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一笑泯恩仇?

正文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一笑泯恩仇?

    便在他这样满足笑出来之后,他感觉中的时间瞬间恢复。

    他整个人直接崩散成为无数血雾,甚至便是那些血雾,也在瞬间被完全崩散,最终化为虚无。

    在那一片灰蒙蒙的混乱之间,在那斗狂子原来所在之处,只剩下那一把柱子一般的长棍横亘着,散发出金色的光芒,在一片灰蒙蒙的混乱之间形成一片金色的净土。

    便在这时,福德子、神禅子、悟道子、雨神子和无为子这几人面上神色微微一愣。似乎有些欢喜,又有些怅然若失的模样。

    他们对视一眼,叹息一声。那福德子刚想要说什么,忽然间面色一变。

    就在他面色微变的瞬间,其他人也都面色微变,之间得那横亘在一片灰蒙蒙之中的巨大长棍上面所散发出来的金光猛然一收。瞬间就完全收敛于无形。

    接着,无穷无尽的金光如同爆发一般,从那长棍之中直冲而出,一股无穷大力直接作用在这长棍周围的那诸多修士身上。

    这一股力量巨大得无法想象,虽并非绝对的毁灭之力,但若是放在外界,哪怕是普通的巅峰准圣,也定然会在接触到这一股力量的瞬间便瞬间被绞成齑粉,化为虚无的。但在场的诸人当中,显然没有一个是普通的巅峰准圣。便是罗帆,虽看起来是刚刚成就道尊的存在,却也比起一般的巅峰准圣要强大无数倍。这样一股大力,对他来说。和对福德子他们来说却没有什么区别。

    在被这样一股大力撞上的瞬间,他的整个人便好似跨越时空一般,好似完全没有经过任何时间、空间一般,直接就出现在了那灰蒙蒙的云团外面。看起来简直便像是撕裂虚空进行时空传送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罗帆吃了一惊,他紧紧的盯着前方那灰蒙蒙的云团。

    整个云团和当初悟道子和苍木子两人战斗所搅碎的天地所造成的云团差不多,只是更加的混乱而已。当初的传宗道人甚至必须要服用终日乾乾丹才能够勉强观看,但对于如今的罗帆而言,却只是最为普通的灰色迷雾。

    他一眼便看透了这云团,直接看清了在那云团之中的一切具体入微的变化。

    便在这时,那福德子等人也无法抵挡那一股惊天大力。整个身形直接跨越时空一般。直接出现在距离罗帆不远之处,同样是处于那云团之外。

    他们几人此时的面上神色却都是十分的难看。

    甚至,那眼神之中都有着一种悔恨的情绪存在,似乎事情的发展并不如他们所料一般。

    罗帆此时却完全没有心思去管他们。此时此刻。那云团之中的变化。已经是完全吸引了他的一切注意力,让他再没有任何心力分出,注意周围其他人的任何变化。

    只见得。在那灰蒙蒙的云团之中,那一根之中散发出来的金光直接便穿透了周围灰蒙蒙的云团,最终如同无数利剑一般,刺出了云团之外,将那灰蒙蒙的云团瞬间变得支离破碎,在那金光之中渐渐的崩散化为虚无。

    让那云团原来所在的位置好似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太阳一般。远远看上去,便像是天空之上出现了十一个太阳。

    在这金光之中,有种无法想象的玄妙事情正在发生。那柱子一般的长棍开始渐渐的缩小。那金光随着其缩小并没有任何减弱,反而是开始变得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耀眼,越来越恐怖。

    周围的天地,都在这金光之下完全屈服了,隐隐间冥冥中的大道似乎已经脱离了那冥冥之中,从而与这一根长棍融合在一处了。

    在这一瞬间,那长棍,就是大道,大道,就是这长棍。

    无数甚至是罗帆都感觉难以理解的奇异力量在虚空之间凭空诞生,开始在那长棍旁边不断的凝聚,勾勒。无穷无尽的大道玄奥开始从那长棍之中散发而出,不断的融入那无数奇异力量正在凝聚勾勒之物之中。

    这变化快速无比,却又繁复至极。

    站在这里,罗帆只感觉大道似乎在自己面前掀开了原本遮挡着它的重重迷障,前所未有清晰的展示着其真正模样,展示着其中所包含的真正道理。

    罗帆所修行的乃是基于则之世界观的道果大道,这地球宇宙的大道对他来说并不如对其他地球宇宙的修士那样重要。但,那大道之中所蕴含的道理,所蕴含的玄妙,所包含的至理,毕竟是极为深邃,极为珍贵的。

    哪怕是他并非修行和福德子他们同样的修行法门,对于大道的依赖性没有他们那么大,但体悟这大道的玄奥,感应这大道之中包含的种种道理,对他来说也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

    此时此刻,观看着那长棍所引起的变化,对于罗帆来说,便是有着极大好处的一种过程。

    他看着那变化,隐隐间感觉到自己对道尊之境的感悟愈发的深入了,那道行境界也随着而开始进行近乎跨越式的进步。

    恍惚之间,他甚至已经能够具体感应到自己的道行境界已经获得了提升了。

    能够感应得到的提升,相对于罗帆此时那惊天动地的道行境界而言,已经是极为不可思议的进步了。若是换作其他人,这样的一点道行境界的进步,甚至已经足以让任何一个普通人从零开始修成准圣了。

    如此便可看出这进步到底是多么的恐怖。

    “没想到,居然还是真的帮助了他。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无为子此时面上神色十分难看,眼中煞气甚至比起之前还要浓郁十倍之多,口中的话语说得近乎咬牙切齿了。

    “斗狂子师弟能够获得突破。虽是得天之幸,却也是我等诸多同道同心合力的结果。我想斗狂子师弟定然是心中充满感激的。”神禅子微微笑着道。

    “正该如此。斗狂子师弟已经停留在这境界数十亿年之久,今日**颈一朝得破,日后成就无法限量,成圣的可能再增数毫,却需要心生感激才是。”福德子也是呵呵一笑着道。

    看他们说的样子,便好似之前后悔,变色的人不是他们一般。

    “福德子师兄所言有理,神禅子师兄所言也是十分符合逻辑的。”雨神子在一旁娇笑着道。

    他们几人在这里睁眼说着瞎话,悟道子却是满面无奈。他看着前方那金色的太阳。眼中有着轻松,也有着无奈。

    他轻松的,是斗狂子并没有死。虽说,他之前恨不得他死。但毕竟斗狂子乃是圣人至尊通天教主的门下。若是他真的死了。哪怕他也是圣人门下,怕也要吃一些苦头,遭受不小的惩罚。现在斗狂子没死。自然是省了他的惩罚,对他来说,当然是值得他觉得轻松的一件事。

    至于感觉到无奈,那自然更加简单。斗狂子的所作所为实在是太过恶劣了。他却是恨不得他立马消失。此时此刻斗狂子不单单没死,还反过来获得了巨大的突破,这难道还不够他无奈的?

    “这位罗帆道友,不知你可否将苍木子师弟放出来?”福德子看了一阵子那金色的太阳后,转过来,对站在一旁的罗帆说道。

    罗帆此时正关注着那金光之中的变化,本心是不愿理会他的。只是这福德子虽说是淡淡的开口说话,但声音之中却饱含着一种近乎当头棒喝的妙用,让他根本难以集中精力观察,只能无奈的回过神来。

    转头看向福德子,却见得福德子此时面上神色十分的温和,就像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老好人一样。

    不过,通过之前他的种种行为,罗帆早已知晓,眼前这人根本就是无耻之极的。若是真的以貌取人,将他当成是有道高人,那等待自己的便将是悲惨无比的遭遇。

    通过之前观察福德子动手的情况上来看,罗帆对于他的实力有了大概的衡量。知道这福德子的神通威能比起悟道子等人要强上一筹。自己虽是有信心能够逃脱,但想要取胜,那难度却是比起面对悟道子他们要难上许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触怒此人,显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至于苍木子,此时对方这样多人,有没有苍木子加入,对战局的影响已经是不大,便是一直封印着他,对方要动手,他也只能逃。而便是放了他,对方有了苍木子加入,对他来说结果也不会有多少改变,他同样只能逃跑。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该怎么选择是就很明显了。

    因此,罗帆却是淡淡的道:“现在战斗已经结束,再封印苍木子道友已是再无必要,放他出来自然是没问题。”

    “道友高义,福德佩服。”福德子微微笑着行了一礼。

    罗帆一笑,抬手向着苍木子所在的那一处位置一指。

    刹那间,裹住苍木子身躯的霞光周围有着灰蒙蒙的立体符篆显现出来,接着,微微一震,所有灰蒙蒙的存在直接崩散开来,慢慢化入天地之间,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找寻不到。

    那包裹住苍木子的霞光瞬间向外一冲,猛然扩散了百倍的距离,方才停了下来,苍木子更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仰天发出一声长啸。好一会方才停了下来。

    而随着他停下长啸,那苍木子手中扁担模样的树枝开始将霞光渐渐的回收。

    转眼间就将所有霞光完全收回,那树枝依然如同扁担一般,苍木子所在之处更是完全恢复了正常模样。

    苍木子此时身形动作看起来和当初并没有多大区别,同样是道貌岸然,仙风道骨,根本看不出之前他经历了一场被封印而不能动弹的厄运。

    逃出自由的苍木子看看周围,注意到罗帆站在一旁,叹息一声,向罗帆躬身行了一礼。

    这一礼,代表着他已经承认自己败于罗帆手下。真正的自认为技不如人,而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只是认为自己采取的应对方法错误,应该早早便将自己的全部实力拿出来。

    罗帆见得如此,心中暗自佩服苍木子拿得起放得下,有来有往才是正理,他也不为己甚,微微一笑,回了一礼。

    两人这一番作为,却是颇有一笑泯恩仇之意。

    苍木子和罗帆一番施礼回礼之后,便上前来和福德子等人开始见礼。

    苍木子也是圣人门下。和福德子等人身份相近。彼此之间也颇有交情,此次自己还多亏他们到来才能够逃脱被封印的命运,对他们自然是倍加友善了。

    “可惜,这一次又是错过了机会。下一次想要再找到这样的机会。怕是难之又难了。”苍木子有些可惜的看着那天空之上第十一个太阳。叹息道。

    “哼。若是他再像以前一样,这样的机会要多少有多少。”无为子现在已经完全不掩饰自己对斗狂子的不爽了,直接便道。

    “可惜。罗帆道友方才不愿将吾放出来,若是早将吾放出来,之前的情况怕是会有所改变。说不定斗狂子这一次真的便去了。当真是可惜了。”苍木子叹息道。

    “苍木子师弟怎能有这样的想法?我等来此时为了帮助斗狂子师弟突破境界的,怎能存了这种心思?”福德子在一旁温和的说道。

    “是是是,师兄说得对,是吾说错了。”苍木子呵呵一笑,很没有诚意的道。

    福德子便好似完全听不出他没有诚意一般,直接便满意的点头微笑,似是觉得苍木子的认错态度极为完美一般。

    “不过,确实是可惜啊。”苍木子转头看向那已经出现了许久的太阳,依然是十分遗憾的样子。

    这一次,福德子却是没有说什么。

    几人便在这里,都是十分可惜,十分遗憾有十分无奈的看着前方那一个金光灿灿的太阳。

    “罗帆道友当真是天纵奇才,只是刚刚成就巅峰准圣,居然便已经能够胜过苍木子道友,实在让人佩服。”神禅子却对一旁的罗帆感兴趣,笑着对罗帆说道。

    “不敢不敢,方才只是一时侥幸罢了。我本身却是远不如诸位圣人门下高人。”罗帆笑道。

    “这话却是说得有些假了。只是刚刚成就巅峰准圣,便能在‘一时侥幸’之下封印住巅峰准圣巅峰的苍木子师兄,这可不是远不如的表现。”雨神子和罗帆还算是有些交情,在一旁插口道。

    上一次雨神子看罗帆还只是一个比较有趣的修士而已,这一次见到他这样强大之后,对他的看法早已是有了天大的变化,直接将他当成是能与自己等人平起平坐的强者了,因此神色间却是比之前多了许多尊重。

    “雨神子道友言重了。”罗帆呵呵一笑,没有因为被雨神子揭穿而有所不安,也没有自身的强大而有所得意,只是十分从容淡定的在那里。

    “可惜,你当初若是加入娲皇宫,现在的神通定然不止如此,当真是可惜了。”雨神子看着他那淡定从容的样子,十分佩服,又十分可惜的道。

    这话说得似乎有些不合逻辑。

    罗帆当初没有答应加入娲皇宫都能够在刚刚成就巅峰准圣之后变得如此强大,甚至已经可以与已经是巅峰准圣巅峰的她自己相提并论了。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居然还对自己修行之道如此自信,认为罗帆加入娲皇宫定然会有更好的发展。这种逻辑,放在其他地方简直就是狗屁不通,便是傻子都不会说出来的。

    但在这时,这样的逻辑在这明显智慧极为不凡的雨神子口中却是如此的自然,便是旁边的神禅子等人甚至也觉得理所当然,这却是极为不可思议。

    但,对于这样的逻辑,罗帆却是无比理解。也并不觉得他们有这样的逻辑是什么愚昧的表现。

    之所以如此,原因无他,因为娲皇宫之中,有一位圣人!

    一位无所不能,万劫不磨,天地毁而其不毁,天地灭而其不灭的不可思议存在。

    在雨神子等人眼中,圣人是至高的,是至强的。一切东西,只要和圣人沾边,便将远远胜过一切其他与圣人无关的东西。

    那修行法门,自然也是如此。

    罗帆哪怕是能够在刚刚成就巅峰准圣的时候便能够和他们这些巅峰准圣巅峰的圣人门下不相上下,那也只是因为他的天赋强大,也只是因为他们这些圣人门下并没有完美发挥圣人所传的法门的威能而已,并不代表着罗帆所修行的法门比起圣人所传的法门要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雨神子看来,能够修行比较差的修行法门都能够有这样不可思议成就的罗帆,若是加入娲皇宫,修行圣人所传的法门,那成就自然只会更大,如今的实力也只会更加恐怖了。

    理解了他们这样的观念之后,对于此时雨神子所说出来的这样一句话,自然也就不会觉得有任何奇怪了。

    当然,罗帆虽然理解他们的想法,但显然不会如此认为。

    不过,这却并不需要和他们争论,他只是微微一笑,道:“多谢道友当初的邀请。我只是没有这样的福分罢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