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再逆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再逆

    苍木子在这瞬间,双眼之中神光一凝,手中扁担模样的树枝微微一震,在刹那间晃出一道采光出来,直接向上一涌,将他身体前方数丈范围的虚空完全挡住。

    罗帆手中那明红如玉的斧头这一劈直接便劈在那彩光之上,一种无法形容的力量从那彩光之中产生,周围的一切,甚至便是时空,都似乎要被这彩光给完全吞没了一般。罗帆所劈出的这一斧头包含的力量直达那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缝隙之中,威能自然是强大得足以毁天灭地,但面对着彩光的吞没之力,面对彩光的这么一刷,却有一种劈在沼泽中的感觉,那种毫不受力,那种劈得进去出不来的感觉,让罗帆忍不住眉头一皱。

    不过也只是眉头一皱而已,他手中斧头微微一震。无数灰蒙蒙的存在在那斧刃之上显现出来,便好似在刹那间这斧头直接将一处充满灰蒙蒙存在的所在与那斧头之前的天地沟通在一起,使得它们不断的涌出那一处所在,进入这天地一般。

    那彩光的威能惊天动地,但在这一瞬间,苍木子却是感到一种他以前所不曾感受过的奇异感觉。

    那原本便是将一座大山甚至一片大陆完全刷入其中也不会有增加任何重量的彩光,在这瞬间忽然变得无比沉重。

    这种沉重程度,哪怕是以他的那巅峰准圣巅峰的力量,也有一种无法承受的感觉,不得不双手握住这扁担模样的树枝。用尽自己的周身力量,努力的往上抬起,最终很是勉强的方才托住了这树枝,托住了这彩光,让这树枝,这彩光没有因为这力量的增加而脱离他的掌控掉落下去。

    在这瞬间,他感觉似乎整个天地都似乎压在了他手中的树枝之上,他努力托起的,似乎便是一整个天地一般。

    这样感觉的出现,苍木子眼中神光凝滞。体内力量奔涌。抬目望向罗帆的眼神,已经变得震撼了。

    这样的手段,他从来不曾听任何人说过,也从来不曾感受过。

    他手中之物。似乎只不过是力量凝聚而成而已。甚至连真正的实物都不是。连法宝都不是,但居然能够施展开这样恐怖的神通,居然能够抵挡住他手中那一件超越巅峰准圣级数的法宝的第二重威能。看起来居然还有占上风的迹象,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撼呢?

    罗帆此时也是眉头微皱。

    虽说他对于自己时代大斧能够抵挡住那彩光而有些喜悦,但他更多的却是头痛。

    有着这彩光遮掩,苍木子几乎是立于不败之地了,自己想要突破这彩光而伤害到他,几乎是完全不可能,这让一心想要战胜苍木子,让苍木子和悟道子他们知晓自己的不好惹,从而给自己带来真正自由的罗帆来说,这便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了。

    心中向着,他双手一震,手中斧头微微一转,在那彩光之上猛然一划,身形随着一转,晃眼之间已经是绕着苍木子转了数圈,那斧头直接在那彩光之上留下了数圈灰蒙蒙的斧头痕迹。

    苍木子在感觉到罗帆的动作之时,自然控制着彩光变化,直接形成一个球形,将他的身体包裹在其中,完全挡住那斧头的轰击。

    因此,那斧头的痕迹,依附在彩光之上,便好似一个球形的彩光已经被某种东西所腐蚀了一般,让那原本玄妙自然的彩光,变得坑坑洼洼,好像是残破不堪一般。

    “凝!”罗帆轻喝一声。

    刹那间,那在彩光之上残留的那灰蒙蒙的痕迹,在瞬间如同活了起来一般,各处断开,形成了无数段细小短暂的灰蒙蒙线条,再按照某种无比复杂,无比玄妙的方式猛然的一凝,便在那彩光之上勾连在一起,转眼间居然形成了一个立体符篆出来!

    这一个立体符篆完全便是这彩光的形状,也即是将那苍木子包裹起来的球形的形状。

    这个球形立体符篆繁复之极,其中的线条数目繁多到无法想象的地步,这无数线条勾勒出来的立体符篆模样,让普通人一看便会头晕目眩,甚至承受不住那复杂程度整个脑袋爆开来。

    这样的立体符篆在成型之后,便开始生出无穷的威能,在刹那间牵引着那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缝隙之中的那无穷无尽的灰蒙蒙存在,开始如同天河倒灌一般,从这立体符篆内部开始弥漫开来,疯狂的要填满这立体符篆的内部。

    而这立体符篆显然是将苍木子以及他所发出的彩光包裹在其中的。

    在此时此刻,那灰蒙蒙的存在要将这立体符篆内部充满的时候,自然便相当于这灰蒙蒙的存在要将苍木子以及那扁担模样树枝发出的彩光完全淹没一般。

    这灰蒙蒙的存在,乃是正常天地和混沌状态交界之处,同时具有正常天地性质和混沌特性的某种奇妙存在。

    这种存在,包含了丝丝混沌状态的特性,若是不能悟得混沌状态的一些奥妙,面对这种存在,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反抗之力。

    这苍木子虽说乃是巅峰准圣的巅峰,在道行境界上比起罗帆还要强上许多,但他修行的乃是正统的修行之道,乃是被局限在这天地之间的一种修行法门,根本连自己的世界观都没有整理出来,这种奇妙的存在,他根本不可能感应得到,甚至便是混沌状态,他也不可能感应得到,又谈何能够领悟混沌状态的一些奥妙呢?

    哪怕是他能够通过其他方法,比如按照法门去推演而推演出一些混沌的奥妙,相比于直接体悟混沌所获得的奥妙来说,也定然是有着无数疏漏,根本不可能完善的存在。

    如此一来。对他来说,这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间隙所存在的这种灰蒙蒙存在,对于苍木子这等巅峰准圣来说,却是一种致命的存在,他根本就不可能抵挡得住。

    若是毫无任何防御的被这些存在包裹,他怕是只能凭借自己以往做的种种准备,近乎抛弃一切的逃生去了。

    好在,此时此刻,苍木子并不是毫无防御的被包裹进入那灰蒙蒙的存在之中。

    在他的身体周围,还有着那彩光正在守护着他。

    这些彩光。乃是那扁担模样的树枝所发出的。乃是这扁担模样的树枝的第二重威能。而这扁担模样的树枝本身,又是一件超越了巅峰准圣级数的法宝。如此法宝的第二重威能,为威能之强,可想而知。

    虽说苍木子本身对于这灰蒙蒙的存在没有任何概念。不曾有任何体悟。

    但这彩光的存在。还是足以抵挡这种灰蒙蒙存在的侵袭。让他能够完好无损的存在于那立体符篆内部。

    不过,也仅仅是如此而已了。

    他本身若是对这灰蒙蒙的存在有所了解,对其中奥妙有所领悟。凭借这远超他本身道行的法宝威能,自然能够轻松的瓦解这立体符篆,瓦解这灰蒙蒙存在对他的威胁。

    但,奈何他根本没有。这彩光虽是威能无限,但持之来面对那立体符篆,就像是一个成年人面对一个鲁班锁一样,这成年人的一切条件都是足以支持他将这鲁班锁解开的,但他若是不知道诀窍,便是怎样都无法将之解开。

    现在的苍木子面对的,就是这样尴尬的场面。

    他悬浮在那彩光之中,手中握着那扁担模样的树枝,在那彩光周围,是灰蒙蒙的一片。那灰蒙蒙的存在虽在外面看起来只是薄薄的一层而已,甚至完全便是依附在那彩光之上的。但在苍木子看来,这灰蒙蒙的存在却是无边无际的,他整个人连同那彩光便好似完全被沉入一片灰蒙蒙的天地之中一般。有一种无论向哪个方向走去无论多少亿万里,都不可能脱离这灰蒙蒙存在的感觉。

    “这是什么存在?怎的连光彩妙树都无法刷动?!”苍木子此时心神意念之间充满了疑惑与震惊。

    他手中的法宝,名字叫做光彩妙树,乃是一件圣人赐予的法宝。其中包含了圣人之道的奥妙,光是其中的奥妙,便足以让他体悟无穷岁月,若是有朝一日能够将其中包含的奥妙完全体悟出来,他也就自然能够成圣了。

    此时此刻,他虽然只是体悟出这光彩妙树的第二重玄妙,发挥出其第二重威能,但这威能,已经是足以让他在圣人之下无敌了当然,对方必须没有同一级数的法宝,没有同一级数的威能才性。

    但就是这样,这种足以刷灭一切的威能,居然对周围那灰蒙蒙的存在没有任何效果,不管他怎么催动这光彩妙树的威能,都无法做到将之刷灭,让自己直接脱困!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怎能不感到疑惑?

    “这些存在既混乱又有序,既像是师尊所讲述过的混沌,又像是正常的天地,其中的时间、空间、物质、能量都完全混乱了,但又隐隐好似正遵循某种复杂的规律,这到底是什么……”苍木子心中念头疯狂的闪动着,想要想出这到底是什么存在。

    但,这又岂是那么简单?

    他虽是巅峰准圣巅峰的存在,又是圣人门下,但这种灰蒙蒙的存在对他来说却完全便是一个新领域。他以往所学的种种道理,在这时,却是反而对他形成了障碍,时不时的从他的记忆深处冒出,让他对这灰蒙蒙的存在体悟研究起来难度极为巨大,根本难以有所收获。

    若是按照他现在的速度来看,他想要真正研究出其中奥妙,真正的明了这灰蒙蒙存在的真正道理,至少也需要耗费千亿年以上的时光才可能。

    而显然的,罗帆绝不会他这样多的时光,甚至这天地,也不会给他这样多的时光。三十六亿年之后,便是天地破碎的时刻,只要到那时他没有逃脱出来,那等待他的命运便可想而知了。

    苍木子稍稍研究一番,便明悟了这一点。不由得面色大变。

    接着一阵苦笑:“没想到吾居然这样便败在一名刚刚成就的巅峰准圣手下,此人之神通,无所不及也。”

    想着,他将那彩光收缩,不再试图刷灭周围那灰蒙蒙的存在,也不再试图体悟那灰蒙蒙存在的奥妙,只是收缩护住自身而已。

    这样的表现很显然,却是已经完全认输了。

    罗帆所凝聚出来的这个立体符篆借助的乃是这斧头所牵引出来的,那天地与混沌状态间隙之中存在的那灰蒙蒙的存在,这种存在却是与他本身的力量完全不同。更加的混乱。威能也更加的恐怖。

    若非是他有着那时代长河凝聚而成的时代大斧,根本便不可能引发那种存在出来,更别说将之凝成立体符篆了。

    但,当他此时将这些存在凝成立体符篆之后。他便自然的能够通过这立体符篆而感悟立体符篆内部的种种。甚至透过那灰蒙蒙的存在。透过那彩光知晓在其中苍木子的表现。

    当苍木子完全收缩彩光,不再有所动作的时候,罗帆瞬间便发现了这一点。一时间却是松了口气。却是完全明白苍木子这种表现便已经是完全认输的表现。

    不过。这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名头上的好处而已。

    有着那彩光护持,苍木子便是认输不再反抗,他也根本拿他没有办法,根本不可能突破那彩光的守护伤害到苍木子。

    若是真正的不死不休,而且没有其他人会插手的战斗,他自然能够直接将之扔进那天地与混沌的间隙之中,任凭那无边无际的灰蒙蒙存在对其进行侵蚀,从而拖住他若干亿年时间。

    但此时此刻却无法如此。

    此时此刻,他所在的位置乃是麒麟崖之上,而在这天地之上,还有着七大圣人存在。别看这七大圣人从来不曾出现过,从来不曾向罗帆展示他们本身的存在,但罗帆可不敢认为他们真的便丝毫不管这天地的一切了。

    那些圣人高高在上,掌控一切,想要杀死现在的罗帆,甚至都不需要动手,只要眼睛扫上一眼,就足以让罗帆形神俱灭,甚至可能连无数时空的存在痕迹都完全抹去了。在之前数百万年之间那些圣人完全不管罗帆,那不管是因为什么,都无法表明他们永远不会管罗帆怎么做。若是罗帆做得太过分比如将苍木子直接镇压在那天地与混沌之间的间隙这种事情激起了某一位圣人一丝丝的不满,让那圣人心血来潮想要对他不利,那等待他的结果,怕便是最悲惨的结果了。不管这个可能性大不大,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罗帆都不会冒这个险的。

    因此,罗帆在知道苍木子认输不再反抗之后,脸上现出放松的神色,转头向着不远处的悟道子和斗狂子看去。

    “看来你是正确的,苍木子果然是败了。”斗狂子看着罗帆,双眼之中闪烁着一种十分危险的光芒,口中说道。

    罗帆一听这话,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悟道子这时却是双眼大亮,道:“那你还等什么?!”

    斗狂子点点头,道:“我确实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战斗就结束了。”

    说着,他轻喝一声,手中长棍微微一震,身形在刹那间跨越虚空,手中的长棍不知怎的就已经来到了罗帆面前,向着罗帆兜头兜脸的就砸过来了。

    罗帆现在终于明白了之前悟道子和苍木子的感觉了。一种无法言喻的烦躁忽然从心神意念之间泛出,让他不由得暗骂起来:“这人果然是疯子!”

    不过,这长棍已经来到面前,他自然不可能任凭这长棍直接砸中自己,手中明红如玉的时代大斧猛然一转,在虚空之间划过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虽没有之前那种好似开天辟地一般的声势,但却也有着其八分韵味,时间、空间好似自然躲闪开来一般,直接斧刃前方自动分开,让那斧头好似不需要经历时间,不需要穿越空间一般,直接出现在那斧头之前,与那裹着一层时空碎片薄膜的长棍直接撞在一起。

    在那相撞的瞬间,有噗的一声轻响响起。

    灰蒙蒙的存在从两者相撞之处开始产生,化为涟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出,直接穿过了罗帆和斗狂子两人的身体,更穿过了在一旁正打算向罗帆攻击的悟道子的身体。

    这灰蒙蒙的存在对于罗帆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对他来说便如同春风拂面一般,但对于那斗狂子和悟道子来说便并非如此了。

    在这一瞬间,他们两人各自面色一僵,整个身体便好似受到巨力轰击一般,尽皆随着这涟漪向后极速倒退,足足退出到数里之外,直到涟漪散去之后方才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存在?!”刹那间,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

    其中,面色更加不好看的,却是悟道子。

    悟道子本身有着那青铜尺子的守护,当初他与苍木子战斗之时余波所搅碎的天地都无法穿过这时青铜尺子的守护伤害到他,此时这等看似与那被搅碎的天地一般的灰蒙蒙存在,那青铜尺子的守护却根本无法完全抵挡,居然还波及他的身躯,让他整个人居然如此狼狈的倒退数里,这让他怎能不感到震惊?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