面战斗的情况下,被一名外来的修士,直接轰得倒卷而出,深深陷入那麒麟崖之中,不知生死。这让他们怎么能够淡然接受?怎么能够不以这样的目光看待罗帆?

    不过,他们虽是以这样的目光看待罗帆,但他们本身却不敢就此离去。

    之前罗帆和悟道子战斗所产生的恐怖声势,已经完全打消了他们反抗的想法,让他们前所未有的直观了解到,自己在罗帆和悟道子面前就是蝼蚁,根本就没有任何战胜他们的可能。罗帆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们却是根本无法做到的,若是自己在此时起什么逃跑的心思,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怕便是成为悟道子的出气筒——那中央圣主的前车之鉴可还摆在面前呢。

    “没想到只是数百万年,道友居然便成长到这一步,实在是让人佩服啊。”就在这时,罗帆忽然听到一声淡淡的声音从虚空之间传来。

    这声音,他十分的耳熟,乃是他数百万年前便听到过的声音。是苍木子的声音!

    “苍木子道友?数百万年不见,道友风采如故,实在是可喜可贺。”罗帆听到这声音,将自己的目光转向虚空的某一处位置,淡淡的笑道。

    那一处位置,看起来好似十分的正常,根本没有任何异物存在,但以罗帆成就道尊之后的超卓视角却能够看出,在那一处位置,隐藏着一片奇异的时空。苍木子,便在那时空之中。

    “咦,吾这隐藏手段已经创造了无数年,你居然能够发现,看来你比吾想象中还要强,在这感知方面,足可在吾无数年见识的同道中排名前十。”苍木子的身形渐渐的从那时空之中走出,出现在罗帆所望的那一片虚空之上。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异常的波动,没有任何时空的变化痕迹,自然得超乎想象,便好似是他原本便站在那里一样。

    “道友谬赞了,我只是因为曾经见过道友,知晓道友的气息所以才能发现道友的痕迹而已。”罗帆淡淡的笑道。

    “能够感知到气息,那也是很惊人的了。”苍木子啧啧赞叹着。

    此时的苍木子和数百万年以前一般,同样是仙风道骨,同样是拥有一种难言的气质,站在那里微微笑着,便好似整个天地都在对着自己笑一般。

    “不过,虽说道友实力强大了许多,但如此破坏圣人的计划,是不是会有些不太合适呢?”苍木子话锋一转,微微笑道。

    “道友何出此言?我何曾破坏过圣人的计划?”罗帆笑道。

    “悟道子道友乃是圣人钦点的任务执行者,你要杀他,岂不便是对圣人计划的破坏?”苍木子笑呵呵的道。

    “非也非也。”罗帆不以为然的道,“我这点小神通,对于圣人门下又算得了什么?悟道子道友怎会因为这点小神通而身死?道友开玩笑了。”

    便在这时,“噗”的一声轻响。

    麒麟崖之上。那一个人形空洞猛然一震,接着一个人影出现在那人形空洞上方的虚空之撒很难过。

    这人手持青铜尺子,身上没有任何尘土,周身气势隐然。整个人悬浮在虚空之上没有任何一丝丝狼狈,正是悟道子。

    此时的悟道子面上神色看似平静,但眼神之中蕴藏着的却是愤怒。

    这愤怒不单单是针对罗帆,还针对刚刚出现的苍木子!

    “原来如此。看来是吾误会了道友啊。”苍木子一看到悟道子的模样,便做出恍然大悟的模样,说道。

    “苍木子,你最好少说废话。要的话。就和我一起出手,不要的话,就在一旁呆着。”悟道子此时冷冷的道。

    “哈哈。悟道子道友。何必如此急躁,如此愤怒?此事尚要从长计议。吾看你与罗帆道友之间也只是一些小误会而已,解释解释,便能说清楚了,何必动手,破坏了彼此之间的和气。”苍木子笑道。

    “苍木子,你可要想好。这件事。可不是小事。”悟道子皱着眉头,对苍木子说道。

    苍木子一听,呵呵一笑,不再开口。

    罗帆一看他们两个,便摇头失笑了。苍木子来此,虽然每句话都好像在讽刺悟道子一样,但其本心,却显然是为了帮助悟道子。

    他对悟道子的讽刺,便如同损友之间的讽刺一般。只是口头上的占一些便宜而已,真正的还是心向着他。

    不过,这又如何?现如今他或许无法战胜悟道子,也无法战胜苍木子,但他想要自保,想要离开,他们两个却也是难以阻拦的。既然如此,他又何必害怕他们?他们便是一起出手又能如何?

    “真是热闹啊,没想到许久未曾出关,一出来就碰见这样热闹的事情,真是运气啊。”就在这时,一声浑厚的声音忽然响起,传入罗帆和悟道子两人的耳中。

    他们三人听得这声音,皆是面色微微一变。

    罗帆面色微变,是因为感受到这声音之中蕴含的绝强战意。这种战意,几乎已经凝成了实质,光是听到声音就让人热血沸腾,恨不得战天斗地。

    而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却显然是因为他们认识这声音的主人,似乎是知晓这声音的主人有多么的难缠,为其而感到头痛。

    咻一声轻响。

    从极遥远之处的虚空有着一道金光直冲而来,瞬息间便落在场中,出现在悟道子和苍木子身边,凝成了一个人影。

    这是一个又黑又瘦,看起来顶多只有一米六左右,似乎风一吹就能吹倒的少年。

    只是,这少年此时双眼之中闪烁着的是绝强的战意,身体挺拔,站立在场中,就好似一座擎天巨山屹立在那里一样,让人不知不觉间忽略他的升高,忽略他的瘦小。

    罗帆一看这人,就知道,这人乃是一名巅峰准圣。其道行境界,和悟道子和苍木子不分上下。

    “斗狂子,你不是被压在东海眼不能出来吗?怎么在这时会出现在我这里?”悟道子毕竟是麒麟崖的主人,见得此人出现,皱着眉头问道。

    “哈哈哈……我被师尊压在海眼一千万年,前几日刚刚到期,没想到刚一出来就碰见你们打架,实在是运气,不要多说废话了,你们还等什么,开打啊?!”这瘦小的少年张口便是方才罗帆所听到的那浑厚的声音。

    “哪里有架打?我们早就切磋完毕了,你还是哪来回哪去吧。”悟道子皱眉道。

    “你连谎话都不会说。我可是清晰的感受到你们双方之间的战意和敌意,这两种不消除,这架哪里打得完,还切磋呢,你骗谁?”这斗狂子很是不屑的道。

    罗帆看着这斗狂子,再看看悟道子和苍木子眼中避之不及的神色,心中不由得有些好奇起来,不知这斗狂子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他们两人要如此忌惮。

    “哪有什么战意和敌意?你再感觉感觉,哪里还有什么战意和敌意?”苍木子在这时呵呵一笑,道。

    斗狂子耸耸鼻子。好似正在闻着什么,好一会说道:“漫天都是你的朽木味道,看来你的神通又有进步了。”

    “呵呵。”苍木子只是呵呵一笑,却没有多说一句废话。

    “好了。现在没有战意,没有敌意了,你还是去其他有战意有敌意的地方去吧。我们还有事,就不招待你了。”悟道子淡淡的道。

    “这可由不得你们。”斗狂子扫了悟道子一眼。再看看前方的罗帆,道:“这位怎么称呼?”

    “罗帆。”罗帆微微一笑,道。

    “罗帆,好名字。”斗狂子双眼一亮。点点头道了一句。

    接着,话锋一转,道:“方才你们的战斗结构怎么样。谁胜谁负?”

    “方才我只是与悟道子道友斗过一场。胜负尚未分出。”罗帆并没有任何隐瞒的说道。

    “胜负未分吗,这么说如果苍木子加入进来,应该就是你输的可能性比较大了?”斗狂子呵呵一笑道。

    罗帆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说,不过他虽说有着绝对的自信便是苍木子加入他也能够保持生命不受威胁,但确实是输的可能性比较大。因此他也就点点头,同意了斗狂子的说法。

    这时,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面色大变。体内力量直接发动起来,开始酝酿着什么。

    便在这时,斗狂子哈哈大笑,道:“好!既然如此,那我就加入你一边吧!这样双方实力更加平衡,战起来才够爽!”

    说着,他抬手一晃,一根长棍就出现在他的手中,接着他抬手握着长棍就想着一旁的悟道子直轰过去。

    这一棍划过的姿态蕴含了无穷武学的奥妙,在虚空之间晃出千万棍影,但这千万棍影却又完全融合进入这长棍之中,看起来便好似将无数时间的长棍影子完全抓取出来融入这长棍之中一般,看起来似乎能够将这长棍的威能增强无数倍一般。

    在这长棍过处,时空在长棍周围破碎开薄薄的一层。

    这一层时空破碎层就好似是薄膜一般裹在这长棍之上,看起来便好似在那无数长棍虚影之上晕染了一层一样。

    而在这一层时空破碎的薄膜层之外的时空,根本就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看起来依然是和正常一般无二的模样,便好似没有任何变化出现一般。

    悟道子在这一瞬间面色大变:“斗狂子!你难道要破坏我师尊的计划吗?!”

    说着,他将手中的青铜尺子向着斗狂子的长棍挡过去。

    斗狂子哈哈大笑道:“圣人的计划又岂是那么容易破坏的?!说不定我现在的行为,就是圣人计划的一环呢!休要多言,战吧!哈哈哈……”

    说话间,他的长棍在虚空之间不断的颤动,划过的轨迹愈发的玄奥,愈发的精妙,愈发的繁复了。

    悟道子手中的青铜尺子拥有无上威能,哪怕悟道子只是随意的将之击出,都能够直中一切目标,但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将自己对战斗的一切体悟融入这青铜尺子之中,将这尺子在虚空之间晃出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方才极为勉强的,在虚空之中挡住了那即将击中他头颅的长棍。

    这一撞击,几乎是无声无息的。

    只有那长棍表面覆盖的那一层时空破碎的薄膜有着微妙的变化,似乎被搅碎了更多,增厚了更多一般。

    而那青铜尺子并没有任何变化,那握着青铜尺子的悟道子却是身体剧震,好似是遭受了某种强大的力量侵袭一般。

    “好!”斗狂子大吼一声,眼中的战意更加的高涨了。

    “我处于弱势,就帮我?”罗帆此时心神意念之间是闪着种种念头,最终却是终于明白了悟道子和苍木子为何在见到这斗狂子的时候如此的警惕,如此的头痛了。

    “看来此人根本就是战斗狂人,只要战得爽,根本就是是非不分,敌我不介。”他如此向着,脸上却是现出了饶有兴致的笑容。

    悟道子此时却是完全没有罗帆这样的饶有兴致,而是无奈又愤怒。

    他口中不断的说着一些要斗狂子停止的理由,不断的要斗狂子停下来,但斗狂子却是不管不顾,哈哈大笑着,不断的攻击着悟道子,让悟道子只能无奈的与他交战着。

    一旁的苍木子此时面现苦笑,他看着悟道子和斗狂子的战斗,眼中有着一种果然如此的意味——很显然,斗狂子这样做,已经绝不是第一次了。

    这样的好机会,罗帆显然不会错过的。

    哪怕是悟道子和苍木子加起来对付他,他也有信心自己不会败亡。但,他若是想要战胜他们,却是难之又难,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

    在如此情况下,斗狂子加入进来,挡住了悟道子,这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罗帆能够战胜苍木子,便能够获得最后的胜利,这样的好机会,若是放过,那简直就是天理难容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