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章 机会来了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章 机会来了

    福德子看似年轻,其实却是在场修行岁月最为长久,道行境界也是最为高深的存在。

    在场诸人当中,悟道子乃是圣人万妖之祖门下弟子,苍木子乃是圣人太上道祖门下弟子。而雨神子乃是娲皇宫弟子,那神禅子乃是佛门子弟,自然便是那圣人阿弥陀佛的弟子了。而那无为子却是圣人鸿蒙老祖的弟子。再加上斗狂子乃是圣人通天教主门下,这福德子却是圣人元始天尊门下大弟子。

    如此算起来,在场八人之中,却是包括了这天地之间所有七大圣人的门下弟子。却也算是极为难得了。

    “此人乃是罗帆,乃是从后世通过时代涡旋穿梭而至的一名修士。当初他刚刚到来之时,只不过是大成准圣而已,却不知他为何只是短短的数百万年之间便能获得这样的突破,居然成就了巅峰准圣,而且神通威能增长到这样的地步。”在场诸人之中,除了悟道子之外,只有雨神子见过罗帆,跟福德子介绍解释的,自然就只有雨神子了。

    福德子听得雨神子这样一说,不由得微微一愣,接着不由得大为赞叹起来。

    “圣人师叔的谋划果然是深不可测。原先我还一直认为这样的谋划并无意义,却不想居然能够引来如此天纵奇才。居然在这天地间只是短短不足千万年便突破了修行最大的**颈,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啊。”福德子赞叹道。

    看向罗帆的眼神,已经是变得十分的欣喜。

    “悟道子师弟。你当真是好福气啊。”福德子赞叹着,对一旁面色不豫的悟道子说道。

    “师兄笑话了,这只是师尊的计划完美,却并非我的福气。”悟道子面色微僵,口中道。

    “悟道子师兄可是说笑了,我们所有人都有圣人至尊赋予的计划要施行,但却唯有悟道子师兄有了成果,而且还是这样强大的修士,不是师兄的福气,又是什么?”雨神子嘻嘻一笑。道。

    悟道子面色更加的难看了。

    从后世引来一名修士。原本只是大成准圣而已,虽说不是普通的大成准圣,但对自己来说也没有什么威胁,自己想要灭掉他只需要顶着师尊的不喜而已。但如今。只是耗费了短短的数百万年而已。这大成准圣居然便已经咸鱼翻身。居然突破了**颈,成为巅峰准圣!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哪怕是巅峰准圣对他来说也只是稍稍麻烦一点而已。却没想到。这修士不突破尚且罢了,一旦突破,其神通威能居然强大到如今这个地步,居然反客为主,让他都无法制服,眼看着若非是苍木子在一旁守护,他说不定都要完全脱离自己的控制,甚至反客为主,要对自己进行控制了。

    面对这样的修士,他怎么可能会觉得这是自己的福气,自己的幸运?

    若是眼前这人如同那听话的传宗道人那般,只听到自己圣人门下的名头便纳头便拜,从此什么话都信而不疑,那才是他的福气,才是他的幸运呢。

    “福德子师兄,不知我们是现在动手,还是再等等?”雨神子看着场中罗帆和斗狂子之间那激烈无比的战斗,笑着问道。

    “再等等吧。现在时机不对,若是现在动手,斗狂子师弟突破的可能性并没有达到最高,怕是会浪费了这次难得的机缘。”福德子道貌岸然的道。

    他的意思,却是所有人都听得出来,各自现出莫名的笑容,看向斗狂子的目光都变得危险无比。

    其中,那目光最为危险的,却是那看起来娇小玲珑的无为子,那牙齿咬得滋滋作响,实在是渗人之极。

    “斗狂子师弟可以不用去管,但苍木子师兄怕是不能不管吧。不知福德子师兄可否出手救出苍木子师兄。”雨神子眼光一转,转向在罗帆身后不远处那被霞光包裹住的苍木子,口中说道。

    “苍木子师弟确实不能不管。”福德子微微一笑,道,“只是,我现在却不好出手。那罗帆和斗狂子师弟此时战斗正酣,我若是出手救出苍木子师弟,定然会影响那罗帆。到时候怕是就会让斗狂子师弟突破的机缘就此消失,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苍木子师兄不能救!”无为子在此时吃了一惊,来不及等福德子话音完全落下,便直接接口道。

    “我是说,现在对斗狂子师兄的修行实在是太过重要。若是错过了这一次,不知还得等几千万年才能找到同样的机会。反正现在苍木子师兄并无真正的危险,不如便让苍木子师兄再在那里呆上一会,免得打扰了斗狂子师兄的机缘吧。”无为子方才的话刚一出口,就知道这话说的不太合适,连忙接下去解释道。

    在场诸人之中,悟道子和苍木子的关系最好。甚至苍木子此时会陷入这样的尴尬境地还是因为要来帮助他所造成的。从心底来说,他自然是希望能够尽快救出苍木子来得好,之前被无为子一声断然拒绝,他确实是心中有些不爽。但听到后来,却是觉得无为子说得相当有道理,此时救出苍木子确实是相当的不合适。

    “苍木子,暂时便先委屈你一下了。等事情完了,我再亲与你赔罪吧。”悟道子心神意念之间闪过这样的念头,便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也不说话,更不动手,和其他人一起看着前方斗狂子和罗帆之间的战斗了。

    斗狂子此时已经完全忘记了外界的一切,他此时双眼之中燃烧的是熊熊的战火,那种随时可能失败,随时可能死亡的感觉紧紧的缠绕着他,让他只能将所有的精神,所以的意志都投注在前方的罗帆身上,努力的和罗帆战斗着。不敢有丝毫走神。

    这战斗,激烈到无法想象,斗狂子几乎已经是将他一生当中所修行的所有神通都发挥出来了,那长棍舞得当真是如同将天地宇宙的一切战斗奥妙都展示出来一般,每一次震动,都引起整个天地的剧烈震荡,每一次弧线的变形,都包含着直达大道的无上奥秘,任何一点他所舞动的长棍变化透露出去,都足以让任何一名巅峰准圣耗费无穷岁月来体悟。甚至能够让其战斗能力获得超乎想象的提升。

    但。就是他这样玄妙的战斗手段,面对罗帆的时候,却依然是左支右绌,根本难以获得真正的效果。

    他的形式。在变得越来越狼狈。正在努力的向着失败的方向跨进着。

    他与罗帆的每一次力量的冲击。都在他的身体内外留下了深深的痕迹,让他的力量随着而受到极大的冲击,让他需要耗费越来越强的心力才能够继续控制他的力量。继续发挥那超乎想象的战斗力。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种失败的感觉,在斗狂子的心中变得越来越明显,这也让他越来越兴奋。

    失败,是他毕生的追求。有成功,又失败,那才是战斗!只有成功,没有失败,那只是成功,却并不是真正的战斗。

    而他所修行的战斗之道,需要他拥有完整的战斗。也即是说,需要他有完整的失败!只有完整的失败,才能够让他真正明了什么是战斗,才能让他更深入的体悟战斗之道,从而让他的道行境界获得突破。

    正因如此,在感受到这种失败的气息的时候,这斗狂子方才没有气馁,反而变得兴奋起来。

    “多少年追寻的突破机会就在今日了!哈哈哈……”斗狂子心神意念之间此时依然存在的那丝丝念头便是如此。

    他身形如电一般,在虚空之间不断的挪转这,一道道玄之又玄的轨迹,一个个奥妙无方的动作,一种种精巧难言的战斗神通,不断的显现在虚空之上。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在他的神通影响之下,简直如同橡皮泥一般,被他随意的搓揉着,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不断的投向前方与他正对着的罗帆。

    不过,他的这些手段,对于罗帆来说,却是没有多少效果。

    罗帆的武学造诣极为惊人,甚至已经是近乎登峰造极了。手中明红如玉的大斧游转劈斩,斗狂子施展出来的种种攻击,直接便被他化为无形,只能够让周围原本已经完全粉碎,却被两人的力量完全镇压不能崩散的时空粉碎程度更上一层,但却依然没有脱离他们两人力量的镇压,依然是保持着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的形态。

    罗帆所修行的乃是以则之世界观为基础的道果大道,自然并不是什么战斗之道。不过,这道果大道包罗万有,这战斗对他的好处虽说不似对斗狂子那样大,却也是颇有好处,让他随着不断的战斗而对自己的道行有了越来越深入的体悟,对于道尊之境的奥妙,变得越发的了解。

    隐隐间,甚至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有着继续向上提升的趋势。

    道行境界刚刚突破**颈的时候,本身便是处于一种突飞猛进阶段的时候,此时的罗帆,刚好便是这个时候。在这样一个阶段,道行境界的提升,比起一般时候要容易上许多。正是因为如此,此时的罗帆方才会仅仅因为这一场如此激烈的战斗便产生道行境界有所松动,要往上提升的感觉。

    随着他这种感觉的出现,他的攻势自然是变得愈发的凌厉。

    一道道立体符篆组成的斧影从他手中的明红大斧之中喷洒而出,直接铺天盖地的向着斗狂子直冲而出。

    这些斧影每一道都蕴含了无穷的威能,包含了毁天灭地的威力,若是直接爆发开来,足以将方圆数百万里范围的虚空完全化为类似混沌状态的混乱景象。

    面对着这样的斧影,斗狂子面上神色一肃,手中长棍微微震颤着,刹那间有着一种金光从那长棍之中直冲而出,向着那无穷的斧影直冲而出。

    这金光威能极为强大,隐隐间有着那矩尺时空的妙用。更有着苍木子手中法宝散发的霞光的性质,那些斧影面对着这些金光,却是没有造成多少影响,便直接和那些金光完全湮灭,两者尽皆化为无形,根本无法产生多少效果。

    “好了,现在斗狂子师弟已经到了关键时刻,正是我们帮助他的时候。”这时,在一旁观看着的福德子微微一笑,道。

    他这句话。便是一个信号。在这话说出口之后,在场所有人,无为子、雨神子、悟道子、神禅子、福德子同时动手。

    无为子抬手拿出一把四尺长剑。这把长剑就像是普通的青铜长剑一般,看起来极为普通。出现之后。她直接便带着这长剑。近乎身剑合一的向着斗狂子直冲而出。

    那长剑看起来是这样普通,但那效果却是极为惊人。在那一瞬间,好似方圆数万里范围的时空都完全处于这长剑的控制之下一般。那长剑的攻击。就好像直接连通因果一般,让那长剑的目标无论躲避到哪里,都不可能真正躲开这长剑。

    无为子此时双目含煞,嘴角透出一种快意的笑容,那样子,几乎便是要将斗狂子直接斩落在剑下,让斗狂子直接身死道消,魂飞魄散。

    紧随无为子身后的,不是其他人,正是悟道子。

    悟道子手中拿着那把青铜尺子,这一次他却是没有将那青铜尺子的第二重威能激发出来,而是直接拿着尺子的本体向着斗狂子直扑而去,他的身形动作,他的扑击方位,和无为子配合得无比完美,无比默契,两者的攻击根本没有任何干扰,反而是因为这完美的配合而使得其威能大大的增强,达到了一加一远大于二的效果。

    雨神子并没有落后他们两个多少,她此时手中拿着一面镜子,那镜子乃是青铜所制一般,看起来便像是普通的梳妆镜,但上面却显现出种种不可思议的景象,直接对着斗狂子就直冲而去,在直冲过去的过程之中,那镜子之中所显现出来的景象变幻无穷,那镜子更是随着其景象的变化而变化着其运动轨迹。

    那镜子之中的景象变化速度快速得超乎想象,哪怕是在场都是巅峰准圣,却也看不清其景象到底是显现出什么。

    但,随着这镜子的变化,无论是无为子还是悟道子,都发现自己隐隐间能够感应到自己攻往斗狂子的方式有着微微的改变,变得更加的完美,变得更加有成功的可能。

    在雨神子旁边的是神禅子。

    神禅子手中拿着念珠,这念珠看起来也是很是普通,就像是普通的木头雕刻而成一样,他将这念珠当空一放,这念珠就好像普通的念珠一样向着斗狂子冲去。

    而他整个人却跟在念珠后面,似乎在对那念珠进行着调整。

    在他们之后,才是那最强的福德子。

    福德子手中拿着玉如意,身形在半空中凭虚一步一步的向前跨进。他的动作悠闲自得到无法想象。但那速度,却丝毫不比悟道子、无为子、雨神子、神禅子他们慢上半分。手中的玉如意随着他的前进反而变得愈发的内敛。原先刚刚出现的时候还像是绝世美玉雕刻而成的一般,一看便是极为珍贵。但随着他的前进,那玉如意的材质看起来反而是愈发的低劣。等到他和诸人来到斗狂子不远处,被斗狂子感知到的瞬间,那玉如意的材质,看起来已经变成了玉色塑料一样,那低劣的材质,和福德子那道貌岸然,仙风道骨的模样根本就完全是两个极端。

    在福德子他们到来的时候,罗帆便已经是有所察觉了。

    只是,当时他和斗狂子的战斗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他没有什么心力来管他们而已。

    在方才,当他们各自祭出一看便是和悟道子手中青铜尺子级数差不多的法宝向着他和斗狂子的战圈直冲而来的瞬间,他便是大吃一惊,差点便要放弃一切直接逃走了。

    他虽说如今已经有了独自面对一名圣人门下的巅峰准圣的自信,但却不认为自己能够抵挡住六名圣人门下巅峰准圣手持超越巅峰准圣级数法宝的合击。

    若是他们几人冲过来的原因是为了帮助斗狂子,为的是攻击自己,那么他当然是只能有多远跑多远了。

    就在他正打算逃离的瞬间,他却忽然发现一件很是诡异的事情。

    他们几人的攻击目标,居然并不是自己,而是与自己战斗的另一个人,斗狂子!

    “他们看起来都是圣人门下,怎的会有这样的深仇大恨?居然是在此时此刻要落井下石,在斗狂子处于下风的时候居然还要攻击他。看那攻击,简直是要置他于死地啊!”罗帆心神意念之间电闪过这样的念头。同时,止住了逃跑的打算,开始催发自己手中那明红大斧的最强威能,直接将这明红大斧向着斗狂子的头颅值斩而去。

    这明红大斧乃是罗帆使用全新的方法将时代潮流的玄奥具现化出来的大斧,其威能强大得不可思议。

    若是斗狂子真的被这大斧给斩中头颅,罗帆相信,他绝对会形神俱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的。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