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疯子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疯子

    罗帆手中的时代大斧和那斗狂子手中的长棍撞击在一处所引发的那些灰蒙蒙的存在,并不只是普通的,因为天地被搅碎所形成的那种灰蒙蒙的景象。而是一种天地与混沌状态彼此渗透,彼此影响所形成的存在。

    这种奇异的存在,完全不是悟道子他们所体悟过的,他们本身的力量若是用对了,自然能够完全抵挡,但他们却根本无法用对,自然便在这存在之前显得极为脆弱,根本无法抵抗这存在的伤害。

    “好!”那斗狂子惊呼出声之后,便更为兴奋的大叫一声。

    对他来说,战斗,才是生命的主旋律,他的修行,便是战斗,战斗便是他的生命。能够有精彩激烈的战斗,对他来说便是绝妙的好事。眼前的罗帆越是强大,便越能够让他享受战斗的乐趣,自然便是越好了。

    他大吼过后,那被崩开的长棍再度一转,在虚空之间晃出一道残影,直接便向着罗帆的胸口轰过去。

    在刚刚的对撞当中,那时代大斧所引发的,那灰蒙蒙的存在对他并没有多少影响。但斗狂子长棍之中蕴含的力量,却对他产生了不小的伤害,让他的身体在虚空之中僵直了一小会。甚至隐隐间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自己的力量,自己的神魂,自己的意志,都要随着这一棍的轰击而受到损伤了。

    好在之前斗狂子倒退而出,好一阵子方才恢复过来对他进行攻击。让他抓紧时间进行恢复,到了此时已经是完全恢复过来,战斗力再没有受到丝毫削弱了。

    面对着这样的长棍,罗帆手中斧头在虚空之间颤动晃动着,种种武学的奥妙在他的斧头之间施展开来,一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一片片奥妙无方的斧影,和斗狂子手中的长棍你来我往的不断撞击着。

    罗帆手中斧头划过的轨迹,每一道都包含了足以在修行界掀起腥风血雨的武学奥妙。而斗狂子手中长棍挥舞之间所展现出来的战法,同样不下于罗帆手中明红大斧施展出来的武学道理。同样足以在修行界掀起腥风血雨起来。

    两者这一场战斗。当真是旗鼓相当,相持不下,战得是天地反复,日月无光。

    一波又一波灰蒙蒙的存在在那斧头和长棍的撞击之间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产生了一圈又一圈的涟漪。让在一旁想要挑选机会加入攻击的悟道子只能凭借自己手中的青铜尺子不断的抵挡着这些灰蒙蒙的存在。而无法找到机会加入战斗,更无法将罗帆制服。

    他站在一旁,看着罗帆和斗狂子的战斗。手中青铜尺子微微颤动,每当他想要加入的时候,要么便是有灰蒙蒙的存在向他冲来,让他不得不抵挡,要么便发现,斗狂子已经进行攻击,让他之前看到的机会已经完全消失,让他只能再选另一个机会才能进入战斗。

    悟道子悬浮在虚空之上,他的下方,便是那近乎无边无际的麒麟崖,虽说因为他们战斗的余波引起了时空的变幻,使得下方根本无法看清他们战斗的景象,但这样的憋屈,还是让他感觉十分的烦躁,心中的怒气更是在不断的积累着。

    时间不断的推移着,罗帆和斗狂子的战斗变得越来越激烈了。

    随着战斗的进行,罗帆所引发出来的那灰蒙蒙的存在对于斗狂子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小。这却并非是斗狂子越来越了解这灰蒙蒙存在的奥妙,而是因为斗狂子那超卓的战斗本能,让他渐渐的适应了罗帆引动这灰蒙蒙存在的方式,让他能够根据罗帆的引动方式来抵挡这些存在的影响。

    这便好似,一个武者,面对无边无际的箭雨,他若是速度够快,观察力足够强,时机的把握能力足够好,那便能够在无边箭雨之中悠闲自得的漫步。让这箭雨对他无法构成威胁。而这,却并不表示这箭雨击中这武者对他会没有影响。

    斗狂子此时便是如此。他若是直接被这灰蒙蒙的存在接触到,还是会造成不小的后果,至少也会被轰得倒退的,但他通过种种手段,却能够躲开这些灰蒙蒙的存在,轻轻松松的做到不被这些事灰蒙蒙存在所影响。

    斗狂子的战斗本能能够让他做到这一点,拥有着超卓武学造诣的罗帆自然也不会毫无收获。

    通过这段时间和斗狂子的战斗,罗帆也渐渐的熟悉了斗狂子的力量形态,在那撞击之后,也不再是如同最开始一般,无处不震荡而陷入僵直当中,而是能够将这些力量轻松的引开,让他的身体不会受到丝毫的影响。

    这样相持不下的战斗,对于斗狂子来说,自然是无比惬意,无比满足的战斗。让他一百年战斗,一边哈哈大笑,兴奋大叫着。

    而对于罗帆来说,这样的战斗却也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让他更加知晓巅峰准圣具有什么样的神通,什么样的威能,巅峰准圣和道尊之间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具体区别。

    故而,在这战斗之间,他们两人越来越欢喜,越来越投入,最终甚至渐渐的忘记了麒麟崖,忘记了悟道子,忘记了苍木子了。

    悟道子在一旁等了十数日,最终发现罗帆和斗狂子之间的战斗似乎可以无限长久的持续下去,终于忍不住了。

    他冷哼一声,手中青铜尺子微微一晃,刹那间在那青铜尺子之上有着一道巨大的虚影闪过。这虚影,乃是一个巨大的人形身影,充弥天地,手握矩尺,好似正在丈量大道一般的人形身影。

    这人影面貌模糊,周身上下似乎有着无数奇兽的影子在一闪一灭。

    它出现之后,周围方圆数百万里范围的虚空好似都被笼罩在某种奇异的气氛之下。似乎这范围的天地都已经被纳入了某种奇异的规矩之中,在随着那虚影手中的矩尺发生着种种莫名的变化。

    这虚影成型之后,悟道子一摆手中的青铜尺子,向着那围绕着一波又一波环形的,灰蒙蒙存在,甚至将周围时空尽皆搅碎,却又使用一种恐怖的威能强行镇压成为一体的交战双方指去。

    更具体的,是向着正在和斗狂子激烈战斗,隐隐间显得有些兴奋,有些喜悦的罗帆指去。

    随着这一指。那从青铜尺子上涌出的巨大虚影轻轻的一转手中矩尺。对着罗帆比对着什么,好似正在丈量着什么一般。

    在这变化之间,罗帆猛然感到周身一震。

    好似冥冥中的大道忽然间将自己裹住,并生出无数的手臂抓住自己。要将自己固定在虚空之间开始摆弄一样。一种无法言喻的危险之感笼罩住他。让他瞬间明白。若是自己不做些什么,等待自己的,将是形神俱灭!

    “不好!”罗帆念头一闪。已经发现了那边悟道子的变化,知道这乃是那青铜尺子的玄奇威能,双眼之中闪过凝重之色。

    这时,他正是一斧如羚羊挂角一般劈向斗狂子的头颅,眼见如此,手中明红如玉的时代大斧微微一转,那一道玄之又玄的轨迹在虚空之间转过一道微妙的弧度,直接劈入冥冥之中,劈开那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间隙。

    随着那间隙被劈开,无穷无尽的灰蒙蒙存在从那被劈开的缝隙之中喷涌而出,铺天盖地的笼罩住他身体所在之处方圆万里范围!

    这个范围,不单单包含了罗帆,还将悟道子,将苍木子所在的那灰蒙蒙的立体符篆,将斗狂子都包裹在其中。

    便在这灰蒙蒙的存在裹住他的身体的时候,罗帆只感觉周身一松,那种被大道锁定,被大道凭空摆弄的感觉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轻松。

    “好手段!不过这样便想要逃脱,那是妄想!”悟道子冷笑一声,手中青铜尺子猛地一划。

    就在那灰蒙蒙的存在即将将他淹没的瞬间,那青铜尺子之上出现的那巨大的人形虚影微微一转,手中的矩尺轻轻一震,周围灰蒙蒙的存在居然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出,在悟道子的周围形成了一个越来越大的时空。

    这时空并不是与外界的时空完全一样。这一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并且显得越来越大的时空之间,有着无数的方格,又好似是有着无数的刻度一般,便是时间、空间,都似乎化为了某种刻度一样,隐隐间甚至能够看到有着无数钟表在这一片时空之间。

    这时空出现之后,不断的向着前方蔓延而出,晃眼之间,就已经是将罗帆包裹在这时空之间了。

    瞬间,罗帆身上也出现了无数刻度,甚至隐隐间还能够看到无数几何图案出现在他的身上。看起来就像是忽然从现实世界变成了一个电脑之中的三维坐标模型一般。

    就在这一瞬间,罗帆猛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之上有着无数的信息开始向着四面八方散逸而出,自己身体的一切秘密,似乎都在开始脱离他的身体,直接用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显的方式昭示在天地之间。

    “好!现在又是悟道子你们占了上风了!”这时,一声兴奋的吼声传入罗帆的耳中。

    罗帆听了瞬间就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是那斗狂子见到自己此时陷入这样的情况之中,认为自己落入下风,看样子是打算帮助自己了。

    不过,不管他如何,罗帆却不可能不做什么来阻止自己身体的一切秘密完全散逸出去,不可能任凭自己的一切被悟道子所掌控。猛然一转手中斧头,那斧头刹那间在他身体周围劈出数百万道。

    这数百万道斧头的轨迹灰蒙蒙的,直接勾勒出一个繁复玄奥的立体符篆出来。直接将他整个身躯包裹在其中。

    这个立体符篆出现之后,立体符篆内外的时空完全分隔,那外界无比奇异的时空再不能侵入这立体符篆内部,自然也就无法侵蚀罗帆的身躯。让罗帆的身躯之间不断散逸而出的信息开始了停止散逸,那身体的秘密正在毫无保留展示出来的感觉,更是完全消失无踪了。

    而这显然也是暂时的。

    那立体符篆虽是由灰蒙蒙的存在所构成,但那青铜尺子施展出来的矩尺时空的威能实在是太过强大了。这立体符篆虽是形成了,但却依然受到极为恐怖的压迫。

    咔咔咔咔的响声不断的在那立体符篆之上传出,似乎随时随刻的可能完全崩溃,完全损毁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哪里敢放松下来?手中斧头翻涌不休,越来越多的灰蒙蒙存在不断的被他的斧头劈击之间从那天地与混沌状态的间隙之间引发下来,组成一个又一个的立体符篆。直接在这立体符篆内部再度形成了一层又一层的立体符篆。与最开始形成的立体符篆进行极为微妙,极为玄奥的组合,让这守护住他的立体符篆好似变得越来越多层级一般。

    因为这样的变化,这立体符篆那种摇摇欲坠。随时被毁灭的感觉越来越小。那咔咔咔咔的声响也越来越短促。越来越小,最终,当这立体符篆的层级已经达到了九十九万层的时候。这咔咔咔咔的声响终于完全消失。

    却是那立体符篆终于完全稳固下来,完全承受了周围那矩尺时空的压迫了。

    到了此时,罗帆方才有心思看看外面的情况。

    这一看,他不由得又是一阵苦笑。

    原来,此时在这立体符篆外面,斗狂子和悟道子两人却是再度战在一起了。

    只见得悟道子手中青铜尺子挥舞,那巨大的人形虚影在半空中一手摆动矩尺,一手施展出种种不可思议的玄奥手印,玄奥武学,向着前方的斗狂子不断的攻击着。

    而那矩尺时空,在这时也已经停下了扩散,只是包裹住罗帆和斗狂子两人所在的这一片天地而已。

    而斗狂子此时周身包裹着一种极为奇异的血红光芒。

    这血红光芒只是薄薄的一层而已,紧紧是包裹住他的周身上下以及那长棍罢了。上面透出的,乃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战意,包含着一种惊天的铁血气息。这种战意,这种气息,完全隔绝了周围矩尺时空对斗狂子的侵蚀,让斗狂子能够毫不费力的在这矩尺时空之中如同在正常时空一般活动。

    而他此时手中的长棍更是在虚空之间不断的挥舞着。每一次挥舞,都有着血红的光芒脱离长棍,在虚空之间晃过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攻向悟道子青铜尺子涌出的虚影,攻向悟道子的身躯。

    那血红的光芒的形态,就像是一道道长棍,看起来威能极为惊人,甚至便是那矩尺时空也无法抵挡其变化,那时空之间存在的种种方格,种种刻度,都被这血红的光芒扭曲,所同化,每有血红光芒经过,那时空便有一片化为正常,让那人形虚影不得不摆动手中矩尺,修复这矩尺时空的伤害。

    那血红的长棍光芒对矩尺时空是如此,对于那人形虚影本身,对于悟道子来说,却并没有造成多少伤害。

    那人形虚影空出来的一只手臂晃动之间,施展出来的种种手印,武学都是精微奥妙到无法想象,虽不算是极为轻松,但却也不是十分难的便将那长棍挥舞出来的无数血红长棍虚影给完全打散,让那些长棍虚影根本无法伤害到虚影本身,更无法伤害到悟道子。

    “斗狂子!你到底要搞什么?!谁胜你就对付谁,这样搞下去,这战斗什么时候才能够结束?!”悟道子此时郁闷若狂,大吼着。

    他好不容易将罗帆限制在那立体符篆之内,现在正是收割胜利果实的时候,怎奈斗狂子居然插上一手,让他根本分不出精力去对付罗帆,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是何等的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为什么要劫数战斗?!我要战到天荒地老,战到天地毁灭!哈哈哈……”斗狂子哈哈大笑着道。

    他的兴奋,他的决心,他的战意,便是普通凡人都能够清晰无比的感应到,更何况是悟道子这等存在。

    听到斗狂子这样的言语,悟道子眼中烦躁之色更是浓郁。他可不是什么战斗狂人,战斗到天荒地老,天地毁灭?这对他来说简直便是最为残酷的酷刑,他怎么会愿意,又怎么可能愿意?!

    “你这疯子!”他大吼一声,手中青铜尺子极速挥舞,那青铜尺子之上涌出的人形虚影动作更加快速,手段也更加的强力了。

    “好!”斗狂子感受到那越来越大的压力,却是大吼一声好,反而是战意更加的高涨,声音更加的兴奋了。相应的,他手中长棍的招式动作,也变得愈发的精妙,那涌出的血红光芒,变得更加的坚凝,威能也变得愈发的强悍了。

    这样的情况,一看便知,悟道子加强攻势威能,想要将他快快打败的决定正和他意,甚至可能是给他带来了更大的好处!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