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败亡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败亡

    斗狂子此时已经感觉到那种败亡的韵味已经是铺天盖地,完全遮掩了他的一切感知,让他好像整个人完全投入那种败亡的韵味之中一般。

    这样的感觉,对他来说,早已是超过了他所期待的失败的层次了。

    他希望获得失败,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是受虐狂。而是他为了圆满他的战斗之道,让他知晓战斗除了胜利之外的另一种情况。

    在这样的情况下,适度的失败,对他来说便是天大的机缘,能够让他明悟自身所修行之道的缺失之处,从而道行境界获得不小的突破。

    但,这样他所期待的失败,却并不包含死亡!

    若是身死道消了,哪怕是悟得所修之道的缺失之处又能如何?一切早已尽皆成空,他又怎么可能会期待败亡?

    正是因为如此,败亡,这虽也是失败的一种,但却已经是超越了他所期待的了,已经是超越了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了。

    因此,在此时此刻,就在这败亡的感觉由心而生的瞬间,斗狂子瞬间从那种极为难得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心念微动之间,已经是发现了周围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福德子、悟道子、雨神子、无为子、神禅子这几人那看起来近乎凶神恶煞的眼神,让他瞬间知晓,自己若是没有什么合适的应对,今日,此处,怕便是自己的身死之时,葬身之地了。

    一时间,他大吼一声。手中的长棍暴涨,瞬间从原来的碗口大小增大到了大柱一般,微微一震之间,金光璀璨无比的从那长棍之中爆发出来,这些金光玄妙异常,每一道金光之中,都包含了时空万物的诸多奥妙。

    这些金光出现之后,化为一片光幕,瞬间将斗狂子包裹起来。

    斗狂子并不是愚昧之人,眼前这些人之中。任何一个都有着和自己相持的实力。他们合在一起,更施展出他们本身得自圣人所赐的法宝出来,那威能之强,根本便是超越了一切巅峰准圣所能承受的范围。他若是不防御。那定然是在一瞬间便被绞成齑粉。化为无形。

    这金光奥妙非常,自成时空,自成天地。罗帆手中的明红巨斧毕竟是最快,直接便劈在了那金光之上。

    刹那间,整个天地都剧烈的震了一震。

    那天空之上的十个太阳好似在一瞬间黯淡了一下,似乎所有的光芒都在刹那间被某种不可思议的存在所吸收了一般。

    接着,那被金光包裹住的斗狂子只感到脸色一白,一口鲜血直接就从他的口中直喷而出。

    这,是斗狂子加入这战斗数日一来所喷出的第一口鲜血!这样的狼狈景象,让人一看便知晓他此时所受的冲击到底是多么巨大,让人一看便明白罗帆这样一斧他拦起来到底是多么的幸苦!

    只是,虽说是狼狈,虽说拦得幸苦,但毕竟还是拦住了。罗帆手中的明红大斧蕴含那样恐怖的威能,包含那样不可思议的妙用,但面对那金光,却只能透过那金光给斗狂子一点点的伤害,让他吐出那么一口鲜血而已,却无法劈开金光,无法真正伤害到他。

    斗狂子大吼着,手中那柱子一般的长棍微微一震,一股无穷大力便从那金光之上反击而出,要冲过罗帆的重重防御伤害罗帆。

    只是,罗帆身体周围却是包裹着那一层好似无形无质一般的立体符篆,那反击的力量一接触到那立体符篆,便猛然一震,好似瀑布遇到礁石一般,激起了极为巨大的声势,但却无法伤害到那礁石,让那礁石在那巨大的瀑布之中屹立不倒,没有丝毫动摇。

    这时,最先动手的无为子已经是身剑合一,直接撞入那金光之中了。

    那无为子手中所青铜剑也是一件超越巅峰准圣级数的法宝,其威能绝不比悟道子的青铜尺子差上一丝半毫。此时此刻这青铜剑与无为子全部力量合在一起撞过来,斗狂子哪里还有时间去管罗帆如何,连忙将手中的柱子一般的长棍不断颤动,努力的控制周围的金光抵挡那青铜剑。

    进攻原本就是较防御有优势的。

    那青铜剑的所有威能凝聚在一点,而那长棍的威能却为了守住斗狂子的全身而成为一个球面形状,如此以点对面,那相撞的结果已经是很显然了。

    那青铜剑带着无为子直接便冲破了那金光的防御,直接向着斗狂子直冲而去。

    若是原来斗狂子手中的长棍依然是那碗口大小,现在定然已经是无法防御了。但奈何此时此刻斗狂子手中的长棍已经变成了柱子一般,因此他在身前一摆,这长棍便如同盾牌一般挡在他和那青铜剑之间。

    他的这一摆长棍的方式奥妙非常,包含了他这一生所经历的无数次战斗的精妙,那玄之又玄,无迹可寻的动作,除了武学造诣高深如同罗帆这等存在能够把握住,看清其具体姿态之外,其他任何修士都根本反应不过来。这无为子虽说也是巅峰准圣之中的巅峰,也是圣人门下,但她毕竟战斗经验远不如斗狂子,却是根本无法做出反应。

    那青铜剑直接就刺在那长棍之上。

    咔轰一声巨响。

    天地再度一震,天空之上刚刚恢复过来的十个太阳重新一暗,那斗狂子更是感到周身剧烈震荡,又是一大口鲜血直喷而出。

    这一次,他所喷出的鲜血甚至不是之前那种淤血,而是鲜活无比的,包含着生机与力量,甚至在半空中便化为无数奇异鲜血生灵的鲜血。

    斗狂子的面色再度变得惨白起来。

    无为子还想要动手的时候,悟道子那青铜尺子已经是顺着她所劈开的金光缝隙直接向着斗狂子而来了。

    无为子和悟道子的配合默契无比。在瞬间便身形一闪,给悟道子让开了位置。那悟道子手中的青铜尺子直接便穿过了那长棍,向着斗狂子的头颅直点过去。

    眼看着,斗狂子的头颅便要被这青铜尺子一点给完全点灭,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了。

    若是原来的,没有任何进步的斗狂子,对于此时这样的情况,定然是没有丝毫办法。但此时此刻却不同,在那种无比强烈的败亡危险刺激之下。他对于战斗之道的体悟获得了不小的提升。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居然反应了过来。

    身形往后疾退的同时,手中的长棍再度一摆,在近乎不可能的情况下。在虚空之间绕过一道奥妙至不可思议的轨迹。直接便挡在那青铜尺子和他的头颅之间。

    悟道子的战斗经验虽说比起无为子要丰富一些。但比起斗狂子这等战斗狂人来说,还是差得极远极远,根本无法做出相应的应对。手中的青铜尺子来不及转移位置,直接便击中了那柱子一般的长棍!

    咔轰一声巨响。

    天地剧震,十日暗淡。这次,却是周围的时空都无法被镇住,一片灰蒙蒙的,类似混沌一般的混乱状态直接在那撞击之间产生,如同一片灰蒙蒙的云团一般包裹住悟道子和斗狂子周围。

    悟道子本身有着那青铜尺子的威能守护,在这灰蒙蒙的云团之间根本如同在正常空间一般,完全没有任何变化,而斗狂子身体周围的金光却是连罗帆手中的巨斧都能够抵挡得住,这些灰蒙蒙的混乱景象自然更不在话下了。

    而罗帆和无为子不用多说,罗帆有着身体周围那一层灰蒙蒙存在构成的,无形的立体符篆守护,自然不会有事。那无为子手中的青铜剑也是超越巅峰准圣级数的法宝,护住她当然更没有问题。因此,在场几人,却是没有一个因为周围那灰蒙蒙云团的出现而有任何变化。

    斗狂子极为勉强的接住了悟道子手中青铜尺子的那一次攻击,表现得比起方才更加狼狈。口中的鲜血一口一口的吐出来,那些鲜血比起之前抵挡无为子攻击的时候更加鲜活,所化的血色生灵更加的强大,也更加的玄奇。

    只是,周围毕竟是那灰蒙蒙的混乱,若是在其他位置,这些血色生灵还有着生机,在这里,便是罗帆他们都需要凭借种种手段方才能够护住自身,这些血色生灵刚刚诞生,怎么可能逃脱得开。

    却是被周围那灰蒙蒙的混乱给一个扭曲,就完全化为虚无,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看来,这些人以前都是被斗狂子给得罪惨了。不然不会这样下死手来对付他的。”罗帆看着从外面陆续冲进来的雨神子、神禅子以及福德子三人,暗自想到。

    雨神子他们几个的速度不比无为子和悟道子慢上多少,在悟道子的青铜尺子撞上那长棍的时候,雨神子已经是御使那青铜镜子冲入了那金光之中了。

    那青铜镜子之上快速的闪现着无数的光影,直接穿过无为子,穿过悟道子,穿过抵挡住悟道子的长棍冲向斗狂子的头颅。

    面对着这样的青铜镜,斗狂子已经来不及使用那长棍来抵挡了。他大吼一声,双眼之中闪过疯狂的光芒,半边身体瞬间崩溃化为血雾,直接在他身前凝成一只大手。

    这一只大手速度极快,所凝聚的方位也极为玄妙,当其真正成型的瞬间,刚好便是那青铜镜撞入手心之中的瞬间。

    就在这时,那血雾组成的大手猛然一握,就将那青铜镜子握在手心之中。

    这青铜镜子的运动方位极为玄奇,极为奥妙,在虚空之间每一刻都自我调整不知多少亿次,而每一次调整,都是根据其遭遇的情况来应对。正常来说,若是斗狂子使用那长棍来拦截这青铜镜,哪怕是再精妙,都不需要雨神子调整,这青铜镜就会自然变幻,绕开那防御,直接让斗狂子的拦截化为泡影。

    但此时此刻,斗狂子并没有使用这样的方法。

    他直接崩散自己半边身体,将半边身体的力量。奥义,直接凝成大手将那青铜镜握在手心里面,这变化过程,根本不需要经历时间,更不需要穿过空间,就像是亘古以来就已经存在于这里,就已经将那青铜镜握在手心里面一样。根本让那青铜镜来不及反应,更不可能躲闪过这血雾大手。

    因此,才会被这血雾大手直接握在手心之中。

    只是,这青铜镜毕竟是超越巅峰准圣级别的法宝。哪怕是其最精妙的变化被斗狂子以极大的牺牲给躲过去了。但这青铜镜本身的威能。还是极为不可思议的。

    在这相撞之间。那青铜镜的威能直接爆发出来。

    咔轰一声巨响,天地震荡,那血雾大手直接便被崩散成为无数血雾,再无法维持大手的模样。却是直接便被那青铜镜给完全轰散了。斗狂子在这一瞬间却是不是吐血。而是有着七道鲜血从他的七窍直冲而出。看起来就像是整个人变成喷泉一样。那惨烈的模样,让人看了便心生寒意。

    而那雨神子所祭使的青铜镜却也在这时失去了再度前进的动力,直接停滞在那里。

    斗狂子那样惨烈。与他毫无保留硬碰一场的雨神子却也不是毫发无损,她的身形停滞在半空中,面色白了一阵子方才恢复过来。

    算起来,雨神子却是三人当中表现最为狼狈的一个。其他无为子和悟道子两人虽说攻击被抵挡住了,但自身却没有多少损伤,神色动作看起来和之前一般无二,就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这其中的原因非是其他,正是因为对于他们两人的攻击,斗狂子只不过是努力抵挡过便算,而对于雨神子的攻击,他是进行反攻的。仅仅是抵挡而已,无为子和悟道子所需承受的就是自身发出的力量而已,因为有了准备,自然是不会受到多少损伤了。而雨神子所需承受的,却是不单单是如此,还有斗狂子所发出的更为恐怖的力量,表现不狼狈都不可能。

    神禅子和福德子的速度同样快速,不等雨神子他们重新凝聚攻势,便已经是跨过他们,同时向着斗狂子攻去。

    神禅子手中的乃是一窜念珠,看起来很是普通,但却无论什么力量都无法阻挡,无论是那战斗产生的,灰蒙蒙的一片云团,还是那斗狂子所发出的那些金光,都在这念珠之前,没有丝毫阻拦之力,让那念珠并着神禅子轻松穿过,没有发挥任何阻拦的作用。

    而福德子手中那看起来已经变成塑料制成的玉如意,却是如同号令一切一般,那无数阻挡力量并非无法发现,而是直接屈服与那玉如意之下,在其经过之前,便自然而然的让开,显露出让玉如意好福德子通过的路线,让其直接和神禅子一同来到了斗狂子身前。

    “斗狂子师弟,不必谢我。我们是师兄弟,帮助你突破,是理所应当的。”福德子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居然还有空开口。

    而他这句话,在这样瞬息的时间里面说完,居然也能够让在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没有混淆其中任何两个字。

    斗狂子听到这声音,眼中闪现出无穷的怒火。

    把自己杀成这般模样,居然还说是帮助自己,还说自己不用谢他?这世上还有这般无耻的人吗?!

    福德子并没有留出让斗狂子回骂的机会,手中的玉如意已经在同一时间和神禅子手中的念珠同时击中了斗狂子。

    斗狂子方才拦截罗帆、无为子、悟道子和雨神子四人的攻击已经是耗尽一切精力了。此时面对最凶猛的福德子和神禅子两人,只来得及将身躯爆开,化为血雾想要努力抵挡一下而已,便整个人被那玉如意和念珠完全轰散了。

    在被轰散的一瞬间,斗狂子的心念好似超脱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界一般。

    刹那间,无穷无尽的念头淹没了他的意志。他的时间,好像在这一瞬间完全停顿下来一样,这原本微不足道的,不知多少亿万分之一毫秒的时间,在他感觉之中已经变得无比的漫长,漫长到根本看不到尽头一样。

    “这,就是失败吗。”在这样奇妙的状态之中,斗狂子的精神前所未有的清醒,对于自己所处的状态,更是有了极为深入的认知。

    “我就要死了吧。原来这就是失败啊……”他如此向着,脸上不由自主的牵扯出一个无比难看的笑容。

    随着他这样的认知,他以往以为自己已经遗忘了的记忆开始不断的从他的记忆深处不断的泛出。

    这些记忆,从不知多少亿年以前他刚刚诞生的时候开始,不断的发展,不断的演化,最终到他被通天教主收为弟子,传授战斗之道,再一直发展到如今,他最后败亡的时刻。这期间一切的一切记忆,哪怕再细小,再细微的记忆,都毫无任何遗漏的重新显露出来,让他好似重新经历了自己的整个生命历程一般。

    这样不知多少亿年的记忆从头到尾重新在他的心神意念之间经历过一遍,那所需要耗费的时间至少要数万年之久。但在此时来说,当他完全经历过这些记忆的时候,他依然是处于那生死败亡的那一瞬间,那数万年时间对他来说好似完全不存在一般。

    “原来,这就是战斗。原来一切就是这么简单。”当在此经历完整个生命历程之后,斗狂子忽然满足的笑了起来。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