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彻悟

正文 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彻悟

    愤怒无比的悟道子动作愈发的激烈,手中青铜尺子的第二重威能被他不断的激发出来,那威能,当真是惊天动地,让整个天地都似乎随着其施展而产生着种种莫名的变化。

    罗帆此时被那灰蒙蒙的层层立体符篆护在中央,将外界矩尺时空的影响完全隔绝出去,整个人悬浮在那里,紧紧的盯着外界悟道子和斗狂子两人的战斗。

    他们两人的战斗之中蕴含了无数巅峰准圣的奥妙,让罗帆看得大有所得,只觉得眼界随着他们战斗的进行而大开。

    至于斗狂子和悟道子之间的对话,他却是并不在意。

    经过之前数日和斗狂子进行战斗,他早已是知晓,这斗狂子本身就是一个战斗狂人。战斗就是他的修行,战斗就是他的快乐,只有在战斗之中,他才会感受到真实。

    对于正常修士而言,休闲、修行是常态,战斗才是逼不得已而为之的点缀。但对于斗狂子来说,战斗才是常态,只有休闲、修行才是逼不得已而为之的点缀。

    在这样的心态之下,对他而言战斗时间自然是越长越好,甚至整个世界从开辟初始一直战斗到世界毁灭,天地消亡,那才是最好不过的。

    他甚至隐隐觉得悟道子以前是不是完全没有去了解过斗狂子,怎会连这个都不知道,连这个都需要去问斗狂子了。

    看了一会,罗帆将自己的视线一转。转向不远处那被包裹在矩尺时空之间的,那被他使用灰蒙蒙存在构成的立体符篆所封印在其中的苍木子的所在。

    那一个立体符篆依然是在那里存在着,那灰蒙蒙的,繁复玄奥到极处的模样,落入那矩尺时空之中,若沉若浮,便好似一点灰色的浮萍落入了海洋之中,随着那矩尺时空之中的方格不断的波动着,但却完全没有受到那方格的影响,没有受到那矩尺时空的影响。

    “这一场战斗若是没有外力加入。应该会进行很长很长的一段时间。现在甚至是悟道子想要脱离战斗都不可能了。除非他狠得下心毫不反抗的任凭斗狂子蹂躏,那就另当别论了。”罗帆看着那苍木子完全没有破封而出的迹象,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以斗狂子的道行境界,以他的性格。以他的实力来加入罗帆、悟道子、苍木子三人的战斗。就像是三国之间出现了一股平衡的力量。哪边的形势比较差,他就帮助哪边,让形势变得平衡。哪边占了上风,他就打击哪边,同样是让形势变得平衡。

    这般下去,很显然的,那争斗真的可能是绵延不断的进行下去,直到有外力来打破这平衡为止。

    “你们先打着吧。我先休息休息,体悟体悟再说。”想清楚这些,罗帆微微一笑,口中喃喃道。

    说着,他开始将自己的注意力投注在眼前这矩尺时空之上。

    这矩尺时空与他以往所见到的一切时空完全不同,这青铜尺子构筑这矩尺时空的神通,更是与他以往所见到的一切神通都不一样。

    这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一个大开眼界的机会,能够让他更能体悟到他所不曾了解的玄妙,能够让他的道行境界随着而获得他以往所不能想象的提升。

    ……

    就在罗帆的分身在这未曾破碎成为地球宇宙的天地之间加入一场看似永无止境的战斗之中的时候,在距离此时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的末法时代。在那天地与混沌状态的间隙之中,罗帆的本体此时却正在发生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这天地与混沌的间隙之间,因为包含了天地本身的奥妙,有包含了混沌的气息,其性质变得极为玄奇。

    却是能够超越时光,超越时空,让能够看透这间隙的修士通过这样的奇妙特性而具备超越时光的感知,突破时代的限制,感知到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的种种。

    而罗帆在之前,便是一直借助这样的特性和自己的分身联系在一处。

    他对于分身的一切遭遇,都看在眼里,对于分身的一切感应,一切变化,都了然于胸。无论是当初在那立体符篆内部修行还是和悟道子的冲突,还是后来见到悟道子和苍木子之间的战斗,甚至是之后获得一丝丝悟道蒲团上的气息,从而沉沦于那无穷无尽的符文虚空之间,一切的一切,都是如同他亲自感受一般,没有一丝半毫的遗漏。

    同样的,分身的种种收获,对于他来说,也同时便是他的收获。

    当他的分身突破了境界枷锁,从超脱之境的尽头突破平静跨入道尊之境的同时,处于不知多少亿兆年之后的罗帆本体,也同样获得了突破。

    他的道行境界,同时突破了那境界枷锁,同样是在瞬间跨入了道尊之境,成就了至尊至贵的道尊!

    他此时盘坐在那则界外面的立体符篆之上,他的身体之上开始弥漫出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

    这种气息,包含着无尽的奥妙,蕴含了无穷的威能,在出现的瞬间,整个天地与混沌状态之间的间隙之中,那灰蒙蒙的存在开始翻涌不休。

    隐隐间,这则界周围的灰蒙蒙存在似乎都要被排除开去一般。

    “没想到,我终究还是凭借这分身再度获得了这天大的好处,突破了这一个成圣以前最为坚固的境界枷锁。”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

    接着,他的整个心神,便被道尊之境所带来的玄妙感觉给完全淹没了。

    无穷无尽的至高玄妙,宇宙道理,混沌玄奥,在这刹那间凭空而生,直接淹没了他的整个心神意念,让他感觉自己在刹那间投入了无穷无尽的奥妙海洋之中。眼中所见,心中所感,耳中所闻,身躯所触,口中所尝,鼻中所嗅,无处不是他以往苦苦思索而无所得的奥妙。

    在这刹那间,则之世界观被大大的完善了。

    抬目望去,他所能感应到的混沌状态范围,也大大的增长了。其中他能够从混沌状态之中体悟出来的奥妙。也大大的增加了。

    而他的身体,他的力量,他的意志,他的感知。他的神魂。他的一切的一切。都在同时产生了惊天的变化,尽皆瞬间往上提升了不知多少倍。

    转眼间,他便感觉自己此时已经能够轻松的碾压在一瞬间之前的自己。

    不过。哪怕是这样,他也没有那种自己很强大的感觉这和他的强大并不矛盾,没有自己变得很强大的感觉,代表着他的提升,完完全全便是在他的绝对掌控之下,他对于自己的力量,对于自己的一切,都依然是如同过去一般能够完美的控制。

    对于能够完美控制的力量,自然不会有强大的感觉。

    这便像是一个普通人,从小孩一直成长到成人,他对自己的力量的感觉其实都是不变的。若是没有其他任何力量的效果来对比,绝对没有任何一个成年人对自己力量会和小孩有什么不同的感觉的。

    “原来,这就是道尊。”罗帆长长的叹息一声。

    他此时再看那冥冥中的大道,却自然生出一种俯瞰的感觉,那大道虽说宏大浩瀚,他和其相比依然是显得那样的渺小,但他却有种感觉,这大道,已经再也不能影响到他,大道的任何变化,已经再不能作用在他的身上。他,本身已经成为比起这大道更为尊贵的存在了!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罗帆喃喃着,脸上现出了一种无比满足的笑意。

    一种大圆满,大自在,大逍遥,充斥着他的心神意念之间。

    罗帆在此时就站在那则界周围的立体符篆之上,他微微张开双手,双眼微微闭上,脸上挂着惬意满足的笑容,看起来就像是正在享受着什么无比美妙的感觉一般。

    现在,距离当初他开始关注那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的分身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数万年之久,毕竟将本体和分身之间分割开来的,乃是时间,却并不是空间。因此,两者经历的时光,自然是并不同步的。

    甚至可以说,若是罗帆愿意的话,甚至能够直接关注到分身在任何一个时间点的种种遭遇,毕竟,对本体来说,分身遭遇的一切,都已经是发生过了,只要有分身的存在作为联系,什么时间对于本体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区别的只是,那却并没有必要。毕竟,既然已经是发生过了,本体浪费一点时间来体悟那分身的每一点经历又会如何?反正对事情不会有影响,倒不如跟随分身体悟那种种感应,种种变化。

    至于了解分身未来时间点的遭遇再转告过去时间点的分身,那更是没有必要。

    若是将分身未来的遭遇告知过去时间点的分身能够改变未来,那就表示那个未来并不是真正的未来,告诉他根本没有意义,依然是让他经受完全陌生的未来。而若是无法改变未来,那告诉他岂不是徒增烦恼而已,又有什么意思?

    正是因为这样时间的不同步,所以在不知多少亿兆年以前的分身已经经历了几百万近千万年之久了,但罗帆的本体,却只不过是经过了数万年而已。这显然是因为罗帆并没有太多的耐心,去浪费时间体悟分身的那些繁复的杂事,直接跳过了许多杂事所浪费的时间的缘故。

    罗帆站在那立体符篆之上,细细的品味着那种道尊的美妙感觉,足足大半日,他方才缓缓的从那美妙感觉之中回过神来。

    低头看看脚下那巨大的立体符篆,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一个立体符篆有着一万两千九百六十层之多,在以往看来已经是精妙玄奥,包含了无穷的至理,拥有无限的威能了。

    但,在他成就道尊之后,在他明悟了许多那气息符文结构的奥妙之后,这一个立体符篆却是显得那样的粗陋。简直达到了让他不忍卒睹的地步。

    “却是将其真正的威能给完全浪费了。”罗帆看着这立体符篆,摇摇头,叹息一声。

    他心念一转,抬步一跨,已经来到了这立体符篆之外,直接悬浮在那无边无际的灰蒙蒙存在之间。

    在以往,这灰蒙蒙的存在还能够对他造成很大的影响,让他需要借助那立体符篆的威能才能够将这影响完全隔绝。但在此时此刻,这无边无际的灰蒙蒙存在对他来说,却是如同普通的灰雾一般。根本对他无法造成任何的影响。

    他悬浮在那里。任凭周围灰蒙蒙的存在缠绕,便好似那些灰蒙蒙的存在并不存在一般,显得是如此的从容,如此的淡定。

    站在这里。罗帆抬手向着那巨大的。一万两千九百六十层的立体符篆一指。

    刹那间。那立体符篆一震,无穷无尽的奇异光华从那立体符篆之上直冲而出。这些光芒,便是那灰蒙蒙存在撞在这立体符篆之上所发生的异变。乃是一直存在着的,之前之所以不显现出来,却只不过是因为罗帆借助这立体符篆的妙用,将这光芒完全内收,灌入那则界之中而已。

    此时显现出来之后,这一个恒星一般的一万两千九百六十层立体符篆就仿佛变成了一个普照万物的太阳一般,哪怕是无边无际的灰蒙蒙存在都无法遮掩住,传播出很远很远。

    眼见如此,罗帆指向那立体符篆的右手微微摆动,刹那间那立体符篆完全崩溃,一层层的立体符篆直接化为无数到丝线,重新一转,便组成了无数个立体符篆,形成了一团云雾,依然维持着之前恒星大小的球体模样。

    当这变化产生之时,那从这求体之上散发而出的无穷光华,在瞬间完全消失。甚至若非此时有着罗帆的力量守护,这些立体符篆都会被周围灰蒙蒙的存在给完全冲散,完全吞没了。

    之前那些立体符篆组成的球体能够拥有那样不可思议的威能,能够抵挡住那无穷灰蒙蒙存在的撞击,甚至反过来将这撞击的力量转化为无穷光芒,这却并不是这些立体符篆的材质多么高级,而是因为这立体符篆的结构的玄妙!

    若是没有这结构,这些立体符篆本身落入这天地与混沌的间隙之间,只是一瞬息之间,便会被完全吞没,完全同化,最终完全消失无踪。哪里可能有任何抵挡能力?

    此时此刻,这立体符篆已经从原来的结构完全分散,便是失去了那结构,自然无法抵挡那灰蒙蒙存在的侵蚀,同化了。

    “必须在十个呼吸内完成,不然则界都会受到不可弥补的损伤!”罗帆心神意念之间闪过如此念头。

    那立体符篆球体原来存在的意义,便是为了守护则界不被这间隙中的灰蒙蒙存在所得侵蚀、同化。此时那立体符篆的整体结构崩溃,则界失去了守护,罗帆便只能凭借自身的力量来将这整个则界护住,不让其受到侵蚀。

    不过,哪怕罗帆此时已经是道尊,神通威能甚至比起巅峰准圣巅峰的存在还要恐怖,但却也是有限的。

    他要护住自己自然是毫无问题,甚至都不需要他施展什么手段,自然就能够让身体不受周围的灰蒙蒙存在影响。但要他护住一个那样大的则界,更要护住这堆积起来如同恒星一般大小的巨量立体符篆,对他来说却还是太过勉强了一点。

    十个呼吸时间,这便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若是超过十个呼吸时间,他的力量便不可能再完美护住这些,便是他再不愿意,也只能任凭则界受到那灰蒙蒙存在的侵蚀,最终完全消亡,同化于周围那灰蒙蒙的存在之中,连同则界之中的一切生灵,一切物质,一切力量,都不可能逃脱出来。

    面对着眼前这样的情况,罗帆脸上没有任何焦急的神色,神态动作依然从容淡定。

    他的双手轻轻摆动,配合着自己的心念,配合自己的意志,开始将那无穷无尽的立体符篆进行操控。

    随着他的操控,那无数的立体符篆开始按照某种极为繁复,极为玄奥的规律进行重新的组合起来。

    这些立体符篆直接组成了九十九个球形的立体符篆层看起来就像是九十九个圆形的蛋壳一样。其中,每一层立体符篆层之间的结构都是根据他所悟出的,最为坚固的结构进行组合。九十九个球形立体符篆层,就相当于九十九种他所悟出的,最为坚固的立体符篆层结构。

    这九十九层立体符篆层成型之后,罗帆脑海之中忽然有着道道智慧的光芒闪过,无数灵感忽然凭空从他的心灵深处泛出。

    就在这刹那间,罗帆猛然间豁然开朗,忽然悟透了以往让他怎么想都想不通透的问题答案,不由得哈哈大笑:“原来如此!”

    笑着,他不再迟疑,抬手在虚空之间快速无比的勾勒着。看他那勾勒的模样,就像是正在勾勒着一个又一个的文字一般。

    随着他的勾勒,那九十九层立体符篆层开始按照某种极为特殊的顺序叠加在一起,最终形成了一个立体符篆球体。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